<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妻手遮天:全能灵师 > 第五百八十八章 便宜姐姐的手艺
    “……”林管事无声愕然。[棉花糖小说网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去去去,别碍眼了。”赫连玉内心煎熬之时哪还顾得上什么绅士不绅士,直接把人赶走了。

    林管事一走。

    赫连玉躺在这万花丛中,躺在春日温和的阳光下,却觉得浑身都凉飕飕的。

    等到晌午。

    他终于拢了拢衣衫,故作淡定地起身,招来人询问了一下。

    此人,正是小陈。

    然后,他就被夏连翘无形地攻击了。

    一堆原石少说几百万两……居然都算在了他头上……

    但这不是重点。

    反正东西都不是他的,他不过是负责保管之人。她坑的说到底也是自己人好伐!

    重点是夏连翘走时的一句话。

    赫连玉想哭……

    凭毛他都躲起来了,她还不放过他……

    呜呜呜,这是要他亲自上门负荆请罪啊……

    ……

    与墨沉嵩回到家,已差不多正午。

    一进院子,夏苏木就欢欢喜喜地扑了上来,“姐姐!”

    然后又是墨沉嵩把他接住了。

    但小团子却不介意,反而很开心。

    照夏连翘的话说,这就是姐夫喜欢他的表现啊。

    林陌已经从城外回来了。

    她一走进去,林陌便将今日的收获告诉了她。

    “姑娘,消息已经传给了刘小春。另外,刘小春也查到了秦雨萱的背景。”

    “哦?说来听听。(无弹窗广告)”她坐下,喝了口水。

    “秦雨萱自小生活在漠楚,她的母亲确确实实曾是东陵皇城人,后来辗转浪迹到了漠楚,被天玄学院的一名炼药师发掘出了炼药天赋,便将之收为徒弟。但可惜,她母亲当时已过了最适合学习炼药术的年纪,炼药水平也一般。那名炼药师便将她作为徒孙来栽培。带着母女两一起回了天玄学院。”林陌将得来的消息认真转述。

    夏连翘听着,却微微皱了皱眉。

    刘小春这人在办事方面也算认真,应该不至于查到些假消息。

    这么说来……秦雨萱确确实实有个东陵国籍的母亲,也确确实实,是生来无父……

    难不成,她还真和夏云松有关系?

    “她母亲如今如何?”她又问。

    当初在天玄,她没有过多注意秦雨萱。只知道她有个炼药师爷爷,倒是没听说过她有爹娘。而且也没见过那个所谓和她爹有过一夜情的女子。

    “她母亲也一直生活在天玄。”林陌回答。

    夏连翘沉吟了片刻,点头,“知道了。”

    “还有姑娘你让我问的边关战事,听说四天前边关一战,东陵军队反败为胜,又一次往敌军营地放了火,且烧的不止是粮草,还是敌军的整个军营。”林陌说着,眸光微微闪动了下,有着明显的赞赏,但转瞬又一沉,“不过,莽苍那边似铁了心要与东陵开战,被烧了军营却并未退兵,只退到边界重新扎营,第二日便又有粮草和军队支援。前天,战事又开始了。”

    林陌虽然表面冷漠,也因家中遭逢巨变,母亲被害而亡,从一介少年成为一个浑身充满肃杀之气的男人。但他的内心,还有一处火热在。

    虽然东陵对他不公。

    东陵皇室和家族,是害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可他对东陵却还有一丝感情。自然也不愿东陵被敌国击破、土地被敌军占领。

    上官皇帝脑子有坑,因一己之私不愿派兵支援边关,害的敌军打到边城脚下,边城险些被破,再对比莽苍那边的倾力团结,更是显得他东陵国主愚昧不堪!

    林陌说的,夏连翘并不意外。

    她之前出手时就已经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其实无所谓,她的目的,只是想给让那柳修然知道点颜色,也是想给边坞十三卫一点喘息时间。

    莽苍若再像上次那样轻易撤兵那才奇怪。

    她抢的可不是一块灵石,而是一整条灵脉!

    那一整条灵脉虽然只属于柳家,可莽苍皇帝不昏庸的话,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像上官皇帝似得,为了一己之私、为了家族之间的恩怨,而把一条灵脉白白送给别人。

    特别是在知道她是东陵人。

    那就是送给了敌国。

    灵脉若找不回来,对莽苍来说就是一大打击。

    在这个情况下,内斗当然只能先放下了。

    莽苍倾力要攻打东陵,倒不是想在这个时候已一己之力吞下东陵。莽苍只是想给东陵施压,要东陵交出她。

    可惜……现在的东陵被她的一些宝贝给迷花了眼,哪有心思去想两国为何开战。

    不过……

    这到底只能拖延时间,不能解决根本……

    莽苍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放弃一条灵脉……

    夏连翘眸子微微一眯,看来,她不能置身事外了……东陵若扛不住压力,她的压力就会更大。

    特别是,接下来的麻烦事,可不止这一件。

    而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敌人,也不止莽苍……

    手背微微一暖。

    墨沉嵩的大掌覆盖而下,将她小手轻轻包裹。

    他的手不像别人那样,手心会有粗茧,他的手掌虽然宽厚,可肌肤却算细腻白皙。即便如此,他手掌覆上的一瞬,她依旧觉得……很安心。

    二人相视一笑。

    一旁的小团子看着两人,莫名地被虐了一下。

    只好眨着眼打断,“姐姐,咱们中午吃什么?”

    夏连翘一听,也认真地想了想,道,“秦姑娘天天做一桌子菜没人吃也怪可怜的,木木,你想不想尝尝这个便宜姐姐的手艺?”

    小团子眉头一皱,眉心能夹死一只苍蝇。

    下意识地就想回答。

    不可怜、不想尝、不是姐姐,就算便宜的也不要!

    但再一看夏连翘那微勾的唇,他仿佛有心灵感应似得,就知道自家姐姐腹黑属性被打开了,于是乖巧点头,“不可怜,不想尝,不是姐姐,便宜的也不要,但是木木听姐姐的……”

    嗯,先一遍否认过去,再当乖宝宝。

    小木木得到了自己的肯定。

    夏连翘却真的憋不住笑了出来。

    看小团子这样,她又想到了上午在玉石坊碰到的那个小姑娘。

    想了想,她还是忍住没多说。

    一院子人直接朝正厅走去。

    小院内只剩小花孤零零一人站在药田上暗自垂泪。

    呜呜呜它也想吃饭……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www.yuehuatai.com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www.yuehuatai.com,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www.yuehuatai.com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