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10
    凤仪宫寝宫内发生的一切,不为人知。

    而赵泠在离开寝宫后,却并没有离开凤仪宫,更加没有出宫。她离开的时候,心中的确是怒气冲冲的,肃王的态度,让她无法接受,但她理智与冷静告诉自己,她再生气,也无济于事。

    毕竟如今做主的人,是肃王,不是她,她甚至没有一点话语的权柄。

    作为肃王妃她可以和肃王闹,甚至可以不惜与肃王撕破脸皮,左右结局不过是被送回肃王府里,又或者……肃王怒气攻心下去肃王妃娘家做出问责之事。

    可她却是等不得,因为香梅等不了。

    她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寻求到一个真相:找寻到那个真正的凶手、或是将香梅不是凶手的证据狠狠的摔在肃王脸上。

    抱着这样的念头,赵泠也是抱着肃王妃的身份,扯着肃王的名号拉大旗,开始在宫里寻找真相。

    论查案,最精明时候的赵泠都不敢厚着脸皮说自己能行,更何况这些年来,她的脑子几乎是钝化了,可赵泠却也有自信的一点,便是肃王寻来查案的人,怎么着都无法比她更懂凤仪宫里的情况,更加了解那一夜晚上发生过的事情。

    凤仪宫里的宫人,其实按照正常规格来算,不少位置上的人都空着,宫里也一直没把人补上,但只剩下的这些人算来,却也是不少了。真正下毒的人,虽说极大的可能是存在于凤仪宫的这些宫人身边,然,却也不能肯定。更何况,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些人赵泠平日里就甚少直去接触,熟悉的程度,顶多也就是能叫上名字的程度啊!

    当然,把人直接带下去动用各种手段拷问一番,或许还能问出个结果来,可若是这般做,岂不是将人当成蝼蚁来看待,与肃王对待香梅的态度,又有什么区别呢!

    赵泠仔细想过后,便放弃从这方面入手了。

    不查人,便是先查案。的确,她现在还是稀里糊涂的搞不明白好端端的这毒怎么下进了她的汤里。

    香梅,她是无条件信任并且排除了她下毒的可能性,但这么一来,这毒如何下的,也就成了问题的关键。

    不是没有想过食材里被下了毒,但与旁人下意识觉得这毒会是下在灵芝或是红枣中的想法不同,赵泠仔细想过,却是排除了这个可能。

    她的库房,一直都是香梅在管着,因着这些年来她们过得不容易,香梅也唯恐底下宫人会对库房里的东西动脑筋,所以平日里除了她,几乎没有宫人可以接触到库房。而灵芝与红枣从库房拿出后,香梅在动手做他们之前,经过仔细的清洗,若食材上下了醉海棠,只怕早已经洗得干干净净了。

    可毒不是下在食材中,旁人又是如何下到汤里的,昨夜回来后,赵泠也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这汤从头至尾香梅都是亲自料理,旁人根本没有上去碰过那汤。

    赵泠想的脑壳疼,这般越想着,仿佛真的除了香梅下毒,旁人是没有机会,也不可能下的毒。

    她皱着眉头,疲累的坐在了台阶上,气馁极了。

    而在这个时候,王氏却突然带着几名婢女匆匆的赶到了她的面前。

    “王妃娘娘,您可吓死奴婢了!”

    王氏仔细端详了赵泠的面容,瞧见赵泠并不大碍,可面上神色愁苦的样子,心里又是开始忐忑。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哦……”赵泠无意识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王氏,十分不走心的敷衍了一句:“无事。你们怎么来了?”

    赵泠这一句,听到王氏的耳中,既松了一口气,却又心疼道:“娘娘跟着肃王殿下离开肃王府后,想着娘娘身边没一个伺候的人跟着,怕娘娘您找使唤人,却找不到可以替的,所以赶紧带人过来了。”

    其实到了宫门口,她原本以为进不来了,谁知道亮出了肃王府的名号,那些侍卫便二话不说放他们进来了。以前,先帝在的时候,他们肃王府里的宫人可没有这个待遇,这是不是说明,肃王要进一步,她家主子也要升一级了。

    王氏心中有些疑问,可瞧见赵泠心不在焉模样,便也没有问出来,只是轻声与赵泠开口询问道:“主子可是有哪些烦心事儿,不若与奴婢说一说?”

    “没有……”

    赵泠摇了摇头,显然没有说的欲望,可她的眉头却依然紧紧的皱着。

    “主子还想骗奴婢了,是不是又闹矛盾了?”

    “主子,肃王爷毕竟是王爷,天潢贵胄的,有点自己的小脾气也正常,主子多顺着点便是了,若是您两真闹僵了,岂不是便宜了其他的小妖精。”

    王氏循循善诱,而这些话,却是终于让赵泠终于有了点反应,她连连摇头道:“你瞧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谁管他想去便宜谁,反正和我没关系……”

    赵泠话未尽,面上却突然露出了一个茫然的神色。

    王氏瞧着赵泠这副样子,还以为她是口是心非,说到一半,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她正待想要取笑两句时,手却突然被赵泠紧紧的抓住了,她低头看去,看到了一双晶亮惊喜的眼神。

    “嬷嬷,我知道了!”

    王氏皱了一下眉头,她可没有搞懂自家主子到底是搞懂了什么东西。

    但赵泠却是顾不上解释了。

    方才她也是一直在琢磨着这个问题,灵芝与红枣等食材,通过方才的分析,显然已是被排除,那么还有其他可以下毒的地方吗?

    赵泠有想过会不会是水被下了毒,后来一想,却是不大可能,凤仪宫里的用水一直都是从小厨房边上一口水井取来,若是要下毒,毒得下在水井里。

    先且不说要把一口水井下了毒这□□的用量得多大,只单单从凤仪宫里从上到下,日常饮水洗用的水,都是从这里打来来说,她可不相信昨夜就她一打了井水来用,旁人便没有用过一点的茶水?毕竟凤仪宫里除了她中了海棠醉无知无觉死去,其他人半点症状都没有出现。

    那么又有什么东西,是只有她用了,旁人没有用过的呢?

    赵泠想了许久,却是在自己回应王氏那句“哪壶不开提哪壶”中突然想到,若是这毒,一早就下在煮汤用的砂锅里呢?

    这样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

    香梅煮汤用的砂锅,是专用的,随着小炉子搁在她的寝宫内,每天晚上都会煮点小东西吃吃。香梅有个习惯十分好,每次用过的东西,都会都是洗干净了搁在原地,如此一来,这也变成了那些不轨之人能钻的空子。

    也因着这份的推测,赵泠已经算出了那个下毒人下毒的时间,前夜这锅也是用过的,所以应是在昨日的某个时间段,但赵婕不会无缘无故便让人来下毒,否则那七年的时间,赵婕早就对她动手了。

    这应是在她去了崇正殿……不,或许更早些,在她那个便宜夫君没了之后,这毒就下了!

    如此,她只要查出在这个时间里,究竟谁来过她的寝宫,谁行迹诡异,便可查出下毒之人,救出香梅了!

    赵泠的心情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她抿了抿嘴,目光灼灼看向了王氏,开口道:“嬷嬷,我想把凤仪宫里所有的宫人都聚集起来问话!”

    “……”

    王氏闻言,却是吓了一跳,“娘娘,这不合适吧!”

    虽然瞧着他家王爷仿佛马上要掌权了,可这里是凤仪宫里的宫人,先皇后刚逝世,他家娘娘便在凤仪宫里发号施令,传出去多难听!

    赵泠闻言,面上的笑容淡了淡,她也是想到了这并不合适,而且凤仪宫里的宫人,很有可能根本不会理会她这个肃王妃的命令。

    可她没办法,香梅等不及,她也不忍心让香梅去等!

    “嬷嬷,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说是王爷的命令好了!”

    赵泠眼里满是孤注一掷的疯狂,她也知道自己这样做的代价,即使找到了凶手,很有可能事后肃王会来追账,但她已然顾不得了。

    她知道自己这样对不起肃王妃,可人都是自私的,为了香梅,她宁愿做一回坏人。

    她下定了决心,瞧见王氏面带犹豫,便是厉声催促:“嬷嬷,我的命令,你也不听了吗?”

    王氏心头一颤,默默叹了一口气,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令底下人去传达赵泠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