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08
    随着那名御医的话,香梅放声大哭了起来。

    赵泠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开始忐忑,她忍不住看向了肃王。

    肃王面上动了动,却是又看向了香梅,紧紧追问:“这汤,你从哪里拿来的?”

    “王爷……”

    赵泠下意识叫了肃王一声,企图阻止他继续问下去,然而,她这一声,肃王直接无视,他只是看着香梅再次问了一句:“本王问你,这汤,你哪里拿来的?”

    不要说!

    赵泠很不住冲上去捂住香梅的嘴巴。

    然而,香梅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停住了哭泣,只是开口道:“这汤,灵芝与红枣,都是奴婢从库房里拿出,亲自泡开洗净,又亲自用这小炉子做的,汤成了,也是奴婢呈于皇后娘娘,从头至尾,没有假手于人。”

    “是你下的毒?”

    肃王语气没有任何起伏,只问了这么一句。

    怎么可能!

    赵泠想要替香梅否认,然后香梅却低着头跪在地上,一言不发,沉默的态度,仿佛是在默认。

    你倒是解释啊!

    赵泠心中拼命呐喊着,可是没有人能够听到她的心声。

    “本王再问一遍,是你下的毒?”

    肃王朝着香梅逼近了两步,然……香梅在这个时候,却是突然抬起头,眼里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朝着肃王磕了一记响头,开口轻声道:“是……是奴婢下的毒,是皇贵妃娘娘逼奴婢下的毒。”

    “不可能!”

    赵泠不敢置信失声大叫。

    肃王眯着眼睛瞅了一眼赵泠,赵泠这会儿却无暇去考虑肃王的情绪,她绝对不相信是香梅下的毒,不论旁人说什么,便是香梅自己认了,她也不会相信的。

    “皇贵妃逼你下毒?”

    肃王喉咙动了动,意欲不明问了一句。

    然此刻香梅却是分外的冷静,她抬起头,对视着肃王的目光,一字一顿开口道:“是,是皇贵妃娘娘拿奴婢的家人安危来逼的奴婢,奴婢是国公府里的家生子,一家老小,世代在国公府为奴为婢,皇贵妃娘娘见不得皇后娘娘一朝复起,便用奴婢的家人威逼奴婢给皇后娘娘下毒,奴婢一时鬼迷心窍,便下了毒……”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肃王冷声质问。

    “奴婢再明白不过了,奴婢现下已然后悔,皇后娘娘对奴婢那般好,奴婢却狼心狗肺,所以奴婢不想再隐瞒了。”

    香梅挺直着腰背,仍然沉稳不迫,一字一顿有力道。

    若非赵泠自小与香梅一道儿长大,若非赵泠知晓在香梅心中,自己比她自己、比她的家人更为重要,她恐怕也要信了。

    毕竟就像香梅所言,这汤从头至尾,没有假手于人,都是香梅亲力亲为,并且端到她手中,看着她喝下。还有,旁人不知的一件事情,这汤,明明昨日她让香梅也用上一碗,可香梅却是安然无恙……

    但种种的疑点,这会儿赵泠却是有些盲目的去否决,这些都并不能够说明什么。

    香梅便是豁出自己的性命不要,也不可能会来害她。

    可这傻丫头,为什么要招认呢!

    赵泠心中急的不行,恨不得上去捂住她的嘴巴,让她不要再说了!

    “这么说,你都认了?”

    肃王眯了眯眼睛,望着香梅再次问了一句。

    香梅嘴角噙起一抹微笑,目光遥遥的望向了躺在床上的自家主子,从容不迫、从善如流点了点头,应道:“是,奴婢都认了!”

    “好。”

    肃王不怒反笑,只冲着门外一声令下:“将她带下去!”

    守在门外的侍卫听得命令,走入朝着香梅的方向走去。香梅没有丝毫畏惧,只一副甘愿受罚的样子。

    带下去,能带去哪里?

    不管是宫廷中的慎刑司,还是刑部的大牢中,人进去后,不死都得脱一层皮。

    赵泠急的不行,眼瞅着香梅就要被带走,她什么也顾不上了,突然紧紧的拉住了肃王的手,急切道:“王爷,会不会是搞错了,香梅姑娘,怎么可能会害皇后娘娘。她自小伺候在皇后娘娘身边,陪伴皇后娘娘多年,便是这七年难捱的日子,都是她陪着皇后娘娘过来的,她怎么可能会听从皇贵妃的命令,去害皇后娘娘!”

    肃王没有理睬她,只是冷漠的抽出了自己的手。

    “王爷……”

    赵泠还想再去抓住肃王的手,然……肃王直接一把将她甩开。赵泠力气小,被肃王的力道一扫,差点摔倒在地上。

    但这会儿,她根本顾不得自己,眼见着香梅就要被带走,她干脆直接冲到了香梅身边,紧紧抱住了香梅,只冲着身侧侍卫大叫:“滚开!”

    香梅望着紧紧抱着她,护着她的肃王妃,眼底里闪过了一丝迷惘。

    她有些不懂,她与肃王妃从未有过任何交集,而她娘娘,仿佛与肃王妃也没有任何交集,肃王妃如何会这般维护她,甚至不惜冒着得罪肃王的风险。

    “王妃娘娘,您放开我吧!”

    香梅小声开口道。

    赵泠却抱的香梅更紧,她只急切的开口催促着:“傻丫头,你解释啊,你快否认,你怎么可能会害你家主子,你快解释啊!”

    “王妃娘娘,奴婢没什么好解释的……”

    香梅愣了一下,但片刻后,却又轻声开口道。她神色安宁,显然是抱着无惧生死的决心了。

    “你……”

    赵泠急的快要哭了。

    而肃王看了一眼一侧侍卫因为顾虑着赵泠不敢上前的模样,虽然他心中对于赵泠三番两次意外之举也有几分迷惑,可往日里对于这位王妃厌恶的印象,早已让他忽略了其中的细节,他只是不耐烦冲着赵泠开口道:“堂堂肃王妃,丢人都丢到宫里来了,本王命你松手。”

    “我不会放的。”

    赵泠目光仇视的看向了肃王,这会儿谁要动香梅,便是她的仇人。

    “你若不松手,本王让他们把你一道儿带下去。”

    “那你倒是让他们把我带下去啊!”

    赵泠不甘示弱,她这话也不是气话,若是香梅被带下去了,她真愿意跟着香梅一起去,不管是去什么刀山火海,还是十八层地狱。

    “你……简直不可理喻!”

    肃王没了耐心,直接冲着侍卫冷声道:“没听到肃王妃所言吗?那就一道儿带下去!”

    “王妃娘娘,您松手!”

    香梅没料到这肃王妃横插一杠,会突然变成这般局面,但她不想连累牵扯旁人。

    “我不会放的……”

    赵泠的话还未落下,侍卫迫于肃王的威严,已然上前去拉扯香梅。至于把肃王妃一道儿带下去,那些侍卫自然是不敢的,这肃王妃又没有犯什么罪,谁知道这对肃王夫妇是不是在赌什么气。

    香梅下意识挣脱赵泠的手,然赵泠却是紧紧抓着,一番拉扯下,最终赵泠力气实在太小,只能趴在地上眼睁睁看着香梅被拉走。

    “香梅……”

    赵泠还想上去追,但身后的宫人,却得了肃王的吩咐,紧紧的抓住了她。

    “你们放手,放开!”

    赵泠急的直落泪,拼命挣扎着。

    “你闹够了没有!”

    肃王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压下了心中的恼火,“越来越没样子了,还不滚回去好好反思一下!”

    “你冤枉无辜的人,我怎么就不能说了,我怎么就不能够拦了!”

    赵泠眼泪婆娑,却是一脸的倔强。

    “人家都认了。况且,这事与你何干,要你掺合什么!”

    肃王实在没有耐心与赵泠胡搅蛮缠,最终没好气开口道:“你若是再这般闹下去,本王倒是要上你赵家府邸好好问问你父母,究竟如何管教的女儿!”

    肃王这话说出,算得上严厉了。

    一般而言,世家大族若非宗妇真的犯了什么大是大非的错误,是不可能这般撕破姻亲脸面关系,也不可能这般当面上门打脸。

    赵泠自然也明白这个理儿,所以她更加恼恨肃王的态度。

    和他那个皇兄,简直便是一副德行!

    虽然肃王妃的亲人并非她的亲人,可她便是再急于救出香梅,也做不出这种害旁人的事情。

    她气的不行,却又不甘心真的听从肃王的话,就这么回去。

    “你……你才不可理喻!不管你怎么说,香梅都不可能是凶手,皇后娘娘若是泉下有知,知晓你冤枉了她最亲近的宫女,便是九泉之下也不得安息!”

    “住口!”

    赵泠话音未落,肃王便厉声打断。

    他眯着眼睛危险的看向了赵泠,突然怒极反笑:“赵绫,你说那香梅不是凶手,你倒是给我找出凶手来啊!”

    肃王这一声反问,倒真是把赵泠给问愣住了。

    让她找凶手……

    她连自己的死都稀里糊涂的,哪里知晓谁是凶手!她唯一知晓的就是香梅绝对不可能是凶手,便是香梅自己都认了,她也不可能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