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07
    马车到底比不得肃王骑马进宫快,即使赵泠再三催促车夫,已是将马赶到了最快的速度,但等到他们赶到宫门口的时候,肃王的身影早已不见了。

    赵泠未加犹豫,直接让车夫将马车赶去了凤仪宫。

    也不知是如今宫中出了大事,宫人侍卫无暇顾及,还是因为赵泠乘坐的马车上刻有肃王府的标志,马车在宫中竟是畅通无阻,一路顺利的抵达凤仪宫门前停下。

    赵泠顾不上让底下人搀扶,直接不顾形象、手脚并用下了马车,然后还未站稳便踉踉跄跄赶紧往宫门里跑去。

    宫门敞开,宫人来往自顾不暇,倒是没有注意到赵泠的出现,她熟门熟路的摸到了自己的寝宫,推开门走入……

    但人走入后,脚步却是停了下来。

    寝宫内很安静,安静的只余里间传出的悲痛哭声,她认得这哭声,是香梅的。

    但赵泠之所以停下脚步,并非是因为这份安静与悲痛的哭声,而是她以为早就进去的肃王,这会儿竟是呆呆的站在帘子跟前,一张向来冷清的面容上,此刻也不知是什么神色,他的手放在帘子上,却没有将帘子打开。

    他在做什么?

    赵泠心中疑惑,可她来不及多加思虑,心中对于香梅的担忧与对里边情况的好奇,已让她顾不得肃王。

    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直接无视肃王恼怒的目光,一把掀开了帘子便往寝宫内冲去。

    出乎意料,此刻安静的寝宫里挤满了人:有凤仪宫中的宫人、有宫里的太医,还有趴在床边痛哭的几乎瘫倒的香梅。

    “香梅……”

    赵泠嘴唇动了动,无声的发出了一个口型,她想要上去扶起香梅,可顾及到旁人,只能按捺下心中的冲动。

    肃王也走了进来,身侧的宫人与御医跪倒一片,赵泠对他略有几分畏惧,下意识退让了两步,让出了道。

    结果却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多余了,肃王自走入寝宫内后,根本就没有分给她丝毫余光,他直接朝着寝宫内那张床走去。

    赵泠犹豫了一下,也跟在了肃王身后,悄悄的走了上去。

    香梅虽然哭的不能自已,但肃王靠近的时候,她还是察觉到了,泪眼婆娑的抬起了头。

    肃王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旁人,只自顾自的掀开了床帘。

    然后,赵泠顺着肃王的举动,目光落在了躺在床上睡得一脸安详的自己。她下意识后退了两步,这种看到自己尸体的冲击,实在是有些大。

    她是真的死了吗?

    可是床上躺着的自己的身体,模样安详,神色宁静,仿佛只是睡着了,仿佛她只要伸出手,便能够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鬼使神差,赵泠忍不住伸出手往床边探去,然而,手还未碰触到身体的时候,却突然被重重的打开,肃王目光冷肃,浑身透露着煞气:“滚开!”

    赵泠吃痛握住了自己被打到的那只手,双眼通红,差点没憋住眼泪。她低头看向了被打到的地方,倒是吃了一惊。

    肃王妃的这具身体保养的实在太好,只是被这么一打,白嫩的肌肤上便浮起了一道红痕,继而变成了乌青,仿佛受了重伤一般。

    可此刻,她身边没有其他人,香梅对她是陌生的,她只能强忍下委屈。好在这些年来,她比这更不堪的委屈都忍受过,这点根本无关痛痒。

    等着手上的疼劲过去后,赵泠便立刻又恢复如常了。

    然而,此刻寝宫里的其他人,却是被肃王的突然发作给吓到了,瞧见肃王只是站在床边,一声不吭的望着躺在床上的皇后,面面相觑了一下,又将脑袋低下沉默不语。

    赵泠也没料到肃王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她原本以为肃王进宫,是来查明她的死因,可如今这副沉默的样子,让人看不透他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

    肃王不急,赵泠急啊!

    她绝不相信自己无缘无故就死了,更加不相信是自己身体不好,肯定是有人要害她。否则,她在凤仪宫里住了七年,苦了七年都没人来害她,怎么一朝富贵了,她就无端端死了呢!

    “王爷,咱们是不是问一问御医……皇后娘娘究竟是怎么没的?”

    赵泠小心翼翼的温声开了口,她这会儿对于肃王其实是有些反感的,因着肃王对待肃王妃态度,让她觉得这肃王和那个皇兄一副德行。

    但……如今肃王不发话,她的确是什么都做不了。

    赵泠话说出了好一会儿,肃王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久到赵泠以为肃王根本就是无视了自己的话,她很想再做点什么,可又觉得这会儿的肃王瞧着,实在是有些恐怖,她也唯恐肃王一个恼怒将她赶回肃王府里去。

    所以赵泠安静的站在了一边,在等待着时机,眼睛的余光只不住的往香梅看去。香梅却没有注意到她,跪在床边,一直小声悲痛的抽泣着,仿佛恨不得将身体里的水分全部流光一样。

    赵泠瞅着心里难受,想到这些年来她们主仆相依为命的日子,不觉入了神,连肃王什么时候转身都未曾发觉。

    肃王神色冷漠的望向了一直跪倒在地上的御医,语气压抑问道:“皇后娘娘是怎么走的?”

    “是……”

    几名御医对视了一眼,心中忐忑,最终领头一位抬起头,开口回道:“微臣们细细查看过皇后娘娘的症状,娘娘走的时候是在睡梦中,无知无觉,神色安详,并没有受太多的罪,但王爷您细细看一下娘娘的双手指甲处,微微泛紫,这是中了毒的症状。”

    随着御医的话,赵泠与肃王二人忍不住将目光又重新落在了床上,肃王那张脸上依然看不出什么神色,但是赵泠的神色却是分外的激动。

    她就说吗?肯定是有人害她,否则好端端的,她怎么就能死了呢!

    “皇后娘娘是中了什么毒?”

    赵泠急着想要知道更详细的,但是她此刻不敢多说话碍肃王的眼,只能够强忍着耐心,等着肃王将话问出来。

    肃王又是好一阵沉默后,方才慢腾腾的把话问出来。

    赵泠又是将目光看向了方才开口说话的御医。

    那名御医只觉得头皮锋芒在刺,不管是赵泠这外露的迫切的目光,还是肃王那沉默却暗藏锋芒的目光,仿佛他一个说不好,便会被拖下去好好整治一番。

    明明是寒冬腊月,但他后背、额头上,全是冷汗。

    幸而,肃王所问的问题,他还算能够答得上来。

    “是……是一味叫海棠醉的秘药。此毒服下后,根据剂量会在一两个时辰后发作,服毒之人会犯困沉睡,在梦中无知无觉死去,皇后娘娘的症状,应是服下不少。”

    “海棠醉?”

    赵泠愣了一下,她其实是听说过这味秘药。当年她进宫前,家中专门请了通医理的嬷嬷过来教她,也曾说过上百年前,宫中曾出现过一位妒后,用这味秘药害了不少受宠的妃嫔。因着这药的特性,这位妒后当时兴风作浪许久都未查出,直至一名御医受了当时皇帝的委托,秘密彻查此事,才揭开了这桩惊天秘闻,这海棠醉由此也变成了一味禁药,再没在宫中出现过。

    赵泠当时也只是将这则故事当做是一桩传闻来听,当年她进宫的时候,其实赵太后给她配齐了伺候的嬷嬷,其中便有一位是精通医理,只是后来她没本事将人留住,这几位嬷嬷,也全被赵婕给夺走。

    “皇后娘娘昨日用过什么东西?”

    赵泠还在回忆的时候,肃王却已经看向了香梅,开口冷声质问。

    香梅身体一颤,停下了抽泣,她强忍着悲痛开口道:“昨日,去崇正殿前,娘娘用了一小碗御膳房里呈上的粥食……”

    “之后呢?”

    肃王皱着眉头,继续追问。

    赵泠听到这话,心中却是一个咯噔,下意识看向了香梅。

    她昨日在去崇正殿前用的那碗粥食,应与海棠醉这味□□并无干系,毕竟她用了粥食后,在崇正殿里呆了许久方才回凤仪宫,便是海棠醉是□□,也早该发作有了症状。

    之后归来,她除了香梅呈上的那碗汤,便没有用过其他了。

    香梅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她双手紧握成了拳头,身体颤抖着,似乎是想到了恐怖的事情。

    不要说……

    赵泠心中拼命的摇头,想要阻止香梅继续往下说。

    然而此刻,肃王看着香梅的反应,却是皱着眉头,目光如炬,步步紧逼:“之后呢?”

    香梅情绪崩溃,浑身瘫软在地上,捂着脸大泣,但却是如实将所有的真相全说了出来:“之后回来,娘娘又用了奴婢呈上的一碗灵芝红枣汤!”

    香梅的话音落下后,一名御医眼疾手快看到了此时还放在角落里的那个小炉子。

    赵泠恨不得冲上去将上面的砂锅打翻,可一切无济于事。

    在肃王的目光下,那名御医上前查看后,面上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神色。

    “王爷,这灵芝红枣汤内,的确下了海棠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