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06
    “我……”

    赵泠嗓子眼干涩的想要说什么,但她的话还未说出口,肃王却已经不耐烦打断:“堂堂王妃,成何体统!”

    “……”

    肃王面上的嫌弃与厌恶,已经不加掩饰了。

    说实话,肃王与赵泠那个便宜夫君毕竟是亲兄弟,长得确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赵泠那便宜夫君,面容更为俊秀温和一些,而肃王则是冷毅坚韧些,但也就是肃王这清冷的气质,显得更是不近人情。

    赵泠被肃王这么瞪着,心中百味交杂。她看着肃王,的确是想起了曾经那些不太好的回忆。又想到自己熬了这么多年,临门一脚马上就要过上好日子,却无端端的发生了这般诡异之事,什么都没了,还要继续熬着……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赵泠悲从心来,情绪崩溃,已然顾不得掩饰,红了眼眶。

    赵泠是真的伤心,真的委屈,看起来也是真的可怜,莫说是旁人,便是一直对赵绫避之不及的肃王看着,心里都忍不住反思自己对待她太过于冷酷。

    该不会是真的摔到哪里了吧?

    肃王面上有些尴尬,下意识看向了身后的随从,开口道了一句:“去把府里大夫请来。”

    说罢这话后,他看向了仍然坐在地上的赵泠,语气略微缓了缓,显得没有那般不近人情:“让底下人人扶你起来,本王还有事,你待会儿让大夫好好看看。”

    说罢,肃王便要离开这里。

    赵泠眼见着肃王离开,却是下意识伸手拉住了他衣角,等到肃王目光再次冷淡的落在了她的身上时,她心中一顿,讪讪然收回了手。

    她看出了肃王对于这具身体的不喜,也知晓自己这会儿举动不合时宜,但是她如今的处境,无处着身,肃王是她唯一熟悉的人。

    “我……有灵芝汤,您喝点?”

    赵泠面上尴尬,下意识往身后看去,恰好看到了身后婢女手中端着的那盅汤,于是慌忙开口道。

    肃王目光淡淡扫过,倒是没说什么难听的,却也没有接受这番好意,只是道:“宫中还有诸多事务等着本王去处置。”

    说罢这话,肃王再次抬头就要走。

    “王爷……”

    赵泠慌乱之下,再次喊出了声。

    “你到底有何事?”

    肃王耐心耗尽,眉头紧皱,显然是没那份耐心与功夫再与她纠缠。

    赵泠心中其实是有些犹豫的,她下意识想要把自己身上发生的情况与肃王说,可那只是情急之下一闪而过的念头,马上便被她掐断了。

    昨日,肃王的确是帮了她许多,可谁知道肃王究竟有什么目的,打着什么样的主意……

    “我……喝完灵芝汤不用太多时间,王爷你喝完再走,好吗?”

    赵泠抿了抿嘴,最终只是干巴巴又这般说了一句。

    肃王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下心中的怒火,可眼底里的恼怒显而易见。

    赵泠被瞪得畏惧,缩了缩脖子。

    王氏瞧见赵泠这般模样,心疼极了,连忙维护她道:“王爷,您昨日进宫后,王妃怕您熬夜操劳伤身,特地亲自去库房里寻了灵芝,又吩咐小厨房炖了一夜。一大早,王妃自己都没用早膳,便亲自给您送来,这可是王妃的一片心意啊!”

    “不必了,本王没甚胃口。”

    显然,肃王并不领这个情,但或许王氏的一番话还是有些作用,也没有冲着赵泠发火。

    王氏心中替赵泠委屈的紧,这会儿倒也没有再撮合这对夫妻的意思了,只扶着赵泠站起,低声安慰:“王妃,既然王爷事忙,那奴婢扶您回去吧,让大夫好好查查可有哪里伤到?”

    赵泠下意识点了点头,但片刻后,却是连连摇头道:“不必,我没事……”

    话音未落,她又再次伸手抓住了肃王的衣袖,在肃王发火之前,她连忙腆着笑脸开口道:“王爷,我也想进宫。”

    肃王抽出了衣袖,面上神色冷淡,看不出喜怒,但赵泠在说出方才那一句话后,却仿佛是突然聪明了起来,她继续解释道:“皇上逝世了,皇后娘娘定然很是伤心,我……我和皇后娘娘毕竟是堂姐妹,不若让我进宫陪着皇后娘娘,也可以安慰一下她。”

    赵泠说完这话后,满怀期待的看向了肃王。

    她这会儿是真的想要进宫,进宫去看看自己的情况,方才她灵光一现,如今的处境,让她回忆起了儿时曾经看过的一本灵异志怪的书籍,书籍中也曾记载过如此灵异之事。

    一个故事记载的是南方有一农妇,与其夫已育有四个孩子,但一觉醒来,却对其夫避而不见,对其子不再亲近,后逼问之下,那妇人才道:自己本是一商户小姐,豆蔻之龄身染恶疾不治身亡,醒来时不知为何附身妇人身上。最终那农妇之夫怕是恶鬼索命,与村民一道将农妇烧死。

    另一则故事赵泠只看了一半,便被家中教养嬷嬷发现她偷看这书收走了,大约讲的却是某乡郡东街豆腐西施与一丑女身体互换的事情……

    她这情况,赵泠不知道是自己死了附身在肃王妃身上,还是肃王妃与她身体互换,所以她迫切的想要进宫去搞清楚情况。

    而且,她也担心香梅。

    好在她如今的身份是王妃,与自己又是堂姐妹关系,进宫陪伴,合情合理。

    赵泠心中并不觉得肃王会拒绝她的这一请求,只是没有想到,她说完这话后,肃王的眼神变了,变得有些可怖。

    她打了一个冷颤,面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勉强。

    “王爷……”

    “赵绫,你究竟想打什么主意!”

    肃王语气里带着几分嘲讽,满是冰冷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我能打什么主意?”

    赵泠不明就里,也觉得委屈,心中更是暗道这肃王妃不受宠的传言果然不是空穴来风,这肃王待她的态度,可不比着自己那便宜夫君待自己的要好。

    ”我是肃王妃,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本就应该进宫去拜祭。我若不进宫去,旁人指不定还想着我怎么了,肃王府又怎么了……”

    “最好没有!”

    肃王没耐心听赵泠辩解,只是冷漠打断,“今日宫中有要事,你少去添乱,安安分分呆在府里,莫越了本王的底线。”

    “我……”

    赵泠气急,但王氏却是眼疾手快拉住了她,只冲着她摇头,示意她莫再继续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赵泠理智回笼,渐渐意识到自己显然再说下去也无用,还有可能惹得肃王大怒,届时,真的不让她进宫就惨了!

    倒不若徐徐图之。

    赵泠只能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肃王离去的身影,正待转身回去的时候,突然,一身着宫廷侍卫服饰的男子急匆匆随着管家跑了进来,仿佛是有什么要事。

    赵泠停住了脚步,心中揣测会不会是与她有关?她忍不住偷偷朝着肃王方向又靠近了几分。

    肃王倒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王氏想去拉她,却又怕动作太大会被肃王注意到,只能够着急的看着她。

    “王爷,宫中出大事了,皇后娘娘……没了!”

    “什么!”

    赵泠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侍卫。

    而肃王也彻底愣住了,他甚至被这个消息震惊的都无暇顾及赵泠。

    赵泠这会儿却是不管不顾,走到了那侍卫跟前,迫切追问着:“好好的人,怎么会没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是不是搞错了,皇后娘娘昨日还是好好的啊!”

    “王妃娘娘……”

    侍卫被赵泠一串疑问砸愣了,下意识看向了肃王。

    结果这一眼看向肃王后,又被肃王面上的神色给吓到了。肃王的表情,好像要杀人……

    “你快说啊!”

    赵泠快哭了,虽然之前就有推测,可让她如何接受自己死了的事情,她明明还没过上好日子,明明好日子就在眼前了。

    “你是不是听错了?皇后娘娘怎么会死呢?会不会还有救?”

    “王妃娘娘,不是……今晨凤仪宫的宫人入皇后娘娘寝宫时,皇后娘娘已断气多时,御医们都去看了,没救了!”

    侍卫紧张的差点说不出话来,然后他看到肃王妃在听到自己那番话后,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好好的人,怎么会没了?”

    赵泠动了动嘴唇,满脸泪水,她下意识看向了肃王,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她怎么就死了。

    她虽然身体是不好,但也不可能会猝死,她明明只是在寝宫里睡觉,怎么就会死了……

    她已经苦了这么久了,为什么就不能给她一点甜头尝尝?

    肃王显然也不敢置信、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与赵泠此刻悲伤的心情相比,肃王神色复杂了许多,眼神里情绪也越发深刻,夹杂着暴虐与绝望……

    他身体晃了晃,突然朝着大门走去,先是快步走着,然后变成了跑着。

    “王爷……”

    赵泠愣了一下,下意识跟了上去,但肃王跑的太快,她根本跟不上。

    她追到门口的时候,只看到肃王骑着一匹马绝尘而去的身影,好在门口还停着一辆马车,她干脆不顾形象、手脚并用爬上了马车,嘴里连声催促车夫:“快,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