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05
    赵泠觉得自己这一觉,睡的很长,很舒坦。

    这些年来,其实她的身体是真的有些不好,七年的煎熬与苛待,常常让她夜不能寐,可今夜,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她竟然睡的无比安稳,甚至在脑子清醒过来时,还有几分留恋的闭着眼睛蹭了蹭底下柔软的被褥。

    不过,今日有大事,她不能睡了。

    赵泠有些强迫的要求自己睁开眼睛,不过,她睁开眼的一瞬间,心中却是有几分违和,她怎么记得,自己床幔的颜色,该是靛青色锦缎,虽然香梅总是说这颜色太过于冷清,可她却是不喜欢太热闹的颜色……如今,怎么就换成了茜红色的牡丹绣缎?

    赵泠微微皱眉扶床坐起,这才发现,床仿佛也有些不太一样了,这床似乎是垫了不少的被褥,柔软的几乎是要将人陷进去……怎么才一夜之间,她这凤仪宫就大变样了?

    她正想喊香梅的时候,床边帷幔被人突然打开,略有几分刺眼的光从外间射入,让她忍不住用手去挡了眼睛。

    “王妃,您醒了?”

    一名面容慈和、做了嬷嬷打扮的妇人端着殷勤温和的笑容,靠近了她。

    赵泠的目光落在对方面容上,只觉得陌生又有几分熟稔。

    她应是见过这妇人的,可她脑海里一点印象都回忆不起来,是太久远了吗?还有……王妃?

    赵泠张了张嘴,下意识想要喊“香梅”,可这一声到了嗓子眼的时候,突然停住了,她隐约觉得自己好像不能喊。

    赵泠没有再说话,可那妇人却是轻笑了起来,又是开口道:“王妃,您是想问王爷回来了吗?”

    不等着赵泠回应,她又是自顾自笑着回道:“可巧了,奴婢方才还听着前头人回来禀告说回了呢!这会儿底下人正伺候着王爷沐浴更衣,王妃您赶紧梳洗打扮过去,还能与王爷碰上一面。还有您先时吩咐奴婢让厨房做下的紫灵芝鸡汤也已经炖好了,还是王妃您想的周全,王爷在宫中熬了一夜回来,喝这个,最是合适不过了!”

    显然这妇人是与她极为熟稔的,语气恭敬却又不失亲切的说着这些话后,然后她又是接过了身后婢女递上的漱口水,放入了她的手中,赵泠有些木楞愣的照着做了,心中却是忍不住想着……她这是在做梦吗?

    入口的水温温热热,还带着薄荷青盐的香气,而拂过面颊的湿帕也是温温热热,带着蔷薇花的香气……

    仿佛不是梦境,否则她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感觉呢?

    但不是梦境,她又怎么可能会变成所谓的王妃,她该是在凤仪宫中,陪伴在她身侧的人,该是香梅啊!

    赵泠心绪有些激动,但这个时候,她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所以沉默是最好的保护色。

    她什么都没有说,继续任由着那妇人照料伺候着,她被带到了梳妆台前,被扶着坐下了,然后她抬起头,看到了镜中人,差点失声大叫……

    镜子里照出来的人,那副娇嫩鲜艳的容貌,她是熟悉的,认识的……是肃王妃赵绫。难怪她会觉得那妇人有几分熟识,那妇人是肃王妃的乳娘,常陪伴在肃王妃身侧。

    说来赵泠虽然与肃王妃并不熟识,但颇有几分渊源。

    肃王妃赵绫也是赵家一族,但与赵泠这一脉,却是隔得有些远,虽比不得赵泠这一脉满门荣华,可与赵泠他们这一脉全靠女人撑起的满门富贵不同,那一脉却是真刀真枪,全靠男儿沙场血汗拼搏而来的荣耀。

    赵绫一脉并不在京中居住,故而赵泠也是到十余岁时方才见到这位名字念起来与她相同的远方堂妹。长大后再见到,便是这位远方堂妹被先帝指婚于肃王,当时人人都赞肃王好福气,毕竟赵绫容貌比之宠冠后宫的皇贵妃赵婕更盛。

    但那些事情都与赵泠无关,她也只是在盛典之际,偶尔匆匆惊鸿一瞥过这位肃王妃,的确是长了一副让人惊艳、难以忘怀的容貌。

    其实,赵泠之所以会对她有几分留心,却是因为这样一个美人竟是不得肃王宠爱。据说肃王对她十分冷情,二人成婚多年,一直没有子嗣。但毕竟这位肃王妃娘家有权,娘家人又是护短,旁人也不敢当面议论,故而她的日子过得却是比她这个冷宫皇后要好上许多。

    可她怎么会梦到自己变成了肃王妃?

    难不成是因为昨日与肃王接触太多了?

    赵泠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头,而站在边上伺候着她的乳娘王氏却以为今日的打扮不得她的心意,毕竟赵绫向来看重容貌,日常装扮素来华丽精致。

    “王妃,毕竟如今是国丧期间,不好打扮的太过艳丽,这绢花和银簪子,是奴婢让底下人赶制出来的,款式都是你喜欢的,忍忍就过去了!”

    随着王氏的话,赵泠的目光又再次落在了镜中,只瞧见王氏早已手脚灵巧的挽起了一个留仙髻,一侧簪了几枚精巧的银簪子,另一侧则是佩了一排精巧素雅的小朵白色绢花,配着一张精致盈人的脸蛋,眉眼之间,清丽芳华自现。

    到底是美人,怎么打扮,都是好看的。

    赵泠忍不住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脸蛋,眼见王氏拿起粉色胭脂,正待替她上了脂粉,她却是伸手阻了:“不必,这般就够了!”

    王氏面上略微诧异,但片刻却是笑了起来,只道:“确实,奴婢早就觉着,王妃这般美丽,脂粉只是污了您的颜色呢!”

    说罢这话,王氏又让底下人捧了宫装过来,一边伺候着赵泠穿上,一边又是轻声解释道:“先帝毕竟是王爷的兄长,王妃您身为弟妹,还是随着一起穿丧服较为妥当。这宫装虽未染色,但上边绣了银丝暗纹图样,是王妃您先时择好的蝶恋花式样。”

    赵泠目光落在了这身宫装上,果然是暗藏花样,她心中忍不住感叹这肃王妃日子过得精致,当然也可能是她久未接触世俗,不知京中富贵了。

    她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看着她的王氏,微微点了点头,发自内心肯定了一句:“挺好的。”

    王氏这才松了一大口气,说实话,她还真怕自家王妃矫情劲儿上来,非得闹得穿华服,虽然王爷不怎么管教王妃,但她知晓,王爷是极其不喜王妃这股矫情劲儿。

    偏偏肃王向来冷清,不喜欢也不会说出来或是表达出来,顶多冷漠对待。

    她心里是盼着自家主子能和肃王好的,但两夫妻都是这么一个性子,让肃王这个龙子龙孙去迁就自家王妃,显然不太可能,偏偏,自家王妃明明喜欢王爷喜欢的紧,却总是弄巧成拙,旁人劝了,她也不是个听得进劝的人。

    好在今日自家王妃似乎态度软和许多,仿佛让她看到了希望,她连忙又是开口道:“王妃,要不奴婢现下就让人把汤端上来,您赶紧去前头亲自给王爷送去,顺便陪王爷说说话,安慰一下王爷?”

    “现在?”

    赵泠愣了一下,她这会儿是有些随遇而安的享受着肃王妃的待遇,但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去见肃王,可的确只有见到了肃王,她才能够搞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她真的只是做梦,而见到肃王这个关键人物,她就梦醒了?

    赵泠点了点头,王氏原本心中忐忑,眼见她应了,喜得露出了笑容,忙不迭吩咐底下婢女将汤去捧来。

    一边,她又是搀扶着赵泠朝着前边走去。

    赵泠从来没有来过肃王府,不识路,自然也就任由着王氏带路。

    走出了正院,入目一片锦绣,明明是寒冬腊月,然花园中百花齐放、绿草如茵,赵泠简直看呆了。

    不是她没见识,而是皇宫之中也难得这般景色!

    但凑近了看去,方才发现这所谓的百花与绿草,皆是绢花绢布所制,只是工艺精巧,故而以假乱真。

    这肃王府,好大的排场,好奢侈的享受……

    那肃王平时瞧着冷清,不像是这般浮夸之人啊!

    赵泠心思有些飘浮,直至被王氏带到了前院书房处,看到迎面走出、身着一身素袍的肃王时,心中一个咯噔,竟是没顾上脚下台阶,直接摔了个大马趴。

    而王氏来不及反应,只能下意识随着赵泠一道儿摔倒地上,倒也好歹缓冲了力道,没让她摔得太狠。

    “唔……”

    这一摔,把赵泠摔愣了,也让赵泠彻底清醒了过来。

    她仿佛不是在做梦,否则怎么会有痛的感觉呢?

    “王妃,都是奴婢该死,您有没有摔倒哪里?”

    身侧是王氏大呼小叫的关怀请罪声,赵泠却是傻愣愣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她没在做梦,她怎么就变成了肃王妃了!

    赵泠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对视上肃王清冷的面容之际,她的神思方才游离回来。

    肃王居高临下站在她的跟前,皱着眉头俯视着她,丝毫没有伸手拉她的意思,而他的眼里,细细看去,透露着一丝不耐烦与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