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04
    004

    走出崇政殿大门,一阵冷风吹来,让赵泠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却也让她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许多。

    香梅拿了一件披风给她裹上,赵泠从善如流,任由香梅伺候着,但原本稀里糊涂还有几分晕乎乎的脑袋,在这一刻终于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方才在殿中,她一直都是随波逐流着,其实她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控制事态的发展,若是肃王不肯帮她,若是赵婕叫嚣逼她离开,她根本没有办法留下;若是最后肃王选择继承皇位,她也无法阻挡;若是肃王给她定好继承人,她也只能够接受……

    可事实上,从头至尾,肃王却恰恰相反,而如今的局面是,她有权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继承人,她日后也能够养育教导这个继承人,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对待……

    同时,后宫大权、甚至是朝中政事,她都有权利去掌控,这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可谓是人生的巅峰。

    赵泠此刻心情若说不激动,定然是假的,不过,赵泠此刻最激动的,却不是自己能够执掌大权,甚至垂帘听政。

    她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事实上,她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却是她最意想不到的一个惊喜。

    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这般年纪的女人。和她同龄的,如今哪个膝下没有子嗣。

    在未出嫁之前,她也曾设想过夫妻恩爱,她想要生一儿一女,但最终希望破灭,如今她熬死了自己的夫君,日子是好过了,可也知道,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做母亲生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但如今她可以抚养一个孩子……

    这比手中能够握有多大的权利更让她心动。

    她是自私的,此刻脑海中迫切想要个孩子的念头,让她无法去顾忌那个孩子是从别人怀里抱来的,她会好好对待那个孩子,将最好的一切都给那个孩子,可……那个孩子只能够属于她,旁人无法干涉。

    所以,她只会抱养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童,且那个孩子的父母,她会牢牢的掌控在手中,不让他们与那个孩子有任何的接触。这与肃王替她所设想的一切,不谋而合。

    想到了这里,赵泠忍不住紧紧抓住了香梅的手,声音颤抖的说道:“香梅,我要有孩子了,属于我的孩子。”

    她迫切的想将自己激动与喜悦的心情与香梅分享,香梅从小陪伴她长大,一路对她不离不弃,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香梅忍不住红了眼眶,她家主子,总算是苦尽甘来了!她明白的,她也知晓赵泠多么希望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是,主子您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孩子了,咱们回去好好收拾收拾,好迎接小主子到来。”香梅温声劝说着。

    赵泠点了点头,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回到凤仪宫后,赵泠激动的心情倒是平复了许多,也没有张罗着说给那个即将到来的孩子收拾屋子,毕竟那孩子入宫后,便是帝王,她可以照料,但绝对不可能放在她的凤仪宫中照料。

    赵泠略有几分失望,但失望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她便又开始设想起日后的生活。

    她想过了,日后朝廷上的事情,除非涉及到她孩子的利益,否则她不会去插手,左右有肃王殿下在,她没必要再去掺和一脚。

    而她只需要在后宫里,好好的抚养、教育那个孩子,看着他长大……便足够了。

    “垂帘听政、去朝上和那帮大臣们争权夺利……本宫之前没想过,日后也不会去做,太累了!本宫只想着,好好抚养那个孩子。”赵泠一身寝衣坐在床上,神色中带着难得的天真,与香梅说着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一切都是主子您说了算,日后您是太后了,是皇上的母后,谁敢不听您的话。”香梅里外忙和着,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喜悦与轻松,面上带着舒心的笑容回着赵泠的话。

    赵泠听着,面上笑容越发灿烂,不过她笑了一会儿,却又微微皱眉发愁道:“也不是说全部都不管,多少还是要管着点,毕竟孩子长大,日后也得执掌朝政,我这个做母亲的,还是得替他筹划着。”

    “是,主子说的有理。”

    香梅闻言,又是一笑,其实这种犯愁,如今也是幸福的烦恼。她拿起搁在桌子上的小碗,从小炉上的砂锅中舀起了一小碗羹汤,然后端到了赵泠身边,温声道,“主子,晚膳您用的不多,还这般劳累奔波,赶紧用些温热的吃食躺下休息吧!明日,您可是要忙了!”

    赵泠没有拒绝,伸手接过,看着碗中的羹汤,拿起调羹舀起一勺往嘴里送了一口,羹汤吃起来,味道与平日里仿佛有些不同,带着点苦味与药味,但并不难以入口。

    “这是什么汤?”

    赵泠一边问着,一边又是往嘴里送了一口。

    “是灵芝红枣汤,奴婢想着您今夜可是熬得有些晚了,接下来的日子只怕会更忙,灵芝最是补神,红枣养气,便狠了狠心从库房里找出了一朵灵芝给您做了一碗汤。不过,日后这种东西,您也不会缺了,倒不必再像之前那般过得苛刻了。”

    香梅目光温柔的看着赵泠一口一口的喝着汤,赵泠其实喝了半碗之时,已有些腹饱,可想到香梅的一片心思,还是将这碗汤喝了个干净。她拿起帕子抹了抹自己的嘴,又是冲着香梅笑道:“还有没有?”

    “有……主子是否还想再用一碗?”

    香梅连忙接过碗,打算再去盛,赵泠却是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了,我饱了,若是还有多,你也用一碗,接下来你也要跟着我一起辛苦呢。”

    “奴婢哪里用得这么好的东西呢!而且这汤晚上用小火温着,明日早起,主子还能用呢!”

    香梅轻笑着摇了摇头,赵泠却是不爱听这话,只虎着脸说:“什么不能用,我说你能用便能用,行了,今晚你也不必守在我屋子里,喝了汤回去好好休息,明日早些来我寝宫内就行!”

    “那奴婢另寻人过来守夜?”

    香梅有些不放心,可她的确是有几分疲累,想到明日还要跟着伺候,倒是没有勉强自己,只是想着寻旁人过来伺候。

    赵泠却是摆了摆手,只道:“无事,左右也没几个时辰可睡,你给我留一盏灯便够了,不必再叫人过来。再不济真有事,门口不是还站着两个伺候的吗?”

    香梅了解赵泠的脾气,见她这般说着,也便听从她的命令,只是伺候着赵泠上了床躺下,替她盖好了被子。

    她低头看着赵泠闭眼安详入睡的模样,想到了如今她们好转的形势,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可或许是这份喜悦来的太过于突然,难免有些不真实。

    香梅自嘲的摇了摇头,让自己莫在胡思乱想。她目光温柔的望着赵泠的睡容,听着对方陷入沉睡后轻缓的呼吸声,笑了笑,动作轻缓的放下了床上两侧的帐子,又小心翼翼在床边小桌上留了一盏灯。

    至于那灵芝红枣汤,想到这是库房里最后一朵,虽然日后这些都不算什么了,可如今香梅到底舍不得自己用。所以捧到了寝宫外间,仍是用小炉子温着,打算明日等赵泠醒来时,好让她再用上一碗。

    等一切都安置妥当了,她方才慢慢的离开了寝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