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03
    其实赵泠这提议,意料之外,却又意料之中。

    便是赵泠不主动提起,只怕接下来底下一干子大臣也会拥簇肃王,倒是不想,这位冷宫皇后竟然会如此识时务。

    而赵泠话音落下后,肃王那双如墨玉般的双眼深沉的看向了她,面上表情不动,难辨喜怒。赵泠心中微微一咯噔,但细细思及方才所言,并无出错,却也放下了心,只以温婉淡笑回视。

    随后,立刻便有大臣附议了赵泠之言:“肃王殿下,皇后娘娘所言极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微臣也恳请您尽快接位,以保社稷安宁,更是让先皇陛下在九泉之下也得以安息。”

    一个大臣站出来跪下,紧接着,便是一群大臣站了出来跪下,赵泠还看到了她的父亲、她们赵家的族人同样跪了下来,不管是真心跪下还是不得已为之。显然这位肃王殿下在朝中的确是极有声望,让他继位之事,更是众望所归。

    赵泠这会儿心中却是庆幸自己并无什么野心,否则懵懵懂懂若是与这位肃王殿下做了对,那绝对是一件大傻事情。

    而赵泠在开口说了那话后,也不再多言什么,她的身份自然不可能让她像那些大臣们一般跪下去讨好这位未来的陛下,但并不妨碍她带着几分讨好的温婉微笑去表明自己赞同的态度。

    肃王依然沉默着,淡然的目光在扫过那些跪在赵泠身后的大臣后,又落在了赵泠的身上,然后语气平淡道:“皇嫂,臣弟并无此不轨之心,皇兄此次逝世,实在匆忙,先时臣弟以为皇兄会病愈,方才暂理了朝政之事,也是没料到兄长竟然会就此撒手……”

    赵泠只当对方仍是故作几分姿态,未免表现出心思急迫,显得姿态难看,故而她连忙又是开口劝说道:“殿下此言差矣,如今皇上已逝,膝下并无子嗣留下,您继承这位置,是情理之中、更是众望所归,如何会是不轨之心。本宫还请肃王殿下多为社稷考虑,莫再推辞了。”

    赵泠也是太久没有说场面话了,这番话说的她实在有些吃力,也是一字一句组织的费脑。她的目光是真的满怀期待瞅着肃王,希望对方不要再摆姿态,否则接下来她也是干巴巴真不知道该如何劝了。

    她下意识又看向了身后的大臣们,希望他们一个两个,多出来说说话,最好能够将气氛烘托够了,让这位肃王殿下感觉不接位都不好意思了,如此倒是免得她再费劲了。

    毕竟她也就是想图个日后安生舒坦的日子!

    只是,底下一干子大臣尚未来得及开口,却听得肃王语气断然开口道:“皇嫂不必再劝了,你们也不必再多言,本王意已决。皇兄走的匆忙,虽未留下遗诏,但后事如何安排,自古便有例可循。皇嫂端庄贤良,定然能够教导出合格的储君,只需从皇室宗室子侄中择出一合适人选过继于皇嫂名下,悉心教导,定然会成为合格的君王。”

    “……”

    谁都没有料想到肃王竟然会拒绝的如此坚决,甚至连后路都已经想好。

    大臣们面上愣了一下,而赵泠则是不知该如何应对了,她瞅着肃王的态度,仿佛是真的不愿意继位……可那个位置如何诱人,只是一步之遥,她不相信天下间会有男人会抗拒的了这份诱惑。毕竟这位肃王殿下瞧着也不是什么清心寡欲、没有一点野心之人。

    所以……还是试探?

    赵泠半信半疑,在场的其余人,也皆是心中存疑,不知该如何反应。的确,肃王这话听得的确不像是虚伪客套之言,但万一……万一这位肃王殿下只是装样子装过了呢!

    而在这个时候,同是先皇弟弟的宁王与谦王对视了一眼,站出来开口说话了。

    “四弟,你莫再推脱了,咱们子侄辈都还小,谁知道长大了会是什么品性,你素有德才,本就是继位的最好人选,又何必费这个功夫,更让皇嫂劳心劳累呢!”

    宁王话音落下,赵泠也是连连点头。

    其实,肃王这个提议若是真的,对她日后会有多好的帮助,她不是想不到,可她不敢去想,她手中无权,如今好不容易熬死了先皇,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又哪里敢去想得寸进尺的事情。

    故而,赵泠也是开口再次附和:“宁王殿下此言甚是有理,本宫身体素来也不怎么好,教导储君,实在费神费力,恐后继无力……”

    “皇嫂过谦了,教导储君自然不是您一人之事,不论是本王、还是朝中贤能之辈,皆会竭力以助。此事本王意已决,今日便请礼部大臣列出皇室中合适宗室的名单,等明日将人领进宫中,还请皇嫂过目定夺。”

    肃王说完这话后,却是直接召过礼部尚书,令他立刻着手办理此事,赵泠也没有想到这肃王殿下是真的没有野心,是真的不想继位,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做何表情,毕竟这事儿对她来说,完全便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

    同样的,被这个大馅饼砸晕脑袋的还有宁王与谦王。

    二人虽然不甘心肃王继位,但也知自己二人继位并无希望,所以漠然接受了这个现实,谁知峰回路转,肃王竟然将到嘴的肉给吐了出来。

    子侄辈择人,肃王自己又没有子嗣,而与先皇最亲近的血脉便是他们两支,这些年来,他们手上是没什么权利,只挂了一个闲职,所以做的最多的事情,也就是生孩子。

    怎么瞅着,都觉得最有希望继承位置的人,都是他们的孩子。

    二人下意识望向了赵泠,虽然他们都不怎么相信肃王所说让赵泠来定夺这个继位人选,可既然肃王开口这般说了,这位皇后的意见,多少还是能够起点作用的。

    不过,这会儿赵泠身边早已经围满了人,已经轮不到二人挤上去套近乎了。

    肃王这一决定,赵泠一下子成了炙手可热之人。

    毕竟,肃王继位与底下小辈继位,可是两码事情。

    肃王继位,虽然会敬着她,但到底不算她的晚辈,她若是安安分分自当勉强度日,可若是有什么地方不如了对方意,想要处置她,也是轻而易举之事;可若是子侄辈中择人,皇室子侄辈如今年龄皆是尚幼,便是最大的,只怕都尚未成年,又过继在她的名下,靠她抚养,不论是哪一位上位,日后都得尊着、敬着她,便是她做了越轨之事,动她都得顾虑几分,否则就得担起不孝之名。

    七年时间里,赵家族人几乎是忘却了赵泠这个送入宫中的嫡女,但如今,却又仿佛没了那七年的间隙,又再次变得亲密无间了。赵家女眷今日还未进宫悼念,但并不妨碍他们想要与赵泠重修旧好。

    赵泠的父亲恩国公抚着胡子,目光竟是从未有过的温和与慈爱:“泠儿,皇上逝世之事,你也莫悲伤过度,毕竟接下来还有大事需要你去做,要顾好自己的身体。你放心,咱们赵家永远会在背后支持你的。”

    “是啊,皇后娘娘您一定要顾好自己的身体……”

    赵泠心中五味杂陈,只觉好笑,却又被围拥过来的人七嘴八舌讨好之言吵得头晕,她下意识望向了大殿一角,肃王依然是那副严肃的神色,背手挺拔站立,认真听着礼部尚书与他禀告之事,气度风华浑然天成,可这样一个人,真的一点野心都没有吗?

    赵泠心中疑虑了一下,便收回了目光,毕竟肃王是她的小叔子,她总是盯着对方瞧,并不合适。

    夜渐渐深了,殿内人也慢慢退去,只剩三三两两留着晚间守夜。

    赵泠身边的人也终于空了,拒绝了几名宗妇陪伴的请求,赵泠疲倦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下意识朝着殿后的灵堂内走去,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沉默与严肃。

    后边棺木中,躺着她这辈子最怨恨、把她害的最惨的男人。

    她倒是不怕,他活着的时候,她恨他,却也害怕他,但如今他都死透了,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都是报应啊!

    赵泠嘴角忍不住浮起一丝冷笑,只怕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走的如此匆忙,以至于将后事什么都没安排,反倒让她给捡了一个大便宜,也不知道他九泉之下得知,会不会气的诈尸了!

    赵泠正想着,一个脚步声在她身后突然响了起来,她心跳了两下,回头看去,烛光忽明忽灭下,映照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是肃王。

    赵泠没被吓到,但肃王以为是吓到了她,一贯冷硬的语气竟是难得温和开口:“皇嫂莫怕,是本王。”

    “是肃王殿下啊!”

    赵泠没有解释自己没有被吓到的事情,转过身看向了他,语气温婉问道:“殿下可是寻本宫有事?”

    赵泠也觉得自己问的是废话,若是无事,肃王何必跟在她身后,避开旁人走入灵堂后殿,这副架势,分明是有什么私密之言与她要说。二人之间说来也并没有什么牵扯,难不成,是这位肃王殿下后悔了?

    赵泠心中猜疑,却听得肃王语气温和道:“明日宗室里的人便会带着那些晚辈过来,届时,本王会给娘娘一份名单……”

    赵泠听到这里,只当肃王心中已有人选,并不觉得奇怪,她准备点头应下,却听得肃王又继续道:“名单上之人,皆是家中长辈在朝中并无影响、年龄稚嫩懵懂的孩童,如此,过继到娘娘名下,方能与娘娘一心。”

    “这……只怕大臣们不会答应。”

    赵泠其实是有些不明白肃王的提议,明日虽说是让她择一继承人,但她明白,最终还是各方权利较量下的结果,否则她再坚持某一人,底下人一样不会答应。

    肃王对此,只是语气淡淡却带着几分威严道:“娘娘放心,明日不管娘娘看中何人,臣弟定然会做好安排。”

    “殿下……”赵泠心中忍不住有几分震动,更多的却是疑惑与不解,若肃王此言当真,那他真当是全心全意为她在考虑,一切都给了她最好的安排。

    可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你为什么……”

    赵泠忍不住问出口,可她这话尚未问出,肃王却已收起了方才温和的神色,打断道:“夜深了,娘娘身体向来虚弱,便是缅怀皇兄,也该先保重身体,您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臣弟在。”

    “……”

    赵泠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肃王。

    她是不懂这个小叔子心中究竟在想什么,可她看出对方并不想回答什么,既是如此,她也不会追问。所以她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往后殿内走入,只顺从的由肃王叫来的宫人搀扶,走出了崇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