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长嫂难为 > 002
    赵泠心思刚定,辇车也停了下来,落在崇正殿大门前。

    崇正殿一直以来都是先皇起居之地,如今停灵设在了这里倒是正常。香梅上前搀扶赵泠,然赵泠站在崇正殿前,抬头仰视着台阶上仿佛是高高在上的殿门之时,脑袋却是有几分眩晕。

    她久未在人前露面,心里确实是有几分茫然与无措……

    崇正殿门前两侧站立的侍卫与宫人早已换上了素白的丧服,一眼望去,只觉白茫茫一片,而如今这白茫茫的一片在看到赵泠的到来时,也全部跪下了膝盖行礼。

    赵泠动了动嘴唇,还未吐出“起身”二字之时,崇正殿大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了几位身上裹了白色丧服的大臣,他们看到赵泠的时候,面上微微愣了一下,紧接着,却是俯下身子,跟着行了礼。

    一连串的人与事,应接不暇,赵泠脑袋有些晕乎乎的,但下意识还是摆出了端庄的姿态,肃着面容从那些下跪的人跟前走过,走到殿门时,方才语气淡然给众人免了礼。

    她有些紧张,藏于袖间的双手紧握成了拳头,微微有几分出汗。

    这却不是她上不得台面。

    当年,她身为赵家嫡女、赵太后最疼爱的侄女,一直以来接受着比大家闺秀还要严苛的教育标准,在嫁入宫中之前,旁人或许没有夸赞过她容貌出众,但她的品行姿态,礼仪气度,谁人不道一声赞。

    只是,七年幽闭的日子,让她变了很多,也让她畏惧了许多。尤其,如今出现在她面前的人、事、景……皆是陌生的。

    这与往年参加宫宴时候的情况是不一样的。

    她参加宫宴,从来只是摆设,没人会在意她,更加不会关注她的表现,而她也不必将自己看得太重。但今日,她不是主角,一举一动却会受到旁人的关注,甚至有人会评量她……

    想到了这里,赵泠的腰背不觉挺得更直,仿佛这般更能够给她勇气与信心。只是,她竭力给自己撑起的这份伪装,在走入大殿之中时,却险些丢的溃不成军。

    守在殿门口的宫人陌生的看了她一眼,而此刻留在殿内的皇亲国戚与大臣们,显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大殿里唯有一凄凄哭泣的女声仿佛成了主角。

    赵婕一身素衣、面容憔悴却难掩楚楚可怜的凄美之态,她被宫人搀扶着,身侧围绕着几名皇家女眷不停劝慰着,然……她只是自顾自的哭泣道:“皇上,你好狠的心,怎么就留下臣妾一人了……”

    赵泠突然不知该将自己摆在什么样的位置,心中的感受就像当年她从正阳门中被抬入宫中后,先皇却在大婚之日宿在了当时还是贵妃的赵婕宫中时一般难堪。

    但她如今不是与赵婕争先帝的宠爱……

    赵泠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撑起了姿态,继续朝着大殿内走去。她的到来,也终于引起了殿中人的注意。

    旁人多数用陌生的目光看待着她,这陌生的目光,其实比鄙夷、痛恨或是其它异样的目光更让她难堪。

    倒不是没有人认出赵泠,此刻,赵婕冰冷的目光落在赵泠的身上,也终于停下了哭泣,她推开了身侧人的搀扶,站直了身体,似乎是要朝着赵泠走来。

    但有人却是在赵婕做出举动之前,跪下了身体与赵泠行礼:“微臣参见皇后娘娘……”

    赵泠愣了一下,目光落在了跪在她跟前那具挺拔的身躯上,然后迟疑的辨认着对方的面容。

    有几分熟悉……

    是……是肃王。

    其实这会儿发愣的人,并不只有赵泠一人,还有在场的不少大臣。肃王殿下如今可是热门的继位人选。除去这一层面,这位肃王殿下在先皇在世时,也是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先皇逝世前病重的两月之余,朝中大事,大部分都是这位在管着……

    其实,有不少的人,在这会儿早已经将肃王当成是未来帝王看待,可这位肃王殿下,如今却是恭敬的跪倒在了这位几乎是没什么存在感的皇后娘娘跟前?

    也是,肃王若是真要继位,自是该厚待皇帝的遗孀,先皇在世时,皇贵妃小赵氏虽独得宠爱,更是手握后宫权柄,但到底只是皇贵妃,真要尊着,还是该尊这位皇后娘娘。

    回过神来的大臣们恍然大悟,也都纷纷在肃王身后跪下一道儿与赵泠行礼。

    赵泠心里同样有几分受宠若惊的感觉,她对于肃王如今的地位并不清楚,可她却是知道自己的地位。肃王其实完全可以无视她,可他并没有这么做,甚至以打了赵婕脸的方式,抬高她的身份……

    她心里是有感激的,故而她连忙开口道:“殿下多礼了,快起来……”

    肃王恭敬颔首后,慢慢站起身,却没有退到一侧,而仍是用恭敬的态度与赵泠开口道:“皇嫂,皇兄去了,还请您节哀,之后事宜,还需您出面主持大局。”

    “……”

    赵泠愣了一下,却是不知肃王此言是否是场面之语,但看着肃王那张俊毅面容上端肃的神色,不管他是真情或是别有目的,此刻赵泠都发自内心感激肃王至少给足了她面子。

    她这会儿倒是记起了对于肃王的记忆,其实她与肃王的确是老相识。

    当年她作为赵太后最宠爱的侄女,赵太后也有意撮合她与先帝,所以常被召入宫中陪伴。

    当年的肃王尚未成年、作为受宠的幼子仍养在赵太后宫中,但赵泠与他其实并不太熟识,只记得当年的肃王是个并不太好相处的孩子,不成想,如今却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

    赵泠感叹光阴流逝,可这会儿不是她悲伤秋月的时候。她打起精神,冲着肃王点了点头,正待开口。

    突然,一个并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几分讥笑。

    “肃王殿下,您这话真是好笑!一直以来,宫务皆是本宫处理,皇上病重两月之余,也皆是本宫在皇上身边伺候照料,甚至……皇上临走之时,陪伴在皇上身边的,仍是本宫。如今,她有什么资格越在本宫前头替皇上安排后事!”

    赵婕双眼通红,仍是那副楚楚可怜的羸弱之态,但说出的话,却是掷地有声,神态坚韧,也震慑了在场所有人。

    至少,在她说出这番话后,众人哑口无言、寂静无声。

    连赵泠一时之间都有些恍然,但她回过神来,对视上赵婕讥笑的目光时,面上却也不由浮现了冷笑。

    从前她不说话、不发声,是因为她知道自己那好夫君的心早就偏的没地儿了,她说再多的话、占了再大的理,也抵不过赵婕一句温软细语,所以她也就不说了。

    可如今,她那短命的夫君早就死僵了,她凭什么就不能再说了。

    “身为妃妾,主母身体不适,让你代理宫务,是你的荣幸,让你照顾皇兄,那是你的本份!如今本王听着皇贵妃的话可真是有趣,怎么这些反倒变成了你越俎代庖的理由了?”

    肃王面容依然端肃,但说出来的话怎么听都带着一股嘲讽的味道,也代替赵泠说出了她想要说的那些话。

    赵泠又忍不住看向了肃王,心中只觉得一片火热,感激的都不知该如何表达才好。她看向了赵婕,对方面上有些发青,神色难看的不能再难看。可赵泠心中却是一阵痛快。

    这些年来受的气,在此刻终于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而……肃王接下来的举动却让赵泠更加痛快,他依然是那副冷肃的神色,语气不留情面冲着一侧宫人开口道:“本王瞧着皇贵妃是因为皇兄逝世打击过大,神智有些不清,以至于对皇后娘娘都敢不敬。还不将皇贵妃带下去,请个太医好好瞧瞧!”

    “谁敢!”

    赵婕完全没有想到原本自己该是胸有成竹的局面,会因为肃王“横插一杠”变成这般,她瞧着身侧真敢上前来扶她的宫人,不敢置信却也愤怒的吼着。

    宫人脚步踯躅了一下,肃王语气淡淡只轻飘飘道了一句:“还愣着做什么!”

    说罢,又是冲着一副打算鱼死网破模样的赵婕开口道:“皇贵妃娘娘可要掂量清楚,您对皇后娘娘不敬,论礼该是受罚,可皇后娘娘仁厚,念在你是因为悲伤过度,所以才没施罚!若……”

    赵婕被宫人抓住的手停下了挣扎,只狠狠瞪了一眼肃王与赵泠,她不愿退下去,但如今她被抓住了话柄,不得不退下……

    她心中挣扎着,肃王却是不耐烦,目光淡淡漂过了一眼站在赵婕身侧的宫人后,也不知底下人使了什么手段,赵婕突然阖上了眼睛,身体软绵绵的倒下了,身后宫人眼疾手快扶着,飞快拖出了后殿。

    赵婕离开了。

    也因着肃王这一手,大殿里再次陷入了沉静。

    赵泠沉默了一会儿,但面上的神色却很快轻松了。

    其实肃王方才维护她的用意她都懂:留一个曾经被先皇宠爱的有些跋扈,甚至可能手中还有几分权利的皇贵妃,自然比不得去掌控一个几乎打入冷宫七年、没有任何资本的皇后要好。

    但不管对方是出于何种目的,对她都是雪中送炭,她……自是该投桃报李。

    所以,她看向肃王,语气温和开口道:“肃王殿下,其实皇贵妃有一言的确说的不错,本宫的确是身体虚弱,恐怕也主持不了什么大局。如今皇上去了,皇上的后事、朝中的大事都需要有个人出来主持,国不可一日无君,皇上膝下无子,也没有留下遗诏,您是皇上最亲近信任的弟弟……”

    赵泠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下,倒不是她故意吊胃口,而是她想要酝酿气氛,以最严肃认真的姿态说出那句话。

    “所以,本宫希望您能够尽快继位,也好让皇上在九泉之下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