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棺门鬼事 > 311章 四妖山的一场生死相逢11
    七夜很清楚,这些人一直拖到现在,为的就是在四妖山周围刻下这个阵法。

    没有人想真的去完全拼上自家的性命,七夜敢打赌,如果没有那所谓的十二祖巫传承,这些人一刻都不会在此停留。

    人的念力汇聚到一起有时候是很可怕的!可以救人也可以杀人。

    七夜不知道杨成风在打算谋划着,从这些人来到,杨成风似乎就没了踪影。

    这让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胸口闷得厉害,上空那道半透明的符文就像一个锅盖一点一点挤压着四妖山的气息。

    越来越多的妖开始倒下,甚至耳朵开始流血。

    七夜忽然听到天蜚的怒吼声,抬起头时,七夜也红了眼睛。

    伴随的镇妖咒的吟诵声,那道半透明的符文开始化成了一个巨大的黑白太极图,太极图转动竟带起了一个漩窝,而那道漩窝正对着苏妩!至于其他的却妖一点也不曾波及!

    这些人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苏妩!他们根本就没想在多余的妖身上浪费力气。

    此刻的苏妩长发飞舞,在那道漩窝中面色有些狰狞,口中甚至出现了狐才有的两颗尖牙。

    七夜依旧记得当初苏妩妖元收损伤的时候自己是何等的绝望。

    如今自己怎能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发生!

    出乎七夜的意料,天蜚竟然径直要扑过去想把苏妩从那道漩窝中救出来。

    君狰拉住天蜚的胳膊,神色明灭不定:“他们只想抓天狐!”

    天蜚愣了愣,忽然明白了君狰的话外之意:“君狰,你的意思是不管天狐?”

    君狰不在意天蜚阴沉的目光,指着身后的倒了一地的众妖面色难看道:“他们撑不住了,天蜚,我们总得对他们负点责任!”

    天蜚却猛的甩开了君狰的手,冲七夜喊:“你是道家人?想法子破了此阵法啊……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小妩的妖魂被他们抽走?”

    “驱动此大阵的是那些人的念力,想法子把那些人诵咒声打断,此阵我可以破!”

    天蜚看了一眼,竟然再一次化成了原形,浑身涌出一道道青绿色的斑纹……

    七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那些青绿色的斑纹出现的一刹那,天蜚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天蜚,你不要命了?没了本源,谁也救不了你!”

    君狰大惊。

    天蜚狰狞的面上有些决然:“君狰,我天蜚从生下来就从没有妥协过!”

    说到此处,天蜚竟然放缓了语气,眼中罕见的有了几分温柔:“其实,祖巫传承对于我来说,没那么重要……他能为小妩豁出命去,我天蜚更不可能输给一个人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出来就不见了,青绿色的雾气从天蜚脚下蔓延而去,滚滚之势竟然化成了无数道青色怪物嘶吼着冲向那吟诵者镇妖咒的人海。

    而与此同时,诸犍手中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把巨弓,都说诸犍擅射,无人能敌。

    君狰皱着眉头,吼了一声:“七夜看你的了!”便和蛊雕一同冲向那口漩窝。

    不断有惨叫声传来。

    可有一瞬间,七夜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他听见了有人隐隐的窃笑声。

    镇妖咒的声音戛然而止,胸口的压迫感也随之减轻不少。

    不敢耽搁,七夜八个方位各看了一眼,忽的猛的跺脚,吼了一声:“起!”

    青筋暴涨。

    与此同时,从四妖山周围密密麻麻的阵旗不断飞出,在半空中无火自燃。

    那道漩窝和半透明的巨大符篆轰然消散,地上昏倒的众妖痛苦之色也渐渐消失。

    也正是这时候,七夜才有机会打量了场中情形,到此,七夜长吸了口凉气。

    天蜚已经不见了,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只有漫天的青绿雾气一点点残噬着那些人。

    原本密密麻麻的人群诡异如同的开春的冰一样,在浓雾中一点点从脚开始化成一滩滩辨不清颜色的脓水,有的甚至来不及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终于,活着的人终于感受到恐惧了,这地狱一般的场景直接把他们击垮了。

    他们到这时候才明白,万灾之源的天蜚有多么的恐怖!虽然他们不知道为此天蜚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兵败如山倒在这时候似乎很合适。

    君狰和蛊雕还有诸犍怆然的站在原地,望着空荡荡的地方不发一言。

    “七夜,你知道吗?天蜚是我们四人中脾性最邪的一个,四妖山的同族又称呼我四人君为狰儒雕蛮犍,和邪蜚天蜚从不分善恶,因为在天蜚的眼中只有愿意和不愿意,他不愿意的事情,谁也逼不了他,我们也不行……”

    君狰神色复杂到了极点。

    蛊雕惨笑道:“都说祖巫传承伴着天狐而出世,可直到现在我四妖山近乎倾覆,天蜚身死,世间方外之人也因此丧命无数……天狐出祸乱起……哈哈……可怜我等到此时,连十二祖巫传承的影子也没有看到,可笑啊……”

    七夜抚了抚怀中苏妩的发丝,冷声道:“再敢言天狐出祸乱生者,我誓杀之!”

    蛊雕大怒,刚张开口,就灌了一嘴的碎石尘土。

    起风了,很大的风。

    随着风起,那青绿色的浓雾正在慢慢的变淡,似乎是被吹走了。

    七夜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吞噬着这些天蜚本源灾气。

    诸犍面露喜色:“天蜚没死!错不了,天蜚的本源灾气除了天蜚自己,旁人避之不及……”

    可七夜心底的不安却越来越厉害。

    诸犍却说不下去了,面上的喜色一点一点僵硬。

    的确在有什么东西吞噬者天蜚的本源灾气,可绝对不是天蜚……

    七夜看的清楚,浑身上下披着黑袍的人似乎在进行着一场仪式或者说术法……

    他们围着一口棺材又唱又跳,不时抓出一只黑猫咬断脖子将猫血胡乱淋在自己身上,黑猫的惨叫声凄惨而尖厉……

    七夜忽然很恐惧,吞噬天蜚本源灾气的正是那口棺材,七夜此刻不知为何突然想起杨成风似乎说过,他需要很多的阴煞怨恨之气……

    这世间所有的不好的气场,加起来也比不过天蜚的本源灾气……

    若有传承在,天蜚这样的凶收在上古根本就是魔神一样的存在。

    七夜瞳孔紧缩,巨大的恐惧一点一点在脸荡漾开来:“拦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