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半步神通
    [参玄剑心]不是只有先天剑体才能修炼么?

    他的身体已经强横到这种程度,可以说刀枪不入,但也无法控制好剑气在体内造成伤害,只能凭着火英的修复才能维持。

    窦昊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剑气驾双的炉火纯青,在掌中具现出来,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窦昊是先天剑体?”力支心中疑问重重。

    本来还替窦昊担心,从苏小白那里得到[参玄剑心]之后,第一时间来找他,要把经验分享给他。

    谁知道窦昊的进展竟然如此超乎他的想像之外。

    唯一的解释,就是先天剑体。

    仿佛看出力支眼中的疑惑和无语,窦昊手一轻轻一捏,剑气顿时缩回体内。

    “我不是先天剑体,无名的功劳。”窦昊摇头说道。

    无名,自然指的是他那把无名之剑。

    据苏小白说,那把剑是通天剑阁始祖的意剑,遗落下来被窦昊偶然间得到。

    力支见识过那把剑的厉害。

    在窦昊修为远不如无风的情况下,施展出来的剑域,都能镇压无风的[大虚空破灭剑]。

    想不到竟然还能帮助窦昊修炼[参玄剑心]。

    想来这个来自于通天剑阁始祖的意剑,应该是在无形之中改造着窦昊的身体,虽然不是先天剑体,但却可以容纳剑气。

    歪打正中,无巧不成书。

    “这是我从苏小白那里得来的经验,相信对你有点用处。”力支从空间指环中摸出一小块留影玉。

    这是妲灵当初留给他的,现在基本没有什么用处,正好分成数个小块,然后用来

    然后分出一道神识,把苏小白传给他的修炼经验刻印进玉石当中,递给窦昊。

    他可不想跟苏小白一样,直拉用神识传信息。

    除去他的神识修为远不如苏小白强以外,这种做法其实在没有经过别人同意时,其实是对人极不尊重一种表现。

    “谢了。”窦昊接过玉石,神识一扫,顿时眉头的结解开了。

    他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跨过第一重修炼,正愁着怎么修炼第二重,力支就送来了这么宝贵的东西。

    即便冷酷如他,也不由动容。

    力支笑了笑,没有回答他,而是退出了营帐。

    能让窦昊说一句谢,还真不容易。

    这一句谢,他受了。

    “你现在时间紧迫,趁着战旗营大部队还没到这十日,赶紧闭关试着改造体内剑脉,要是能成功,你的实力又能再提升一大截,到时候就算是再有碧嚎这样的兽将,也不用顾忌。”

    “这几天,颜香影的意剑应该也已经修炼的差不多了,她没有先天剑体,又不像窦昊那样有无名之剑的帮助,修炼不了[参玄剑心],不过我倒是可以把对[大音剑决]的领悟告诉她。”力支退出窦昊营帐之后,径直向颜香影所在的营帐走去。

    唰!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径直落在力支不远处。

    身着斗笠,全身黑袍,看不清面容。

    “力支,我正好有事找你,来我大营。”程都的声音,从斗笠下传来,带着一丝凝重。

    “程副统领?”力支有些意外。

    程都平日里都是铠甲不离身,坐镇中军大帐,代替柴弘指挥。

    今日怎么会一副便装打扮,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过力支也没多问,颜香影那里可以迟一会再去,先随程都往中军大帐走去。

    进入大帐时,里面已经站着三位将领。

    正在一副地图前商量着战事。

    其中一个力支认识,正是与古博战斗时,在现场观战的黎天副统领。

    见程都跟力支进来,三人停止了商讨。

    “程副统领,情况如何?”黎天跟程都的关系比较亲近,先是对力支点了点头,然后张口问道。

    “荒兽几日没有动静,是在等龟王回营,近日来不断有高级兽将从四面八方过来增援,只怕是等龟王一到,必将大战一场。”程都摘下斗笠,露出满是疤痕的脸,脸上一片凝重之色。

    力支之前一直在大战,还未真正注意过程都的样子,看见他脸上狰狞的伤痕,顿时心里一怔。

    这些伤疤,纵横交错,明显是与荒兽战斗时受的伤。

    不过这些伤痕,对程都这样的神明境后期大高手来说,恢复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为何留在脸上?

    力支心头冒起一个疑问。

    不过他可没笨到问出来,程都刚刚说的话,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碧嚎乃是龟王座下第一大将,却在精锐战中,死在自己手里。

    荒兽一方,这几日异常的平静,本来就极为反常,现在看来,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了。

    只要龟王回到,必然会连本带利地追回碧嚎阵亡的损失。

    就算力支以前没有接触过东北战场的局势,光凭着复仇的心理,也能猜得出来。

    “龟王是荒兽王下四王中资格最老的存在,不知活了多少年,据说跟上一任老兽王都有极密切的关系,上一次出手还是在跟燕离城一战中吧?”黎天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充满着担心。

    他随柴弘镇守东北战线这么多年,从未见过龟王亲自出手,就算是督战都极为罕见。

    但这次碧嚎阵亡,还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类击杀,龟王绝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坐视不理。

    “龟王的实力,怕是早已超过神明境巅峰。”程都缓缓点头,沉着说道:“据我所知,四王之中,凤王和虎王都是新提拔上来的新锐,不足为惧,但龟王跟龙王却是货真价实,几十年前实力就已经远超人类神明境巅峰强者,说是半步踏入神通境界都不过份。”

    “嘶~~~”三名将领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是惊意。

    “半步神通境?”

    力支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苏小白与副统领大人,不也是半步神通境么?还有那碧嚎又算是什么样的境界?”

    这几日里,高手辈出。

    神明境界的高手,在这战场之中,仿佛成了不要钱的大白菜。

    都统级别以上,统统都是神明境界的高手,先锋营中怕是不下百位之多。

    但是让力支感到压力的,也只有程都一人,就算是黎天也没有让他产生丝毫的压迫感。

    他曾暗地猜测过程都的实力,跟苏小白恐怕不相上下,虽然手段可能比苏小白少,但是毕竟是老牌战将,一路撕杀过来,经验却又不是苏小白这样的豪门子弟能比得了的。

    按照他的理解,程都跟苏小白都应该是神明境巅峰,开始参悟神通的强者,有资格称作半步神通。

    但是听他说龟王是半步神通境后,那三位将领的震惊却让他不解。

    “呵呵,我跟碧嚎最多也只能算是神明境巅峰,苏小白的实力深不可测,依我来看,可能正在触碰神通境门槛,不过想要称为半步神通却还不够资格。小友,你可知道神通境与神明境的区别?”程都笑了笑,缓缓摇头说道,对力支的称呼,变成了小友。

    力支与碧嚎一战,虽然让他惊讶,但还不至于把他放到一个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位置上。

    反倒是对付古博时展现出来的各种手段,和与苏小白一战,才让他彻底把力支拉到一个极高的位置。

    否则的话,今天的议事,也不会特意请力支共同参详。

    “程都与碧嚎,都不算半步神通!连苏小白也称不上?”力支听到这话,心里顿时有些意外。

    以他浅薄的修炼常识,程都这问题,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显然,神明境跟神通境的区别,绝不止境界修为这么简单,否则也不用多此一问了。

    力支很老实地摇了摇头,他想听听程都怎么说。

    一直以来,他都是埋头修炼,除了那句修炼箴言外,根本懒得去管其它的事情,一路误打误撞,硬是迈进了神明境大门。

    至于神通境,离他还是极其遥远,暂时还没想到,正好听一听。

    “小子我知识浅薄,副统领大人请指教。”力支坦然说道。

    “我们人族修炼,在神明境之前,其实是顺应天道而为之,增强自身与天地相谐,通晓天地至理,明悟自身精魂,是为神明。”程都此时仿佛化身老师,娓娓说道:“但神明境却是一个巨大的门槛,也是一个转折点,据我所知神通境界这后,一改常理,由顺应天道改为逆天而行,夺天地之气运,成就长生。这其中,并不单单只是境界修为的高低,而是真正的蜕变。”

    程都在说的时候,整个营帐静的只有细微的呼吸声。

    除了力支以外,另外三位将领也是侧耳倾听。

    他们的修为,不如程都,领悟的自然也不到,这等关乎心得经验的东西,对他们来说珍贵到极点,平常根本无从学起。

    “顺为人,逆为仙,中间颠倒颠!”力支听着程都的话,心中顿时想起老知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一丝明悟在心头升起。

    顺应天地而为人,但人终究是人,不可能夺天地造化,长生不老。

    纵有万般手段,纵横千里,总有老去化为黄土的一天。

    但神通境的强者却不是,一入神通,寿命便增五百年,是为长生。

    这本是人类并不具有的能力,或者说是超脱了天地的规则之外,想要超脱规则,首先便是打破规则。

    逆天而行!

    “原来老知所说的逆为仙,指是这个意思。那么中间颠倒颠,难道说的就是神明到神通之间的转折和领悟么?”力支心里泛起一个念头,似有所悟,但却又没有实质性的获取。

    这也难怪。

    程都所说的话,是他个人这么多年来积累的领悟。

    力支此时还才不过神明境初期,虽然战力爆棚,与神明境后期巅峰都能一战,但终究还不到明悟神通之妙的时候。

    所以即便听了,心中也如雾里看花一般,并不真切。

    “我们人类,本就夺天地造化而生,虽说顺应天道修炼,但其实本身就是逆天的产物,在上古异志中记载,乃是万物之灵,所以领悟神通大门并不是十分困难。但是荒兽却与人类不同,它们是天生天养,想要逆天而行,突破神通境的难度,是人类的十倍都不止。”程都见力支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接着说道:“龟王这样的存在,能够舍弃自身,成就半步神通,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若是它出手,十个我也难敌一招!而它此次的目标,恐怕是小友你啊。”

    程都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力支。

    --------------------------

    最近这几天,都没有更新,并不是作者菌懈怠了,而是眼晴实在不能看电脑,疼,酸,流眼泪。

    也不知道是气候问题,还是太干燥了,又或是精神透支,不停地流眼泪。

    今天有所好转,所以赶紧码了一章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