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七十九 打一棒子给一个枣
    “不可能啊,你先有火英淬体在前,又有[战神决]炼体在后,一门修炼身体的功法,怎么可能难到你?”莫皙阳听到力支的苦笑,难以置信地问道。天籁小说Ww『

    力支的身体,已经远人类。

    就算是面对高级荒兽,也能打个平分秋色。

    不夸张的说,就算现在他不运用真气护体,也能硬扛斩兽刀而不伤分毫。

    竟然在修炼参玄剑心的时候,遇到困难。

    简直出常理。

    “事实确实如此,我照着[参玄剑心]的修炼之法,凝聚剑气于体内,却运转不灵,根本做不到如臂指使。”力支答道,转而露出一丝担心之色:“而且这剑气对身体的伤害极大,若不是我体质特殊,又有火英护佑,怕是运转一周经脉已经尽断了,不知道窦昊的进度怎么样,这样强行修炼下去,恐怕有害无益。”

    参玄剑心的修炼方式,分为三种。

    第一种就是改造经络。

    正常人的经络,在进入气玄境时,便开始用真气节节贯通,到达气玄境后期便已经完全通畅,真气运行无阻,收由心。

    是为入微。

    但是[参玄剑心]却要在体内把真气凝聚成剑气。

    要知道剑气跟真气的性质可是完全不同的存在,锋利尖锐,一般都是用来外放伤敌。

    如果在体内凝成剑气,一旦控制不好,就会对身体造成巨大伤害。

    一般人根本没有办法尝试。

    所以[参玄剑心]这门功法,就算是在通天剑阁当中,能够修炼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苏小白也是因为体质特殊,才能够渡过这一关。

    普通人如果擅自修炼,恐怕瞬间就会被剑气斩破经络和血肉,自爆而亡。

    力支的身体强度,堪比高级荒兽,再加火英的保护,才没有顾忌地修炼着,但是窦昊恐怕程受不了这剑气。

    如果贸然修炼,后果不堪设想。

    “竟然如此恐怖,苏小白这家伙,竟然连提醒一声都没有,分明是存着害人之心。”莫皙阳听到力支一解释,立刻明白过来,气愤不已。

    “他输了整个赌局,把师门重宝都输出去,又被我狠狠打击了信心,早就已经气结,被颜香影的话触动才没有当场与我一战分生死,怎么可能还好意提醒。”力支笑了笑在心里说道,接着脸上露出一丝沉着之色:“他是修炼过[参玄剑心]的人,肯定有十足的经验,如果能够得到他的修炼经验,好处可不是一般的大。”

    “就像你说的,他没杀你已是万幸,还愿意把修炼经验共享给你?”莫皙阳不解问道。

    “未必。”

    力支手一翻,从空间指环中拿出一坨拳头大小天魂精金:“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说完,力支翻身下榻,走出营帐。

    此时的先锋营将士们,已经开始收拾起行装。

    他们不久前刚接到战旗营的传讯,十日之内,战旗营将到达东北战线,与先锋营换防。

    那些五六年甚至数十年在前线战斗,没有回过右旗城的先锋营将士们,心中顿时充满着期盼。

    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在战场生存下来,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更兴奋的了。

    力支从营帐中出来时,正好有几个士兵在运送上次战斗时采割下来的荒兽皮毛,见到他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恭敬地行了个礼。

    “大人,您这么快就出关了?程副统领跟古大人都打过招呼,不许任何人打搅大人呢。”其中一个士兵,脸上带着崇拜之色问道。

    看得出来,力支先前与碧嚎一战,在这些士兵心中,建立了巨大的威信。

    这么多年,先锋营与荒兽抗衡,从来没有取得过如此大的战绩。

    没有人敢看轻眼前这个不到十七岁的少年。

    就连称呼,都带上了大人。

    “不用叫大人,我的封令还没到,现在还跟你们一样只是战士。对了,最近这几天荒兽那边有没有什么动向?”力支笑着回应,然后问道。

    自从他打死碧嚎,已经过去整整五天时间。

    荒兽却好像无视了这件事情的存在,本应有的主力之战,都没有动。

    那些兽将仿佛全部躲了起来。

    这种平静,让力支感觉有些不对劲。

    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荒兽彻底被大人你吓破了胆,连接几日都龟缩不出。倒是战旗营不久前刚传来消息,十日之内抵达,这不我们开始在收拾行装,很多兄弟们都迫切想要回家看看。”另一个战士接口说道,脸上透着难掩的兴奋。

    “哦?战旗营终于要到了。”力支点了点头。

    也难怪,他与窦昊率领先锋队,一路上到东北战场,接连干了几次大仗。

    想不惊动右旗城都难。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蓬泽还是公羊德,肯定都命令大部队快抵达,趁胜之势。

    十天之内,就能见到妲灵,力支虽然表面平淡,但是心中却还是有一丝期待和喜悦的。

    不过在喜悦之余,他心里也同时产生一丝担忧。

    荒兽不可能真的被他吓破胆子,碧嚎虽然战死,但是东北战线高级荒兽还有不计其数,如果真是因为碧嚎的死就龟缩不出,那东方莽原早就已经不是现在这种局面了。

    荒兽们毫无动静,实在是反常。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力支并没有多想,毕竟这里还是先锋营在镇守,他的委任令还没到,现在只是个普通士兵。

    一切的事情,自有程都决断。

    与两个战士告别之后,力支展开神识一扫,便找到苏小白所在的营帐。

    疾步走到营帐之前,力支掀开帐门走了进去。

    苏小白此时正双手垫在脑壳下,平躺在床上,双目没有焦眯,似在思索着什么。

    听见帐门被掀开的声音,突然一个打挺坐了起来,见到是力支,脸色顿时一红。

    “你来干嘛?不是应该闭关修炼我输给姐的剑决么?”苏小白冷哼着问道。

    赌局过后,颜香影并没有隐瞒苏小白,而是跟他说明了,自己是替力支所赌。

    以苏小白的脾气,在以往肯定要暴怒,不过这一次却极为反常地淡定。

    然后交出[参玄剑心]之后,便躲在帐中不出。

    “苏小白,你是通天剑阁的希望,绝世妖孽,从小到大被人捧在掌心怕摔着的人物。这种环境下成长的人,一般来说都不会有太重的心思,虽然我行我素惯了,也不至于害人。”力支并没有回答苏小白的问题,而是脸色一整,平淡说道,接着话锋一转,语气突然变重:“既然愿赌服输,为何现在存着害人之心?”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好嘛。”苏小白两眼一翻,装着不知道的样子。

    不过他脸上的红晕显得更重,白皙通透的皮肤,根本遮掩不住。

    修为到了他这种地步,全身气血根本不会随意浮动,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出现脸红这种现像。

    但是这一刻,面对力支的质问,却显得十分不自在。

    “[参玄剑心]这门功法,普通人根本无法修炼,一般人如果擅自修炼,立刻就会爆体而亡!这件事情,你不可能不知道吧。”力支找了个椅子径直坐下,不理会苏小白的狡辩,眼神如剑般直视苏小白说道。

    “哼,那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输了功法,可没有义务去提醒你们这些事情。再说了,通天剑阁的功法秘不外传,如果不是我输给你们,胆敢私自修炼,本就是万死大罪!”苏小白不服气地顶了回去。

    “我输便已经输了,怎么?你得了便宜还要来我这卖乖?”

    苏小白脸上已是一片鲜红,眼中尽是怒意,从床上一跃而起。

    额间剑印闪现,恨不得十剑齐出,要把力支斩成一堆碎肉。

    之前因为自尊的缘故,压下杀力支的念头,但并不代表他真的压下了这口气。

    不提[参玄剑心]这门绝世功法,光是他从小到大几乎没输过却连续在力支手里栽跟头这件事,就不是一时半会能想通的。

    力支此时质问他,就好比是火上浇油。

    “你想战,我随时陪你战,不过这对于你来说,并没有任何好处。我有个提议,想不想听听?”力支面对苏小白的怒气,连一丝反应都欠奉,反而升起淡淡笑容。

    他来的目的,并不是质问苏小白。

    而是要得到他修炼[参玄剑心]的经验,否则他跟窦昊,都不可能修炼成功。

    “狗屁提议,趁我没火前,赶紧消失!”苏小白被力支露出的淡淡笑容激的更压抑不住怒火。

    本来以他的修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高高在上惯了,都是逼的别人暴怒。

    何时吃过这样的闷亏。

    唯独遇到力支之后,接二连三栽跟头,实在是气打不到一处来。

    “本来我想着帮你提升一下十方剑阵意剑的威力,还你输了[参玄剑心]一个人情。不过看来你现在还在气头上,既然不领情,那就算了吧。”力支站了起来,摇头轻叹,然后作势往帐外走去。

    他这做法,是莫皙阳教的,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

    棒子打的再重都没有关系,只要给的枣子够甜就行。

    力支脚步故意放的很慢。

    他有信心苏小白绝对要被他的话打动。

    一步。

    两步。

    五步之后,终于在他掀开营帐的帐门,准备一脚跨出的时候。

    苏小白的声音终于再次响了起来:“等等!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要谋算我什么东西?”

    这次,怒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期盼和质疑。

    就在力支说出那句话的瞬间,苏小白身上的怒气就一下收敛。

    十方剑阵的威力,可以说是中他现在的瓶颈。

    修为一日不突破到神通境界,十方剑阵的威力几乎都没有办法再度提升。

    其根本,就是被意剑本身的威力所限。

    然而力支却说他有办法提升十方剑阵意剑的威力,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的馅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