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部队将至
    从右旗城往东北战线的路上,浩浩荡荡的大部队踏路而过。

    路上起夜之后,在山风吹拂下飘散的露水,被脚步踏的四溅纷飞。

    一股股泥土香混和着露水清新的味道散开,让人心旷神怡。

    “嗬,途远路坎嗬,走四方!”

    “嘿,保家卫城嘿,战沙场!”

    “哟,心上人儿哟,在家乡!”

    ....

    一句句流传于右旗城护城军的军歌,在前行的战士们口中喝出。

    开始三三两两,后来逐渐变成了全军吟唱,一股浩然不归之势荡然而来,惊的路边的低级荒兽,四处逃蹿。

    曾强与老知两人,并排而行,领着整个战旗营缓缓前进。

    两人并没有骑马,而是凌空踏虚,脚不沾地缓缓飞行。

    曾强黑着脸,一言不发,眼神却与刀一样,关注着周围的一草一木。

    老知则满脸淡然,仿佛不是在出征,而是在踏青一般,晃晃悠悠,始终保持着跟大部队特定的一个距离,不急不慢。

    前不久,刚从前线传回的消息,让他对力支再次高看一眼。

    东北战线龟王座下第一兽将碧嚎,竟然在精锐战中,被力支三拳打爆。

    这个消息,举军振奋。

    甚至比檀香岭之战还要让人意外。

    檀香岭之战,消息传回之后,被立刻封锁,知道的人并不多,整个战旗营中只有副都统以上级别的人才有权知晓。

    大多数人都以为力支不过是仗着檀香岭的衍阳法阵之威,才取得了如此骇人的战绩。

    并不认为那是他自身之功。

    但东北战线精锐一战,力支三拳打爆碧嚎,却又完全不同了。

    一传回战旗营,立刻举军沸腾,士气高涨。

    战旗营中除了一些犯人以外,基本都是新兵,家族子弟和寒门出身,之前并没有上过战场,只经历过为时不长的历练。

    但那历练,便已让这些养尊处优的子弟们,受到了血的教训。

    同时也种下了对荒兽强大的直观印像。

    再想像两大战线之一的东北战线,由龟王亲自统领的荒兽,心中不由惴惴。

    直到力支一战告捷,斩杀龟王座下最强兽将之后,才又开始重新建立了信心,一路高歌。

    “天命之子果然不能以常理来论,一般人想要突破神明境界,已经难如登天,力支却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碧嚎是活了上百年的荒兽中的佼佼者都死在他手里,看来我的测算并没有错。想要解先祖冰封之难,唯一的办法就是落在他身上。”老知眯着眼,心中遥想着力支在战场中的英姿。

    “不过这还只是开始,窦昊跟在他身边,将临大难,想必他也绝不好过,若是不能度过这一劫,那说什么都是空的。”

    老知拢在宽大袖袍中的手,微微掐动,像是算出了什么,然后回头朝公羊德所在的阵中看了一眼,轻叹了一声。

    做为[大衍天算]唯一的传人,参悟天机对他来说是日常功课。

    在帮好友算过之后,闲着无聊的时候也帮公羊德算了一卦。

    坤上乾下,大凶之卦。

    无解。

    老知也不知道,公羊德做为此次战旗营出征的首领,修为又是神明境后期巅峰,可以说在整个右旗城排进前十绝不为过,为何会有此卦。

    他曾想提醒公羊德。

    但是却忍住了。

    天机可测,却不可变,他的修为还没有到达逆天改命的地步,只能做为一个旁观者看着。

    能不能度过这一劫,全看个人机缘。

    窦昊与公羊德,两个人自有天命,他插不得手。

    此时公羊德与妲灵两人骑着一黑一白两匹战马之上,走在队伍的中间。

    公羊德满脸兴奋之色,正毫无顾忌地大笑着。

    “好好好,力支这小子不愧是天明老哥的儿子,刚刚才到战场,便已立下不世之功,看这些毛头小子的士气,被他一个人硬生生给提了上来。”公羊德眉眼皆动,笑完朗声朝妲灵说道:“丫头,你慧眼识珠,找了个好郎君啊,照我估计不出三年,力支绝对能在右旗城占有一席之地!”

    “三年后,他才二十岁不到,二十岁的军方高层,从护城军建军开始,从未有过的先例啊!到时候,什么窦家,土鸡瓦狗!”

    妲灵听到公羊德的话,白皙的脸庞微微泛起一抹红晕,但是转瞬即逝。

    脸色一如即往的平淡。

    “公羊叔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不想力支出事。”妲灵的眉宇之间,现出一丝担忧。

    力支的事情,她发自内心地为之喝采。

    但高兴之余却不由担心。

    蓬泽是什么样的人,恐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自己的父亲与力支父亲,皆是被他害死,如果力支没有展现出过人的手段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接二连三地展现出常人没有的手段,蓬泽恐怕不忌惮他都不可能。

    战旗营可是蓬泽直属,东北战线那种地方,又是风云变幻之地,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怕什么!有老子在,谁敢动我力支侄儿!”公羊德没有注意到妲灵的担心,拍着胸膛笑道。

    这战旗营现在可是他的战旗营。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他现在就是最大的。

    在他眼皮子底下,想要动力支,那得先过他这一关才行。

    “有公羊叔叔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他现在已入神明境界,我却似乎拖了他后腿。”妲灵见公羊德如此,心也微微放了一些,不过秀眉中却又皱了一皱。

    力支从力神府走出的那一刻,她的修为远高于力支。

    但是这才一年不到,力支已经超过了她,并且越走越远。

    这对妲灵来说,无疑一是股巨大的压力。

    她并不想依靠力支,相反她想保护,保护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男人,不受到任何伤害。

    “你也不要这么妄自菲薄,虽然力支小子现在身边有那个颜香影,但是你毕竟是他的青梅竹马,以你的资质用不了多久,突破境界也是指日可待的。”公羊德摸了摸胡子,露出怪笑。

    以他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来颜香影对力支的意思。

    而且那个女人的长相之美,也确实少见。

    虽然妲灵在气质上,并不比她差,但如果光论修为,还是弱了一点。

    只是公羊德并不想打击妲灵,只能如此安慰着。

    “颜香影,我不会输给她的。”妲灵眼中泛起一抹不服输的神色,“公羊叔叔,我要离开几日,望您批准,七日之后我自会与大部队汇合。”

    “你一切小心。”公羊德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句。

    并没有多问原因。

    他也从小看着妲灵长大,这个女娃身上,有不输于其父汤炎的果决,做事有勇有谋,并不会乱来。

    她此刻请求离去,必定是想要闭关突破。

    “谢公羊叔叔。”妲灵轻轻抱拳,露出一丝感激之色。

    然后一催跨下白马,纵出队列,往密林山岭之间冲去。

    公羊德猜的没错,她此时离开,就是为了闭关修炼,想要突破境界。

    在右旗城时,她身在先锋营中,又加上突破气玄境中期时立刻就被蓬泽得知的事情,让妲灵并没有心急提升修为。

    她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底牌。

    此时离开右旗城已经很远,又有公羊德照应,正是突破修为的大好机会。

    只要七天时间,全心全意炼化雪玉,修为必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甚至直接突破到神明境界,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股强大的信心,其实是来源于力支。

    上一次力支对战窦欲前夜,力支与她一起修炼,受到火英之力的激发,水火即济之后,雪玉似乎解开了一层神秘的封印,开始变化。

    冰封初三那次使用的万年玄冰,就是由此而来。

    妲灵心中有一种感觉,如果能将雪玉彻底掌握,自己的实力绝对能突飞猛进。

    “哼,她竟然此时离队,难道是想快点赶去东北战场?”曾强此时把神识铺散开来,注意到妲灵的离开,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冷意。

    “那个该死的力支,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次得到提升。不过没有关系,只要到达东北战场,那个力支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曾强嘴角带上了一丝狞笑,并没有在乎妲灵的离开。

    毕竟此时的妲灵在他眼中,几乎没有任何威胁。

    ......

    东北战场先锋营大营之中。

    力支一个人端坐在新的营帐,双目紧闭,双手剑指相对,合在一起。

    全身真气鼓荡,露在衣袍外面的白皙皮肤上,似有一个球状的气团在鼓动,顺着经络游走起起伏伏地移动着。

    “呼!”

    等到气团从手臂上移动到胸口神阙穴时,力支突然呼出一口长长的浊气,睁开眼晴。

    “[参玄剑心]果然要比[大音剑决]高级的多,只是入门便已经这么难。以我现在可以媲美高级荒兽的身体,竟然只能存一道剑气,经脉便已经承受不住。”力支露出一丝苦笑。

    他此时正在修炼的,就是颜香影和窦昊同时从苏小白手中赢得[参玄剑心]功法。

    这门功法,专门用来修炼剑体剑心,并没有任何的攻击作用。

    但是对力支提升实力来说,有极大的好处。

    他现在最强的手段,就是[战神决],可以同化融合别的功法,提升威力。

    所以每多一门厉害的功法,也就等于多掌握了一门杀手锏。

    [参玄剑心]能够让他真正的成为一个剑修,让意剑发挥更大的威力,怎么能够放过。

    但是力支一接触这门功法,就知道为什么苏小白当初毫不犹豫答应窦昊把它拿出来当赌注。

    这门功法,简直太难修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