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赌注
    一个[覆地印]被融合进[战神决]所产生的威力,便已经乎力支跟莫皙阳的意料之外。

    虽然消耗确实巨大,但是力支先天着常人不可及的真气容量,再加上有大量的晶魄补充,只要不是长时间的持久战,在某些情况下,便能爆出无可比拟的作用。

    大约过了有将近半个时辰。

    连续爆开三枚晶魄,真气重新在气海中充盈起来。

    力支深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晴。

    “既然[覆地印]能够被融合进去,那[大音剑决]应该也没有问题,这门通天剑阁的剑决,是我现在唯一的纯攻击性手段,威力不知道能提升多少。”力支身上的战神之铠重新浮现出来,意剑从头顶飞出。

    悬飞在他身侧,出嗡嗡地轻鸣。

    仿佛是在兴奋一样,迎接[战神决]的融合。

    “意剑与你心意相通,虽然没有器灵,但却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一丝灵性,知道[战神决]的强大之处,对于功法融合显现出极其主动配合的意向。”莫皙阳看着轻鸣的意剑,出嘎嘎地笑声。

    “通天剑阁确实有做为王者大派的资格,便是这意剑一项,就已经胜过许多神宝。能够随着修为成长,从最初相当于中品神宝的威力,到最后不知道能达到什么阶段。”莫皙阳说的,力支自然能够感受到,手轻轻托在意剑的剑柄之下,感受着从剑体中传来的欣悦之情。

    虽然通天剑阁连着三次中派弟子来追杀他,而且一个比一个狠。

    但是都机缘巧合地化解了。

    除了当初杀死的荆会以外,力支对无风跟苏小白,并没有什么敌意。

    更何况荆会还贡献了[大音剑决]给他,这门功法,在后来对敌当中也帮了他不少忙。

    不过力支虽然杀死荆会,打退无风,让苏小白暂时改变杀他的主意,但也从来没有小看过这个大型门派。

    不说别的,光凭修炼意剑的手段,就足以让人趋之若骛。

    要知道神宝本就十分难得。

    特别是现在整个中央泽州,没有一个像样的炼器门派的情况下,好的神宝就更加珍贵。

    像颜香影告诉他的,一次的拍卖会,一件地品神宝就可以拍到天价。

    普通修炼者,终其一生也不可能取得那么多的财富。

    但是通天剑阁却另僻蹊径,利用神宝与自己建立联系,通过功法培养出介乎于神宝跟神兵之间的意剑。

    最关键的,是意剑能够随着主人的修为和材质来提升威力。

    “我现在的意剑,大约也就是略高于中品神宝,还不到高级神宝的级别,这还是因为背云精金的性质特殊,一般神明境的人,最多也就相当于中品神宝。不过如果修为和功法提升,意剑的威力自然也会随之提高,达到高级甚至地品神宝的级别,像窦昊那柄无名之剑,苏小白说是通天剑阁曾经的阁主意剑,当时不知道有多强大。”力支感受着意剑上面传达过来的能量,心里展开一通浮想。

    不过这些想法,并没有让他忘记要把[大音剑决]跟意剑融合进战神决的打算。

    呜!

    战神之铠出一阵沉闷的轰鸣,道道金光像爪子一样散开,把被力支托在手里的意剑之柄缠绕起来,然后像蔓藤一样顺着剑柄往上旋转包裹。

    这个过程,度很慢,慢到剑柄以上的位置,每包裹一寸,都要大约一刻钟的时间。

    力支全身的真气,云蒸霞蔚一般,被战神之铠映的金光灿灿。

    但是却以肉眼可见的度在消耗着。

    “[大音剑决]的威力,全凭一支意剑挥,想要融合功法必先同化意剑,让它彻底为荒古战意所驱动,合而为一。但这个过程,消耗简直恐怖,刚刚补充的真气,只能支撑一刻钟。”力支感受到体内真气恐怖的消失度,左手再次拿出晶魄补充。

    也就是他。

    换做另外一个人,就算是苏小白这样的妖孽,有晶魄补充也不可能把整支意剑都融合进[战神决]之中。

    “代价越大,收获也就越大,光是炼化意剑就已经这么难,我很期待你用[战神决]同化[大音剑决]之后展现出来的威力。”莫皙阳笑着说道。

    力支点了点头,没有答话,专心操纵意剑的同化。

    日夜交替。

    整整一天过去,并没有人进帐打扰他。

    用神识扫过力支营帐,就知道他正在闭关参悟当中。

    一座独立的营帐里,窦昊,颜香影,苏小白皆尽在列,三人面前摆着颜香影自酿的酒。

    “畅快!姐,这酒真的是你自己酿的啊?比我们通天剑阁那个号称酒鬼的长老酿的,不知道美多少倍,要是让他喝下这酒,怕是拜你为师都求之不得呢。”苏小白一口牛饮,嘬干了一杯酒,做了夸张的表情。

    他虽然才十五岁,但是在门派里,可没有人敢把他当孩子看。

    再加上深得阁主宠爱,平日跟长老们也是混的极熟,特别是有些特殊癖好的长老。

    曾经就在酒鬼长老那里,偷了不少美酒,没少被告状。

    “好酒。”窦昊仰头干下一杯后,也对颜香影举着空杯露出罕见的笑容。

    没有男人不好酒。

    如此美酒,居然是一个绝世美女亲手酿造而成,也多亏了力支,他们才有这样的口福。

    “小白,你知道力支现在在做什么么?”颜香影礼貌地对窦昊表示谢意,然后轻轻瞪了苏小白一眼问道。

    “呃,他啊,看样子像是在修炼意剑,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再怎么炼意剑也不可能增加威力,除非找到更珍稀的材料。”苏小白摇了摇头,眯着眼一副享受的样子,但是话里还是带着一丝嘲笑。

    论对意剑的了解,在座的人哪有比他还深的?

    通天剑阁人门弟子,第一课便是意剑,他的意剑更是与众不同。

    别人只有一把,他有十把,各具特色。

    修炼的难度比普通人难上十倍,花的时间和精力也就更多。

    所以对于力支此时的举动,他难免有些不屑。

    想他寻尽天下良材,再加上神明境后期的修为跟门派中的秘法,才把十方剑阵修炼成每一支都相当于高级神宝的阶段。

    力支那把意剑,以背云玄金为主要材料,融合了天魂精金,光材料来说已经达到顶级。

    想要再进一步,难如登天。

    而且他现在的境界修为,也不可能驾驭更强的意剑。

    “他做事,出人意料。”窦昊放下空杯,平静说道。

    给别人听起来像是不带感情一般,但如果老知在此,听到他说这样的话,一定会惊讶到极点。

    窦昊为人,孤傲至极,除了敌人跟小凤仙,几乎对别人毫不关注。

    此时竟然能说出评价力支的话,如何能不惊讶。

    “切,我们赌一把。”苏小白嘴一咧,小孩子心性展露出来:“我要是输了,我所会的剑决中,除了十方剑阵统御之法不能给你,别的你随便挑。”

    他这话一出,窦昊原本平淡的眼中,精光一闪。

    苏小白乃是通天剑阁阁主徒,妖孽级别的人物,下一任阁主的内定人选。

    他身上的功法,必是通天剑阁秘不外传的高级功法。

    甚至还有内阁弟子都无法修炼的,比如十方剑阵这样的逆天功法。

    如果能在他身上得到一门高级剑决,对于窦昊御使无名之剑,无疑会是极大的提升。

    说不定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实力提升几倍。

    见到窦昊眼中的精光,苏小白露出一脸得意之色:“你别高兴太早了,你要是输了,就把祖师的意剑给我,也省得我以后还要杀你,怎么样?”

    苏小白后面的这句话,让窦昊眼中的精光,为之一敛。

    无名之剑,是他立身之本。

    也只有无名之剑,才能完全挥真武剑意的威力,如果输了,失去无名之剑,实力无疑会降低一大截。

    这个损失,他承受不了。

    “小白,你们并非敌人,为何要进行这种赌博?”颜香影皱了皱眉,本来想要给两人斟酒的动作停了下来,微微有些蕴怒。

    这个弟弟摆明了就是要夺窦昊的剑。

    但颜香影却知道,窦昊对力支,曾有救命之恩,这么做实在是没道理。

    颜香影是真心实意把苏小白当成自己弟弟,所以说话之间,从没有像对外人那样遮起七分。

    “姐,你别管,这是两个人男人之间的事,哦不对,是三个男人之间的事。”苏小白嘿嘿一笑,显得十分有把握的样子。

    也不怪他如此笃定,意剑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跟吃饭喝水一样熟悉。

    窦昊怎么可能赢。

    苏小白说完,示威一样对窦昊扬了扬下巴,把手中的酒杯在桌子上轻轻砸了砸:“怎么?你怕啦?想不到你居然还怕输。”

    窦昊的眉轻轻抓了起来,然后闭上了眼晴。

    他在思考。

    一面是对力支的认识,另一面是不能失去的无名之剑。

    窦昊从来没有如此纠结过。

    就算当初,为了小凤仙一人杀上一个门派,也没有半点犹豫,但今天却迟疑了。

    “从认识他起,便让我一直震惊,每每打破常理。而且老知也说过,他是我的生死劫,是生是死都落在他身上,既然如此,那就赌一把又何妨,力支别让我看错你!”窦昊平静的外表下,纠结的念头突然停息,转而升起一股坚定的信念。

    这是对老知的信任,更是对力支的信任。

    同时,也是对他自己眼光和判断的自信。

    力支绝对没有眼晴看到的那么简单。

    “好!赌!”窦昊猛地睁眼,眼中已没有一丝犹豫。

    头顶之上青光乍现,化为一道匹练从手中的空酒杯掠过,酒杯无声无息地被切成两半,一半落在苏小白面前,另一半捏在他自己手中。

    这一剑,就是誓言,就是赌注。

    若是他输了,无名之剑从此归还通天剑阁,他实力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