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神魂俱灭
    虽然全身骨头被力支一拳打断了至少数十根,但是古博却仍然一脸得逞的奸笑。

    无他。

    那蕴含在轮回掌中的[移魂劫术],如愿以偿地印在力支身上。

    这种直接作用于灵魂术法,本身就跟轮回掌无比契合,经过增幅之后威力至少增强了一倍,就算是神明境中期的神识修为,也不可能挡住侵噬。

    无视真气,更别说现在神识大损的力支,只要中了[移魂劫术]就是一个死。

    “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是我的了,堪比荒兽的身体,火焰神通统统都要归本座所用,只有在本座手中,你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尽管抵抗吧,我要看着你的灵魂受尽折磨!”古博心中恨意滔天,但此时都被疯狂的欲望所替代,脸上的狞笑越来越浓。

    眼看着那黑色的圆形图案侵入战神之铠当中,烙进力支的皮肤里。

    然后再钻入他的身体里面。

    移魂劫术,成!

    他只需要静静等待着,等待着力支的灵魂被彻底灭杀。

    “这是,从未见过这样的秘法,怎么可能无视任何防御,直接侵入体内!”颜香影见到这一幕顿时大惊。

    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

    她本以为力支根本不惧这种影响灵魂的术法,直接就可以防在体外。

    “一般的移魂之术在体外对人的影响并不大,必须要受术者的灵魂虚弱才能侵进神庭,但是这古博使用的却可以直接无视真气,力支危险了!”颜香影心中警兆大响。

    在动念之时,身体已经凌空而起,在众人诧异之中,手上陡现两朵蓝色莲花。

    御宝决中,记载的关于灵魂之力的秘术,不止一种。

    上一次帮金仁跟何童移魂时就是使用的其中秘术。

    但还有一种,便是使用自身的神识力量,来帮助别人驱除类似夺舍般的灵魂入侵。

    颜香影灵魂之力的代表,便是冥火。

    在攻击时,是冥火玫瑰,但是此刻却凝化成莲花。

    莲花圣洁,出淤泥而不染,足可燃烧一切外邪。

    只是这冥火莲花与冥火玫瑰不同,直接产生的神识对抗,根本无法避免对自己造成伤害,只要莲花一出,无论能不能帮力支祛除外邪,她自己的神识之力都会大损,至少要修养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

    为了不让力支身处险境,颜香影根本不会考虑自己会不会受伤。

    “不用你插手,他的术法虽然古怪,但却不足为惧,你看着就好。”就在冥火莲花刚刚闪现出来的同时,颜香影的脑中,力支的声音响起。

    平淡而无畏。

    丝毫不像面临着危险的人,而是有着十足把握的样子。

    那两朵冥火莲花,也被力支身上爆发出来的一股极强灵魂之力,推回颜香影身边。

    这是莫皙阳的灵魂之力。

    力支不知道这两朵冥火莲花对颜香影造成的影响,但是莫皙阳却知道,所以第一时间提醒力支,让颜香影撤手。

    这种事情,她纵然有心,也帮不上忙。

    颜香影眼中闪过一丝不解,但是力支的声音却让她心定了下来。

    一路走来,她知道力支不会贸然行事,必是有所就倚仗才会任由古博的术法入侵。

    就在此时,那黑色的圆形图案,已经完全没入力支身体当中。

    战神之铠化为点点金光消散,力支的身体从空中缓缓降落。

    然后在古博一脸的狞笑下,一步步踏着地面,缓缓前行,朝他走去。

    “你自以为心思慎密,不为人知,想要夺我的身体炼成分身?”力支一边走,一边平静地问道,像是在跟人聊天,而不是战斗。

    不过在场的人,最低也都是神明境初期修为,他即便声音不大,也足以让任何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夺身体炼制分身?竟然有这种事情,这可是十恶不赦的禁术!”黎天听到力支这样说,顿时震惊到极点。

    他不懂古博为何一直针对力支。

    他甚至连军纪营的执法监察想要拿下力支都不清楚,只以为古博看他不顺眼。

    然后不惜栽赃诬陷,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一层意图在里面。

    “夺魂秘术,难怪连我都感觉灵魂悸动,可是我东方莽原这种禁法少之又少,古博如何能修炼?”程都倒是没有黎天震惊,但语气也露出不善。

    把别人炼制成分身,他只在典籍中见到过。

    这种方法,大多都是从上古道法中脱胎出来的邪术,灭杀他人灵魂,被夺之人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对于修士来说,惨到极点。

    也正是因为残忍,早在中央泽州成立之时,那位一统中央的大帝便下令封禁此类秘法。

    因为这个命令,许多炼器的门派也被波及,因为没有秘法炼制器灵,从此没落。

    想不到古博竟然会这种夺魂秘术,隐藏的真够深的。

    如此一说,他为何在之前诬陷力支,又在他大战碧嚎之后出现,到逼他马上再战,就说得通了。

    “程副统领,古博此种做法,与我右旗城的宗旨明显不符,用这种禁法对付一个立下赫赫功劳的战士,会让所有的将士心寒啊。”黎天替力支鸣愤道。

    在力支三拳打爆碧嚎的时候,黎天便已承认了他是一名战土,甚至是合格的将才。

    他这样的人,常年在战场拼杀,花花肠子几乎没有,只认才能。

    对古博此时的做法,反常到极点。

    “你说的不错,此事之后,无论输赢如何,我定将古博拿下。不过此时,力支是战士,他主动挑战是他做为战士的尊严,就算是死,我也不宜插手。”程都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如他父亲在世,此时也不愿意干扰他的战斗吧。力神府,尊严何其荣耀。而且力支没有这么简单,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畏惧这夺魂之术。”

    程都的眼光何其毒辣。

    力支虽然战神之铠尽散,但走路时依然平稳坚定,根本不像灵魂受到影响。

    反而说的话,似在嘲讽古博,肯定还有后着。

    “你,你怎么可能没事?被我[移魂劫术]封入体内,灵魂应该不能自持,为何你还能行动?”古博脸上的狞笑,渐渐化为难以置信,没有被打断的手指着力支,连连颤抖,声音都有点走样。

    他修炼移魂劫术多年,虽然一直隐藏起来,但曾经也用过无数的犯人做过试验。

    没有人能如力支这般,中了移魂劫术之后,还可以行动自如的。

    这一幕,完全超出他的意料之外。

    “哼!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应该是两百年前,人类与荒兽大战时,操控炎晶傀儡的法门。想不到却被你用来对付我,还妄图夺取我的身体,真是天大的笑话。”力支没有回答古博的惊问,而是冷哼着说道,越来越靠近古博。

    金仁便是那次大战的唯一幸存者,他在替代苍木神杖器灵的时候,曾把恢复的记忆分享给力支过。

    所以移魂劫术在入体的瞬间,力支就发现,这就是用来操控炎晶傀儡的法门,只不过比金仁会的更加完整。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真要被那黑色的圆形图案禁锢住灵魂,然后被消磨。

    最后成为一具没有意识的空壳,任凭古博驱使。

    但是他力支又岂会是一般人。

    不说神庭之中燕绝留下的神力烙印,光是火英跟莫皙阳的力量,就足以把移魂劫术无声无息地化解。

    毕竟古博的神识之力,比起当初的老树根和炎晶之灵,差距天壤云泥一般,没有可比性。

    “你胡说,什么操控傀儡的法门,我根本就不懂你在说什么!”古博被力支一语道出移魂劫术的秘密,震惊的脸色变的青红交加,但他毕竟脸皮厚似城墙,转瞬间便把这件事情推的干干净:“我们这是决斗,我就算打不过你,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我可是军纪营的人,你别过来。”

    此时的古博,哪有一点刚开始出现时诬陷力支是奸细时的威风。

    先是被苏小白打成狗一般,然后又发现移魂劫术对力支丝毫没有作用,已经心胆俱寒,把军纪营抬出来做靠山了。

    “军纪营,不来找我麻烦,等我回城之后也要去会会那执法监察!”力支根本不理会古博外强中干的威胁,脚步陡然加快,几步走到古博面前,然后用神识直接传音到他心里:“至于你,不是想要用夺魂法门控制我么?如你所愿,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夺魂之术!”

    就在声音在古博心中炸响的同时。

    力支的额头神庭位置,陡然射出一道龙形的赤红的光芒,似雾又如云般,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

    赤红光芒一下射入古博神庭当中,一闪即逝。

    “又是夺魂之术?这不是神识之力,比神识之力精纯不知道多少,更像是脱离了身体的灵魂!他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灵魂,而且没有修炼到虚无之境,灵魂怎么离开身体?”程都身体微微一震,被力支身上爆发出来气息所惊。

    “大人?”黎天也感知一点异样,但是他并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只能看向程都。

    “静观其变。”程都手一抬,动都没动。

    这是力支跟古博两人的较量,无论谁输谁赢,他都不该插手,这关系到一名战士的尊严。

    “这是什么东西,啊~~~移魂劫术,你怎么会移魂劫术的!”白芒没入古博神庭,他惊惧到极点,疯狂地吼叫着,但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此时的灵魂,像是被一层雾障蒙蔽,身体呆若木鸡已经失去控制。

    “原来这法门叫[移魂劫术],不过这种小小的夺魂之术,怎么可能难道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本大爷,敢夺力支的舍,让你尝尝被别人夺舍之苦吧,正好给我的火龙魂找个躯壳!”莫皙阳的声音在古博的脑海中响起,毫不留情地讽刺着。

    以他现在的灵魂之力,完全可以把移魂劫术拦在力支体外。

    之所以放它渗进身体,就是为了解析这门夺舍之法。

    短短几息时间,就在力支走到古博身体之前,他已经彻底掌握了这门术法的运用,直接以火龙魂为载体,钻入到古博身体当中。

    火龙魂本就是荒古神兽龙留下的一缕残魂所化,再加上至阳真火,对灵魂的杀伤力,何等恐怖。

    古博扭曲着身体,双眼大瞪,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灵魂,在烈火灼烧中,慢慢消散。

    这种痛苦,根本无法描述。

    他此时,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该招惹这个少年,落得个神魂俱灭的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