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自寻死路
    没有人料到,力支苏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挑战古博。天』籁『小说Ww』W.』⒉

    听到这话,原本如丧考妣的古博,顿时眼中寒光大闪。

    他在苏小白手里,简直弱的像条狗。

    人家一个神威过来,直接就要趴在地上,还要用话挤兑程都,才能得救。

    这让他尊严丧失殆尽。

    原本都以为从此再无翻身余地。

    但是此刻,力支先出言挑战,让他大喜过望。

    力支的修为,只有神明境初期,从头到尾都确定无疑,虽然有很多玄奇的手段,但是古博并没有放在心上,只要境界不到,没有神威这种对他来说变态到不可拒抗的能力,就算手段再多又能怎样。

    “你敢挑战我?你只是战旗营的一名普通士兵,有什么资格挑战本座!”古博眼中阴毒之色闪烁,脸上渐渐露出一丝阴笑:“不过本座看在你力战碧嚎的份上,网开一面,就允许你挑战本座,不过本座可没有这么多时间等你。”

    力支挑战,正中古博下怀。

    不过力支三拳打死碧嚎时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心有余悸。

    “哼,不过是用了一些自损的手段,虽然三拳打死碧嚎,自己也晕过去,此时正是最脆弱的时候,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恢复过来。只要能得到他的身体,凭我的手段,就算是那妖孽般的少年,也不足为惧。”古博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他对苏小白,是真的怕了。

    那神一般的威压,任他怎么挣扎,都是陡劳。

    但是只要得到力支的身体,情况就完全不同,只要稍加修炼,就有十足的把握,能把苏小白踩在脚底下,以偿今日之辱。

    “如你所愿!”力支朗声答道。

    他本就没打算拖多长时间。

    其实本来只需要等右旗城委任令一到,升成都统,挑战古博也名正言顺。

    但是他没打算这么做。

    刚才的昏迷,不过是精神受到战神残破意识的冲击,承受不住才昏迷过去,实际上对他并没有大碍,反而因此得到不少好处。

    对荒古战意的驾驭,已然升华到另一个境界。

    不夸张地说,现在就算碧嚎重生,他也有信心与它周旋,何况古博。

    “好,好,好,若是你能打赢本座,本座便赦免你的大罪,若是你输了,本座便要你的命!你可服?”古博抖擞着身上的衣服,弹掉因为被压在地上沾染的灰尘,满脸的得意。

    他没想到,力支被他一激,便答应现在就对战。

    此时,力支最为虚弱,根本不需要费他多少手段,就有信心能赢。

    生死之战,又是力支主动挑战,任何人都不能插手。

    “清理战场,鸣金收兵!”就在这时,程都大吼一声。

    力支与古博大战,他自然知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这些精锐士兵在此,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受到波及。

    而且,无论是力支和古博谁赢,其实对士气都不利。

    在前线,最忌讳内斗。

    所以他不想让这些战士看到这一幕。

    呜~~~!

    掌鼓和号角的士兵,得到将令,不敢怠慢,立刻奏响收兵命令。

    幸存下来的先锋营士兵,开始聚拢按照命令返回。

    “于聪,小武,把碧嚎尸体收着,带着兄弟们回营!”力支也对两人吩咐道。

    如果说杀死碧嚎,是他立威之战,那么这一次挑战古博,则是私人恩怨,力支想的跟程都一样,并不想战士们目睹这内斗的一幕。

    他最讨厌的就是内斗,若不是古博一直以来以权相欺,甚至不惜给他扣上双重奸细的大帽子,他也不可能在此时挑战古博。

    “是!大人保重。”于聪二话不说,抱拳颔。

    “少爷,一定杀了他。”小武也低声用真气传了一道音。

    战旗营在两人带领下,把碧嚎那庞大的尸体及战死但身体还没有粉碎的同伴收起来,然后返回大营。

    先锋营则在收集战场上死亡荒兽的尸体。

    这些中级荒兽尸体,对他们来说,都是宝贝,皮剥下来可以做衬甲,增加与荒兽对抗时的胜算。

    但是最宝贵的,还是碧嚎的尸体。

    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如果做成战甲给战旗营先锋队的兄弟们穿上,面对中级荒兽时,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先锋队都是忠心跟随力支的兄弟,任何一个人的性命,都极其保贵,若是能减少伤亡,便是力支最大的心愿。

    在收拾战场的同时,力支与古博遥遥相望,都没有动。

    古博借机在恢复被苏小白打出来的伤,力支则全力催动火英气息,把被碧嚎震伤的身体,快修复。

    “你不该现在就答应他,我担心。”颜香影静静站在力支身后,柔声传音说道。

    刚才力支被她抱在怀里,只有她一人知道,力支的情况不容乐观,身体虽然快恢复没有大碍,但是精神上在受到的冲击,对神识的影响,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

    古博是老牌神明境的高手,虽然在苏小白面前不堪一击,但是力支毕竟先前一场恶战,此消彼张之下,结果堪忧。

    “不用担心,既然他要现在战,我便现在战,只有杀了他,才能在东北战线稳住脚。”力支脸上充满着自信答道。

    就算精神没有恢复,他也有把握把古博镇压。

    此人,是他在东北战线最大的敌人,用尽心机想要置他于死地。

    对于这样的人,只有一个字,杀!

    “我从小到大,都被父亲庇护,对于生死杀伐还欠缺的太多。荒古战意,讲究的是无所顾忌,杀伐决断,荒古战神以一敌万,屠尽众神,何等霸气,若是想战意更进一步,必须突破内心的软弱!”力支眼中闪过坚毅之色,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你够隐忍,但是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太在乎人命,战场这种地方,人命如草芥。对朋友可以温暖如春,但对敌人绝对要冷酷如冬,这样也好,古博便是你突破自我的第一步,拿他开刀!杀!”莫皙阳感受到力支心中的转变,无比赞同。

    这一路以来,力支展现出来的魅力,大多都是温和的一面。

    但这不够,做为一个将者,甚至王者,必须在某些时候舍弃仁慈。

    不能杀伐决断,不足以称王。

    “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一件事。”莫皙阳说道。

    “你讲。”

    “从开始到现在,你面临的敌人越来越强,光凭你自己一个人,应付起来实在是太累了,你要组建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只有建立一方势力,你才能真正与各种各样的敌人抗衡,以前没说是因为时机不到,你在右旗城,军方眼皮底下根本没有机会,而且会遭到排斥镇压,但是现在在东北战线,已经具备这样的条件。”莫皙阳娓娓说道。

    这个想法,他由始以来便有。

    早在上一世,他生存的世界里,就明白势力的重要性,远比个人力量要强大的多。

    真正的强者,都是以势压人,而不是以自己的蛮力一个一个去打。

    只不过,时机一直不成熟,而且以力支以前的实力,还不足以聚拢人心。

    但是现在,时机到了。

    “我也有此想法。”

    力支沉默了一会,在心中说道:“你说的对,一个势力永远要比自己一个人有用的多,如果我坐拥一方大势,古博也不敢对我如此。”

    如父亲在世时,身为护城营大统领,威望顶天。

    哪有人敢为难他。

    便是窦家,号称右旗城第一大家族,也敢单身闯入,镇的他们不敢有任何动作。

    那是何等威势,才能庇护他与力思至今,即便战死,也保力神府三年不失。

    就在力支跟莫皙阳对话的时候,战场已经清理完毕,先锋营的士兵,也在将领的带领下,返回大营。

    整个战场,只剩下寥寥几个人。

    苏小白抱着手臂看戏一样,眼中露出戏谑之色。

    窦昊一脸冷酷,像是无情无欲一般,但是眼中闪过的一丝担忧,却没人看到。

    他与颜香影一般,并不看好此时的力支,毕竟先前那一战,对力支的消耗太大了。

    颜香影抿着嘴,尽力保持着镇静。

    “他行的,一定行,没有他战胜不了的对手,这样的男人,才是我值得爱的。”颜香影心里思绪翻滚,眼中神色迷离。

    黎天与程都两人,脸色平静。

    这一战,他们都是事外人,无论谁输谁赢,都与他们没有太大关系。

    不过两人更希望的,还是力支胜出,只是古博的实力并不弱,力支又经过一场大战,胜负难料。

    “小子,战场已经清理完毕了,让本座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敢挑战本座!”古博已经忍不住了,一边朝力支走去,一边说道。

    “本座个鸡毛,弱的跟小鸡似的,还一口一个本座,信不信我再扇掉你两颗牙?”就在古博朝力支走的时候,苏小白冷哼一声。

    这一声,顿时让古博打了个寒颤,脸色一阵青白交加。

    不由加快了脚步,身体在地上猛地一蹬,电射般冲向力支。

    身在半空,便已手掌大开,掌心之中轮回纹闪现,仿佛要把人的灵魂都吸取进去一般。

    “趁你精神受伤要你命,以你现在的神识强度,根本不可能挡住我的[移魂劫术]!”古博眼中寒芒大闪,轮回掌中,暗含[移魂劫术],不留半点余地。

    他已经急不可耐,想要占据力支的身体。

    “嗯?他这掌法明显跟刚才出手攻击苏小白时不同,里面竟然带着一种蛊惑意识的力量,一般人碰到这种力量,一瞬间就有可能把灵魂迷失进去,他想干什么?”莫皙阳敏锐地感觉到不对劲。

    力支昏迷的时候,他可没有昏迷,古博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楚。

    那时施展的轮回掌,虽然威力不小,但并没有这种让人意识沉迷的气息。

    “我明白了,这个贱人掌握着某种夺舍之法,竟然想要夺你的舍,可能是看你的身体太强横,起了这种邪心,难怪会一直针对你!”刹那之间,莫皙阳明白过来,咬牙切齿说道。

    “想要夺我的身体,他是自寻死路。”力支在心里大笑。

    古博居然打的是这种心思,如果光凭修为的话,他此刻荒古战意无法动用,还要想办法周旋。

    但是想要夺他的舍,简直就是作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