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苏小白的挑衅
    古博的出现,让整个战场瞬间由平静变的沸腾起来。天『『籁小说Ww』W.』⒉

    “这,古博大人这是在做什么?力支可是三拳打爆兽将碧嚎的人呐,怎么可能是什么奸细?”

    “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古博是军纪营的人,派来东北战线督战,平时就喜欢拿法纪压人,之前战旗营的人就得罪了他,所以才会被派到战场。谁知道那力支大人,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不但打退所有荒兽,更是连碧嚎都打爆了,他面子挂不住,所以才出来吧。”

    “怎么可能?你们都是三岁小孩么,古博此言,直接就是以奸细大罪压他,等同判决死罪。”

    “你说的不错,将在外,不受君命,他以法纪为武器,完全有定死罪的权力。”

    “想定死罪,那要有真凭实据才行啊,不知道他说的掌握的证据,到底是什么东西。”

    “分明是欲加之罪,可怜那战神般的人物,因为跟碧嚎战斗精疲力尽昏迷,否则怎么可能任由他颠倒黑白?”

    ......

    一时间,所有的先锋营战士,对古博有所了解的,都开始议论起来。

    竟不怕自己说的话,传到古博耳中,被穿小鞋。

    他们都等于是在一场浩劫中幸存下来,被力支所救,在他打爆碧嚎时,便已全心全意折服,此时听到古博以奸细之名冠罪于力支,自然心生不愤。

    本就是刀头舔血,何惧生死。

    “古博,此事尚未查明,你的证据不过都是猜测,如何可以信口辞黄?”黎天脸色变的通红,就仿佛古博是指责他一般,出言相对。

    力支那一战,让他敬佩。

    对于这样的人,黎天对他的身份,根本没有半点怀疑。

    而且他知道,古博分明就是借机生事,公报私仇。

    “黎天副统领所言不错,古大人虽然代表军纪营,执掌法令,但却也没有权利这般栽赃。”程都冷哼一声,显得十分不悦。

    柴弘不在,东北战线先锋营以他为尊。

    平时为了大局着想,维护两大营之间的关系,对古博还礼度有加,只要古博不是特别过份,他能忍则忍。

    但是此刻,便是他也看不惯古博如此行事。

    “你们!”

    古博脸色一白,眼中怒意顿生:“竟然维持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要与我过不去么?别忘了本座代表的可是整个右旗城的法令,就算你们是先锋营的副统领,也无权干涉本座行使法令之权。”

    那些士兵的私语,他可以不放在心里,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群废物的激愤之言。

    但黎天跟程都的态度,却让他十分不爽。

    不过他并不担心。

    军纪营虽然不像先锋与护城两大战营般庞大,但却是执掌法令之营。

    整个右旗城,都以法令为先,就连巴图尔都不能出这个范围,军纪营甚至在巴图尔选举上,有一票否决权,可见权力之大。

    法令利器在手,他自然不惧程都跟黎天两人。

    力支,他是势在必得。

    “哼,只要得到力支的身体,以秘术驱之,炼制成分身,程都又能耐我何!”古博眼中阴芒闪烁,心里早已认定,力支是他囊中之物,不容任何人破坏。

    “喂,白痴,你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有没有问过我们?”就在这时,苏小白突然出声了。

    眼神十分不屑地瞟着古博,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般。

    力支刚刚脱力昏迷,落到颜香影怀里,失去战斗力,但是他可不是摆设。

    师尊交待下来,保力支性命,这话放在平时苏小白没当回事。

    但是真正事到临头,力支性命受危,哪怕他心中有再多不服,也要贯彻师尊之命。

    至于古博,在他眼里就跟一头荒兽没什么区别,挥剑便可斩杀,他当然不会客气。

    “你说什么?好大的胆子!竟敢无视法度,来人给我拿下他!”古博听到苏小白那满含轻蔑的声音,顿时勃然大怒,指着苏小白厉啸道。

    他身居军纪营高位,何曾被人如此奚落过。

    更何况是一个看起来比力支还要嫩的小屁孩。

    尽管这个小屁孩一到先锋营就展现出骇人的实力,但是古博认为,那不过是特殊手段罢了。

    以他今时今日的见识,如果东方莽原真有一个年轻的级高手,他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

    而且他也在暗中观察,苏小白虽然一直没出手,但隐隐是以接住力支那个女人为,分明就是力支的手下,再厉害也不可能比能三拳打爆碧嚎的力支还要强。

    “找死。”窦昊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

    古博竟然敢来招惹苏小白,这可是连他都感觉无力的疯子啊,这下有好戏看了省得他动手。

    颜香影则抱着力支,往后退了几步。

    苏小白的实力,她见识过多次,古博招惹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古博一声令下,周围变的一片寂静。

    没有人出列去对付苏小白。

    先不提他们都是先锋营的战士,没有为古博卖命的义务,光是刚才力支救了他们所有人这一项,就足以让他们不听古博的命令。

    “你们,你们都反了!等我禀报回去,你们统统都要以违抗军令罪处以极刑!”古博没想到,自己的话被所有人当成了屁,气的浑身抖,脸色血红。

    一片寂表,没有人回应他。

    所有的将领,都把头偏了过去,当然没看到这一幕。

    能在东北战场存活下来的人,有几个是软骨头的,程副统领分明就是要保力支,古博还不知死活要当众拿他,还要给他们都冠上罪名,简直可笑。

    “好好好,既然你们都肮脏一气,本座也不用跟你们客气了,等拿了力支之后,再一一治你们的罪!”古博见状,咬牙切齿地低吼着,仿佛一头受伤的荒兽一般。

    说完,自己便一步步朝苏小白走去。

    他要亲手把这个敢顶撞自己的毛头小子,碎尸万断,然后再把力支抓回去,夺舍控制。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白痴,你不惹我我都懒得看你。”苏小白翻了翻白眼,十分无语。

    以往挑战他的人多了去了,哪一个不是神明境巅峰修为,偏偏这个古博,口气大的逆天,修为却只有神明境中期,竟然还敢在他面前蹦跶。

    不过在场的人中,知道苏小白实力的,没有几个。

    特别是先锋营的将士们,自始至终没见过苏小白出手,之前大营中那次吼声,也确实证据不了实力。

    一时间之间,有人开始为苏小白担心起来。

    “这个孩子,看样子应该是力支的同伴,就算修为不俗,也不可能是古博的对手,这下要吃大亏。”

    “唉,在整个东北战线,除了柴弘大统领以外,就数程副统领跟古博的地位最高。如果程副统领出手,还能阻止古博,但是他已经为力支得罪了整个军纪营,不可能再为一个不相干的孩子,跟古博结下死仇。”

    “慈不为将,如果力支醒了,估计古博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凭他三拳打爆碧嚎的事实,足以震慑古博,可惜。”

    “说不定,能跟在那战神般人物身边的人,恐怕也不至于弱到哪里去,说不定是一场龙争虎斗。”

    ......

    战士们纷纷议论的声音,并没有刻意遮掩,都落入古博及在场的几位将领耳中。

    有些人面露不忍之色。

    “程副统领,我们要不要管一管?”黎天有些不忍,传音对程都问道。

    程都轻轻摇头:“静观其变,那孩子也不简单,给我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实力恐怕不在力支之下,古博要是自以为事,吃大亏的怕是他。”

    在场众人中,程都实力最强,他早就现苏小白不对劲。

    但是注意力一直落在力支身上,也没有仔细去观察他。

    “竟然如此?”黎天微微一愣。

    以程都的修为,自然不可能看走眼,那孩子如果实力不在力支之下,确实不需要自己担心。

    倒是古博,一向仗着掌管法令,横行惯了,乐得看他吃个大亏。

    “你刚才说什么?小兔崽子,本座要当众把你凌迟,以敬法令!”古博的度很快,几步便跨到苏小白面前,声音中透着无限寒意,恨不得把苏小白撕成碎片。

    浑身真气鼓动,似浪般朝苏小白压过去。

    他要用气势,直接把苏小白压的跪倒在地,然后再慢慢泡制。

    杀鸡儆猴,让那些维护力支的人知道,他古博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法令,没有人能侵犯。

    “我说你,就是一个蚂蚱,还想在小爷面前蹦跶,活的不耐烦了。”苏小白眉一扬,面对古博潮涌而来的真气,连动都不动,语气轻佻的仿佛在看小丑一般。

    他的修为,早已到达神明境巅峰,半步神通。

    只差一个大机缘,便可由凡入圣,又岂是古博这样的人可以用真气就吓唬得住的。

    说话的同时,随手并成剑指,轻轻一戳。

    古博那雄厚的真气,便如气泡炸裂一般,出卟的一声,便从中直接被分成两半,顺着苏小白的身体流过,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嗯?想不到你确实还有点手段,不过这还不够看,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实力压制!”古博一愣,但是却不以为意,站在苏小白面前,手掌猛地探出。

    掌心之中,符文乍现,现出一个圆盘模样的图案。

    图案出森森气息,类似巨大的磨盘,转动起来,朝苏小白当头罩下。

    面对这一掌,苏小白脸上的轻蔑笑意,依然不减,甚至连想要挪动一下身体的意图都欠奉。

    “轮回掌!古博修炼的高级武功,据说已达巅峰之境,一掌打出真气碾磨之下,连精钢都要化为飞灰。”

    黎天认出这一掌的来历,顿时惊道。

    这一掌,以他的实力,想要毫无伤的接下,根本不可能。

    虽然两人都是神明境中期修为,但古博毕竟不是一般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当上军纪营二把手的位子,这轮回掌修炼的炉火纯青,威力绝非一般高级武功可比。

    苏小白若不躲开,怕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