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奸细
    淬炼身体,是修行的根本。天籁『小说Ww『

    炼劲至劲极,劲极而气生。

    这两句修炼箴言,不止是东方莽原独有的,可以说中央泽州乃至所有人类的修炼之路,都要遵守这个规则。

    炼劲和气玄两境,其实就是对身体的打磨和修炼。

    不同的是,炼劲境界,修炼的是皮肉骨骼,而气玄境修炼的则是内脏和穴道。

    只有把身体修炼到极致,才能凡脱俗,与神相接。

    是为神明。

    “东方莽原的人,向来修炼武功,对身体的重视程度,比我们中央泽州很多门派都要高。毕竟没有道法神通之前,身体才是修炼依仗的根本,但毕竟他已是神明境初期的人了,为何还要在这个时候选择淬炼身体?中央泽州除去一些专门炼体的宗派之外,还没听说过有人在冲上神明境界以后,还用身体战斗的,那也太粗糙了。”苏小白皱了皱眉,心里疑问重重。

    他能看到力支身上的细微变化,甚至比程都看的还要清楚的多。

    但是却不明白力支的意图。

    毕竟身体之道,在可以沟通天地力量之后,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像他苏小白,突破神明境之后,炼化十把神宝意剑,十方剑阵横绝天下。

    一言不合者斩!

    一剑便能洞穿高级荒兽的身体。

    十剑合一,更是能一击斩断一座千丈高山。

    世上还有人的身体,能修炼的比高山还强?

    简直是多此一举。

    苏小白冷眼旁观。

    这场战斗,他没打算出手,这些人跟他毫无关系,又不是通天剑阁的弟子,死活与他何干。

    只要这些荒兽不惹他,他都懒得动。

    当然,如果力支真的要死,那他也会出手,毕竟师尊之命不可违。

    可是现在力支,看似被打的节节败退,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危险,而那头蠢货碧嚎,恐怕抱着一种慢慢戏耍的态度,跟力支玩下去。

    乐得他看个热闹。

    “这是什么情况?”马未成看着力支屡次被击退,愣愣地问道。

    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碧嚎一巴掌下去,早就成肉泥了。

    但这个力支,却越打越勇。

    虽然局势还是一面倒,但以他的眼力,都能看出来,力支每一次的攻击间隔,都在缩短。

    “好强悍的恢复能力,这是什么功法,怕是[战神决]和火灵体也不可能让他如此快恢复吧,这个孩子……不但有先天火灵之体,而且还拥有可以媲美荒兽的身体,力天明生的好儿子啊!”程都眼中闪过深深的震惊之色,如果说力支控制火焰,拦截众荒兽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那此刻以肉身硬撼碧嚎,可就是实打实的惊讶了。

    荒兽的身体,何其强大。

    更别说碧嚎这样的高级兽将,一次撞击,可分河断山。

    “呵呵~~~副统领大人恐怕还不知道,此子并非是力天明亲生,而是十五年前在古战场捡来的!”就在这时,帐门被掀开,古博踏入帐中,阴笑着说道。

    “什么?”

    程都一愣。

    他与力天明,交集其实并不多,除了当初力天明出手,一枪击杀三头高级荒兽救了他外,并没有其它交集。

    自然不知力支并非力天明亲生儿子的事情。

    但是古博可不一样,军纪营的人,实际上就是挖空心思去收集引起他们注意的人的信息。

    力天明当时贵为护城营大统领,身居高位,怎么可能不调查一番。

    “居我军纪营查探,力天明十五年前,与前巴图尔汤炎一起进入古战场,后来便带回了这个力支。以前此子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所以也没引起注意,但是这半年以来,他却成长到让人惊讶的地步,更是身怀火灵之体,难道各位副统领就不好奇他的身份?”古博眼神闪烁,好似说故事一样说道。

    力支已经被他视为己物,无论如何都要占据他那具身体。

    但是力支又是战旗营的人,若是在战场不死,那必会被程都护下。

    若是等到战旗营大部队到达,有公羊德在,他更没有下手的机会。

    所以此时,才会踏入程都大帐,把力支的生世说了出来。

    “那又如何?力天明大统领为人豪气干云,收养一个孩子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程都脸色未动,而是用手轻轻放下遮掩面部的面甲,同时说道。

    古博与先锋营,不是一路人。

    程都对他并非没有提防,所以即便对自己狰狞的面容无所谓,也懒得让古博看到。

    “众位都是聪明人,又是我军方骨干,自然不难知道古战场是什么地方,而且我再透露个信息,居说上一任的老兽王,天生就擅长控火之术。”古博对程度的话,置若未闻,接着说道:“老兽王陨落古战场,那种地方别说孩子,就算是神明境的人闯入,都不敢说能保命,这孩子的来历,恐怕不一般呐。”

    “嘶……”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在场的,无一不是神明境以上的人物,军方的高级将领。

    没有一个是蠢人。

    古博话里的意思,谁能听不懂。

    “古博,俗话说的好,捉奸捉双,捉贼捉赃,你说此话有何根据?”程都愣了愣,反问道。

    他虽是战将,但却不笨。

    古博的话,分明就是说力支的来历蹊跷,恐怕不是人类这么简单。

    试想哪个人类的孩子,在没有任何力量的情况下,在古战场那种地方存活下来,还遇到力天明将之收养。

    再加上老兽王天生控火之能,他做为军方高级将领自然清楚。

    与力支刚才施展的火焰神通,如出一辙。

    但程都并不相信,力支与老兽王有什么关系。

    这或许是出于对力天明的信任。

    “证据?那头白泽,难道不是证据?一人吓退千万低级荒兽不是证据?檀香岭败上百头高级兽将不是证据?肉身硬扛碧嚎不是证据?先前没见他火灵之体,我还不敢肯定,但是现在我已经确定,这个力支必与荒兽有大关系,说不定就是荒兽安插在人类中的奸细!他出现在此,不过是与荒兽做一场戏,好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一举攻之!”古博冷笑着,一一列举。

    他此话一出,众人皆沉默。

    没错。

    从来没听说过高级以上的荒兽,会臣服于人的。

    就连那高高在上的燕绝巴图尔,号称有神凤血脉,也只不过收服了一些低中级的飞行荒兽。

    像白泽这样的兽将,怎么会臣服在力支手下。

    “没错,让高级荒兽臣服,绝不可能是运气。”

    “檀香岭之战,传的神亦其神,我先前是不信,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到那种程度,就算是蓬泽巴图尔亲至,恐怕也没有这么厉害吧。”

    “之前消耗战时,一人吓退所有的低级荒兽,现在想想确实不是凭修为能做到的,否则的话我们一起出手,根本不需要让战士们牺牲,要知道那些低级荒兽是没有智慧的,只会拼死攻击。”

    “还有这恐怖的身体,人类的身体怎么可能这么强,这其中,确实有很多蛛丝马迹让人怀疑啊。”

    “最特别的就是那控火神通,什么先天火灵之体,我看那确实如古博大人所说,来源于老荒兽王的血脉吧。”

    “要是真如此,那岂不是说我们军队之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奸细!”

    “东北战线这么重要的地方,如果混进来一个荒兽的高级奸细,便是弥天大难。不行,无论此战结果如何,先把力支镇压再说。”

    “说的对,战局绝不能出现任何一点纰漏,否则人类几十年浴血奋战的成果,便有可能付之一炬。”

    ……

    众将领纷纷议论,脸上变色。

    之前他们还一致看好力支,觉得他是不可多得的战将之才,是人类之幸。

    现在却被古博一言,直接开始怀疑起力支的来历。

    甚至有人提议,直接斩杀力支,宁可杀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人。

    这些人,都是见惯了生死的战场杀将,杀人对他们来说,简直跟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各位大人,此事或许只是个巧合,我们也只是凭空猜测,不可作数。若力支真的是荒兽.奸细,他刚才斩杀那些荒兽又是为何?这一切,恐怕要等战事结束以后,详细讯问才能下定论。”黎天看着闹哄哄的众人,出声提醒道。

    “哼!巧合?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他杀荒兽,不过是苦肉计罢了,说不定檀香岭一战都是为了配合他赢得高层信任做出来的局。”古博挑着眉,脸上的阴冷之色更重。

    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挑起了众人对力支的怀疑。

    至于说的这些事情是真是假,是不是巧合,跟他有什么关系。

    只要力支被排斥,他就有机会下手。

    “好了,此事关系重大,黎天副统领你随我一齐出手,先逼退碧嚎,然后再做计较!”程都这时候开口了,声如震雷。

    他不相信力支是什么荒兽.奸细。

    这是一种直觉,毫无道理,但却又实实在在。

    “是!”黎天听罢,抱拳应道。

    两人大踏步走出大帐,一飞冲天,往战场冲去。

    此时,力支已经与碧嚎硬拼了将近二十次,每一次,身体都会出现损伤,但很快便又修补回来。

    “这头畜牲,想要彻底打杀你的战意,所以才没有再像之前那样一击必杀,刚好成全了你。”莫皙阳密切注视着力支身体的变化,欢喜不已。

    力支的修为,连续突破,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

    远远不如那时突破气玄境时根基稳固。

    火英淬体的优势,也随着进入神明境变的不起眼。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那么想要突破神通境,怕是万难。

    但是如果身体强度,再次提升一个档次,就又不同了。

    要知道就算调用天地之力,也需要身体能够跟得上,这就是为什么同一个境界,实力却有高有低的原因。

    固然是因为修炼功法不同,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大部分的人,并不注重身体修炼。

    这个道理,莫皙阳却懂,他前世,就是因为根基不稳,身体不够强大,才落得只余神魂,至此与力支为伴。

    “碧嚎身体确实强的过份,不过他并不知道我的意图,每打伤我一次,掺杂着战意的火英气息便把骨骼凝练的更加强大,如此下去,最多百次……身体强度便能上升到另一个境界,[战神决]的威力也会随之大大增强。”力支暗暗在心中计算着。

    他看得出来,碧嚎完全就是戏耍自己。

    但他又何尝不趁着这个机会,在做着突破。

    “嗯?他们竟然来了,难道这个万载难逢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么?”就在这时,力支突然神色一变,神识敏锐地感觉到两股强大的神识波动到达战场。

    是程副统领与另一位将领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