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四十九章 首战
    莽原八千里,命绝一线天。

    这句话,是先锋营中由来已久盛传的一句谚语。

    这八千里,便是东北战线所在之地,维持着荒兽与右旗城之间的防线。

    而一线天,便是这八千里中的那块平原战场。

    长久的战斗,让这宽阔的一线天,寸草不生,地面被几十年来人与荒兽的鲜血,染的漆黑。

    到处都透着一股浓浓的腥气。

    对于先锋营的战士们来说,每一次上战场,都是一次生与死的徘徊。

    一不小心,就会命绝于此。

    此时的战场平原上,先锋营的精锐战士早已整齐排列。

    战鼓架起,代表右旗城先锋营的大旗招展,作响。

    看着那远方缓缓驶来的黑压压荒兽,所有人都屏息以待。

    “这几年,每一次精锐之战,都有许多好友战死沙场。唉……这一次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再活下来。”一名先锋营老兵对身旁的同伴叹道。

    他看上去年纪约四十上下,一身真气波动给人一种隐晦到极点的感觉,分明就是气玄境后期入微之能,怕是只差一步,便能突破到神明境界,成为威震一方的大将。

    “夸木合,你这家伙每次战斗,只知道保命,活下来的人里,就你杀的荒兽最少,你这么胆小竟然还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老兵身边,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不屑地打击道。

    “王刚住嘴,夸木合的两个至交好友,都战死沙场,他身上背负着这两个好友所有的亲人家眷,他要活着回到右旗城,替好友照顾家人!”站在夸木合左侧的另一个老兵,听着青年的话,顿时低声喝道。

    “就他责任大,像他这样畏畏尾的人,一辈子也不可能突破神明境。”王刚撇了撇嘴,嘴里犹不服软。

    夸木合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暗。

    “这一次,先锋营的最后一战,如果能熬过去,就算不突破神明境我也无憾了。”夸木合并没有因为王刚的鄙视而心生怒意,眼中带着无边落寞,瞟向阵前那正在向他们移动过来的荒兽大军。

    修炼之人,对于境界实力的追求,是永恒的主题。

    如果能突破到神明境界,无疑比现在要强大的多,保命的机率也就更大。

    但可惜的是,他总无法忘记那两个被荒兽咬的支离破碎的同伴,就像心魔一样紧紧压在他心头,每每想要放手一搏时,脑袋里总会响起好友的声音和嘱咐。

    他想变的更强,但是却又不能死。

    相比变的更强大,他最终还是选择就这么活下来,只为了替那两个至交好友,完成遗愿。

    他的眼神,越过先锋营众战士,落在了最前排安插进来的战旗营将士身上。

    那阵前,一个少年昂而立。

    是那与古指挥使针锋相对,毫不示弱的力支。

    据说他才年仅十六岁。

    十六岁的神明境界强者,让他感觉这个世界有些不公。

    那时,他站的远,只是远远地看着,心中震惊不已但却没有人注意到。

    “可惜了,再强又能如何,少年天才,还是终将殒落沙场。战旗营的人一来就得罪了古指挥使,被强行安插到阵前当做炮灰,美其名曰历练。当初那两个好友,也是在那个位置才惨死在沙场的……”夸木合的心里,泛起了一丝惋惜。

    他叹世道不公,羡慕力支的天资和运气。

    但是却又为力支将要战死而惋惜。

    就算是神明境的高手,立于阵前,也没有办法抵挡大规模的中级荒兽冲击。

    更何况,精锐之战,还有大量的高级荒兽压阵。

    一旦冲锋起来,势不可挡,神明境的高手被耗尽了真气和神识,一样要被碾成碎片。

    战旗营的新兵,根本不懂这个道理。

    不过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只不过是一名普通士兵,根本不可能改变任何局面。

    “呜~~~!”

    就在夸木合浮想联翩的时候,阵营后方的号角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

    紧接着,用荒兽皮制作的战鼓,爆出莽莽之声,这是准备战斗的信号。

    阵前,力支双目之中,透着一股精气。

    他站在阵营的最前方,感受着这莽莽平原上散出来的庞大战意。

    与之前任何一次战斗,都不一样。

    那是一种浩瀚无边,让人胆颤的气势。

    他的位置,原本不在阵前,这是他主动要求的。

    境界突破之后,[战神决]的威力也相应变大,但是却缺少了庞大的战意做为支撑,使得小成的荒古战意没有办法再次进步。

    这战场,显然是提供战意的最佳场地。

    而他当其冲,就是为了把战意完全爆出来。

    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保险。

    战旗营的士兵,都知道力支的能耐,不提檀香岭传过来的一战的战况,单就力扛独角狂牛时展现出来的神姿,就如战神一样在战士们心中不可磨灭。

    但是先锋营的士兵却不知道力支是何方神圣。

    之前与古博暗中神识的对战,也不是他们能够看到的。

    檀香岭之战,更是因为太过匪夷所思,成为军方机密,也不可能让普通的战士得知。

    力支在他们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年少轻狂的孩子。

    这样的孩子,居然成为一支队伍的领袖,而且还是无名有实的领袖,实在是让人觉得荒诞。

    战场,应该会教他做人。

    许多与力支离的近的先锋营士兵,都泛起这个念头。

    但是他们的念头,与力支毫无关系。

    此刻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冲过来的荒兽身上。

    一眼扫过去,怕至少有上万头中级荒兽,黑压压的一群,形态各异。

    铺天盖地的兽威,如海浪般席卷过来,压迫在战士们心头,其威势甚至过几头高级荒兽的兽威。

    这就是战场与平时战斗的不同。

    先锋营还好,久经战阵的经验与抗压能力这时候展现出来,战士们纷纷了拔刀,严阵以待。

    但是战旗营毕竟还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

    一时之间,先锋队中有些修为较低,胆子较小的战士,双腿都不由自主地打起了摆子。

    这是兽威给他们带来的心理压力所致,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一个人要退却。

    所有的战旗营先锋队士兵,眼中都露着坚毅到极点的目光,视死如归。

    “哈哈哈……看那帮小屁孩,竟然被吓的抖,等一会真打起来,恐怕三下五除二就会被荒兽咬死。”一个先锋营的士兵大声嘲笑着。

    “以为战场是儿戏吗,像这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战场上有多渺小。”有人附合道。

    “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倒是能死撑,不过勇气和实力是两码事,开战时荒兽会第一时间找他们这些抵挡不住兽威的下手。”

    ……

    先锋营的老兵们,纷纷讥笑着。

    他们都是战场浴血的铁血战士,自然最看不起胆小的人。

    战旗营先锋的人对他们讲,跟三岁小儿并无区别。

    “于聪,小武,列阵!”

    就在这些人嘲笑的时候,力支冷静的声音响起。

    这一战,是战旗营踏入东北战场的第一战,也是必须要打的一战,更是不能有丝毫偏差的一战。

    [罡斗阵]在这里,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一会兽群冲锋过来,本命秘术漫天,光凭罡斗阵的威力难以抵挡。

    但于聪和小武修习的[大衍天书],此时却能够挥最大的作用。

    此战之前,窦昊便已把指挥权移交给力支,所有先锋队的战士,无有不服。

    “得令!”于聪与小武朗声答道。

    两人一个掏出笔,一人空手并指,分别在虚空中划出一个接一个的金点。

    七星聚气阵。

    [大衍天书]中的一门战阵演化之法,于聪已经传授给小武。

    漫天的金点在两人手下绽开,瞬间笼罩了整个先锋队的士兵。

    “列阵!”窦昊在阵后爆喝一声。

    有过经验的战士们,毫不犹豫,瞬间散开,然后以金点落下之地为根,按序排列。

    于聪与小武同时施展出来的七星聚气阵,不再是七颗金点,每一个战士的脚下,都被分配到一个金点,等于是把所有人的力量,都完全联接起来。

    比起之前施展的那一次,威力不知道要大多少倍。

    战士们左右穿行,纷纷归位。

    顿时,一道道光幕从地下的金点处升腾而起,笼罩着每一位战士的身体。

    那些胆子较小双腿抖的士兵,感受到所有人联合在一起的力量,顿时心中的恐惧一扫而空,庞大的兽威像是变成了摆设一样,整个人精神一下都变的高亢起来。

    所有人的真气波动,都被联接为一体,形成一个领域。

    瞬间展形,以七星聚气阵为中心,席荡着整个战场。

    这一变化,让所有待势战斗的先锋营战士为之侧目。

    “这是什么阵法?”在大部队后面掠阵的一位高级将领,看到这一幕,不由心中一动问着身边的同僚。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新兵蛋~子们,突然之间好像变强了不少,那股气势给人感觉不是神明境,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竟然能把上百个气玄境高手的真气,合为一体,简直是逆天的阵法。他们每一个人的修为,其实都很差,最高不过气玄境后期,但是经过这个阵法聚合,竟然给我都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不可思议。”

    “难怪那力支敢代表战士们请战,原来这小子还有这种底牌。”

    “如果能把这套法阵运用在我们先锋营主力上面,岂不是把所有人凝成铁板一块。”

    “先等过了这一战再说吧,这阵法看似浩大,但还不知道真正作用如何。况且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中级荒兽又有不亚于人的智慧,并非一套法阵就能抵挡的。”

    ……

    阵后方的将领们,纷纷被这套七星聚气阵所惊。

    他们都是眼界非凡的人物,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套法阵的作用。

    但是在战场上,一套法阵也不可能扭转乾坤。

    “冲!”就在此时,力支轻轻举起手,然后落下。

    所有已经入阵的战士们,齐齐爆出一阵怒吼,然后越出阵容,踏步往前走去。

    “什么情况!这些新兵蛋~子,竟然不防守,而是选择进攻,胆子也太大了。”先锋营的士兵,被这一幕震惊了。

    面对荒兽的冲击,最稳当的办法,就是先守后攻。

    而战旗营竟然毫无经验,整个出动,面对着浩浩荡荡的荒兽群,选择出击。

    简直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