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上战场
    古博一句话说完。

    众将领纷纷变色,其中就有好几位铠甲样式与程副统领差不多的将领出声反对。

    &amp;amp;quot;我们先锋营在东北战线几十年浴血奋战,每一名将士都是身经百战活下来的人,而战旗营初建,根本没有任何战场生存的经验,就这么冒然上阵,死伤必然惨重!”

    &amp;amp;quot;说的不错,古指挥使,这个惩罚未免太狠了,这些战士们也都是活生生的命!”

    &amp;amp;quot;虽说战旗营的人乱了规矩,但也不能让他们全部去送死啊。”

    &amp;amp;quot;不如给他们几天时间,熟悉了战况再上战场也不迟,虽然他们参军都已经做好了阵亡的准备,但这样毫无价值。”

    ……

    一时间,众将领都露出不忍之色。

    这些人都是铁血男儿,在战场奋力撕杀,平时杀敌时毫不手软。

    但越是这样的人,在对待自己同胞时,就越在乎。

    因为这些人,都是他们拼尽了性命才保存下来的,如果被古博一句话便送上战场找死,实在与他们的信念有极大冲突。

    古博不是先锋营的人,平日里拿着法令来压人压惯了,这些将领们早已有不爽他的人。

    所以出声劝阻的人并不少。

    甚至那些列阵的士兵眼中,都纷纷现出不忍之色。

    第一场是消耗战,下一场就是精锐战。

    所有的士兵,清一色都是气玄境中期以上,大部分甚至是气玄境后期修为。

    对战的荒兽,也都是清一色的中级荒兽。

    中级荒兽便已经可以使用本命秘术,与低级荒兽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一对一都尚且很困难,何况是大战。

    他们是百战而生的人,眼睁睁看着战旗营这些新兵蛋子,如果上了战场,跟送死真是一点区别都没有。

    &amp;amp;quot;欲加之罪。&amp;amp;quot;窦昊冷冷看着古博说了一句。

    这些人的反应,再加上古博脸上的笑容,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分明就是在力支身上吃了亏,报复来着。

    “古指挥使,你虽是军纪营派来督察法令之人,但是这战场之上的布局,柴弘大统领不在时,却由我全权督办。如此冒然将战旗营加入精锐战中,并没有经过众将领谋划布局,此举是否太过随意。”程副统领站在那里,悠悠出声,掩藏在铠甲底下的面容别人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

    但是话里的意思却很明显,显然是不满古博一言堂。

    先锋营跟军纪营,本身就是完全两个存在。

    古博是军纪营的代表,被赋于督察大权,平常在法令上的话语权在他之上。

    但他是堂堂众副统领之,上战场这件事,可不单单是法令范围了。

    那是涉及到大军布局,战前谋划的。

    “程副统领,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两营共为保护右旗城而设,在战场之上更是不分你我。况且,上战场本身就是做为将士的荣耀,难道战旗营都是一帮贪生怕死之徒么?”古博听到程副统领的话,脸上的讥笑之色不由一滞,但是很快便反应过来,故意把声音放的很大,这话其实就是说给战旗营的人听的。

    “嗬,这古博平时看来不得人心啊。”莫皙阳在力支心中笑了。

    听了他这话,力支原先升起的怒火,不由平息下来。

    他分明看得清楚,这前线先锋营也不是铁板一块,古博与众将领之间,似乎并不和睦。

    想想也是,军纪营从不出战,只跟在战阵后面,督察法令。

    让这些浴血奋战的战士们,早已鄙视到极点,再加上平时估计也会指手划脚,早被先锋营的将士看不惯了。

    但是碍于他的身份,拿他没有办法而已。

    此时程副统领被古博拿话堵住,并没有再出声,像是在思考,但是掩于铠甲之下的面容,依然没有人能看到,以他的修为,也不会有人傻到用神识去窥探他的精神变化。

    古博见程副统领沉默,其他将领也无言以对,脸上重新升起一种得逞的奸笑。

    早在城中传来讯息的同时,他也接到执法监察的秘信。

    让他配合战旗营新任都统曾强,把力支拿下。

    本来他还看不起这个气玄境后期的小子,直到用神识窥探才现力支的实力,远他预料之外。

    自己甚至还吃了个暗亏。

    这口气不解,以后怎么修炼。

    面对先锋营将领们的劝阻,古博直接拿以大义来压人。

    他的笑容,让颜香影等人心生极大的严恶感。

    “狐假虎威,要是在平日里被我碰上,一剑斩了他。”苏小白恨恨说道。

    以他的性格,古博要是在别的地方遇到他,早就成了剑下亡魂,哪还有机会在这得瑟。

    但是这是战场,东方莽原右旗城两大战线之一的重要之地。

    如果此时他为了一时气愤出手,战旗营立马就会陷入不义之地。

    当然,战旗营处于什么位置他是不在乎的。

    但是师尊严令,让他保护力支这件事情,他没有办法违抗。

    所以也只能把气压了下来。

    倒是力支,此时心头怒意已经平息,从容不迫地从战阵中走了出来,对着先锋营众将领一抱拳,唯独略过古博,然后侃侃说道:&amp;amp;quot;程副统领,众位大人,我们战旗营的将士虽然没有经历过大战,但个个都是铁血铮铮之辈,上个战场而已,我代表战士们服从军令调度!”

    力支瞬间有了自己的判断,既然古博故意找他麻烦,想要避掉这个麻烦是不可能了。

    甚至连先锋营的将领们,想要维护战旗营,都被古博用大义压住。

    要是不上战场,整个战旗营先锋队的士气,就会被打压到极点。

    而且古博是指挥使,想要整他们,办法多的是。

    只有上战场,才能让战士们不至于被迁怒。

    古博的目的,无非就是借着荒兽之手,让战旗营先锋队吃大亏,最好是能让自己跟苏小白等人死掉。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有火英。

    火英对高级以下的荒兽,都有绝对的克制能力,力支并不怕战士们出现危险,反而有这个机会让他们历练一下也好。

    他怒的只是这个古博,其心可诛。

    窦昊没有意外力支的话,他知道力支身上隐藏着很多秘密,当时在赤龙果树那里,就曾见过他吓退荒兽的手段。

    &amp;amp;quot;战!&amp;amp;quot;于聪听到力支同意,带头喊了一句。

    紧跟着他后面,所有的战士都轰然响应,爆出一望无前的气势。

    这一幕,倒是让所有的先锋营将士,大为意外。

    也不知道这些战旗营的士兵,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真不怕死,竟然有如此大的勇气。

    程副统领掩藏在铠甲之下,只露出的一双眼晴,顿时射出两道精光,对力支多看了几眼。

    “好小子!虎父无犬子,你有你父亲力天明身上一往无前的气势,不愧是战神之后!”程副统领震天的声音出,显然对力支极为欣赏。

    他虽是先锋营将领,但是战时两营不分家。

    而且像他这样的大将,对力天明这样的人本身就是惺惺相惜,根本不会考虑到巴图尔以前任先锋营大统领时,跟力天明的过节。

    那是别人的事。

    力支此举,落在他的眼里,是大勇气。

    &amp;amp;quot;既然他们自己都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定了。&amp;amp;quot;古博见自己的意图得逞,得意狂笑。

    反倒是其他的将领们,纷纷轻叹着。

    力支虽然勇气可嘉,但可惜他还是太嫩了,不知道战场之凶险。

    精锐之战。

    中级荒兽齐出,甚至还有高级荒兽压阵,一旦冲锋起来,罡斗阵的作用被降到最低,已经不再是身体上面的拼杀。

    而是本命秘术跟战士修为最直接的战斗。

    一点经验都没有的战旗营先锋队,必然死伤惨重。

    但是他们也没有一点办法,古博地位特殊,一句话压死所有人,而战旗营的人又都不知死活附和着。

    &amp;amp;quot;众将士听令!下一场精锐战,战旗营的人随先锋营精锐一并出战!&amp;amp;quot;程副统领的声音再次在众人头顶炸响,下命令。

    他欣赏力支的勇气,也为战旗营的士兵气势所震。

    但更多的,则是为力支在整个先锋营中的威信所惊。

    做为千夫长的窦昊一直没有说话,反倒是力支说了一句,将士们便纷纷应和。

    一句话,便让众将士归心,好大的个人魅力。

    &amp;amp;quot;哄!”

    听到程副统领的命令,先锋营排列整齐的士兵,出震天的哄响。

    战斗,永远都是战场唯一的主题。

    东北战线的战斗节奏,在这几十年来的拉距战中,已经形成一个规律。

    一场接着一场,中间也只间隔半天时间。

    先锋营精锐主力早已经在消耗战时准备妥当,列阵待。

    倒是战旗营,一路来还没来得及修整,连手上的斩兽刀都在之前的路上残破不少,需要时间换装列阵。

    窦昊一挥手,于聪与其他几个百夫长,立刻带领着战士们前去换装。

    但是去的阵形,却让先锋营那些将士们不由暗笑起来。

    先锋队的人,根本不懂得战场进退阵形的重要性,就像一支还没有经过训练的新兵,进退之时毫无法度,落在他们眼里就像是儿戏。

    古博看着这一幕,眼中的讥笑之色更重。

    “就这样的军队,还想来镇守东北战场?真不知道巴图尔在想什么。”古博毫不客气地抨击着。

    如果这是在右旗城,他当然不敢说这话,直接得罪巴图尔的后果,恐怕不是他能接下的。

    但此时是在东北战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山高皇帝远的,也就无所顾忌。

    再加上他是执法监察派来的人,本身又是亲信,执法监察又是现在最有望跟蓬泽争下一任巴图尔之人,所以才会肆无忌惮起来。

    “虽然古博此人极为讨厌,但是他说的确实也不错,这先锋队看起来像是一盘散沙,呆会上了战场,怕是没打起来就已经被自己人给踩踏死了。”一个将领摇摇头说道。

    他是先锋营八位副统领中的一个,地位仅次于程副统领,对战场大局也了解的非常深刻。

    “战场瞬息万变,这些毛头小子如果自己不行,谁也护不住,只能看他们自己了,倒是那个力支,口气大的逆天,不知道如果先锋队一战全灭,他怎么跟上面交待!”另一个将领接口说道,眼中也尽是失望之色。

    他也不看好力支,毕竟个人实力在整个战场上,其实起到的作用,并没有平时那么大。

    万一此战覆灭,不亚于狠狠抽了力支跟他父亲力天明几个大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