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冤家路窄
    锦袍人以为桀骜不驯的苏小白是力支,再加上得到的城中传来的讯息中,对于力支的描述明显与现场看到的不符。天籁小说WwW.』⒉

    苏小白那一句话,展露出来的修为,让他极为震惊到极点。

    能用神识引导声音出来,绝对是神明境以上的修为。

    不是说那力支,才气玄境后期么?

    难道在来的路上,突破了?

    气玄境入神明境,那是一个巨大的槛,不知道有多少人,终其一生都在这门槛前踏步不前。

    没有大机缘,光靠资质优秀想要突破这道门槛,没有个几十年,根本不可能。

    而眼前这个看着白白嫩嫩的小屁孩,竟然突破了。

    “不对!”

    就在锦袍人散出神识,想要探探苏小白底细的时候,他也同时看到了与苏小白离的不远的力支。

    又是一个小屁孩。

    看着比那白白嫩嫩的小屁孩还要成熟一点,身上透着一股稳重如山般的气势。

    难道这个才是力天明之子,力支?

    刚才大战之时,他并没有分出神识观察战况,所以并不知道是力支吓退了荒兽,终止战斗。

    动念之间,他的神识一分为二,同时扑向苏小白跟力支两人。

    可是这两个年纪看起来差不多的少年,身上都有着神识波动的痕迹,货真价实的神明境界,具体是神明境哪个期,没有探查之前倒是不清楚。

    但光是知道他们是神明境界,就已经是极不得了的事情了。

    整个右旗城的历史上,就没有人在二十岁之前突破到神明境界。

    突然间两个少年天才出现在面前,其中还有一个是前任护城营大统领力天明之子,锦袍人怎能不心惊。

    “找死吧!”苏小白的感觉何等敏锐。

    就在锦袍人神识席卷过来的同时,他便已先一步感觉到神识波动。

    以他的高傲,连燕绝这样比他厉害的多的人都敢顶撞,何况先锋营的将领。

    敢用神识扫他,他必须要回击。

    但就在苏小白将冷喝将要把神识反击回去的同时,力支轻轻对他摇了摇头传音说道:“苏小白,静观其变,不能激化矛盾!”

    这里是先锋营驻地,是守卫整个右旗城的最前线。

    那锦袍人必是先锋营高级将领之一,用神识扫出来查探,本身并没有带什么攻击性,如果由着苏小白的性子,直接反捕过去说不定会让那人受伤。

    他跟窦昊代表的可是战旗营,刚刚才到达东北战线就跟先锋营起冲突,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而且那锦袍人的神识,其中有一股也是对他放出。

    他刚刚到达这东北战线,便出手阻止了一场消耗战,引起这锦袍人的不满,力支也不想借苏小白之手来震慑对方,他要凭自己的实力。

    “哼!”

    苏小白听到力支的传音,冷哼一声,刚刚想要爆的神识,又隐回神庭之中。

    倒不是苏小白有多听力支的话,事实上,他是喜欢支配别人的性子,如果放在平时,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立刻就会引起他反感。

    但是力支却不是一般人,先是收回神火放他一马,而后师尊有命,让他保护力支。

    这两条,苏小白虽然嘴上不说,脸上摆着不乐意的表情,但是自尊心却让他一直惦记在心头。

    锦袍人的神识同时降临到苏小白跟力支身上。

    但是转瞬之间,他的脸色急变。

    那道冲着苏小白去的神识,好像碰到了一堵坚固无比的墙壁,根本探不进去分毫,完全被阻挡在外面。

    就像微风吹拂墙壁一样,找不到任何进入苏小白身体的渠道。

    这是什么情况?

    要知道他可是神明境中期的高手,虽然不是这先锋营众多副统领之一,但却是战前步督察,没有点本事根本不可能在这前线站住根脚。

    他谅苏小白跟力支两人的年龄,最多不过刚刚突破神明境界,没曾想到,自己的神识,竟然对苏小白毫无作用。

    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功法或是手段,来阻拦他的神识?

    但这还不算。

    如果说神识进不了苏小白的身体,他还能归为苏小白手段特殊的话。

    那力支给他的震惊,已经完全越了常理。

    与苏小白不同的是,他的神识轻易便进入力支体内。

    正准备要在力支体内游走巡查一番时,突然间神识之中出现一股浩大的赤红气息,这股赤红气息携带着仿佛毁天灭地般的力量,从力支身体各个角落升起,一下把他的神识困在体内。

    那四面八方都存在的赤红气息,类似神识却又有本质上的不同,让他感到本能的恐惧。

    “这是什么力量?神明境界的修为,怎么可能产生这种类似于天地本源之力的力量!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锦袍人的神识,仿佛在被困在一片火海当中,那若有若无的温度,让他的神识竟然产生了一丝灼痛的感觉,心里震惊到极点。

    以他的见识,见过各种各样的高手,甚至在这战场之中,更是见识了各种高级荒兽的能力,但却从来未遇到力支这种情况。

    神识进退不得,一动就有一种被灼烧的痛苦。

    这赤红的气息对神识都有着致命的作用。

    这是一种来自于灵魂的判断,是神明境中期高手明心见性之后,神识与心相连产生的能力。

    “我叫力支,不知这位大人如何称呼?”就在他惊疑万分之间,力支的声音,在他神识中响起。

    “我乃先锋营前锋督察指挥使古博,代表整个右旗城的军纪营!我问你为何右旗城传来的讯息里面,你刻意隐瞒修为不报,这是欺上大罪!”锦袍人压下慌乱,亮出自己的身份,直接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想要以此挽回一点面子。

    堂堂前锋督察指挥使,虽然官衔不如副统领之流,但却是代表着军纪营的大人物。

    平常就算是大统领见了他,也要以礼相待。

    没想到今天居然在两个少年面前碰壁,简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自尊瞬间被粉碎的一塌糊涂。

    心中恨意大起,却又不敢乱来,只能以大罪相扣。

    反正在这战场上,法纪方面的事情,他说了算。

    “军纪营的人!”力支听完古博的话,心里升起一股怒气。

    想不到冤家路这窄,刚到这里,就碰到执法监察手下的人。

    如果说力支对先锋营的将士,还心存敬佩之心,那是因为他们舍命保家,不畏生死。

    但军纪营是什么地方?

    设立法纪,打仗的时候落在最后方,稍有人越矩立刻冲上来抓人的家伙。

    他以前还被窦家连同军纪营冤枉过,关过大牢,差点处死。

    再加上执法监察连续派人想要控制他这件事,让力支对军纪营整个大营的印像,差到极点。

    这个古博,先是对他阻止大战产生质问,然后直接神识相探,说他欺上大罪,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军纪营风格,不问事实,胡乱定罪。

    如果不是他境界突破,能够控制火英,光是用神识对拼,并不见得是这个古博的对手。

    可是现在却不同,有火英气息相助,别说古博只比他高一个境界而已,就算是神明境后期的高手,在不动用神威的情况下,也别想在他身体里占一点便宜。

    当然,力支没有蠢到当众让这古博难堪,毕竟是刚到东北战线,事关大局。

    但是火英的力量,可不是表面看起来只是有点温度那么简单。

    这个古博敢用神识探他,就必须要付出一点代价。

    念头一动,那赤红气息顿时分出一股,游蛇一样撞进古博的神识当中,快消失。

    “嘶~~~!”古博身体猛地一震,神识上传来一阵戳心的灼痛感让他倒吸一口冷气,神识被力支从体内一下震出,潮水般退回。

    “古指挥使?”程副都统明显感觉到古博的异状,轻轻问了一声。

    同时对力支瞟去一眼。

    之前力支出面,让荒兽溃逃的场景,以他的修为自然早就看在眼里。

    对这个孩子的修为,也是极为震惊。

    他之前问一声,是因为规矩,并没有想真正要责难力支,毕竟力支不但吓退荒兽,还无形中救了无数士兵的性命。

    他身为副统领,除却法度,更有人情。

    更多的只是想看看这战旗营新来的人,到底有些什么样的手段。

    但他没想到力支居然强到这种程度,连擅自难的古博都在他手里暗自吃亏。

    “没事。”古博手一摆,镇定下来,但是看向力支的眼神,明显带着极浓烈的恨意。

    他不知道力支刚才做了什么,但是却让他神识瞬间失去控制,吃了个暗亏。

    力支对他眼中的恨意,毫不意外。

    自己刚才分出火英气息,融进古博的神识当中,就等于是个引子,除非古博突破到神通境界开始感受本源,否则根本不可能查觉到。

    这是以备万一。

    如果古博以后再敢对他起什么坏心,火英气息直接引爆,瞬间就让他神识受损。

    这是他控制火英之后,不知不觉间领悟的一项能力。

    做为五行本源之一的火印碎片,火英的威力还远不止如此,只不过他现在修为还低,刚刚踏入神明境界,不能完全挥出来,否则直接就可以让这个自以为事的古指挥使神魂俱灭。

    “程副统领,人兽~交战,向来都有规矩,兵对兵将对将,战旗营擅自终止战斗,坏了法令,若是不严惩,怕是难以维持东北战场现有的局面!”古博眼中恨意一闪而逝,转身对程副都统说道。

    程副统领掩藏在战甲之下的脸,轻轻露出一丝不屑。

    古博的话,听起来大义凛然,但是他却知道,这是自欺欺人之说。

    所谓规矩,不过是人类实力不足,退而求其次想出来的办法,可以说是与荒兽一方不成文的约定。

    但是这样的约定,其本质就是让同胞们去送死。

    他身居高位,没有办法扭转乾坤,只能看着这些战士们去用自己的命与荒兽消耗着,但不代表他内心就真正的赞同。

    实际上,力支的做法,于理不符,但却合情。

    只是这古博,大概是吃了力支的亏,所以含恨在心,想要难。

    只是古博是军纪营的人,与先锋营是分开的,相互制约的关系,自己并没有权利阻止他难。

    “依古指挥使的意思如何?”程副统领淡然问道。

    “战旗营既然不懂规矩,那下一场战斗,不如就派他们参加,正好趁机让他们学学规矩,历练历练。”古博脸上闪过一丝狞笑。

    “不可!下一场大战,是对荒兽的精锐,战旗营尚无经验,等同送死!”

    古博话一出口,顿时响起一片阻止声,是另外几个副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