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军方的隐藏实力
    “呜~~~!”

    就在全体战士不知道到底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战阵的后方,响起收兵的号角声。

    低级荒兽如潮水般退走,战事自然也就结束了。

    片刻之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绝对是空中那个看似十分年轻的神明境高手所致,提前结束了这一次的战斗。

    与此同时,窦昊也带着所有战旗营先锋队的战士们,从山头冲了下来。

    先锋队等于是战旗营的斥候部队,为了行进方便,队伍中并没有明显标志着番号的旗帜。

    这一冲过来,先是让愣神的战士们一惊,但随后看到天上飞舞的窦昊和苏小白等人,立刻就安静下来。

    毕竟是人类,不管是哪支军队的,总归是自己人。

    “我是先锋营冲锋队千夫长黄百年,请问来者何人?”

    战队的后面,站在鼓手与号角手之间的一个身形削瘦的中年人,对着力支抱拳朗声问道。

    他是这支队伍的将领。

    刚才收兵的号角声也是他让起的,最先回过神的也是他。

    眼看着一位神明境的年轻高手站在空中,吓走了那些低级荒兽,于情于理都要招呼。

    “我们是战旗营先锋队的人,刚刚从檀香岭到达东北战场,我叫力支,是先锋队的士兵。”力支缓缓从空中落下说道,他身下的战士们,立刻散开一个圆圈,让他着地。

    听了力支的话,黄百年的脸上现出诧异之色。

    战旗营他当然知道,这次先锋营要撤防,来替换的就是战旗营。

    不过这个新战营刚刚建立,原以为实力就算再强,也比不得久经战场的先锋营本部。

    没想到一个先锋队的士兵,竟然都是神明境界的人物,简直吓死人。

    而且战旗营先锋队本身预计至少还要七天时间才能到达这里,竟然这么早就到了。

    檀香岭战事之后,索必曾派人来东北战线报信,但力支从檀香岭出的事情,就没有再派人来通知了。

    黄百年做为一个冲锋队的千夫长,还没有资格得到消息,所以并不知情。

    而且他此时,心里要比外表震惊的多,力支这挥手之间吓走几千低级荒兽的手段,他闻所未闻。

    以他对荒兽的了解,这些低级荒兽悍不畏死,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这么多年镇守东北战场,大仗小仗不知道打过多少场,早已对荒兽的脾性了解的通透。

    为何这个少年一来,就全部吓跑了。

    如果说是修为,那他不信。

    毕竟战旗营本部的将领中,神明境的高手,还是不少的,否则也无法镇守这东北战线。

    “原来是战旗营的同胞,既然这场战事已经结束,那不如与我们一起返回大营。”黄百年想不出原因,只能压着心头的震惊对力支说道,说完后朗声吩咐着冲锋队的士兵:“所有战士听令,立刻打扫战场,收兵回营!”

    得到他的号令,愣住的战士们立刻行动起来,收拾着死亡的荒兽跟同伴的尸体。

    这些战士的行动非常迅,并且熟练。

    力支趁着这个机会,用神识扫了一下整个战阵,现这些战士大多都是气玄境初期,极少部分是气玄境中期修为,只有千夫长黄百年一个人是气玄境后期。

    这么一支军队,在对付低级荒兽时,虽然能占到不少便宜。

    但是如果面对中级荒兽,肯定要吃大亏,甚至全军覆灭都有可能。

    整个队伍中竟然没有一名神明境高手坐镇,有点出乎力支意料之外。

    就在战士们打扫战场的时候,窦昊带着战旗营先锋队的将士们,也冲至附近。

    “窦昊,先锋队百夫长。”窦昊落到力支身边,冷冷地对黄百年打了个招呼。

    跟着,苏小白和侧骑着白泽的颜香影,也从天面降,站在力支身边。

    这一幕,更让黄百年眼皮跳。

    什么情况。

    战旗营的编制,简直跟先锋营天差地别。

    又是神明境界的士兵,又是神明境界的将领,不过只是个百夫长,光以官职而论还不如他大。

    更重要的是那头被一个绝世美女骑在身下的荒兽。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曾经在对战高级将领时出现过的兽将白泽。

    绝不会错,虽然他没有跟高级荒兽照过面,但是却在远处观看过。

    高级荒兽的实力,对他来说,绝对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为什么会被一个女子骑在身下。

    黄百年不由觉得自己脑袋有点晕,难道是幻觉?

    不只是他,白泽一落地,那些正打扫战场的战士们,也都被震住了。

    如果说出现一个神明境高手制止战斗还好理解,那一头身上兽威浓烈的高级荒兽又是什么鬼,一时间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白泽的身上,放下手中的活,紧紧抓着斩兽刀,一幅戒备到极点的样子。

    “咩~~~!看什么看,当心我吃掉你们!”白泽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十分不爽地出哼叫声。

    这一说话,更加坐实了高级荒兽的身份。

    因为只有高级荒兽,才能口吐人言。

    它这几天,时不时被苏小白欺负,虽然有颜香影护着,但是吃瘪是难免的,这时候逮到机会来吓一吓这些渺小的人类,还是很爽的。

    它这一吓,黄百年刷地一声把一直悬挂在腰间的短刀抽了出来,全身真气鼓荡,马上就要下令战斗了。

    力支这时心里暗叫一声麻烦。

    他把白泽这事给忘了,荒兽一直跟人类是不共戴天的大敌,他虽然驯服了白泽,但落在其它人眼里可不是这回事,再加上白泽放言狂语,难免会惹的这些人紧张。

    正要开口解释,颜香影已经先一步开口了:“各位请不要误会,这头白泽已经被我们驯服了。”

    同时拍了拍白泽的头,示意它别再胡言乱语。

    “姐,跟他们解释干嘛,要是敢动手,我一招就能让他们跪着。”苏小白不屑地撇了撇眼说道。

    眼前这些人,在他眼里确实不算什么。

    最高不过气玄境后期的修为,以他神明境后期的实力,一招其实都不用尽力。

    “我们并非敌人,同为保护右旗城而尽力,没有必要这么剑拔弩张。”力支一句话,便让黄百年紧张的神经不由松驰下来。

    力支的出现,让冲锋队的战士,伤亡降到了最低,吓跑荒兽这是不争的事实。

    再加上他们的修为,确实能够说这样的话。

    实力强大,也是不争的事实。

    最重要的是力支那句同为保护右旗城而尽力的话,说到他心坎里面了。

    来东北战线将近五年,经历无数次浴血奋战,从当初那个只是气玄境初期的士兵,伐幸存活下来,一步步变强成为千夫长,黄百年始终不敢忘记这个使命。

    因为右旗城中,有他的家人。

    他在力支的话里,能够听得出来几乎一模一样的感情。

    “这里是我们与荒兽约定的战场,离大营还有一段距离,等会你们跟在我们后面,撤回大营吧。”黄百年示意战士们放下手中的斩兽刀,以最快的度把场战收拾好,然后便鸣金收兵,往另外一个山谷的方向撤退。

    窦昊带着战旗营先锋队的士兵,跟在后面。

    力支则一人走到黄百年身边。

    “黄千夫长,我有些疑问要请教你。”力支对黄百年拱了拱手,行了个军礼说道。

    这一动作,顿时让黄百年受宠若惊。

    力支可是货真价实的神明境高手,虽然只是个士兵,但在战场上就是以实力论高下,竟然对他一个气玄境的人如此客气。

    再加上看起来不大的年龄,没有一点狂妄的感觉,黄百年心里,对力支的评价马上提高了一大截。

    “你且说。”黄百年同样抱着拳回了个礼。

    “我在右旗城长大,以前一直认为先锋营就是驻扎在右旗城外的一部分,直到在檀香岭见到先锋营驻军,才知道自己是管中窥豹。但是以我对荒兽的了解,东北战线由龟王亲自统率,高级荒兽不计其数,先锋营是如何在这里对峙抗衡至今的?”力支开门见山,把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问了出来。

    他现在当然不会认为先锋营就是当初自己呆的那么一点点大。

    但是依然没有一个直观的印像。

    “哈哈哈,先锋营做为右旗城第一大战营,长年在外征战与荒兽对峙,实力不但是远你的想像,其实就算城中那些家族,恐怕也不一定知道。”黄百年脸上露出一抹自豪,朗声大笑说道:“早在右旗城建立护城军之初,只有先锋营一个大营,所有城中子弟如果参军,都是一律加入先锋营,在外开拓。最早之前是没有护城营的,后来前线开拓的厉害,荒兽才组织潮汛,想要趁先锋营在外的机会,攻下城池才紧急~抽调人回去组成护城营。但是这传统却一直留了一下,每年都有大量的城中子弟加入先锋营,像我们这些人,一加入就直接被拉到前线参加战斗,除非升到一定官职或是接到上面的命令调配,否则是没有机会回城的,知道的人自然也就不多了。”

    说完,见力支在微微点头,黄百年没有停留,接着解释。

    “至于先锋营的实力,说实话我只是个千夫长,也不能完全知道。只知道在东北战线,气玄境初到后期将士现在总共三万三千七百二十四人,神明境以上的将领总共三百二十五人。荒兽虽然很强,但有这些将领维持着,它们不付出巨大的代价,也不可能破掉东北战线。”

    “嘶……”力支听着黄百年的话,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他对先锋营的真正实力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不由心惊。

    不提这三万多人的气玄境战士,光是三百二十五人的神明境高手,这是什么概念。

    神明境高手,可不是什么大白散,随处可见的存在。

    任何一人,都足以在右旗城开拓出一个大家族来。

    在这里,竟然如此之多。

    他这个右旗城土生土长的土著,竟然直到今天,才知道先锋营东北战线的实力,竟然强大到这个地步。

    这些事情,恐怕是属于军方高级机密,父亲也肯定知道,但对他都守口如瓶,不曾透露。

    更何况城中的那些家族。

    现在想想,窦家的小动作,当真是可笑。

    先锋营若不是镇守东北战线,这股力量回到城中,足以瞬间荡平所有的家族。

    等等!

    巴图尔在这个时候,用战旗营替代战旗营主力,把战旗营抽调回城,到底是为了什么?

    此时,力支心中,突然升起一个模糊的念头,总觉得事情不是他以前想像的那么简单,其中恐怕隐藏着巨大的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