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心态转变
    用没有什么智慧,只有本能的低级荒兽对付人类气玄境的战士。??网?

    本身双方实力有着巨大的悬殊,荒兽这方可以说是吃了大亏。

    但待不住荒兽的数量基数大,却不是人类战士可以相比的。

    虽然一时之间荒兽死的多,人类死的少,但日复一日的这么耗下去,人类显然更吃亏一点。

    要知道一个气玄境的修为哪怕是天才,也要十几二十年的功夫,但是低级荒兽可是用不了这么长时间的培养。

    此消彼涨之下,力支自然不会被表像所蒙蔽,替人类阵营担心起来。

    “东北战场还这么平坦,先锋营在这种地方,光靠[罡斗阵]就能抵挡得住荒兽的冲击,真是不可思议。”于聪把手搭在眼帘上,极力想要看清那远处的战阵动向,惊讶不已。

    于聪的头脑,要比一般人聪明的多,要不然也不会得到老知的青睐。

    再加上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着战事上面的问题,很快便有了这个疑问。

    确实如他所想,人类在身体力气上,先天不能跟荒兽相比,气玄境的人类,光以身体素质而论,甚至也就跟低级荒兽齐平,好在多了个真气护体。

    但是荒兽一旦群体冲锋,那威力可就直线上升。

    真气是会消耗的,胶着时间过长,补充不及时,光以**相拼的战士们就要吃大亏。

    这片平原中,又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兽荒冲击的势头。

    好在[罡斗阵]挥了巨大的作用。

    “小白,你以往是龟王手下的兽将,告诉我,这种消耗战要打多久?”力支看着远方不断冲杀,慢慢混和在一起的人兽大军,沉声朝白泽问道。

    “喂!别乱叫,你竟然叫那畜牲小白!”还没等白泽开口回答,苏小白顿时叫了起来。

    本来他就是看上这头白泽跟他的名字挺配的,才从逃走的高级荒兽中挑选出来,把它留下来要驯服成坐骑。

    哪知道,这畜牲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居然认力支为主。

    这一路上,一人一兽不知道怼过多少次,要不是把师尊当做父亲来看,以苏小白的性子,早不知道把白泽给多少剑凌迟了。

    此时听到力支竟然叫白泽为小白,心里顿时十分不爽。

    力支没理他,也没工夫理他。

    他叫白泽小白不过是为了顺口,根本没有挤兑苏小白的意思,而且此时战局当前,哪有空跟苏小白扯这些事情。

    那些战士们虽然素不相识,但眼睁睁看着他们活生生被荒兽撞死,力支心痛无比。

    如果是在突破神明境以前看到这种场景,力支心里可能很沉重,但却没有这么心痛。

    自从明心见性之后,内心里的东西不知不觉会突破心里的迷雾浮现出来,虽然他还年少,搞不懂燕绝说的苍生大责为何物,但看着这些同胞战死,心里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痛意。

    “咩~~~!回主人,每次这种消耗战,都要等那些低级族人跟人类伤亡过半,人类才会鸣金收兵,一般要死个几百人。”白泽轻蔑地瞅了苏小白一眼,得意地嘶叫一声回答力支的问道。

    每当看到苏小白吃瘪,是让它很痛快的事情。

    自己认的这个主人也是个奇才,虽然修为不高,但每每做事出人意料,连苏小白这种狂妄到极点的人类,也拿他没撤。

    这一刻,白泽认为自己认主服怂其实也没想像中的那么坏。

    苏小白脸都气白了。

    这一人一兽,简直毫不给他面子。

    要搁在以前,早几剑射过去了,但是没有办法,师尊如父,整个通天剑阁他谁的面子都能不给,但师尊的话,他必须听。

    “小白,别生气,力支也没想那么多,回头我给白泽起个名字,这样就不会冲突了。”颜香影忍着笑安慰道。

    这个弟弟,在哪都是强悍的让人刮目相看之辈,唯有在力支这里,不断吃亏。

    虽然外表张狂,但性子其实单纯的很,跟白泽拌嘴时,就是个十足的孩子。

    做姐姐的,自然要护着点。

    “好,给姐一个面子,赶紧改了,他要再叫小白,我可要飙了。”苏小白见颜香影安慰他,气立刻就消了,外强中干地威胁道。

    力支没管这姐弟两之间的交流,心里已经做好冲阵的打算。

    “窦昊,我去结束这场消耗战,人命不是拿来送死的!”力支目光如炬,身上战意沸腾起来。

    “慈不掌兵。”窦昊愣了愣,回了一句。

    他活的比力支大,见过的世面也比力支要多。

    虽然第一次来东北战场,但是他知道,若要维持一个战线的稳定,消耗战必不可少。

    一上来就是将对将,高手之争的话,那不叫维持,那是决战。

    力支为了这些战士的命,要打破这个局面,在他看来是不智之举。

    “窦昊说的没错,慈不掌兵,你虽然都统之位还没落实下来,但在军中威望已然越窦昊,这些兄弟们都听你的。但是切不可意气用事,拿自己的喜好来衡量战场之局,打破了这长期以来约定成俗的局面,后果恐怕不能掌握。”莫皙阳也在力支脑海中说道。

    “身为战士,眼睁睁看着同伴任由杀戮,我做不到!”力支毫不客气地回答着。

    “一将功成万骨枯啊,有些牺牲是不得不做的,这是规则。”莫皙阳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叹道。

    他其实知道,自己说的道理,力支都懂。

    毕竟力天明从小的耳濡目染,让力支有着远同龄人的大局观。

    这种事情,他不会看不透,要不然也不可能明心见性,不知为何此时竟然想要背道而驰。

    一时间,莫皙阳突然感觉,从力支突破神明境之后,自己就有点猜不到他在想什么了。

    上次收神火放苏小白是一次,这一次是第二次。

    力支的想法和思维,已然不再是以前那么容易度测。

    “霸道、王道!这就是规则?那我偏不要这个规则,打破它又能怎么样?”力支心里升起一丝抗拒,朗然说道。

    这话是说给莫皙阳听,也同时说给窦昊听。

    不是对两人抗拒,莫皙阳跟窦昊说的话,是为了他好,这自然能够体会到。

    他抗拒的是这狗屁规则。

    什么慈不掌兵,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这都是谁定的乱七八糟的规则。

    凭什么定这样的规则,莫说是人,就算是天也不行!

    他天生人养,生来已极为不易,奋起之后面临绝境几次银针刺穴,只剩不到四年寿命,对生命犹其珍重。

    以己度人,每一个人的命,都很珍贵,都应该有自我选择的权利,而不是在这种消耗战中,白白浪费。

    至于大局观,他不缺,但是一个只剩不到四年,突破不到神通境就会死的人,看那么远干什么。

    现实摆在眼前,他不去,死的人会越来越多。

    几百气玄境战士,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有亲人朋友,奋力在这几千里之外的战场,维护着右旗城的安危。

    道理他都懂,但绝对不会坐视。

    “会违反军规,受到惩罚,你我不怕,但兄弟们担不起!”窦昊眉心一抖,出乎意料地多说了几句。

    他的话,让力支心中的愤慨之情,稍微平息了一阵。

    窦昊说的不假,他们现在代表的,确实不只是个人,还有这上百名战旗营先锋队战士。

    但是这对力支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力支从来也没想过,要带这些战士下去,那会让他们担上擅自行动的大责。

    对付这些低级荒兽,以他一人之力足矣。

    别忘了火英气息对它们的压制力。

    而且他现在现实身份不过一个士兵,不像窦昊,尽管所有人都把他当成领看,但只要都统任令没下来,谁也没办法因为他的一时动作,迁怒到战士们身上。

    最多不过连累一下窦昊,担个御下不严之责。

    “你不怕担责就行,你们在这等着,我先结束这没有意义的战斗再说!”力支不再多做解释。

    说话之间,身体便已腾空飞舞起来。

    以极快的度冲向正在胶着的战场。

    那些冲打在一起的人和兽,被天空突然冲过来的一个人影吸引了注意力,就连没什么智慧的低级荒兽,都齐齐一愣。

    神明境的高手,东北战场可不少,但却不应该出现在此时。

    怎么会有人这时候过来。

    力支一路飞腾,空中的低级荒兽连忙避让。

    长期处于这东北战场,让它们本能地对神明境的高手,产生畏惧之心。

    此时力支的火英气息,还没有爆出来。

    直到飞临战场的正上空,一股浩然而狂暴的火红色气息,从他身体里骤然冲出。

    瞬息之间,整个天空被映射成一片赤红之色。

    初步掌握火英之后,火英气息的爆,要比以前极限时猛地百倍。

    其中挟带着属于老荒兽王的气息,让身下的低级荒兽,全身都战栗起来。

    战阵瞬间大乱,拔腿就逃。

    先锋营的人类战士,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着与自己大战的荒兽逃跑,顿时反应过来,想要追击。

    “全部站住!穷寇莫追!”力支在空中出一声暴吼。

    正准备追杀的先锋营战士,被力支如雷暴般的号声震住,愣在了原地。

    那些低级荒兽,被火英气息吓的屁滚尿流,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心中只剩下恐惧。

    此时追赶必定会大胜。

    但是别忘了,这些荒兽不过也是些炮灰,也是一条条的生命。

    要是放在以往,力支并不会产生任何一丝怜悯。

    但是自从收服白泽之后,力支深深感觉到,荒兽与人类,除了生命形态的差别以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不想让荒兽杀戮同胞,也同时不想让人类肆意杀掉这些没有反抗能力的荒兽。

    “你突破神明境掌握了火英之后,也不知是好是坏,火英毕竟是老兽王留下的神宝,释放出来竟也会潜移默化影响你的思想,对荒兽的态度产生转变。”莫皙阳感同身受。

    他对荒兽并没有任何偏见,自己本身就不是人类,以前是因为力支与荒兽对立,各为其主。

    但是现在见力支这么做,他完全可以理解,并且理解的比力支本人还要深。

    只是这种做法,很可能会引起同为人类的那些将领极大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