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虚伪的御宝殿
    万年玄冰。???网?

    这个词力支可以肯定自己不是第一次听说。

    那次与妲灵联手,干掉初三的时候,妲灵用的雪玉制造出来的就是万年玄冰。

    而且还跟他解释过万年玄冰的特性,与一般的冰冻完全不同。

    一旦被万年玄冰冰封起来,就等于跟玄冰成为一个整体。

    坚不可摧不说。

    如果非要找一个办法,暴力将之打破,那会连同其中被冰封起来的人或物一起破碎。

    就像初三一般。

    想要救他出来,除非妲灵用雪玉解封,否则就算是巴图尔亲自出手,也不可能保初三无恙。

    但是那只是冰封初三一个人而已,对妲灵的损耗就非常的大。

    那北方先民古界,虽然力支不了解是什么地方,但能居于五大6之一,可想而知高手何其众多。

    能一下把整个先民古界用万年玄冰冰封起来,这简直就是神一般的手段。

    始皇大帝的实力,恐怕到了他连想都想像不到的地步,恐怖如斯。

    但是另一个疑问又在力支心中泛起。

    妲灵的万年玄冰,是用手中的神宝雪玉创造出来,始皇大帝是怎么能调动万年玄冰的。

    “小白,你对修为了解很深,我想问你万年玄冰用神通可以造得出来么?”力支想到此处,对苏小白问道。

    “这么白痴的问题,也难怪了,你们东方莽原对修炼的了解,也就仅限于神通境界。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光是神通不可能造出万年玄冰,只有五行水之本源,才能造出那玩意。你不是身具五行火之本源力量么,始皇大帝跟你相反,他是五行水之本源,啧啧,水火不容,以后有得玩了。”苏小白一脸鄙夷地说道,同时还出幸灾乐祸的笑声。

    水火不容这个道理,三岁小孩都懂。

    近千年来,只出现过两个本源异象,一水一火。

    以始皇大帝的修为,不可以感觉不到力支当时突破时的异象,师尊之所以传令让他不杀力支,反而保护,也是因为一旦始皇大帝得知此事,必会派高手前来追查。

    每一次本源异象降临,当世都会大乱。

    现在始皇大帝已经是中央泽州之主,如果没有机缘,那些门派根本不可能在这现在的局势下跟皇室对抗。

    所以力支就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口。

    这一点,以苏小白的智慧怎么可能想不明白。

    换个角度来想,苏小白都明白,那高高在上深不可测的始皇大帝难道会不懂?

    接下来力支要面对的,恐怕是想都不敢想的绝境。

    但是苏小白就这么个脾气,生活平淡太无聊了,能找点刺激的事情来做,何乐而不为。

    “五行本源之力。”力支心头大震。

    他在突破之际,见识过火英展示出来的画面,对五行本源之力并不陌生。

    妲灵那块雪玉,能够制造出万年玄冰,又跟画面中的五行本源力量具化后特别相似,不用说肯定是跟水之本源相关。

    或许,说不定跟火英一样,是本源力量分解出来的碎片。

    而始皇大帝那里,则有着更多的五行本源碎片,说不定是除了妲灵那一块以外的全部,以大帝的势力和实力,想要搜寻本源碎片,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此处,力支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以往他懵懂无知,想不到这些,现在想想,妲灵如果在别人面前露出雪玉,势必危险到极点。

    这样的本源碎片,价值本身就不可估量,始皇大帝怎么可能会放过。

    妲灵危险。

    力支的第一反应,以后绝不能再让妲灵显露出雪玉本体,否则一旦吸引了始皇大帝的目光,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护不住她。

    在想这些的时候,力支忘了,他自己现在已经惊动了始皇大帝。

    他的处境,比起妲灵,还要危险的多。

    只不过,那被派来要他命的四大天卫,已经被燕绝的手段吓退,暂时赢得了成长时间这件事,他是不知道的。

    “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斩一双!”窦昊冷冷说道。

    他不知道什么五行本源之力,全凭手中一柄剑,豪气干云。

    “谢了。”力支感激地看着窦昊。

    这个冷酷到冷漠的家伙,其实内心根本不像表面那样,而是热情似火,完全是两个极端。

    或许,外面的冷漠,只是他为了掩藏心中的炽热吧。

    “说的好,正好拿来让我磨磨剑。”苏小白这是唯一一次附合窦昊的。

    他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既然师尊说过,要保护力支,那什么始皇大帝派来的人,在他眼里就是渣渣。

    敢来就杀。

    说完这句话后,苏小白眼珠一转,重新把话题转移回去:“那个老知既然是北方先民后裔,手段应该不凡,值得与我一战,等见到他,我一定要跟他打一场,就这么定了。”

    苏小白这话,听的窦昊眼皮一跳,嘴角露出一丝罕见的笑意。

    与此同时,正跟战旗营大部队行进的老知,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意。

    连忙掐指频点,唏嘘起来。

    “不好过,不好过,躲的这么远,怎么会有麻烦找上门呢?看来这东北战线,还真跟我命格不合。嗯,先装个病再说。”老知皱着眉,低声叹道,整个人伏在马背上,摆出一由有气无力的样子。

    听着苏小白要跟老知试试手,窦昊心里直想笑。

    自从认识老知这家伙之后,除了第一次交手自己被折服之外,再没见认真出过手。

    每一次想要再较量时,总以各种各样的借口避过去。

    他又有[大衍天算]在手,硬逼根本没用,再加上两人关系越来越熟,时间长了窦昊也就息了再跟老知比试的心。

    现在加了个苏小白进来,老知想要再避战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这么多年好友的真正实力。

    两人各自打着小心思。

    只有颜香影一直坐在白泽背上,眉头轻动,一直没说话。

    苏小白的话,她知道肯定不假。

    力支虽然有个神通广大的姐姐,挥手之间就能制伏苏小白,但始皇大帝那种人物,却又不是苏小白能比的。

    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

    怎么才能让力支尽量避过这水火不容的危胁。

    为此,她瞑思苦想着。

    “不用担心我,这一路走来,哪一次不是危机重重。就连修炼之路,都是逆天而行,路上埋藏着各种各样的凶险,如果仅凭一点猜测,就止步不前,那生来又有何用?”力支轻柔的声音,用真气包裹着传过颜香影耳中。

    温和而又自信。

    仿佛那不可一世的绝代霸主,在他眼里,也不过就是一场危机。

    听他这么说,颜香影心里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是啊。

    力支都有这么强大的自信,自己又何必杞人忧天。

    大不了危险来了一起面对嘛,大不了一死而已。

    “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情。”颜香影心结稍稍打开了一些,然后传音说道。

    “你说,只要能办到的,一定竭尽全力。”力支毫不犹豫答着。

    “如果东北战线局势稳定下来,我想请你跟我回一趟御宝殿。”颜香影人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如实说了出来,“你的路,已经跟正常人完全不同,我想给门派留点火种。”

    如果力支是一般人,颜香影能等,一直等到他办完自己的事情,然后再回门派。

    但力支绝不是普通人,况且普通人,她也看不上眼。

    这样的力支,成长的期望大到不可限量,但同样的成长之路上,也有着无数未知的凶险。

    她真怕哪一天,力支倒下了。

    现在的她,可以陪着力支一起死,但如果两人都死了,门派将再无扬的机会。

    所以才在此时提出这么个请求。

    “好!”

    力支沉默了有三息时间,然后认真答道。

    他一不问颜香影为何现在请他回门派,二不问留点火种是什么意思。

    这都是出自于对颜香影无条件的信任。

    力支知道,这个女人绝不会害他。

    “我先想办法通报给门派吧,等到了东北战线之后,找个机会回去一趟,最好能不惊动战旗营的将领。”颜香影脸上难掩喜色,双指并在一起轻轻撮动,一朵指头大小的半红半蓝的玫瑰花绽开,然后从手中飘荡升腾出去,最后隐入虚空。

    这是她学自御宝决中的一种失传之法。

    神言术。

    把神识聚在一起,像真气传音那样包裹着话语,可以传输达到几千里不散。

    御宝殿离这里,几千里肯定不止。

    用正常的神言术讯息传不回门派,颜香影便想出这个办法,用心火与冥火融合之力,源源不断为神言术提供动力,大大增强传播距离。

    不过能不能真正传到御宝殿,被殿主接收到,颜香影还是没有把握。

    御宝殿毕竟不是通天剑阁这样的大型门派,远距离传讯手断,早已失传殆尽。

    能在御宝决中学到神言术,已经是颜香影天资聪慧的结果。

    神言玫瑰在虚空中急飞行,在极短的时间内,跨越东方莽原跟中央泽州之间的距离,到达御宝殿上方。

    然后玫瑰绽放出红蓝相间的光华,在空中炸开。

    一段被神识包裹着的话语,冲进御宝殿建筑中心的一座大殿当中。

    大殿之中,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正在审阅着各种各样的玉简。

    就在神言玫瑰炸开的瞬间,他猛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站了起来。

    “颜香影好大的胆子!身为圣女,竟然勾结外人,不但杀害我弟子夏龙,而且竟然还有脸要领那人回来接手门派!放肆,太放肆了!”国字脸中年人表情变的狰狞,唇上的两撇胡子气的抖,脸色赤潮殷红。

    手中的玉简像爆竹一样炸开,变成粉末在空中飘散。

    “何事让殿主如此恼怒?”这时,一个尖跟猴腮的老者飞快从殿外踏入,尖声问道。

    “秦大长老,你来的正好,这是颜香影传回来的消息,你看看再做定夺。”中年人见老者进来,强制着自己压下浮动的气血,闷声哼道。

    说完便把颜香影传回来的消息,用神识凝化出一道,传给老者观阅。

    收到信息的老者,脸色也急急一变,眼中闪过一抹阴毒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