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先民辛秘
    ♂

    要是以力支跟窦昊几人的行进速度。

    三千多里路,不消片刻便到。

    更别提苏小白跟有白泽代步的颜香影了。

    但是先锋队的那些战士们,可没有这个能耐,大多都是气玄初中期,三千多里的路,对他们来说,就算全速也要一两天的时间。

    整体进发,考虑到队形和沿途的防御修整,就更慢。

    这个时间里面,小武自然能得到于聪对于[大衍天书]大量的个人领悟。

    但可惜[大衍天书]这门功法,每个人领悟出来的道都不同,并不能原样照搬。

    于聪在教小武的同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师当时说那样的话。

    想学没问题,但是不懂的不要问我。

    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无从回答,[大衍天书]讲究的是契合大道,大道三千三,各自有一条,每个人都完全不同。

    就像这世间找不出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于是小武听的糊里糊涂,然后自己回去研究去了。

    力支看在眼里,也在替小武高兴。

    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自从从灵曜宝鉴出来以后,像变了个人似的,对实力的追求之心,变的不比他低。

    这其中的原因,恐怕跟力思有很大关系。

    力支虽然自己对感情的事情,还有些排斥,那是因为心里挂念的事情太大太多,一日不完成根本没有余力去想情情爱爱这种事。

    但做为一个旁观者,还是能看清小武对力思的一片真情。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力支觉得现在的小武,做的微微有些过了。

    有一种执念横生的感觉。

    可能是跟自己的实力达不到预想有关,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保护大小姐吧。

    这种情况下,让他实力增涨的办法并不多,若是能领悟[大衍天书]说不定也是个大好事。

    窦昊一直在力支身边,保持着跟苏小白的一定距离,这一路走来,一句话都没有。

    时时刻刻都都在保持着警惕。

    他对苏小白可不信任。

    倒是苏小白,时不时御剑冲出去游览一圈,然后再回来跟颜香影唠嗑几句。

    期间再调戏几下白泽。

    时间过的很快,一天过去,整个先锋营行进有将近一千里路,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荒兽。

    就在这时,小武低沉的声音从阵后传来。

    “大衍之道,万千摄来,寂!”

    一个粗壮的正方大字,被小武以手指代表,凌空划了出来。

    大字横飞出去,十倍放大,占据着将近十米高的空间,停在路边的树木缝隙之中。

    就在停止之后,以“寂”字为中心,突然产生一个肉眼能见的方形空间区域。

    这个区域里,波纹震荡,以回字形不断扩散,笼罩着四周的树木。

    本来被风吹动,发着哗哗哗响声的树木枝叶,在受到这回形波纹笼罩的瞬间,便消然停息,变的再没有声音。

    不止如此,就连先锋队战士行进中,踏出的脚步声。

    都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引一样,往那以“寂”字为中心的回形纹区域飘去。

    不是传导过去。

    而是活生生的被剥离过去,战士们再踏地时,竟然已传不出来声音。

    一时间,整个世界万籁俱静。

    “成了!”小武脸上透露出极大的兴奋。

    虽然于聪说的领悟他一知半解,但是依然让他领悟了[大衍天书]施展的奥秘,一笔写出个“寂”字。

    整个战旗营中,他是第二个能领悟出[大衍天书]的人。

    “竟然能把声音都吸引过去,小看这门功法了,以前还以为只是个护盾呢。”这一幕,连苏小白都为之侧目,说着话但却没有声音传出,声音都被这“寂”字形成的领域吸走,传不出去。

    他初见力支之时,其实是知道于聪用护盾抵挡独角狂牛冲击的。

    但是一来离的远,二来神识探察到的场面跟现在看到小武施展的是完全不同,那时候已经是尾声,等苏小白到时,连盾都被破了,看不到施展的经过。

    跟这次看到小武写出来的“寂”字完全不同。

    以苏小白的见识跟修为,一眼就看出这不是武功。

    面是类似于更上一层,神通境高手使展的大道手段。

    但是跟真正的大道却又不同,根本没有那种不同于神识的神力波动。

    这一点就让苏小白极为奇怪了。

    竟然还有功法,让一个气玄境后期的人,可以调用大道之力,以文字的方式展现出来。

    仅靠一个字,竟然把附近的声音完全吞噬,形成万籁俱寂的局面,实在是有点吓人。

    要知道,高手决斗之时,就连神明境界的人也无法同时战斗并用神识查探,除非修为悬殊太大。

    否则声音和气息还是判断对手行动的第一因素。

    突然间任何声音都消失了,就等于失去了一大半的判断能力,甚至会因此而愣神,遭到致命打击。

    连苏小白这样的高手,都觉得[大衍天书]的能力可怕,可想而知其威力。

    “小武的天资竟然这么高,连你都无法学会的[大衍天书],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领悟出一个要决出来,啧啧……老知晓得这件事情,怕是要高兴死了。”莫皙阳在力支心中说道。

    “上次老知想收于聪为徒,于聪却因为一些原因拒绝了,明显失落的不得了。这一次,要是他收小武为徒,怎么着也要让小武跟在他身边学习,这是天大的好事。”力支也在为小武高兴,毕竟是从小跟自己一起玩大的伙伴,在力神府分崩离析的时候,都不曾离开。

    而且对力思忠心不二,舍命护卫她在灵曜宝鉴中的安全。

    看着他一点点进步,力支由衷的赞赏。

    “寂”字在维持了一会之后,无声无息地消散。

    世界又回归之前的嘈杂和喧闹。

    “呼~~~!”

    小武在字消散掉之后,一屁股坐倒在地,额头大汗淋漓,喘着粗气,脸色苍白,整个人看起来都虚弱了不少。

    “他精神透支了,我第一次使出[大衍天书]时也是这样子!”于聪毕竟有过经验,立刻纵到小武身边将他扶住。

    不具神识,纯凭自己的意志凝聚大道之力,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事情,精神一旦遭到重创,轻则虚弱昏迷,重则变成白痴。

    于聪跟小武两个人,可谓是得天独厚,虚弱已经是最好的状态了。

    力支的动作,比于聪还要快,后发同至。

    就在于聪扶住小武的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已经抚上了小武的神庭穴。

    神识携带着庞大的火英本源气息,源源灌进小武的神庭当中,替他滋养着精神,使得快速恢复。

    只要有过这一次,下一次再用,就不会太过困难。

    小武可以说是迈出了一条寻常人踏不上的修炼之道,而这一切,都拜老知所赐。

    “少爷,不用耗费精力,我已经恢复了。”小武脸色渐渐泛起红润,对力支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显得疲惫,但却难掩兴奋。

    终于,有一样手段,让他有希望赶上走的越来越远的少爷了。

    力支撤回了手,拍了拍小武的肩膀:“有点冒失了,还好结果不错,老知要是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要第一时间收你为徒传你衣钵。”

    “是啊小武,上次我怕是伤了老师的心,这次有你就好办多了,终于可以替我成为老师的弟子。”于聪跟着说道。

    他对老知,有无比的感恩之心。

    可惜因为一些无法对别人说的原因,不能拜老知为师,只能做为学生。

    他自己也知道,学生跟徒弟是绝对的两个概念,不能传衣钵的。

    这件事情,一直也是他自己心头遗憾之处,现在小武也领悟了[大衍天书],这个遗憾终于可以消除了。

    “他手段比少爷如何?”小武脸上的喜色一僵,开口问道。

    他与老知没有什么接触,以前老知显示手段时,他还不在。

    一心想要追赶力支的他,自然而然地拿老知跟力支比较起来。

    “呃……”于聪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止是他,连力支都不知道怎么评判,他跟老知又没交过手,以往感觉他神通广大,无所不知,但是现在自己已突破神明境界,不知道还有没有多大差距。

    单凭感觉,力支此刻仍然觉得老知深不可测,绝不像表面看起来只有神明境初期那么简单。

    但这毕竟是感觉,在场的人中,怕是只有窦昊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力支跟于聪同时把眼神飘向窦昊。

    “做甚?我不是他对手。”窦昊双眼瞟向天空,冷冷地回了一句。

    只是简单一句话,就让力支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窦昊是何许人。

    放眼天下,力支遇到的人中,除了苏小白这个绝世妖孽外,没人比他还狂。

    连无风,这种通天剑阁天才弟子,神明境中期修为的绝世大高手,窦昊也是说干就干,没有半点含糊。

    那一剑破万法的真武剑意,配合无名之剑,越级挑战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就算是现在的力支,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胜过全力出手的窦昊。

    竟然这么干脆利落地承认自己不是老知对手。

    而且这种语气,分明就是以前打过。

    力支不奇怪老知很强,毕竟他的来历太过神秘,但没想到看起来文弱书生一样的老知,强到这种地步。

    “你们说的老知是谁?能在我剑下撑几招?”苏小白也凑热闹地探着头问道。

    连他都知道,窦昊高冷,就算是面对他也是明知干不过还要死战,竟然这么轻易承认自己不如一个人,这太离奇了。

    “[大衍天书]的创使人。”力支回了一句。

    “北方先民唯一后裔。”窦昊破天荒的跟了一句。

    力支的话,先是让苏小白一惊,窦昊的话却让他大为惊疑。

    “什么玩意?北方先民还有人活着?我听师尊说,那帮先民们在对抗始皇大帝时,全部被万年玄冰冰封起来,断了血脉。”苏小白惊疑重重。

    做为通天剑阁的首席弟子,见闻绝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特别是到了他这个修为,只差一步通神,很多辛秘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秘密。

    北方先民最强悍的就是道术,据说上古之时,开天劈地无所不能,甚至能演算日月星辰,前世今生。

    但是后来分化激烈,与始皇大帝争霸时,被大神通冰封,无物可解。

    想不到竟然还能碰到一个北方先民的后裔,这个消息,要立刻告诉师尊。

    苏小白心念一动,意剑再出,从额头闪破虚空,远遁而去。

    此时的力支,也因为万年玄冰四个字,没有心思注意苏小白的行动,而是陷入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