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四十章 暗藏大局
    ♂

    得蓬泽之命,幽魂并没有立刻离开。

    而是作沉思状,像是在思考某些事情。

    他早已习惯隐在暗处,做为蓬泽最强大有利的工具,替他做着无数别人想像不到的事情。

    众人都以为蓬泽只有四大亲卫。

    但却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做为蓬泽最为贴心的助力,右旗城没有事情,他不知晓。

    力支是什么人,他一清二楚。

    更清楚的是,当初力天明与汤炎怎么战死在古战场中。

    蓬泽与力支之间,绝不可能是盟友关系,所以他不明白,为何蓬泽还一直培养力支,难道就不怕有一天,事情通了带来无穷的麻烦。

    不过幽魂知道蓬泽的性格,他不说,自己不能问。

    “当年古战场一战,我率军回城,你与中央泽州派过来的人,帮我剿清障碍,心中是对此事念念不忘吧。”蓬泽像是看出幽魂心中所想,淡然说道:“力支此子,虽不如其父霸道,但却有极大过人之处,若我还是先锋营统领,必杀他!但是现在,他不能死,至少不能在此刻死,只差一步,最后一步我便可破除那人与神之关卡!此时绝不能有半点过错。”

    “尊上!已然参透神通之道?恭喜尊上,离大业已不远。”幽魂浑身气息一震,荡出一道气流,声音也激动起来。

    他太了解蓬泽了,几乎就是蓬泽的影子。

    自从古战场之后,得了巴图尔之位,蓬泽一反常态,韬光养晦,发动改革。

    这些都是为了大业作打算。

    但这一切,其实都只是根基,真正的突破口,还是他的修为。

    一日不至神通境,便一日被燕离城那位牢牢压制。

    可是一旦突破神通境,便再也不同。

    以他们积蓄这么多年的力量,再加上中央泽州皇室为助,何愁不能统一东方莽原。

    燕绝不过一届女流,修为再高,也不如蓬泽合适。

    “此事你知便可,力支与燕绝的关系,并非想像中那么简单,别人不知道燕绝,我却知道她的来历。力支之所以能这么快突破神明境,凭他自己的资质跟运气,不可能达到,必有外力相助!这次传回来的信息上,他们消失又出现,分明就是神力空间,燕绝肯定亲至檀香岭,可见她对力支有多看重。而执法监察挖空心思想要借力支得到那样东西,就跟燕绝大有关系,他以为能瞒天过海,却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妄想罢了。”蓬泽缓缓说道。

    一席话间,说的幽冥心中激荡不已。

    他虽掌握着整个右旗城的动向,但却对燕绝那样的大人物,不敢有多窥视。

    没想到蓬泽不杀力支的原因,竟然与燕绝有莫大关系。

    这么看来,力支暂时确实不能动。

    至于那执法监察,安插曾强进入战旗营,想要伺机控制力支夺得火英,简直就是在作梦。

    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掉自己的眼晴。

    这么说来,力支现在确实不能动。

    但是公羊德与没有关系,幽魂知道蓬泽之所以派公羊德去替代柴弘,可不是为了让他积累战功,以后跟自己争什么巴图尔位。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稍有不慎死亡是难免的事。

    与其在城中杀了公羊德,东北战线显然更加便利,而且没有人能抓到把柄。

    至于公羊德神明境后期的实力,幽魂并不放在眼中。

    同样是神明境后期,公羊德难道还能强过力天明跟汤炎?

    那两个代表着整个右旗城的大将领,都死在自己手下,公羊德算个毛线。

    “尊上大智慧,属下拍马难及,属下这就跟去东北战线,灭了公羊德。”幽冥不动声色地一番夸耀。

    “慢,除了公羊德外,把力支的朋友,都杀了。除去他们之后,让曾强代替公羊德之位,你先不要回来,在战场辅助曾强。”蓬泽脸色稍稍一动,改变了主意。

    他乃是堂堂霸主。

    要一统东方莽原之人,虽然韬光养晦,但却不是没有脾气。

    力支把初三冰冻这件事,对他来说如梗在喉。

    虽不杀力支,但也要让他知道,他现在是活自己之下,而不是无法无天。

    “是!尊上放心,当年力天明与汤炎联手,都不是属下对手,何况区区一个野小子的朋友。窦昊、老知、李青玄、妲灵这些人,统统都要死!只是曾强,是执法监察的人,为何此时要扶持他?”幽冥信心满满,但也有不解之处,便问道。

    论修为实力,他并不在蓬泽之下。

    但两人之间,有着一种奇妙的关系,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权力他不感兴趣,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做为一个影子存在于蓬泽身边,但是杀人这种事情,却足以勾起他内心的欲念。

    “妲灵留着!其中原因不用多说。”蓬泽听到妲灵的名字时,眉微微一挑,挥手说道:“至于曾强,是谁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够狂,狂妄人都有个通病,自尊心和**太强,只要能满足他的**,执他的主子是谁,没有区别。”

    蓬泽淡淡说起妲灵,着重解释了对曾强的看法。

    但是长伴他身侧的幽魂怎能听不出来。

    妲灵此女,怕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极大秘密,非则尊上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容忍她。

    只是这整个右旗城的信息,都在他掌控之中。

    连他都不清楚妲灵到底是什么身份,只知道是上任巴图尔的养女,这是个天大的疑问。

    幽魂心中充满着好奇,不过他知道,不该问的不问。

    尊上不说,多问无益。

    “是!”幽魂应着。

    空气产生一阵波动,原本还可以依稀看清的身体,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整个大殿完全沉静下来之后,蓬泽轻轻站了起来,遥望西方,眼中精光闪烁。

    那个方向,似乎有人遥望着东方莽原。

    始皇大帝。

    所做之事,即便如他,也无法度测。

    妲灵,究竟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件事情,自始至终,也是蓬泽的心头之谜。

    不止是幽魂蒙在鼓中,连他一样都不知道太多。

    只是此谜不解也罢。

    蓬泽冷哼一声,收回目光。

    始皇大帝又如何,一代枭雄又怎样,成王败寇而已。

    等他一统东方莽原之日,便与之平起平坐,那些所谓的谜,也就不再是谜。

    早在当先锋营大统领时,便暗中布置一切,此时大多都已经按着预想的结果就绪。

    城中的各大家族,应该也已经趁着先锋、战旗两营离城,护城营暂时无首时,开始行动起来了吧。

    窦家颠覆,指日而已。

    要的就是城中大乱,家族顽固势力被打破,这个桎梏一旦不存在,就只需等他一步通神。

    至于力支,蓬泽倒真想看看,这个昔日老对手之后,能在东北战线爆发出多少余光。

    按照力支一直以来显示出来出人意料的作为,说不定真能逆天而行一把。

    若是把老龟王打跨,也不错。

    只是这件事情,蓬泽也不敢抱有希望。

    毕竟力支就算再天才,有再大的运气,还是太年轻,对龟王那活了比自己还久的老东西来说,只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而已。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还不致命,致命的是思想境界上的认知。

    不出意外,不需要他动手,龟王会替自己解决这个少年天才。

    至于燕绝的怒火发泄在谁身上,只要不妨碍他一步通神,那又有什么关系。

    一旦燕绝怒火爆发出来,那蓄势已久的联盟,自然也就结成了。

    那从来没露过面的存在,怕是再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提出的条件。

    蓬泽脸上露出莫测高深的笑容,谁也看不透他这笑容底下,隐藏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庞大布局。

    力支,对他而言,不过是这盘棋中一个相对特殊的棋子而已,坏不了大局。

    檀香岭处。

    战旗营先锋营在窦昊跟力支的带领下,缓缓进入衍阳法阵笼罩范围。

    大战之后,檀香岭已经完全处于人类掌控之下,周围的中低级荒兽,早已随着高级荒兽的溃败,退出千里之外。

    没有了高级荒兽镇守,它们留在檀香岭,难逃被清剿的命运。

    索必回右旗城通报还没回来,蒋杭率领将士们齐齐迎接。

    实际上,先锋营做为驻军,并没有必要对战旗营区区一个先锋队的人,这么隆重的接待。

    但待不住力支在队中,这是对力支最起码的尊重。

    “蒋大人,我们商量过了,檀香岭既然已经不用再顾忌,就不做多留,直接奔赴东北战线,早日熟悉战事,也方便后面的大部队进发。”力支跃众而出,对着蒋杭跟众将士一拱手,朗朗说道。

    半路上,他便与窦昊跟于聪分析过一些战情。

    先锋营主力,还在东北战线,与龟王大军制衡,战旗营主力不到,他们是不可能撤离的。

    做为战旗营的先锋队,他们不光是探路,更有义务及时掌握一切前线动向,然后汇报给后方大部队,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战斗倒导损失产生。

    檀香岭做为中转站,已经没有必要多待。

    以窦昊的性格,自然赞成,东北战线才是他放开手脚的地方。

    力支先前轰动全军的一战,让他震惊之余,多少也有点不服的心理在里面。

    男儿当立不世功。

    既然檀香岭再无战事,不去东北战线留在这喝风啊。

    “如此也好,从檀香岭到前方战线,还有三千七百里路,大人保重!”蒋杭方正的脸上,现出一抹敬佩之色,对着力支遥遥抱拳一番吓嘱。

    先锋队的人,没有多做停留,便从檀香岭那状似胸骨的山路之间,往东北战线开去。

    整个先锋营,没有一个低于气玄境的人,只要不经历大战,完全可以不睡不食靠着真气支撑不停赶路。

    一路上,小武不时移动着身形,跟于聪交流着。

    他对于聪施展出来的[大衍天书]极有兴趣,在他看来,这门与武功完全不同的功法,甚至有可能是他跨出气玄境,明心见性的重要筹码。

    于聪倒是跟他的老师老知不同。

    知无不言。

    整个先锋营,因为经过一场生死大战,核心凝聚力已经初步形成,战士之间再无以前那般生疏的感觉。

    再加上于聪又对力支佩服的五体投地,小武则是跟力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在教他[大衍天书]这点上,毫无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