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背后之危
    力支三人回到战旗营先锋队驻扎地时。网

    大部队已经拔营,正准备出。

    窦昊在前面领队,突然朝后方天空望去。

    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凌空虚渡,不靠外物!神明境,好强的神识波动!”窦昊的眼中,出现力支从天而降的身影,忍不住低声呼道。

    窦昊认识力支已经算早了,在窦欲与力支大战的时候,便知道他是什么修为。

    那时候,还是气玄境初期。

    才没过多长时间,便已在与他战斗之时,突破到气玄境后期。

    度之快,已经让窦昊对力支刮目相看。

    但一日之前,还是气玄境后期的力支,前往檀香岭探查,回来时已经迈进修炼的真正大门,成为神明境初期的高手。

    那荡漾而出的神识波动,骗不了人。

    凌空虚渡的能力,更是神明境初期御空之境的特有能力。

    窦昊本身就是神明境初期修为,自然知道气玄境想要突破神明境的难度,可不是以往那些境界能比拟的。

    非但要有卓绝的天姿,更要有庞大的气运和机缘。

    这一趟,力支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天大机缘,竟然可以做出如此大的突破。

    实力又到了哪一步?

    短短瞬间,窦昊的心里,已经像海啸般澎湃,双目精光烁烁,盯着降落到面前的力支,浑然不顾力支身后的颜香影跟苏小白,还有那一头被颜香影骑着的高级荒兽。

    对他来说,除了心中的执念外,没有任何事情比力支突破神明境还能引起他的兴趣。

    “哇!力支大人,你竟然可以凭肉身凌虚了,难道已经是神明境的级大高手了么?”于聪的脑袋灵活无比,紧跟着窦昊后面就现了这一情况,夸张地大叫着。

    气玄与神明,那是地下与天上的区别。

    寻常人一生难跨,但对力支来说,简直如吃饭喝水般简单。

    当然,这只是在外人眼里的状态,其中艰辛和运气只有力支自己知道。

    站在队列中的小武,浑身猛地一震。

    眼神复杂,惊喜中又搀杂着难以置信。

    见少爷百尺秆头更进一步,他第一反应是替力支高兴,但是高兴之余,心里却泛起一抹不服输的念头。

    他也要变强,不断地变强,绝不能落于少爷之后,否则怎么有资格站在大小姐身边。

    其余的战士们也哄闹起来。

    他们对力支的感情之深,能好不犹豫舍出自己的性命,与之同生共死。

    “切!要不是分了我那么多气运,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突破。”苏小白见众人纷纷羡慕,嗤之以鼻哼道。

    这话,并不是不服气才说的。

    而是真实情况,别人不知道气运的作用,可他苏小白却清楚无比。

    当时那紫气东来爆出的气运,有一部分被力支汲取,进入到他身体里面,成为力支宿命的一部分。

    如果没有这些气运护体,力支想要突破神明境的难度要增加百倍。

    别看很多事情都是巧合,巧合也是要运气的。

    以力支以前自身的气运,想要跨越这天地大槛,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这也是苏小白当时执意要杀力支的原因之一,只是这气运飘渺无比,东方莽原又没有人了解,那时说出来也没有意思,别人还要说他苏小白故弄玄虚。

    但是此刻,他真的忍不住了。

    “嘿,这苏小白真有意思,但是说的话却没有错。他不说我也在奇怪呢,为什么你在地下突破时,那么多条件都刚好足够,看来这气运确实大有用处,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信了。”莫皙阳闷笑出声。

    他才不管苏小白有多不爽,反正这些好处,是给力支了。

    连带着他都弄了个火龙魂分身,就承认是拜苏小白的气运所赐也不吃亏。

    “这么说来,确实有他很大的功劳不假。”力支心里升起一丝明悟。

    修为到了他这个境界,明心见性之后,虽然一时想不起来,但只要别人一点,他自然也能明白。

    “功劳归功劳,你也不用谢他,当时你打败他使得神火焚他身体时,你不是收了神火,以命相还,这是天大的人情,你们两个谁也不欠谁的。”莫皙阳提醒道。

    他知道力支这个人,恩仇必报。

    苏小白虽然现在暂时不会杀他,还受到门派命令要保护力支。

    但是以他的性格,谁会知道下一刻生什么。

    力支要是就为此对苏小白不设防,把他当成像李青玄那样的挚友,万一被他趁机给阴了,后悔都来不及。

    他的意思,就是无论如何要防着苏小白。

    “小白,你与力支不是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么,力支收回神火也当是还你人情了,以后可别再这么介意了。”颜香影笑了笑,传音给苏小白说道。

    力支突破时,她可是看在一边,比谁都清楚。

    她可不希望这个弟弟,再跟力支较劲,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姐,我现你特偏心,我要杀他你拼命护着,现在我不爽了牢骚你也要怪我,可怜我苏小白一世妖孽啊,怎么会遇到这么个姐姐呢。”苏小白掩脸作假哭状,夸张地传音回来,一幅痛心疾的样子。

    这模样,要是给通天剑阁里的弟子看到,恐怕要吓的语无伦次了。

    堂堂天之娇子,绝世妖孽苏小白,居然还有这种对一个女人撒娇的时候。

    不敢相信。

    “如果你遇到危险,姐姐也会一样拼命护你。”颜香影并没有被苏小白逗笑,而是愣了愣,接着说道:“但是力支,是比我生命还重要的人,我活着就不许他先死。”

    颜香影的话,是真气传音的,别人都听不见。

    但苏小白听的一清二楚,其中蕴含的浓烈到极点的感情,让苏小白再也无法闹腾。

    “但愿你是值得的。”苏小白狠狠叹了口气后,不再说话。

    姐弟两的传音,并没有影响到窦昊观察力支。

    就在这时,窦昊出声说道:“什么时候再打一场。”

    “好,只要你想,随时应战。”力支微微一笑,爽快答应。

    他知道,当初窦昊跟他那一战,实在是没有尽兴。

    不但没出全力,甚至最后两人都气息全失,竟然用身体跟他像小孩子般打斗着。

    根本不算是输赢。

    窦昊又是个好战之人,如果再没有一战的机会,心里必然抱憾。

    所以力支连考虑都不带考虑,他也想看看,自己现在与窦昊同境界,实力上面还有没有什么差距。

    “去檀香岭等,右旗城战旗营本部,已经出。”窦昊眼中露出一丝欣慰之色,不再多说什么,手一挥示意于聪带队出。

    一路上,颜香影汇声汇色地将在檀香岭生的事情,告诉窦昊。

    竟然窦昊一贯地冷酷,听的也忍不住狂眨眼晴。

    那样的战绩,简直堪称神迹。

    就连他,都不敢想像。

    还有那头白泽,居然被力支驯服,他到底身上藏着什么样的魅力,可以做到别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一时间,窦昊心里疑问重重,想要与力支再次一战的心,更加迫切。

    只是现在不是时候,等到了东北战线,一定找个机会,再较高下。

    就在战旗营先锋营大队开往檀香岭的同时。

    在檀香岭驻守的两位都统,也已经各自分工,索必亲自带着记录那场大战的留影玉与战功统计名册,飞向右旗城。

    他的度,可比大军正常出要快的多。

    不多时便已把消息传回城中。

    第一个听到这消息的,便是刚从右旗城大营离开不久,前往东北战线的战旗营本部。

    公羊德坐在雄骏战马之上,妲灵与金仁一左一右护在公羊德身边,缓缓而行。

    这两人,到达战旗营时,直接被公羊德提为亲卫,不入大部队行列,只听命于他。

    也是为了方便力支以后行事。

    公羊德身上的留影玉震动着,一股股信息从留影玉中传出。

    看完这些信息的公羊德,一勒马头,放天长笑:“哈哈哈!不愧是我侄儿,力支小子勇武到极点,好样的!凭他现在的战功,立刻就是新任都统,痛快痛快啊!老子现在恨不得狂饮三千杯!”

    “公羊大人,可是这里没有酒。”金仁木讷地接了一句。

    “呃!老子不是真要喝,你这小子真是无趣极了,一点都不幽默。”公羊德狂笑的声音,顿时被金仁一句话打断,无奈说道。

    好在他这几天,已经知道金仁纯朴无华,都习惯了他说话不按理出牌的场面了。

    “公羊叔叔,力支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妲灵听到公羊德夸赞力支,忍不住出言问道。

    身上那股清冷的气息,也随喊着力支的名字,消解了不少。

    公羊德马上把檀香岭生的事情,一点不漏地说了出来,听的妲灵浑身气息波动,又惊又喜。

    惊的是力支竟然被大批高级荒兽围攻,喜的是不但没事,还成功反杀立下巨功。

    这一次,无论怎样,都能翻身从普通士兵做回都统了,用不着再受那曾强的气。

    三人的谈话,传到阵后领兵的曾强耳中,让他的瞳孔急剧收缩。

    力支竟然突破了神明境初期,还靠着禁制大败荒兽,让他白白抢了一个天大的功劳,真是万万没想到。

    不过那也没什么,区区神明境初期而已,他曾强可是神明境中期的高手,修为上依然稳压力支一头。

    只不过,恐怕不能再等到东北战线下手了,一旦大军汇合,必须尽快找机会,除掉力支。

    要不然执法监察那里,交待不了。

    与此同时,右旗城守备殿中。

    相同的信息,也传到了巴图尔蓬泽耳中。

    蓬泽平淡的眼神,猛地射出两道精光,身下坚硬似铁的扶手,猛地被他紧握,悄声无息地化为齑粉。

    “尊上?”一个虚无飘渺的声音出现在蓬泽面前。

    只闻其声,但却看不见说话人的样子。

    不过如果仔细看的话,却能看见蓬泽的面前,跪伏着一个透明的人影,就像一缕幽魂,飘飘荡荡扯动不休。

    “出乎意料,此子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当真是小瞧他了。”蓬泽眼中精光收敛,声音重若泰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散出来。

    “初三被他害至冰封,至今不得解,尊上若是觉得这小子会翻起什么浪,那属下马上亲自去除了他!”幽魂再次出声,杀意毕露。

    “东北战线你要去,但不是杀他,而是另外一个人,不得失手。”蓬泽头轻摇,否定了幽魂建议。

    “请尊上明示。”

    “公羊德!”

    蓬泽的声音里,透着平日里根本不可能展露出来的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