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人兽冤家
    ♂

    水火不相融,这是天道的基本规律。

    但天道却不是死的,而是有着无数的可能。

    还有一种,叫做水火即济。

    代表着金系本源力量的天雷,比起水与火的碰撞还要小一点,在燕绝超强绝伦的控制之下,强行融合。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四大天卫怎么也不会相信,如此逆天之事竟然被一个蛮荒的女流之辈做到。

    但事实就是事实。

    修行一道,本就是逆天而行之事。

    曾经老知对力支说过一句话。

    顺为人,逆为仙,中间颠倒颠。

    力支不懂什么道理。

    但是如果这话说给燕绝听,她立刻就能明悟其中的含义。

    这根本就是修炼大道,朴实无华,但却又至高无比。

    火与金的融合,赤红的天雷,正是那顺与逆的中间,可以说是天道法则的灰色地带。

    赤红的天雷,在燕绝的身体周围咆哮翻滚。

    探出如舌般的雷丝。

    分出成千上万股,往想要远主自己的四大天卫铺天盖地的滚去。

    雷丝速度之快,不下于闪电光速。

    眨眼之间,便已席卷四大天卫身外笼罩的神力空间。

    噼啪!

    连绵不绝的爆炸,响彻燕绝创造出来的整个本源空间,那不是雷丝爆裂的声音,而是神力空间的外壁,被不断蚕食,空间炸裂发出来的。

    能在燕绝的本源空间中,硬生生扯出一缕空间规则,形成自己的神力空间来抵抗,可见四大天卫修为之高绝。

    但是没有用,在这本源融合而成的赤红雷霆面前,脆弱的像张薄纸。

    倾刻之间,便已经裂纹遍布,千疮百孔。

    这还没完,更多的雷丝,一波接一波地扑到四人身体之外。

    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四大天卫形成的神力空间,便被硬生生蚕食的无影无踪。

    四人目瞪口呆,看着包裹着自己,却慢慢静下来的赤红雷丝,没有一个敢妄动的。

    在这本源空间之中,燕绝操纵着这逆天的本源融合之力,没有了神力空间的防御,想要杀死他们简直轻而易举。

    “输了!一败涂地,没想到我们四个跟随在陛下身旁,多年安逸却让眼界变的如此之窄,愧对陛下隆恩!”宫仰天长叹,声音里充满着悲凉之意。

    “不是我们太弱,实在是天人境的高手太可怕了,相克的本源之力都能融合,败在她手中,并没有你想的这么可耻。”商的神情还好一点,先前被燕绝一招镇住,此刻反而感觉挽回了一点面子。

    不是他不济,实在是燕绝太强。

    “罢了,我们退出这东方莽原,相信陛下明查秋毫,也不至于怪罪我们无功而返。”徵低头叹息着,面前的气息像流云香一样缓缓垂落,可见其有多失意。

    “哼!”角闷哼一声。

    但已看不见丝毫之前的狂猛。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即便如他般好战,也不得不俯首,只是心服口不服罢了。

    燕绝身处赤红雷霆光柱之中,双目如炬,轻扫四人。

    虽看不清表情,但却能读懂四人心里的失落。

    手一招,赤红雷丝便尽数敛回光柱。

    “这一次,只是警告,你们来东方,便是客,我是主。放下干戈,便可玉帛相见。力支之事,我不想再多说,你们回禀大帝,燕绝尊他通天伟功,但却也守得这方寸之地!”燕绝的声音,从光柱中缓缓传出,一字一句,铿锵无比。

    四大天卫听的心中如战鼓直擂,雷霆大作。

    这个女人,看似朴实无华,但一言一行,无不威势滔天。

    普普通通的话里,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与始皇大帝,是两个极端。

    但她与大帝有个最大的不同之处。

    大帝如宇宙虚空般浩瀚无垠,理智的可怕,不带一丝感情。

    而这燕绝,看似平淡,感情却浓烈的令人震惊,为了一个弟弟,不惜公然与大帝相抗。

    这要是传出去,能惊死天下人。

    不过这话,四大天卫无论如何都不敢漏一个字到旁人耳中。

    关乎到大帝的颜面不说,只要传扬出去,他们天卫的名声和自尊,也将荡然无存。

    别人可不管燕绝是什么样的高手。

    被一个女人,一挑四轻松镇压,随意拿捏,就是个笑话。

    “谢燕绝巴图尔不杀之恩,我们几个牢牢记着,有生之年我等定然再来东方莽原拜会。”宫出声。

    他不得不出声。

    最后一点的脸面,总是要有的。

    若是就灰溜溜退走,他自己的心里也将种下心魔,终身无望再进一步。

    不止是他,其余三人也是如此。

    “来者是客。”燕绝像是听不懂宫话里的意思,身上的赤红雷霆光柱,悠然散尽。

    整个本源空间中涌动的五行本源之力,也渐渐平息下来。

    唯有燕绝的脸色,还泛着一缕潮红。

    世界慢慢恢复到原先的样子,重新融入大世界中,本源空间彻底消散。

    燕绝气度之大,根本不在乎四大天卫还想怎么样,事已至此,显得更加大方。

    “走!”角闷吼着,率先化为流光纵向西方。

    他心里有气,却无处施放,但愿有生之年,再也不见这个女人。

    其余两人对燕绝拱了拱手,由宫领着,随角而去。

    直到四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燕绝飘散的长发,才缓缓落下,然后香气轻舒,身体慢慢在虚空中变淡消失。

    只是谁也不会看见,一滴豆粒大小的汗,随着燕绝的消失,从虚空中滴落,融入大地之中。

    檀香岭。

    力支并不知道,姐姐燕绝的出现再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以他的修为,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些。

    此时的先锋营将士们,举众欢腾。

    大败荒兽驻军,斩杀雷鳗等荒兽三十七头,收服一头高级荒兽白泽,收割高级荒兽兽黄十六枚,皮毛爪牙无数。

    将士伤亡二百零七,都统阵亡一名。

    这般战绩,在檀香岭,史上仅见。

    甚至不夸张的说,就算是每十年一度的荒兽潮汛,也不见得能比这多多少。

    狂欢之后,力支带着所有的将士为颜义都统默哀。

    这一战。

    可以说是力支真正踏入战场的第一战,比起黎明峡谷,不知道惨烈多少倍。

    也真正见识了这些将士的悍不畏死的精神,为了右旗城,热血尽撒。

    值得怀念。

    白泽跟在力支身后,一声不敢吭。

    从他归降力支后,衍阳法阵便对它放开了禁制。

    但是它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类面前出现过,而且这些人类,还是刚刚与自己同伴大战一场,各自死伤。

    要不是力支,它怀疑自己会不会被这些人类给生吞活剥了。

    苏小白站在白泽身边,不时抽出一只脚对着白泽的屁股就是一脚,踢的它往前一个踉跄,但却不敢有半点不满。

    颜香影给了苏小白一个白眼,示意他安份点,这才让苏小白收敛了一点。

    “两位都统大人,檀香岭战事已了,衍阳法阵也已经补充到颠峰状态,可再保檀香岭几十年不失,等葬下颜义大人跟阵亡将士之后,我们马上返回大军驻地。”力支哀悼完后,正色对余下的两个都统说道。

    “力支大人不必如此称呼,凭此一战,力支大人的战功已经足够升任副统领之位!我会吩咐人尽快把战功传回右旗城,虽然我听说战旗营的战功晋升制度比先锋营要难十倍,那也都统无疑,你我平起平坐,何必如此客气。”索必此时,对力支是心服口服。

    如果说之前还认为力支只是有点手段,那现在绝对没有半点怀疑。

    他可是眼睁睁看着力支从一个气玄境后期,短短功夫突破神明境初期,出现在众人眼前,以雷霆之势镇压荒兽。

    甚至与苏小白一战,最后同时消失又出现,不但训服了一头荒兽,还让苏小白化敌为友。

    战后又在挥手之间,让受伤严重的将士们得以恢复。

    这一切,让索必跟蒋杭两人,惊为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甚至两人心中齐齐生出一个念头。

    若是以后战场之上,有机会与力支并肩战斗,只要不违反军令,绝对服从力支指挥。

    军队之中,最讲究资历,但这一条,在力支身上无效。

    力支这个人,在他们眼中就是资历。

    “有劳大人。”力支对着两人抱拳一拜。

    这一拜,不是为了战功晋升之事,而是为了两人不顾生命死守檀香岭的荣耀。

    苏小白掳了掳嘴,满脸不屑。

    颜香影则目光烁烁看着力支,这个男孩,不!这个男人,越来越让她惊讶,一举一动之间,尽显大气度,格局之宽难以度量。

    力支拜完两位都统,又对着将士们施了一拜,然后不等众人再客套,便已腾空而起。

    颜香影跟白泽见状也跟着后面飞让天空。

    不料白泽的尾巴,被苏小白一把扯住。

    “小畜牲,给我骑骑!”苏小白恨恨说道。

    他还忘不掉,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头白泽给扯回来,却便宜了力支的事情。

    有师尊命令在身,又不能再杀力支,便把气全撒到白泽头上。

    说什么也得折腾折腾它。

    “放开我,你这个卑鄙的人类,你没有资格骑在我的辈上!我只认了一个主人,快放开我!”白泽扑扇着双翅,嘴里咆哮连连,恨不得一蹄踹死苏小白。

    要不是这家伙,它怎么会被迫放下尊严,跟随力支。

    这仇,它是记在苏小白身上了。

    “好了小白,你别再欺负它了,你们两个相互都有仇,要一直这么闹腾下去吗?”颜香影止住腾空的身形,笑着对这顽皮的弟弟说道,示意他放开白泽的尾巴:“来吧小羊,能让我骑一下吗?”

    听到颜香影的责怪,苏小白悻悻放开白泽的尾巴。

    “给我姐一个面子,下次别让我单独逮着你!”虽然放了手,但犹自还恨恨地低声威胁着。

    白泽一溜烟地冲到颜香影面前。

    它可不笨。

    之前被颜香影一个镇魂之术,让他高级荒兽威严尽丧,连羊癫风都发出来了。

    再加上它看得出来,颜香影跟自己这个新认主人的关系,又能制住苏小白,哪能还不过去巴结。

    想要过的好,就要会讨好。

    二话不说,直接凌空匍匐在颜香影身边,让她轻轻侧身坐在自己背上,乖的跟只猫一样,哪还有一点对待苏小白时狂暴的样子。

    人比人,气死人。

    这句话说的一点不错,这一幕看的苏小白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颜香影这个姐姐,苏小白非扒了白泽几层皮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