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他是我弟弟
    燕绝凌空傲立,身上的白羽长袍随风自动,猎猎作响。?网

    但脸色却极为平静,缓缓打量着这个四个面容被神秘气息护住,看不清面容的锦黄衣袍之人。

    “天卫!始皇大帝还真看得起东方莽原这贫瘠之地,一下子就派来了四个天卫。”燕绝声音还是那般轻,轻的让人感觉像春风洗面,没有半点波动。

    尽管她话里,透着有些惊疑,但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的感觉,任谁都听得出来。

    这也就是燕绝了。

    换了任何一个东方莽原的高手来,但凡认出这四人的来历,恐怕都要魂飞魄散。

    如果说整个世界这千年以来,最强势的势力,只要是有点见闻的修炼者,都会毫不犹豫的说是中央泽州的皇室。

    然而皇室之大,高手数不胜数。

    这些高手里最为神秘的,却是鲜有人知的锦黄袍天卫。

    中央泽州的大帝,号称天之子。

    当年一手肃清中央泽州,让当时称霸一方的几大级门派,屁都不敢放一个,各自龟缩一方。

    靠的绝不仅仅是他自己的通天手段。

    其中有一大部分的功劳,就是天卫。

    但是这群人,神秘至极,寻常人根本就不可能见到。

    “你就是镇守东莽的燕绝吧?虽然不曾见过,但倒是听陛下提起过你,想不到看上去却如此年轻。”其中一个天卫,护着面容的神秘气息幻动,传出声音,洪亮如钟吕,给人一种不可一世的感觉。

    仅仅是声音传递出来,竟然让他面前的空气跟着震动,产生各种各样声音的波纹。

    这是天地之力的共振现象,只有对天地之力的调动掌握到极致的级高手,才能在说话时造成这种现像。

    只是一句话,便表明了自己的修为。

    毫无意问的神通境大高手,只是在没有动手之前,还无法确认是神通境哪个阶的。

    神通境。

    可以说是普通人修炼之路上的终点,绝大部分的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境界。

    甚至可以说,跟资质悟性,已经没有太大关系。

    必须要有天大的机缘和气运,才有可能与天地沟通,完全脱出凡人之列,出生死。

    所谓神通,实际上叫做通神,指的就是通往神的道路,已经不再是人了。

    只是因为神通境的高手,展现出来的能力,乎常人的想像,久而久之才叫做神通境。

    这四个人,无一不是通往神之道路的级强者。

    平常人想要见到一个,都不可能,此刻却一下出动四个,来东方莽原这荒瘠之地。

    “大帝过奖了,我东莽与中央泽州,这两百年来井水不犯河水,大帝与那位立下了千年之约此时难道就已经失效了?”燕绝依然笑意吟吟,毫不在乎这天卫显示出来的手段,问道。

    “你倒是知道的清楚,那千年之约自然没有失效,只是千年之约上曾提及,若是东莽有人起了异心,合约便就此失效。此次我们奉陛下之命前来,正是为了杜绝此事生,维持东莽与中央泽州之和平。”另一个天卫接话道。

    他的声音阴柔无比,与之前那位截然不同。

    但是给人听在耳中却仿佛有上万根针扎进耳膜一样,刺痛无比。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山底下那些零散的荒兽,早就已经四散奔逃,连惨叫声都不敢散出来,生怕遭到这通天人物的毒手。

    但是这些荒兽,并没有逃多远。

    就跟那些密林之中的树木一样,突然间就像受到了上万尖刺的刺击,出现数不清的窟窿。

    紧接着一点点化为飞灰,圆形扩散出去。

    以说话的天卫为中心,方圆将近十里之内,出现一片死灰之色,所有的生命竟然在他说话之间,尽数灭绝。

    燕绝的笑容微微在这天卫说话时,微微收敛,身上白袍轻震,顿时一道五彩的涟漪从身上散出来,身边顿时出现一根根针形的气息,然后这些针像玻璃般碎裂。

    这些针形的气息一碎,那说话的天卫顿时身体微震,脸上蒙着的气息一阵动荡,给人一种即将溃散的感觉。

    “[摄魂音],大帝没有告诉过你们,不要在此造次么?些许手段,还是不要在我面前现的好。”燕绝震碎了这些针形的气息,脸色恢复地自然,檀口轻吐。

    但是这话落在四个天卫耳中,可就不像之前那么普通了。

    那阴柔声音的天卫,并不像开始那位一样,只是展示一下修为。

    而是直接用上了皇室特有的高级武功[摄魂音],以他们的修为,此音一出就如同天地在阐述着大道,收摄着众生的魂魄。

    所有抵挡不住的,统统都要失去生命,化为飞灰。

    这天卫本身是想露一手,震一震燕绝。

    他们只是听说过燕绝的大名,但却不清楚她真正的实力,以为燕绝了不起也就是个神通境,刹刹她的威风也是好事。

    谁知道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破了。

    “五行本源!你是天人境的高手,想不到我们看走眼了。商,没有陛下吩咐,不可再造次!”那先前说话不可一世的天卫,顿时出声提醒道,声音里隐藏着震惊到极点的意味。

    神通境,便已是凡人难及的地步。

    料想东方莽原,开辟不过两百年,资源匮乏不及中央泽州亿分之一,就算是绝世天才,也难突破神通之境。

    没想到,刚到莽原,就遇到这么个看似极其年轻,风姿绰绝的天人境高手。

    若不是商的[摄魂音]被那五彩气息破掉,让他认出五行本源之力,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相信,燕绝竟然已是天人之境。

    “宫,你未免有点长别人威风,灭自己人志气的嫌疑。这两百年来,我们跟在陛下身边,已无敌手,早已难耐寂寞,好不容易出了个天人境的高手,我角若是不试试怎么甘心!”另两个一直没说话的天卫其中一个,双拳一抱,轻轻擦着,声音粗犷无边,笑着说道。

    “你叫角?想和我动手么?”燕绝听到这粗犷声音中透着的嚣张,轻轻把脸转向了他问道。

    就在问话的同时,一道五彩天幕从天而降。

    五人所在之地,尽数被染上了一道斑斓之光,世界突然变幻,原本被商灭掉的十里方圆的生命,竟然开始复原。

    地下升腾着火焰,天上炸出了几道闪电,空气之中变的潮湿起来,像是下过一场春雨一般。

    大地变幻着形状到处耸起,像海浪一样起伏。

    但这些变化,却没有透出任何惊天动地之势,甚至连该有的雷鸣和地震之声,都不曾出现。

    仿佛幻像一般。

    此景一出,另个三个天卫脸上的气息,剧烈幻动,像是震惊到极点。

    “角!万万不可,宫说的对,没有陛下之命,绝不可造次。此女对五行本源之力的理解和掌握,已经到了令人指之境,举重若轻,凭空生虚,我们四个联手,也不一定是她一回之敌,别误了陛下吩咐的大事。”最后一个没有说话的天卫,急急出声,神识传音阻止同伴的任性。

    “徵说的对,陛下吩咐我等来东莽寻找出本源异象之人,没有必要在此时与天人境的高手作对。”宫也同时劝道。

    燕绝展现出来的手段,落在一般人眼中,甚至会被错认为是镜花水月般的幻术。

    但在场四人,哪个不是绝世高手。

    一眼就认出来,这分明是天人境特有的本源空间。

    这些现象,都是她硬生生利用天地之道创造出来的,在这里,她就是神,掌握着绝对的规则。

    要是真动起手来,惹怒了燕绝,他们四个都要死在这里。

    “算了,角!这个女人太恐怖,除非陛下亲至,我们四个奈何不了她,先压住火气。”先前被燕绝震碎[摄魂音]的商也不得不劝道。

    他算是直观地感受到燕绝的可怕,不动声色之间,便让他吃了个闷亏。

    修为之高,令人指。

    “哼!臭娘们,若不是今天羽没有来,非要让她尝尝五律大道之威!”同时被三个同伴劝阻,角的威风也不由自主被灭了一番,只能恨恨地着狠话。

    可惜,四人都是在神识传音,不敢把这话说给燕绝听。

    当然,在燕绝的本源空间之中,如果她刻意调动天地大道去解析四人对话,当然能轻松知道内容。

    可惜她不屑于这么做。

    对她来说,这四人还不算什么。

    与他们对话,是给中央泽州的始皇大帝一个礼节,而不是对峙,他们还没有与自己对峙的资格。

    燕绝根本不在乎他们聊什么,直到被商摧毁的树木,全部重新复原,她纹丝不动,泰然自若。

    “燕绝,此次来东方莽原,我们是为了寻找一个身怀本源之力的人,他刚刚突破神明境界,对陛下来说非常重要,并不是为了与你为敌。”角妥协下来,宫代表着四人出声,对燕绝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还是洪亮强势,但气势已经与开始完全不同,透着外强中干。

    在燕绝面前,他强势不起来,这是天注定的事。

    燕绝脸色猛然冷了下来。

    她早就知道这四人出现在东方莽原绝没有好事,代表着始皇大帝的意志,恐怕跟力支脱不了干系。

    东方莽原这块地方,除了自己也就力支引动的本源异象,能入得大帝法眼。

    就连现任荒兽王,其实都不被大帝放在眼里。

    不,燕绝突然意识到,自己还忽略了一个人,那个女子也能引起大帝的注意,但是她还在成长之中,而且没有受到任何威胁,不至于派这四大天卫前来,只有力支才是他的目标。

    始皇大帝找力支,肯定不是为了拉拢这么简单,此时的力支对始皇大帝来说,简直弱的像只蝼蚁。

    然而这只蝼蚁,却有着一个成长起来与自己对立的可能。

    以大帝的为人,必然是找到之后,碾压以除后患。

    此时若是她不表明态度,力支必死无疑。

    倾刻之间就会化为齑粉。

    但若她表明态度,就代表着公然与大帝对立,这千年之约,怕是就此废了。

    一瞬间,上亿道念头在燕绝的心中交替着,各种权衡瞬间出现,然后被抛弃。

    最终,她檀口轻启,以一种极肯定的语气说道:“他叫力支,是我弟弟。”

    此话一出口,四大天卫,瞬间拉开阵势。

    各居一方,不再如之前那样排成一排。

    大战,一触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