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化敌为友
    燕绝的话,让力支有点意外。

    意外的并不是责任之类的空而大的话题,他当然知道责任,但是燕绝所说的天下苍生之责,以力支现在的修为和心境,还不能真正的感受到。

    他能明悟的,最多的就是不再以自己的生命为执念。

    对自己负责不止是保命自己的生命,还有其它。

    他意外的,是燕绝所说的暗自约定。===『看经典漫画就上笨狗漫画网www.yuehuatai.com』===。

    古战场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他成长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他生在那,突破气玄境在那,知道自己的生世也在那,父亲死在那,甚至连苍木神杖和制造空间载器的天魂精金也是得自那里。

    做为人类开辟僵土第一战的圣地,古战场给力支带来的不仅仅是实力上的提升,还有巨大的本以为那一次之后,古战场中的神力空间,将不复存在。

    谁知道燕绝居然还要带他回去,告诉他一些隐秘。

    这句话,才是瞬间勾起力支极大好奇心的线索。

    还有什么隐秘,是自己不知道的。

    “快点放开我!”苏小白听着两人的对话,脸上赤红之色更重,憋气叫道。

    他自从懂事之日起,便没有受到过如此屈辱。

    同龄之中未逢敌手,那些修为高深的长辈们因为通天剑阁的原因,也不愿出手对付苏小白。

    倒致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被真正的挫败过。

    跟力支这一战,他归结到那神秘的火焰上面,而不是力支真实的修为原因。

    此时当然极为不爽起来。

    “放开你可以,你还想再杀力支吗?”燕绝看着苏小白脸涨的通红的样子,莞尔一笑问道。

    这孩子,她早有耳闻。

    大名鼎鼎的妖孽人物,名动天下,燕绝一直镇守东方莽原,观注着中央泽州及其它三大区域的动向,怎么能不知道他。

    “杀!我可违天下人,但不能违了我师尊,他让我杀,管你是什么人物,必杀!”苏小白的倔劲,彻底展现出来。

    他跟力支可不一样。

    他不畏死。

    甚至死亡对他来说,是一次新奇的开始。

    但是他受不了被人钳制的感觉,特别还是个长的很好看的女人。

    这触动他的自尊心。

    “那可不行,力支是我弟弟,你要杀她,我能让你杀么?况且,你们通天剑阁就未必会让你一定要杀了力支。”燕绝并不恼怒,反而对苏小白的倔劲极为欣赏的样子,淡淡说道。

    “不可能!师尊从来不开玩笑,出言如山,不可更改!”苏小白不懂燕绝在说什么。

    对他来说,虽然自己被燕绝的神力空间压制,但这不对等,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所以他也不服。

    燕绝是什么人,他来东方莽原时,已经听师尊说过。

    也是东方莽原唯一一个他需要注意的高手。

    燕绝不让他杀力支,唯一的办法就是随时随刻看着力支,要么就是杀了他。

    咻!

    就在这时,神力空间之中荡起一阵尖锐的刺响声。

    “到了。”燕绝抬头轻语,素手一挥,一光剑光破空而至。

    是苏小白先前发出的通讯意剑,此时返了回来,但却被神力空间所阻,燕绝将之放了进来。

    剑光没入苏小白额头,一闪而逝。

    与此同时,苏小白愣了一下。

    不可置信地盯着燕绝,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如何?”燕绝笑着问道。

    “师尊……师尊改主意了,这怎么可能!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师尊改主意,就算当年那件事……让他一辈子都念在心里知道做错的事,都不曾后悔,现在竟然让我不杀力支,而是竭力保全他!”苏小白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倔强,仿佛带上了一丝失落,身上再无一点杀意。

    这道意剑,打破了他对一个人的认知。

    那铮铮铁骨,一言九鼎的师尊,竟然真的如燕绝所说,让他不杀力支,而是保全。

    要知道苏小白的性格,有很大部分,就是传承自他的师尊。

    两人形为师徒,但情同父子,彼此再了解不过。

    一言一行,几乎都不用多言语,通天剑阁唯一一个能让苏小白甘心做事忘记玩乐的人,也只有他的师尊。

    他的命令,就是金言玉律。

    不止是苏小白,就连力支跟颜香影也大为意外,通天剑阁不但不杀他,竟然还让苏小白保全他。

    这简直大违常理,他可是杀了通天剑阁的弟子的人,有大仇。

    要知道以苏小白对颜香影的亲近感,颜香影几番劝阻,毫无作用,就可以看出苏小白的意志之强,但现在却轻而易举地改变了想法。

    唯有燕绝,像是早有预料一般。

    修为到了她这样的境界,早已不是凡人能够度测,很多事情,别人看不透的,在她面前根本毫无悬念。

    力支突破修为时展现出来的火英本源之力形成异象,不止她看见了,那些大修为的人,哪个看不见?

    距离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近几千年来,突破神明境时,能引动本源异象的人,只有两个。

    一个是现在雄霸中央泽州的大帝,那时候燕绝还没出世,但是却因老兽王说起过,那位大帝掌握的本源之力,乃是水。

    自后天下便大乱,维持了近千年的格局,在短短几十年之内,被彻底打乱。

    先是北方先民古界被彻底冰封,再到西方十万岭归缩一隅不出,原本四大区域硬生生被挤出了个空,才有了现在的中央泽州之地,处于中央。

    以前那些不可一世的门派,无一不被折服。

    像通天剑阁这种传承了上千年的巨无霸门派,也被削弱到了极点,居于一方安份守己。

    皇室,从此成为中央泽州最强大不可抗拒的力量。

    普通人倒没什么,但像通天剑阁这样的大型门派,虽然一直隐忍,但却始终放不下这个巨大的落差。

    燕绝不会看错,在得知另一个本源异象出世之后,一定会选择拉拢。

    因为只有这一个可能,才能对抗现在的皇室。

    这种大局观,苏小白跟力支想不到并不反常,他们毕竟还是个孩子,虽然修为已经远超同跻,但心境和思想上,还需要时间的沉淀和锻炼,急不来。

    “我懂了!难怪燕绝先前会这么肯定,出手镇压的苏小白不能动,这叫做制衡!她早就笃定,通天剑阁在知道你身怀本源之力后,一定会选择利益最大化,看来这些门派跟中央泽州的皇室之间,并不像表面那么风平浪静啊。”莫皙阳最早明白过来,恍然大悟。

    他其实不知道本源之力代表着什么,但推理下来,无非就是这种结果。

    能让一个敌人变成朋友的原因,无非就是还有另外一个强大的敌人。

    当时的窦昊跟无风之战,不就正是如此。

    “这是好事,如果能让通天剑阁不再追杀我,也减少了巨大压力,留下更多的时间来给我修炼。不管其中原因是什么,至少我跟苏小白,不用再不死不休。”力支长长舒了一口气。

    有很多时候,人会做出一些自己都无法深度理解的事情。

    就比如收了神火放了苏小白,当时甚至都没多想,凭心而为。

    事后力支其实也是悬着的,苏小白杀他之意很明确,并没有因为他收了神火而停止。

    这或许就是他对抗那冥冥中大手所得到的最近的结果。

    不过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燕绝的到来暂缓了两人的对立,而后通天剑阁返回的意剑,则一下扭转了局面。

    苏小白彻底息了杀他之念。

    “别以为师尊命我保护你,你就可以安然无事,有机会我还是要领教你的神火!另外,若是你对我姐不够好,我一样会杀了你!”苏小白犹自恨恨说道。

    这话,其实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

    要不然,他堂堂妖孽苏小白,岂能顺下这口气。

    “小白,谢谢你。”颜香影脸色微微一红,低下头轻语。

    燕绝看着颜香影,笑容不改,只是眼里闪过一缕别人无法理解的精光。

    她不需要用任何手段来查探颜香影。

    就凭她所看到的一些事情,颜香影这个中央泽州的人,对力支的帮助跟情义,就已经足够肯定。

    不过,最伤莫过于情,力支到了这个年纪,若是掌控不好,很容易就会被情所伤。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能有什么东西,能够脱出那高高在上的掌控,就是感情。

    这个结果,就连她也无法预料,只能顺其自然。

    “既然此间事了,你们的之间的结已解,力支我现在带你回古战场一行。”燕绝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对着力支说道。

    “姐姐,现在不是时候。”

    岂料,力支竟然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现在是战旗营先锋队的士兵,有职责在身,而且檀香岭一战刚刚结束,大部队随后就到,马上开往东北战线,一刻不能耽误。古战场之秘,我虽然极为好奇,但是那可以缓一缓,等去了东北战线,稳定下局面之后,再去不迟。”

    力支在说这个话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取舍。

    如果放在以前,古战场之秘,他必然会第一时间了解,因为没有什么再比这个对他的影响大了。

    但是他现在是军人,军人就有军人的职责。

    他的职责并非是杀掉荒兽,而是尽一切可能,保护这次东北战线之行,这些甘为自己作陪的将士们。

    两相权衡,力支选了后者。

    “好,你真的长大了,姐姐很欣慰。”燕绝见力支一口回绝,淡然的笑意变成了毫不掩饰地欣赏,接着说道:“李青玄跟万万这丫头,听说你要去东北战线,也从燕离城离开,此刻应该还在路上。”

    “他们也来了!”力支心里像是被一记重捶捶中般,震动起来。

    李青玄,万万。

    这两个挚友,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念。

    原以为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再见,却不想他们竟然为了自己赶来东北战线了。

    “嗯?来的真快,东北战线一行,你们自己小心,姐姐还有些事情要做,先走一步。”说完话后,燕绝的脸色轻轻一变,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色。

    交待一句后,神力空间轰然解除,已经失去了她的身影。

    现场,只剩下三人一兽,恍然一场梦般。

    而离他们大约三四千里之地,燕绝现出身影,同时在她面前出现的,还有四个身穿明黄锦袍的人物出现,脸上浮动着神秘气息,让人看不见真容。

    但这身衣服,却显示出他们的身分。

    中央泽州皇室大帝的亲卫!

    四个神通境高手,齐齐出现在东方莽原之中,仅此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