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让人脸红的责任
    苏小白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扑灭身上的神火。网

    但是神识无用,剑阵无用,真气被源源吞噬燃烧,想不到一点办法。

    无论他是飞天还是疾驰,神火都像附骨之蛆一样,纠缠不放。

    “哈哈哈,想不到我苏小白天天被人喊着绝世妖孽,竟然有一天死在一个神明境初期的人手里,被这古怪的火烧成一堆炭灰,真是可笑呐。”苏小白放弃了尝试,就这么裹着火焰朝力支走去。

    声音里,并不显慌张和颓败,竟然还笑得出来。

    对他来说,死这个词是没想过的。

    从他懂事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一世辉煌。

    身为通天剑阁阁主徒,身份崇高,天资绝世。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突破神通境根本不是问题,甚至问鼎天人境,还有那传说中的不死不灭之境,都有可能。

    生与死,从来都不是他考虑的事情。

    但是今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也不能说是威胁。

    对别人来说,死可能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但对苏小白而言,却显得极为刺激。

    因为他没有尝试过。

    他对一切没有尝试过的事物,都怀有极大的兴趣。

    “小白。”颜香影把力支抱在怀里,看着这个与众不同的弟弟的样子,忍不住轻轻呼道。

    她此时的心,也像被刀绞一样。

    若是她有能力,想要两个都保全,可惜的是她没有办法。

    两人必有一死。

    若是苏小白不死,力支必死。

    二选一,她选的是力支。

    只能看着苏小白神火缠身的样子,无能为力。

    “噗...你我两个人,若能不为敌,多好。”力支嘴里溢出一口血,眼神烛烛看着苏小白说道。

    他其实想跟苏小白做朋友,这个毫无心机的孩子。

    对,虽然两人只相差一岁,但在心性上面,力支一直认为苏小白只是个单纯的孩子。

    有绝世之能,却又保持单一的心性,即便要杀他跟窦昊,却也不会像荆会那样恃强横行。

    这样的人,若是死了,多可惜。

    “我不死你就要死,能体会一下死亡的感觉也不错,就是死在你手里,我不太服。要不是这难缠的火焰,你打不过我,我很好奇,这就是本源之火么?”苏小白走到力支附近,离颜香影还有一段距离,并不再向前,停止问道。

    即便此时,他也怕灼了颜香影,伤害到这个才认不久的姐姐。

    力支注视着苏小白,把他的动作看在眼里,使劲摇了摇头。

    也不解释太多,而是松开苍木神杖,把右臂费力抬了起来。

    呼!

    那些缠绕在苏小白身上的神火,就像受到了吸引一样,化为一个火旋离开他的身体,被力支吸进掌中。

    “嗯?”

    力支的动作,让苏小白一惊。

    此时此刻,他竟然把能烧死他的火焰吸了回去,这是干什么?

    即便以他这种从不走寻常路的思维,也想像不到力支心里在想些什么。

    “你不想杀他?可是你不杀他,他便杀你!还有窦昊,也会被他杀死。”莫皙阳也在力支心中大惊。

    “我不是窦欲。”力支没有解释什么,在心里回了一句。

    然后开口对苏小白说道:“虽然火焰也是我实力的一部分,但你说的对,就算我烧死你,你也不服。你现在大可杀我,也可以杀了窦昊,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说!”

    苏小白有些茫然。

    “等窦昊找到救治他心爱的人之后,再杀他,给他个时间缓缓,你也对门派有个交待,如何?”力支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体内的剑气与火英气息时刻在交战,多说一句都是吃力的事情。

    苏小白愣住了。

    他没想到,力支的条件就是这个。

    明明已是他输力支赢的局面,但最后却莫名其妙地撤了火焰。

    把自己摆在一个可以任他宰杀的地步,这种事情,就连他也不可能做到。

    苏小白向来行事与世人不同,是因为他感觉世人无法懂他。

    但力支,从那席谈话开始,就似乎很懂他心里到底在意的是什么。

    所以才迟迟没有杀了力支。

    此刻,力支的做法,又让苏小白极为出乎意料。

    “好,这个条件太轻松了,我要杀他随时可以,门派那边的压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唯有对师尊有个交待,其他人我不放在眼里。”苏小白郑重点头。

    十剑围绕在他身边,光华一闪。

    在力支体内肆虐的剑气,统统化为无形。

    “你这人,我记一辈子,你的命我收了。”苏小白散完力支体内的剑气,一把剑已经疾射到力支额头处悬停着。

    “小白!何必呢,力支都不想杀你,难道你们就不能化敌为友?”颜香影赶紧把力支护在怀中,皮肤紧挨着苏小白的剑,白皙的皮肤上,被凌厉的剑气激地起了一片红斑。

    “姐,你不是男人,你不懂。”苏小白摇了摇头。

    力支看着苏小白,没有了剑气的破坏,他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微笑。

    他理解苏小白。

    正如他理解自己一般。

    撤了神火,放过苏小白一命,力支并没有天真地认为苏小白便可放过他。

    实际上,在他明心见性那一刻,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开始,他就已经明白了许多事情。

    他生在这世间,便已经逃离不了那冥冥之手的束缚。

    每一步,每一个生活轨迹,似乎都像是有人在暗中操纵一般。

    甚至连他保护妹妹和执念,都像是被人刻意种下。

    这种感觉,力支原先并没有多少体会。

    就连听了老兽王对人类高手说的话,都没什么感触。

    但这一刻,他明白了。

    苏小白与他这一战,无论他赢的巧合,还是必然,都似乎是天地注定的。

    虽然苏小白不服,但事实便是如此。

    可是这事实,却又像是被人操纵一般,不真实。

    这个不真实的结果,让力支有些愤怒。

    老兽王跟老树根的灵魂都曾说过,即便到了他们那个地步,依然无法逆天而行。

    但力支不信,他就算修为不够,依然不甘像个提线木偶那样,被人规定好了一切。

    所以他撤了苏小白身上的神火。

    接下来的结果,他不可预料,但却不后悔。

    死也好,活也罢,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再不是上天的安排。

    这是他自我意识在明心见性之后的第一次苏醒。

    从此,为自己而活。

    这才是最大的责任,若是连自己的行为都不能负责,何谈保护家人朋友。

    当然,如果力支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恐怕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赞同,甚至莫皙阳这个老朋友,都不能理解。

    但他就是这么做了。

    嗡~~~!

    就在力支的念头,已经坚定不移的同时,突然间檀香岭开始震动起来。

    一阵轻鸣声之后,三人一兽所在的地方,猛地转换。

    檀香岭从他们面前消失了。

    远处的先锋营将士们也消失了。

    三人一兽到达一个一望无际的荒寂空间。

    “神力空间!”苏小白被这一变故所惊说道。

    就在他下定决心要杀力支的瞬间,自己被人扯进了神力空间当中。

    神力空间,是神通境高手的标志。

    有神通境高手来了。

    “是神力空间,有人把你们全部扯进了自己的神力空间,肯定是燕绝!整个东方莽原,只有她一个人有这个能耐!”莫皙阳大喜。

    他是不懂力支想要干什么,把自己摆在苏小白面前让他杀。

    但是燕绝只要到了,力支绝对不会再有危险。

    苏小白再逆天,也不可能当着燕绝的面,杀了力支。

    颜香影的脸上也出现了喜色。

    她听力支说过,有个神通境高手的姐姐,此时出现的恐怕正是她。

    力支不会死了。

    白泽缩起了身体,有些瑟瑟抖。

    它是荒兽,感觉比人类还要灵敏,神力空间一出现,它就感受到那股浩然威严,不可抗拒。

    三人一兽的上方,渐渐显化出一个影子。

    正是身披白色羽袍的燕绝。

    凌空虚渡,一步步从天上往下走来,仿佛一尘不染,动作轻盈到极点,没有一丝烟火气。

    “你是谁?”苏小白警惕心大起。

    本来指在力支额前的剑,瞬间收回,十剑蠢蠢欲动,想要拉开阵势。

    但是下一刻,燕绝素手轻挥,围绕在苏小白身边的十剑,便像失去了掌控一样,咣当坠地。

    苏小白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压力,死死定住。

    连一丝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参见燕绝巴图尔!”力支轻呼出声。

    每一次见到燕绝,都是在绝境之时,当然这一次的绝境是他自己选择的。

    “叫姐姐。”燕绝露出让人感觉温暖到极点的微笑,纠正着力支的称呼。

    “姐姐,你怎么来了?”力支心里一阵暖流蹿过,改口问道。

    他也想叫姐姐,看到燕绝就像见到了自己亲姐姐一样,这种感觉想必跟苏小白对颜香影的感觉类似。

    但顾忌到她崇高的身份,力支只能礼貌应对。

    想不到燕绝却主动让他改口。

    上一次见面,是在神识之中,并不真实,这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的世界里这么称呼。

    当然,这里也是她的神力空间。

    “你在古战场离开时,我曾暗自与你约定,等你神明境时,我会带你再返古战场,告诉你一些事情。”燕绝从空中轻轻落地,开口说道:“你成熟了很多,收回火焰成全了自己,也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大战。苏小白是通天剑阁席弟子,被视若珍宝,若他死了,通天剑阁会不惜一切代价进攻东方。此时的东方莽原,承受不了这些。你可能以为这是对自己负责,可是在我看来,你是在为这东方莽原的苍生负责,好样的。”

    燕绝的话,充满着温和和称赞。

    她只是一句话,便把力支心里还没有挖掘出来的东西彻底引。

    也让莫皙阳跟颜香影瞬间恍然大悟。

    为何力支会做出那样反常的举动。

    苏小白和力支的脸上,同时泛起一阵殷红之色。

    苏小白倒不是因为挣不开燕绝的压制,而是他突然觉得,自己败给力支不冤。

    仅仅大一岁而已,实力还不如自己,却已能想到如此之宽。

    而力支脸红的原因,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他当时根本没想到这么多,只是心让他这么做,他便依着心走,至于天下苍生之责,他真没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