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十方俱灭
    这一次,苏小白没有再留手。网?

    上来就是一个杀招,落空之后,紧跟着就是神威爆。

    属于神明境后期大高手的特有能力,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压制任何境界修为比自己低的人。

    如果力支不是刚刚突破到神明境,只要神威一爆,瞬间就要跪倒在地。

    要知道苏小白神威的目标,现在可不是一整个先锋营驻军,只有力支一个。

    那种无形无质,恐怖到极点的神识力量,虽然不会对力支造成直接伤害,但却让他的神识瞬间龟缩回去,根本施展不出来。

    神识不能用,对于神明境界的人来说,实力直接减半都不为过。

    苏小白要是趁机出手,力支根本不可能再躲过他的剑。

    好在似乎动神威的时候,苏小白的剑是没法用的。

    “要不要我离开身体攻击他?火龙魂是纯火焰力量形成,不怕他的剑。”莫皙阳担心问道。

    力支虽然已经突破,但是在实力上,还是没有办法跟苏小白比。

    毕竟这个绝世妖孽无论是修炼环境,还是财富,都远力支。

    那十方剑阵的恐怖,让莫皙阳心有余悸。

    “要是以前,面对苏小白的神威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不过他低估了我。有火英这五大圣印之一的碎片在,在神识上就算是神威也没什么可怕的!”力支并没有被神威吓倒,反而心里一阵笃定。

    火英的来历,他已经知道了一部分,五大本源圣印之一火印的碎片。

    其中蕴含的是毁天灭地的力量。

    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能调动最浅显的一小部分,也已经足以抗衡苏小白的神威了。

    在跟莫皙阳说话间。

    火英猛地停止旋转释放气息,转而在神许之中光华大放。

    火英这件东西,自从力支可以内视看得见开始,就一直在转动,转动的越快释放的气息也就越多。

    但那不是受力支控制的,只是本能的漏出一点力量而已。

    如今力支可以初步控制火英,自然不需要再靠旋转来释放气息。

    刹那间,力支的额头际处,亮起一块菱形的印记。

    赤红透亮。

    随着印记亮起,他的身上猛然爆出一圈又一圈的炽红气息,与真气完全不同,像是一片火幕扩散。

    压在力支身上的神威,遇见这道火幕,就像海浪被推动一般,节节后退。

    力支稍稍弯下去的身体,变的挺直。

    “怎么可能,神威居然对你无效?”苏小白诧异无比。

    他完全不在乎力支实力变强,主要原因就是有神威在,比他差两个境界的力支,根本不可能有还手之力。

    会被压制的无法抬头。

    但是力支身上爆出来的力量,却打破了他心中的设想。

    神威居然都被冲击回来。

    违返常规的现象。

    “虽然我不是神明境后期,但多少也知道神威不过是神识强大到一定程度,可以沟通天地之力形成的特殊手段。你之前说我突破时引动本源异象,难道你想光凭神威就打败有着本源之力的我?”力支脸上泛起自信的笑容答道。

    这个笑容,让已经紧张到极点的颜香影,顿时一松。

    伸手把躺在地上还在抽出羊癫风的白泽,扯的远离两人。

    力支的手段层出不穷。

    自颜香影认识他开始,就一次次被他展现出来的奇妙手段震惊,刷新着认知。

    这一次,抵挡苏小白的神威,颜香影甚至已经觉得习以为常了。

    而且她在地下见过力支突破时出现的那块六棱柱状晶体,那上面的力量,恐怖到极点。

    听力支这么一说,应该确认是本源之力无疑。

    以本源之力克制天地之力,根本不存在任何悬念。

    一般人,要到天人境,才能领悟本源力量,力支却在神明境就已经可以施展出来,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跟以往形成的修炼认知完全不同。

    不过他是力支,这些事情生在他身上,颜香影就觉得很正常。

    “你连本源力量都能动用,难怪我的神威对你无效,不过你现在的修为还没到天人境,能动用的恐怕少的可怜。听说过一力降十会不,我不用神威,光是用十方剑阵,就能把你斩成碎片,所以你抵抗无效!”苏小白听到力支的解释,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自信。

    他是什么人,亿万人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妖孽。

    力支的手段就算再诡异,也不足以让他顾忌。

    “领教你的十方剑阵。”力支铿然答道。

    既然战,他便没有任何怯战的理由。

    他与通天剑阁的弟子,几番交手,梁子已经不可避免,正好见识一下十方剑阵的威力。

    刷!

    先前袭击力支落空的剑,瞬间飞回苏小白身边。

    十把剑剑尖同时上扬,直冲云霄。

    “这一次,我可不会再留手,也不会再把自己实力跟你拉平,我就是要杀你。”苏小白在十剑遁空的时候,身体已经失去踪影,声音回荡在他原来凌空的地方。

    刹那间。

    本来穿行的山风,像是遇上了无形的壁障,停止吹拂。

    十剑刺破云霄,一下把白云之间都刺出一个空洞。

    空洞之中,一股股凌厉的气息从天而降。

    “十剑合一,剑气凌空,万物寂静,十方俱灭!”苏小白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依然看不见他的身影,就像跟十把剑合为一体。

    瞬息之间,成千上万道剑气,凭空出现。

    剑气如雨,纵贯而下,并不像下雨般散开,而是在空中合为一点。

    直指力支所在。

    力支本来还在观察十剑的动向,突然感觉到天地之间,一股浩大而且锋利至极的气息,锁定了自己。

    就像上天生出一只眼晴,死死地盯着他。

    檀香岭的上方,天空之中的空间,都被这些剑雨割裂,一道道的罡风泄露出来,随着剑气袭荡着方圆百米范围的空间。

    剑气还未至地面,罡风已经倾泄下来,疾射在坚不可摧的岩石之上。

    哧哧哧!

    连神明境界高手都无法摧毁的岩石,在罡风的撞击下,划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白痕。

    还好这里是檀香岭,如果是一般的山峰,只要瞬间就会被这些罡风给荡成平地。

    所有的东西,都会在这股剑气下被摧毁。

    “还是低估了苏小白的强大,如果刚才在对付荒兽的时候,他施展这一招,荒兽不知道被重伤多少。不能在这里呆着,万一波及颜香影,她根本就没办法抵挡。”力支在剑气锁定他的瞬间,精神集中到极点。

    苍炎瞬间爆出来,身体已经往檀香岭顶峰移出去几百米。

    他并不是要躲。

    事实上,苏小白的十方俱灭也没有办法躲。

    力支只是为了不误伤颜香影。

    他一消失,苏小白的剑气马上改变目标,直指檀香岭山腰处。

    下一刻,力支的身体在那里出现,现出身形的同时,力支身上的金光大放,[战神决]再一次动。

    身上腾起一道巨大的虚影,战神的意志降临。

    手握足有手臂粗的屠神枪,遥遥相指,想要硬拼苏小白的剑气。

    同时,力支手持苍木神杖,以防万一。

    面对苏小白这浩大一击,力支虽然自信,但却不敢有半点马虎。

    战神虚影手中的屠神枪,往虚空递进,空间仿佛被推动一样,产生了阵阵涟漪。

    实际上以力支现在的修为运起[战神决]全力一击,连虚空都能插破,但此时他的目的并不是击杀苏小白,而是破掉这一招。

    无坚不摧的战意,瞬间与罡风和剑气相撞。

    铿铿铿铿!

    枪尖处,爆出阵阵火光和连绵不断的爆响。

    不到一息时间,屠神枪便遭受到上千次打击,金光震荡。

    但是所有遇到枪尖的剑气和罡风,统统都被战意泯灭。

    “这才是前奏,接下来才是大戏!”苏小白的声音在云端再现,毫不为之所惊,反而带着一股激动的味道。

    如果是先前的力支,除了奉师门之命斩杀以外,他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力支在他眼里太弱了。

    直到此刻,苏小白现,力支竟然有点能耐。

    但也仅仅是有点能耐。

    在他十方俱灭之下,绝不可能活着。

    随着他的声音出现,突然间云端出现十道颜色各异的光柱。

    从天而降,以力支为中心,一下罩住他周围百米之内,形成一个牢笼。

    光柱冲击而下,山峰上的岩石出咯咯作响的声音,竟然开始一点点的崩碎。

    能够承受那么多高级荒兽本命秘术轰炸的岩石,竟然抵挡不住这十道光柱。

    这还没完。

    十道光柱开始变粗扩张,往中心挤来。

    虽然度并不快,但却带给力支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比神威还要强大。

    天空中的剑气和罡风还在纵横,并没有停歇,力支运起战神决幻化出来的战神虚影,受到剑气跟罡风的切割,从开始的震荡变的有些涣散。

    “毕竟刚刚突破境界,虽然可以用神识具现战神虚影,但与苏小白的剑气相比,差距还很大。要不是有战意附在屠神枪之上,早就已经崩溃了。”力支感受着四面八方的切割和压力,心里对苏小白的实力,震服不已。

    不得不服,此等人物,若不是因为师门命令要杀他,成为朋友简直就是荣幸之至。

    可惜却是对手。

    此战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无论死活都是尽力而为,也算是对苏小白这样对手的尊重。

    “千万不能让那些光柱笼罩,我刚才分出一点灵魂之力出去,竟然被瞬间碾碎了,要是你身处其中,绝对要粉身碎骨!”这时,莫皙阳惊声提醒道。

    看着那些光柱扩散过来,把力支所能活动的地方,挤的越来越小。

    以力支现在的身体,根本不可能抵挡这浩大的剑势。

    甚至连御宝鼎都不一定能够挡住。

    力支身上重新爆出苍炎,身体一闪而逝,但下一刻又被弹回原地。

    “不行,苍炎竟然移不出去,整个空间都被剑势封锁死!”力支脸上出现一丝惊色。

    光柱组成的牢笼,已经截断了所有的闪避之路,连苍炎都出不去。

    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光柱逐渐吞噬空间,最终降临到他身上,像撕裂岩石一样,把他的身体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