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三十章 苏小白变卦
    力支的话,让白泽的愤怒,收敛了不少。天籁小说Ww』W.⒉

    它也不是笨蛋,否则怎么可能灵智大开,修炼成高级荒兽。

    每一头高级荒兽,都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

    虽然自尊极其重要,甚至可以舍弃生命来维护。

    但力支表现出来的气息,却让它心里产生了动摇。

    “容我想想!”白泽开始松动了。

    它的灵智被颜香影打乱,潜藏在体内的羊癫风都引出来了,但却依然有思考能力,否则也不可能跟力支交流。

    这是荒兽独特的能力,兽黄就是它们的心,大脑不能用时,心就挥了作用。

    “十息!”

    力支不置可否,给了一个时限。

    只要会思考,就代表能够判断利弊。

    要么死,苏小白绝不允许一头荒兽跟他僵持太久,一旦确定不能收服,肯定一剑斩杀了事。

    要么就臣服,虽然自尊被践踏,但是好歹还能活命。

    力支其实并不愿意看着这头荒兽自己找死。

    对他而言,每一个生命都有选择的自由,在战场上撕杀是一回事,战后则又是一回事。

    他想要的其实并非屠杀,不管是人类还是荒兽。

    力支没有数出来,说完之后,静静等着白泽的回答。

    此时白泽的内心从未有过的纠结。

    按理说,荒兽是不会纠结的,甚至不会有太多的想法,虽然智慧不低但毕竟跟人类的思维方式不同,什么阴谋诡计对它们来说是没有必要的,一切凭实力说话。

    但此时,白泽不得不开动思维,权衡利弊。

    当然,这是建立在力支那老兽王气息的前提下,否则它宁愿死也不可能屈从于人类。

    那气息白泽可以确信无疑。

    荒兽的传承,跟人类大不相同,它们从诞生开始,就能继承上代的部分记忆。

    这些记忆包含怎么生存和修炼。

    而白泽的父亲,曾经就是老兽王手下的一员大将,在老兽王麾下长达八百余年,直到两百年前战死古战场之中。

    这也是白泽能分辨老兽王气息的主要原因。

    对于荒兽来讲,老兽王不仅仅是领袖,还是至高的精神象征。

    若不是它,现在的东方莽原,早已是人类的天下。

    虽然两百年前,战死于古战场,但至今为止,任何一头荒兽都将之铭记于心。

    甚至现任兽王也不例外。

    无论是魅力还是实力,都远远不及老兽王强悍。

    “十息到,你的选择。”就在这时,力支再次出声。

    无论白泽怎么选择,他都会把神识退出去,由苏小白决定。

    毕竟这是苏小白的战俘。

    “我臣服!”

    白泽出人意料的应道,比力支想像中的要顺利的多。

    本以为它至少会矫情一会,然后再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让自尊心得已保存。

    没想到只是十息,它就已经决定。

    “不过本白泽有自己的尊严,我一生只服从兽王,既然你继承了老兽王的英魂,本白泽只臣服于你!至于那个人类的小屁孩,无论他有多大的能耐,想要本白泽臣服,都不可能,大不了一死以追随我王!”白泽还没等力支开口,接着说道。

    果然,自尊这个东西,在它的生命里是不可能放弃的存在。

    可以臣服力支,却绝不臣服于苏小白。

    “啊?”

    这次轮到力支诧异了。

    他可是来帮苏小白收服这头白泽的。

    却得到这么个结果。

    这家伙竟然想要臣服于自己,要是让苏小白知道这个结果,恐怕鼻子都要气歪了。

    但是白泽说的清清楚楚,是因为自己继承了老兽王的英魂才会臣服,苏小白根本不具备这个特点。

    这是一个死结。

    “主人!现在可以解开我的封印了吧,我们高级荒兽说一不二,不像人类口是心非,既然答应臣服于你,就算死也会做到!”白泽不知道力支在惊讶什么,连称呼都变了。

    “你先等一会,我去跟朋友沟通一下。”力支的神识从白泽体内退出。

    然后怔怔地看着苏小白。

    “干嘛看着我?对了,你先前突破境界引动本源异象这事我差点给忘了,等我训服了这头畜牲,再把你杀了回去交差。”苏小白见力支看着自己,顿时有些不爽。

    跟白泽角力累的半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搞定一头可以随手斩杀的畜牲,简直丢了通天剑阁的脸,丢了师尊的脸。

    小孩子脾气上来,再想起先前要杀力支的事情,顿时说话变的有些冲。

    本来力支想要跟他解释,白泽臣服自己的事。

    一头高级荒兽,相信苏小白不会太放在心上,毕竟他是天之骄子。

    实力强大,想要再抓一头高级荒兽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还没开口,就听到苏小白说要杀了他。

    而杀他的原因,竟然是自己突破神明境界时引动的异象。

    这弄的力支就一头雾水了。

    本来不是说好了,一起去战场玩玩,等过段时间再了解两人之间的事情。

    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小白,你为什么又要杀力支?你们不是已经成了朋友了么,别忘了你身陷荒兽群中,力支舍命救你的事情。”颜香影一听这话,也顿时皱起了秀眉,不由自主地往力支靠了靠,同时双目紧瞪苏小白。

    这两人,一个是她心之所系,另一个是认的弟弟,有很强的好感。

    她不愿意两人为敌。

    但颜香影是个很干脆的女人,否则也当不了一门圣女。

    如果苏小白真要杀力支,她绝对会坚定不移地站在力支这一边。

    “姐,这事没这么简单,他引动的是本源异象!师尊告诉过我,本源异象是千年难遇的事情,一旦出现天下大乱,本来我是不怎么想杀他的,但这次非杀不可,我可不想看到天下大乱出来。”苏小白被颜香影一眼瞪的没了脾气,出言解释道。

    但他只说了个原因,其实并没有真正说出心底所想。

    天下大乱管他屁事,以他的性格,巴不得乱一点才好玩呢,有更多乐子可找。

    真正的原因,是不服气力支突破的时候,竟然能引动本源异象。

    这可是他这个绝世妖孽都做不到的事情。

    从小到大,任何事情,他都是第一,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比下去。

    如果苏小白还没到神明境,可能自己并不清楚,这是嫉妒之心。

    但是他现在清楚的很。

    力支让他不爽了,不爽了当然要杀人,就这么简单。

    只是这个原因,他不能说给颜香影听,因为他不想失去这个姐姐。

    苏小白说话的时候,力支观察着他的神情,甚至神识波动,明显不是真话,要杀他绝不是为了天下大乱,但是那股杀意却不假。

    看来,自己突破时产生的异象,引动了苏小白的杀机。

    “天下大乱,真是荒谬!现在的天下,还不够乱么,中央泽州是什么样子我不清楚。但是东方莽原的人类,还在水深火热之中,与荒兽对峙,朝不保夕,还能怎么乱?”力支剑眉轻动,平静地说道:“苏小白,你想杀我,本是来的目的,天下大乱不是借口。另外,这头白泽刚刚已经臣服于我,不可能被你驯服了。”

    既然苏小白杀机毕露,力支知道再向上一次那样用话来引他怕是不可能了,干脆了当地把白泽的事情说了出来。

    本来苏小白还想要再找点借口,让颜香影平静一下。

    一听到力支这么说,整个脸都一下变了形。

    “你说什么?”

    苏小白的声音陡然变的尖锐起来,“我辛辛苦苦抓回来的羊,你竟然让它臣服于你!该死该死,我要把你大卸八块!”

    “糟了。”颜香影暗道不好。

    本来苏小白就杀意毕露,现在力支收了白泽,就等于是火上浇油,一下把苏小白的怒火点了起来。

    这一下,根本就没有再转圜的余地。

    嗖!

    就在苏小白暴怒的同时,一把剑已经擦着颜香影飞出,直指力支胸口。

    度之快,犹如光影。

    要把力支一下洞穿。

    这一剑。

    如果是在力支突破之前,可以说毫不费力就能把力支斩于剑下,甚至雷鳗这种级别的高级荒兽,都挡不住。

    但是力支现在已经不同之前。

    突破到神明境初期,再加上莫皙阳炼化火龙魂两样加起来,神识无比强大。

    洞察力之强,远胜之前。

    就在苏小白剑动的瞬间,力支就已经查察。

    掌握了火英之后,苍炎的动,已经不再需要用真气跟火英气息碰撞,随意而动。

    念出法随。

    就在苏小白剑到达他胸口的瞬间,力支整个人已经消失。

    随着他消失的,还有颜香影。

    力支怕苏小白愤怒起来不认人,误伤颜香影,直接把她也带走了。

    两人出现在二十米之外。

    实力的增加,让力支对苍炎的掌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比之前的距离扩大了无数倍,两次移动之间的间歇也比之前缩小了无数倍。

    “咦?你竟然能闪过我一剑,看来长进了不少!但我想要杀你,你逃不掉,受死!”苏小白明显被力支的反应给惊了一下。

    短短时间,竟然能进步这么多,不可思议。

    但他是绝世天才,就算力支成长的再厉害,他也无所谓。

    “未必。”力支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从颜香影身边离开。

    突破境界之后,除去引动战意击退荒兽,这是正儿八经的第一战。

    空前强大的信心,也是他不再想要劝说苏小白,而是挺身一战的动力。

    说话同时,苍木神杖出现在他手中。

    同时意剑从体内冲出,悬浮于身边,剑身微微一颤,化为无形。

    神识的强大,连带着[大音剑决]的威力都提升了数倍,原来极为吃力才能施展的无影之剑,瞬间就能动。

    意剑被神识催动,先下手为强,直接杀至苏小白身边。

    “哼,无影剑,用本门的功法对付我,简直可笑!”苏小白双手一并,捏起一个古怪的怪决,身边的九剑齐齐一点。

    铿!

    尖锐的金石碰撞声爆出来。

    化为无形的意剑,像是撞在一堵无形墙臂之上,被震出身形,往后抛飞而去。

    力支附在意剑上的神识,被瞬间震散。

    “神威!”与此同时,苏小白双目暴睁,一股浩大到极点的威压从他身上产生。

    直接压在力支头顶。

    这一次,可不像刚来先锋营驻地时,力支做为这神威的主要目标。

    顿时感觉到像是千万吨的巨山,凭空而至,压迫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