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强大的自尊
    看着这几百名幸存的战士,齐齐单膝下跪,这场面实在是令人震撼。天籁小『『说WwW.⒉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为了保护右旗城,献出生命和自由之人,在这里与荒兽对峙,几年争征舍生忘死。

    那些由无数血肉和英魂铸就的防线,使荒兽始终无法突破。

    力支从天空直线落下,颜香影紧随其后。

    两人落在战士们的中间。

    力支扫着这些脸上带着畏敬的战士,真气瞬间分成几百道,把战士们托了起来。

    “禁制是你们用命保下来的,檀香岭是你们拿命守着的,没有我你们一样不负众望。我不是巴图尔,我跟大家一样,只是一名战士,为了保护亲人朋友而战的战士!”力支声音铿锵,丝毫没有虚弱的感觉。

    这些战士们身上的战意,对他来说,是大补之药。

    因为神识损耗倒致的精神虚弱,被战士们庞大而纯粹的战意包裹着,再加上火英释放出来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断地恢复着。

    “你不必客气!这次能守住檀香岭,全靠你出手。不然我们先锋营的将士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这一功当得!”索必的嘴角,血迹已干,吃力地说道。

    “索都统说的对!没有你,就没有我们,救命之恩无法言表,今后力支大人有需要我们的地方,不要客气!”蒋杭捂着胸口,附合说道。

    他跟索必比颜义运气好,没有被直接杀死,但是却被硬生生撞进了禁制当中。

    亏的护体真气,要不然以荒兽的力量,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

    可以说是劫后余生。

    此时对力支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

    再加上力支从开始气玄境,眨眼之间突破到神明境,展现出来令人惊骇的手段,一招震慑几十头高级荒兽,让他们由衷佩服。

    战士跟普通的修炼者不同。

    面对战士残酷到极点的非生即死法则,阴谋诡计几乎都没有用处,长期以往养成的性子相对来说都比较刚直。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不服的时候,就直接神识相探,服了就从嘴里说出来,表里如一,没有半点虚假。

    “多谢两位大人,护城军本就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们刚才一战,受伤严重,趁着现在赶紧恢复,这些归元丹每人分一点,以备万一。”力支点了点头,也不再客套。

    手一转从空间指环中拿出剩余的归元丹,用真气裹着分散到每一个战士面前。

    这些丹药现在对他的用处不大,但对这些气玄境的战士们,却是宝贝。

    “谢大人!”

    战士们齐齐吼道。

    力支的出手,简直阔绰的吓人。

    价值不菲的归元丹,简直就像不值一文,竟然平分给他们使用。

    战士们心里不约而同冒起一个念头,要是能跟着这样的人,肝脑涂地又有何妨。

    颜香影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对力支的评价再上一层。

    十六岁的人,就有这样的心性,不居功,不傲物。

    面对这几百名战士们的感谢,平淡如水,毫不犹豫把财富拿出来共享,这样的胸襟,堪称王者。

    如果再给几年让力支成长,别说展御宝殿,恐怕能够与那位相提并论吧。

    颜香影的心里,升起一个念头。

    要是说给别人听,肯定会让人耻之以鼻,但颜香影却觉得,这并非不可能。

    “畜牲,再不听话,我就宰了你!”就在这时,远远的苏小白的喝骂声传来。

    那头肋生双翅,白羊般的高级荒兽,被他牢牢控制住双角,正往禁制拖来。

    是真正的拖。

    苏小白手,死死攀着荒兽双角,十把剑抵在它屁股上,硬是与荒兽角力,把它拽的不得不前行。

    “人类,要杀便杀!我白泽的尊严岂可被你如此践踏!”那头白羊般的荒兽,嘴里吐着白沫,但犹自嘴硬无比。

    四蹄踏在地面,让坚不可摧的山石,留下刀刮一样的白痕。

    “要杀你早杀了,别这么多废话,十方剑阵压制你连爆兽黄都不可能,要么乖乖被我骑,要么天天拿剑阵炼你!”苏小白也倔的不得了,听到白泽说话,不但不恼,狂笑着说道。

    毫不把让人类畏惧的高级荒兽放在眼里。

    当然他有这个资本。

    “他居然真要驯服白泽?初生牛犊不怕虎,果然不假。”索必见到苏小白跟白泽角力的样子,眼中露出一丝敬畏之色。

    猛地泛起一种天下是这帮年轻人的感觉。

    从来没听说过,哪个人能够驯服高级荒兽,荒兽的尊严比人类还要重,悍不畏死。

    看那些宁愿爆开兽黄自杀的荒兽就能看得出来。

    “我们去帮帮他。”颜香影笑着摇了摇头,往苏小白所在方向走去。

    力支跟在她身后,踏出禁制,同时对索必说道:“索都统,你带着战士们去收割那些兽黄还没破碎的荒兽尸体,我们去对付那头白泽。”

    被苏小白斩杀的荒兽,兽黄还都算完整,这些高级荒兽的兽黄,取出来无论是对战士还是神明境将领,都有极大的用处,珍贵到极点。

    皮毛爪牙等也可以制造精良的铠甲武器,不能浪费。

    “好,你们多加当心。”索必脸上露出喜色。

    力支固然大方,但他却没想到大方到这种程度。

    这个级别的兽黄,绝对是稀世珍宝,就算是荒兽潮汛时,也不见得能有这么多。

    毕竟高级荒兽有非凡的智慧,一旦濒临绝境,宁愿选择自爆也不想把兽黄留给人类。

    此时,攻击荒兽群的火龙魂,也因为高级荒兽四散逃逸,从远处往回飞来。

    跟颜香影和力支,几乎同时到达苏小白身边,然后没入力支身体当中。

    “小白,你这样没用的,它们跟人类不同,既不会因为你实力强大臣服,也不会怕受折磨就委屈求全。想要驯服它们,恐怕要从灵魂着手。”颜香影看着不断挣扎的白泽说道。

    “姐,你有办法没有?”苏小白此刻也累的一身汗。

    按理说他这个修为,出汗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全身如玉通透无比,不藏污垢。

    但是先前一场大战,已经让他消耗不轻。

    后来又用身体跟白泽角力,毕竟人与荒兽的力量还是有差距,他人又倔,不想把这头白泽再杀死,才搞成这样。

    “我试试看。”颜香影嫣然一笑。

    手指尖处,迸出一朵冥火玫瑰,只有豆粒大小,射向白泽的额头。

    正在挣扎的白泽,想要闪躲,但是被苏小白死死拉着,甩头都甩不了,只能看着那躲冥火玫瑰没入自己额头。

    冥火玫瑰在它的额头处,形成一个三叶的印记。

    印记一成,白泽扭动的身体,顿时开始抽搐起来,本就因为跟苏小白角力从嘴里冒出的白沫,变的更多,干脆四蹄一扬,摔倒在地。

    苏小白手一松,诧异地看着四蹄朝天,身体抽动的白泽,无语问道:“姐,什么情况?这家伙刚才还有劲的很,怎么你一来就像疯了,还吐这么多白沫?”

    “不知道,我用的是门派的镇魂之术,用来束缚器灵的,从来没对活物用过,可能有什么负作用吧。”颜香影也愣神了,看不懂这头荒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说完,蹲下身子,想要去抚摸一下这头荒兽。

    但被力支制止了:“你别动,我来看。”

    他怕颜香影冒然查看,出现什么意外。

    说完,便蹲下身体,用手把住白泽的角,分出一缕神识,进入到白泽眉心之中。

    因为被颜香影用镇魂之术封印的缘故,根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但是力支却找不到它的神庭穴。

    “荒兽跟人类,构造本就不同,他们一身力量全在兽黄,哪来的神庭,你探探兽黄试试看。”莫皙阳出声提醒道。

    力支马上把神识往白泽位于胸腔的兽黄探去,顿时耳边听到一阵愤怒的咆哮声。

    是白泽的声音,只不过它此时的咆哮声,都带上了一丝颤抖。

    “该死的人类,竟然把我堂堂白泽的尊严如此践踏,连羊颠风都犯了!你们会有报应的,王一定会带着其它的同胞踏平你们人类的城市,把你们统统吃掉!”

    白泽的声音里,充斥着无边怒火,恨不得把力支生撕活剥。

    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被人类抓到,这么虐待过,简直奇耻大辱。

    “安静!”

    力支懒得管它狠,顿喝一声。

    火英的力量从神庭冲出,顺着神识直接抵达白泽的兽黄位置:“荒兽与人类,争了这么多年,两方损失惨重,不可调合。这其中根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而是你们这古怪的自尊作祟!认为自己是东方莽原真正的主人,才会排斥人类,为何不能和平共处?”

    力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识挟裹着火英的气息,完全放开。

    说的白泽身体的颤抖猛地停止下来。

    “王的气息!”白泽出一种惊讶到极点的声调。

    力支心中大喜。

    白泽所说的王的气息,想必应该是火英上面的气息,火英是前任兽王之物,衍生出了他。

    所有的高级以下的荒兽都避之不及。

    但对高级荒兽却不管作用,这可能跟高级荒兽有着极高的智慧有关系。

    这次神识直接进入白泽体内,力支本就是想要试试看,没想到它真的认识。

    “知道是王的气息就好!告诉你,我乃是前任兽王的英灵所化,除去战场上杀伐之外,并不想杀掉你们这些荒兽。毕竟每个生命都有存在的意义,但如果你再反抗,只有死路一条!”力支话风一转,带上了一丝恐吓。

    “不可能,王绝不可能把自己的英灵传给人类。”白泽出不可置信的声音。

    荒兽的自尊何其强大,更何况是前任的兽王,所有荒兽仰望的存在。

    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气息给一个人类继承。

    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

    但那属于王特有的气息,却实实在在,不是什么幻觉。

    白泽那堪比人类智慧的意识,开始纠结起来。

    “信不信由你,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归降,二是死亡,拧下去一点好处都没有,你自己选吧。”力支懒得跟它解释。

    他跟兽王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也不是几句话能解开的。

    这头白泽的生死,皆在它自己掌握之中,多说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