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誓死一战
    力支见颜香影奇怪的样子,想问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感觉到颜香影的身体像炭一样烫,平时火焰散出来的温度,都没有此刻颜香影炽热。

    再加上身上传来的阵阵体香,渐渐有点迷离的感觉。

    莫皙阳此时识趣地把自己屏蔽起来,闷笑不已。

    “原来祖师说的都是真的,她爱上的那个男人,带给她的并不是身体上的欢娱,神识交汇的感觉,竟然如此美妙。”半响之后,颜香影的身体终于不再那么柔软,依偎在力支怀中轻语道。

    这个比她小四岁的男孩,这时就像一个安全的港湾,让她不愿离开。

    她从小便无父无母,被师父收养长大,最缺乏的就是安全感。

    便养成了外刚内柔的性格。

    整个御宝殿的未来,从年少时便压在她身上,重的喘不过气来。

    直到遇见力支,慢慢的未来变的清晰可见,看到了无限的希望。

    从开始时的互利,到心态渐渐转变成为喜欢,再到几次生死与共,真正突破了那层心里的防线。

    这种温暖安全的感觉,才是她真正内心追求的初心。

    自从突破神明境那一刻起,便已明心见性。

    不再回避。

    “什么神识交汇?”力支听的莫名其妙的,忍不住问道。

    他与颜香影的感觉不同。

    因为知道颜香影用传承精血为自己护持,倒致精神跟元气大伤,心里存着担心用神识进入她神庭修复,全程根本没有心思体会其中的带来的感觉。

    而且他也不知道,用神识进入人神庭倒底代表着什么,除了信任以外。

    “祖师留下来的记载里,曾说过有一种修炼方法,称为和合双修。是一种上古传下来的修炼方法,但是条件非常苛刻,要有一个全心全意信得过的道侣。这种人,在中央泽州那种利益至上,弱肉强食的地方,几乎找不到了,因为没有人会全心全意地相信别人。”颜香影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却,不舍地离开力支怀抱,挣扎着坐了起来,但是眉眼之中依然含情,怔怔地看着力支解释道。

    “确实不错,每个人都有自己在乎的东西,也有各自的秘密,放开心胸完全信任谈何容易。”力支点头应道。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也想了一下自己。

    他虽然极信任颜香影,但神庭之中毕竟藏有重大的秘密,除非他的实力足以保护这个秘密,在此之前不能让别人知道。

    再加上妲灵,跟只有四年寿命这个结。

    也让力支在面对颜香影情感的时候,有诸多顾忌。

    抛开妲灵不说,就算他真的接受了颜香影,如果四年之内到达不了神通境界,等于误了颜香影终身。

    这是极不负责任的做法。

    力支突破神明境,明心见性,看见自己的初心,只有两个字。

    就是责任。

    照顾妹妹也好,保全力神府也罢,甚至朋友的安危,归根结底,都是一个责任。

    其它的东西都是表像,只有这个才是根本的原因。

    也可能是这个原因,使得他感受不到颜香影说的那种美妙。

    “我可以完全信任你呀,刚才放开神庭让你进入,就是极度的信任,那种感觉祖师说叫做神交,远胜任何男女**之情。当初祖师肯为了那个男人,叛离门派,我一直不知道其中原因,现在总算明白了。”颜香影说起神交的时候,脸上本以褪却的红晕,突然又再次加重。

    “咳咳~~~!”力支感觉到一丝尴尬。

    颜香影的话,分明就是在对他示爱,甚至套用到她祖师圣女跟那个创造他身体的人类高手上面去。

    这其中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但是力支心中有结,只能假装不知道。

    赶紧茬开话题:“这上百枚衍阳珠通过我的补充,已经恢复到全盛时期,衍阳法阵想必也有变化。外面那些战士们,不知道与荒兽的战况如何,我现在已经突破神明境界,你的伤要是没有大碍的话,我们快点出去吧。”

    “傻瓜。”颜香影脸上泛起一抹轻笑。

    她知道力支是在刻意回避。

    但这没什么,力支心中的结太重,不是一时两刻能够解开的。

    或者说,有这样的结在,他做不到洒脱。

    即便明心见性,突破到神明境界,还是一样稳重如山。

    但也正因为这样,颜香影才觉得力支更加可靠。

    如果像门派中那些弟子一样,她也不会爱上力支。

    这需要时间和更大的机缘,不能急在一时。

    颜香影轻轻站了起来,轻撩衣袍,变的像平时一样落落大方。

    环顾着四周,檀口轻启说道:“这次下来,你得到非常大的好处,不但苍木神杖融合了檀香木,威能大增。你也突破境界,但是你突破时产生的异象,怕也是惊动了不少大人物。”

    “没什么,反正以前,要杀我的人就不少。”力支露出自信至极的微笑。

    他还没有时间观察自己实力的蜕变。

    但就算不观察,也不难感觉到现在对身体,对神识的把控力,比以往强大了不止十倍。

    是质的飞跃。

    拿窦昊来对比,没有突破之前,如果窦昊用无名之剑对付他,他只有死路一条,根本没有其它可能。

    但是现在,却完全不同。

    如果此时再跟窦昊交手,神识一动,便如天网一样。

    再加上火英力量可以被他调动,苍炎的威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轻松避开窦昊的真武剑意。

    [战神决][覆地印][大音剑决]这三门高级武功,随着境界的突破,威力也必然大增。

    此时的力支,完全有信心在不动用压箱底手段御宝鼎和火英真正威能之前,与窦昊尽全力一战,而且战胜。

    如果再面对独角狂年这样的高级荒兽,瞬息之间便可以破它防御,将之烧死。

    这是来源修为突破的强大信心,也是来源于火英。

    明心见性,除了看见自己的初心以外,最大的作用就是对自己的了解,已经逐渐通透。

    对实力对比的把握,可以说比之前不知道强了多少。

    以力支初步估计,如果他现在回到右旗城,至少能在神榜人阶,排进前三。

    他现在迫不及待想要出去,会会那些高级荒兽,有禁制保护,再加上火英威能的掌控,灵火燎原之势,说不定能解这次围攻之险。

    想到这里,他与颜香影再不停留,顺着来时的路,快往地面冲去。

    此时檀香岭上,战况早已与力支想像的不同。

    因为禁制突然扩张笼罩了整个檀香岭的原因,高级荒兽们,统统都被挤出檀香岭范围。

    战士们反而不知所措起来。

    只有苏小白,十把剑归位,围绕着他的身体,眼晴死死锁定大营后方远处。

    同时,苏小白双手快幻动,眉心印记之处,迸出一股强烈的气息,直破云霄。

    这是通天剑阁高阶的传讯手法,意剑破空传递信息。

    力支刚才造成的异象,让他震惊到极点,原先打算逗留玩耍的苏小白,打算等力支出来,便杀了他。

    但在此之前,他必须要跟师尊禀报自己看见的异象。

    东方莽原离通天剑阁,几万里之遥,回去禀报肯定来不及,意剑传讯无疑是最快的手段。

    与此同时。

    那些先被火雨烧着,又被禁制拍出去的高级荒兽们,好不容易把身上的火焰熄来。

    这灵火毕竟不是神火,又是无根之火,只不过是异象引而已,对这些实力极高的高级荒兽来说,并不致命。

    但却足以让它们气极败坏到极点。

    而且檀香岭以前荒兽占据的泛围,已经不在了,被衍阳法阵笼罩之后,它们连进都进不去。

    一时间,四面八方都响起高级荒兽的怒吼声。

    这对荒兽来说,可能是近几年来,最屈辱的一战。

    出动上百头堪比人类神明境初中期的兽将,竟然被一支驻扎在此,人数不上千的先锋营逼到这种地步,如果传回去,恐怕要被其它战线的荒兽嘲笑到体无完肤。

    龟王大人颜面涂地,它们也不好过。

    “吼~!人类这帮无耻之徒,仗着有古怪的屏障,让我们久攻不下还损失几个同胞不说,还把我们烧的面目全非!让我们族群尊严尽丧,这口气绝对咽不下去!”

    “要是不能攻破人类防线,我们回去怎么跟龟王大人交待!到时候兽王.震怒,我们全部都要受到惩罚。”

    “一定要攻破这该死的屏障,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人类好过。”

    “族人们,我们必须齐心合力,把这帮该死的人类,统统踩死!”

    “爆兽黄,以我之命,荣耀族光!”

    ......

    被禁制拍死的荒兽,重新聚起来,怒啸震天。

    几头受伤最重的荒兽,攻禁制时被苏小白剑气所伤,又被灵火燃烧,带头往禁制壁冲去。

    轰隆!

    在撞击禁制壁的瞬间,体内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兽黄力量,瞬间爆出来。

    竟是以自己生命为代价,把兽黄彻底爆开。

    这完全是同归于尽的作法,荒兽一身能力,尽在兽黄,就等同于人类的心脏,一旦爆开,必死无疑。

    但是在这一刻,荒兽展现出来的强大凝聚力,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根本不考虑自己的生命,唯一的目标就是把失去的地盘,重新夺回来。

    瞬间四五头高级荒兽自爆兽黄,巨大的冲击波出现,像海啸一样拍打着禁制壁。

    已经恢复到全盛时期的衍阳法阵,被打击的产生了水波一样的纹理,整个檀香岭都在震颤。

    其余的高级荒兽,不计代价地施展着本命秘术,巨石水柱漫天升起,砸在颤抖的禁制上。

    本以为安然无事的先锋营战士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再次吸引了心神。

    “糟了,这些荒兽不要命了,比潮汛时还要齐心,竟然爆开兽黄攻打禁制!”蒋杭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

    从来没见过荒兽竟然如此拼命。

    虽然禁制展现出以往都没有的威力,但难保在这种同归于尽的做法中不失。

    “我们三个上,出禁制,尽全力拦住那些想要自爆的荒兽!绝不允许禁制失守,为了右旗城,为了人类,为了家人和同胞,上吧!”索必脸色坚决。

    出声地同时,已经往扩张到檀香岭左侧原本属于荒兽领地的地方冲去。

    “冲啊,随索都统一起,誓死守护檀香岭!”士兵们见都统冲出,出震天的怒吼,齐齐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