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神识交汇
    天上的火烧云像是着了火,变幻着形状,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

    就在先锋营将士们目瞪口呆的时候,突然间火云解体。

    瞬间爆炸成无数的火团。

    从天而降。

    火雨流星。

    这才是真正的火雨流星,一团团炽热的火焰,从天而降,刹那间布满天空。

    刷刷刷!

    火雨以迅雷之势,击打在那些攻打禁制的高级荒兽身上。

    荒兽不像人类,它们没有什么护体真气,防御全靠身体,输出全看兽黄的力量。

    如果有护体真气,在面对这些火雨的时候,情况可能还好,至少还能抵挡片刻,但没有护体真气的高级荒兽,可就惨了。

    火雨的数量实在是太多,就像下雨一样,根本不可能闪躲。

    一时间,浑身都是长毛的荒兽当其冲,身上的毛全部被点燃,炽热的火焰灼烤着荒兽的**,出凄惨的吼叫声。

    “退,快退!有埋伏,我们中了人类的埋伏,这些火烤的老子好疼!”

    “我们跟随龟王,最不怕就是火,但是这火跟一般火不一样,根本弄不灭,真是灾星来了,快逃啊。”

    “早知现在,当初我就应该跟随凤王。”

    “跟凤王也没有用,我们天生秘术就没有火属性的,现在说这个太晚了,这檀香岭我们根本攻不下来。”

    ......

    高级荒兽群,此时乱成一片。

    有兽吼,有人声,有斥骂也有怒啸。

    实际上,火烧云爆散开的火焰,并不是神火,如果用火焰等级衡量,应该属于灵火级别。

    但毕竟是火灵的能量聚集而成,杀伤力无与伦比,在天上还感觉不到,降临下来,比至阳真火的温度还要高。

    这些高级荒兽,无一凡手,都是相当于人类神明境以上的高手,实际上灵火并不能把它们直接烧死。

    但带来的痛苦却让它们乱了阵脚。

    本来就是久攻禁制不下,被苏小白以一人之力斩杀数头,此时再面临火雨流星,可想而知心中有多愤怒。

    但又没有任何办法,就算是灵火,也不是一般的本命秘术可以灭掉的。

    不想被火烧,就只能退。

    火焰雨的落下,彻底让这些高级荒兽萌生退意。

    三三两两顶着火雨腾空而起,出疼痛的嘶吼往后撤去,想要撤出火雨范围。

    就在这时。

    火雨也落在了一直笼罩在先锋营阵营之上的禁制,士兵们顿时紧张起来,害怕这火雨对本已经受到诸多攻击的禁制造成伤害。

    但是情况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火雨落在禁制上后,凭空消失了,就像被吸引了一样。

    咔咔咔!

    就在这时,禁制突然一阵颤抖,出冰裂般的声音。

    依在禁制边缘的士兵们,再次紧张起来,生怕禁制破灭。

    一旦禁制碎了,他们可就真在劫难逃了。

    但是禁制颤抖之后,却没有碎,而是突然开始扩张。

    扩张的度,简直恐怖。

    禁制的边缘本就像玻璃一样透明,在冰裂声后,突然雾化,然后以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度,以先锋营为中心疾放大。

    那些身上着了火,在空中飞腾闪避的高级荒兽们,还没逃出多远,瞬间就被扩张的禁制壁赶上。

    嘭嘭嘭!

    漫天飞舞的高级荒兽,就像被一个巨大的手掌,瞬间拍中。

    原来还参次不齐,跑的慢的直接被衍阳法阵的禁制壁推的贴在边上,连惨叫声都给挤回肚子里面,然后集体飞出。

    衍阳法阵停止了扩张。

    从原来只笼罩先锋营阵营范围,到瞬间笼罩了整个檀香岭。

    前后不过一息左右的时间。

    等战士们反应过来时,近百头荒兽,早就被撞飞的没影了。

    一个个张大着跟巴,难以置信。

    “先是火雨流星,现在又是禁制变化,看来他们真的找到了阵物,并且找到了维持阵物的方法!”索必脸上现出大喜之色,激动的无以复加。

    “禁制居然变成了笼罩整个檀香岭,从来没有生过的事情,从今以后,整个檀香岭不再是人类与荒兽均分啦!哈哈哈,人类终于拿下了这至关重要的关卡。”蒋杭四方的脸上,浓眉高竖,兴奋难以掩饰。

    从他到檀香岭这一刻,无时不想着能让人类真正立足于此,连通整个战场的命脉。

    而不是时刻依靠衍阳法阵防着荒兽。

    每一次大部队经过,还要动战事,损失惨重。

    倒致东北战线一直被龟王压着。

    这一次,恐怕愿望真正能实现了。

    而帮他实现这个愿望的,却是一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孩子,如果不是事实就生在眼前,他根本就不敢想像。

    “虎父无犬子,虎父无犬子啊!力天明大将军当年英勇无双,丝毫不比现在的巴图尔差,果然他儿子也不是凡人!”颜义啧啧称赞,如果力支现在在他面前的话,恨不得直接把他抱起来。

    “禁声,以后这样的话不可再说。”本来还一脸喜色的索必,听到颜义说出这话,脸色变了变,真气传音吩咐道。

    颜义一直在前线,不太知道力天明跟蓬泽之间的恩怨。

    力天明再厉害,也已经死了,现在的巴图尔是蓬泽,万一这话被有心人传到蓬泽耳中,颜义恐怕以后日子不好过。

    颜义抿了抿嘴,想问但却没问。

    他不是笨蛋,否则也不可能修炼到神明境界,虽然不如索必知道的多,但毕竟在先锋营中,也曾有过耳闻。

    有一些事情,确实让人很遗憾。

    而这些事情,永远都不可能公诸于众,索必说的没错,以后这样的话,不可再提。

    毕竟他的前途比一时的激动重要的多。

    相比地面上将士们的兴奋和激动,深处地底的两人,此刻却是另外一番场景。

    随着天上火烧云的崩解,光柱消散,力支紧闭的双眼睁开了。

    围绕在他身边的衍阳珠,着赤红的光芒,四散排列,重新把巨大的洞窟围成一团。

    此刻衍阳珠上,火焰如花朵骨般绽放,每一颗之间都有火英气息联接,与之前分散而立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

    颜香影见力支醒来,不顾自己失去传承精血的虚弱,闪到力支身边,怔怔望着他。

    一句话都没说。

    此时此刻,什么话都是多余,只是望着,那眼中饱含的深情,便足以。

    “好像做了一场大梦。”力支看着颜香影关切的眼神,喃喃地说道。

    “梦醒了,你还在,真好。”颜香影轻抚着力支的脸,声音柔软到极点。

    不再有平时的半点妩媚,而是极尽温柔。

    这温柔,让力支本来与之对视的眼晴,不由自主稍稍偏开。

    颜香影此刻表现出来的样子,让他居然产生了一丝想要逃避的感觉。

    当以前的热情如火,化为温存,其中的爱意,已经无法再掩饰,浓烈似酒,如她所酿的酒。

    她与妲灵,完全两个极端。

    一个似冰,一个如火。

    妲灵的爱不温不火,冷冷淡淡,但却让人铭记与心,无法放下。

    颜香影的爱,却是激烈如火,却又温婉柔情。

    若不是妲灵,力支此刻便不再逃避,两人生生死死几遭,力支又不是懦夫,为何要避。

    但青梅竹马的妲灵是他放不下的坎,不能背弃这段感情。

    所以他只能微微避开,不敢正视。

    颜香影的眼中,出现一丝黯淡之色,她何等聪明。

    怎么会看不出力支心中所想。

    力支为她,命都可以不顾,任何的财富都能与之共享,但唯独感情,急不来。

    毕竟是妲灵在先,她与力支就算有缘,也落了个后,力支逃避,她便不想再去逼迫。

    时机还不到。

    颜香影的温柔慢慢敛去,变成平时的妩媚样子说道:“恭喜你突破神明境界,你刚才散出来的神识波动太吓人了,御宝殿也有很多神明境界的长老,但我从未见过像你突破时这么惊天动地的。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外面那些战士都有可能被你身上的气息吓到。”

    “莫皙阳告诉我,你不惜用耗费自身精血为我铸起冥火,否则光凭苍木神杖,很难让我破而后立!你别动,我帮你恢复。”力支手一带,颜香影顿时坐倒在他面前。

    接着,神庭之中迸出上百道火红色的气息。

    这些气息,不止是火英气息那么简单。

    而是力支的神识,把火英的力量激出来,已经不单单是修复**的伤势。

    突破到神明境界以后,神识可以初步控制火英的力量,对精神上的伤势,也有了极大的修复作用。

    比以前莫皙阳分出自己灵魂之力还要有效。

    这上百道火英气息,源源不断地涌入颜香影的神庭穴。

    出于信任,颜香影根本没用神识阻挡,任由力支的气息进入,这对于一般人而言是极为危险的事情。

    神庭穴一旦被别人的神识攻入,轻则精神大损,重则甚至可能被控制夺舍。

    但是颜香影知道,力支绝不会害她。

    上百道火英气息通过神识的携带进入她的神庭穴,立刻分散开来,温养着神庭。

    “嘤咛。”

    颜香影的脸上,顿时泛起了一抹红晕,出轻轻的呻吟声。

    她从来没有体验这种自愿神庭被入侵的感觉,力支的神识带着温暖,进入的刹那,让她意识一阵恍惚。

    虽然她今年已经二十岁,但其实至今为止,还是处子之身。

    不知道男欢女爱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却多少听说过一些。

    可是听说的那些,比起这一刻,简直不值一提。

    那种瞬间冲上云端,全身毛孔都完全释放,身体完全酥麻的感觉,从未体验过。

    甚至都顾不得矜持,出这样的声音。

    随着力支神识温养着神庭,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颜香影的鼻息声,也越来越粗,一丝温润从下身传来,身体猛地一软,身上大汗淋漓。

    瞬间坐不住身体,往力支怀里倒去。

    “你怎么了?”力支眼疾手快,一把抱住颜香影,神识下意识地收了回来。

    感受着怀里已经软成一团的佳人,身上因为出汗,传来的阵阵扑鼻体香,让力支有点手足无措。

    难道这样帮她修复温养,不但没有作用,反而还让她受伤了?

    “没,没事。”颜香影的脸红到了脖子,借着力支的搂抱之势,干脆把头埋进他怀里不再出来,只能呢喃般地应着。

    这一刻,所有的一切她都抛在了脑后。

    只想在力支的怀里,多呆一会,不愿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