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本源异象
    受到颜香影冥火再加上何童燃灵融合吞噬檀香木的苍木神杖之助。网?

    力支的神识,生了质的变化。

    神识一化为千,冲出火英束缚,彻底与火英融合为一体,进入玄之又玄的神庭。

    就在这时。

    他端坐在冥火玫瑰上的身体,突然产生了一丝庞大的神识波动。

    身体上面升腾起道道火丝,如云雾般升腾而起,在他头顶化为一尊火红的神祗之象。

    这尊神祗面目与力支几乎一模一样,双目紧闭。

    手中轻轻托着一枚颜香影从未见过的六棱形晶体。

    晶体缓缓旋转着。

    排列在力支身边的衍阳珠,停止了汲取力支体内的火英气息,飞腾而上,围绕着这枚六棱形的晶体旋转。

    衍阳珠外包裹的火丝,被这尊火焰神祗手中的六棱形晶体吸引,扯成了水滴形。

    整个空间炽热的气息,也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掌握着,飞快褪却。

    仿佛都被这尊神祗手中的晶体吸入其中一般。

    不止是衍阳珠上的火丝,就连颜香影用传承精血创造出来的两朵冥火玫瑰,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花瓣开始凋零溃散,化做蓝色的光华,往那枚晶体冲去。

    “这是什么?”颜香影大张着嘴,看着眼晴生的不可思议的一幕,忍不住惊呼。

    那火焰的神祗身上,散出让人恐惧的神识波动。

    绝不是神明境初期给人的感觉。

    不,神明境初期,根本就不可能用自身的神识在神庭之外凝化出这么庞大的身躯。

    从来没有听说过。

    而且他手中所托的六棱柱状晶体,给颜香影一种恐怖到极点的毁来气息。

    让她心中生出一种感觉,所有的火焰,都要在这枚晶体面前臣服,不能挥任何一点威力。

    就连她控制的冥火都抵挡不了它的威力。

    这是什么东西?

    颜香影的思维前所未有的转动着,搜刮着脑海中的知识。

    火之本源?

    颜香影心中,突然冒出一个词。

    只有火之本源,才有这样统摄天下万火的能力。

    就像苍木神杖乃是木之本源所化一般,如果是完全体,那天下万木都要归它管。

    五大本源,一直都只存在于神话当中。

    当初颜香影认出苍木神杖,差点起了杀心,想要杀力支夺宝。

    没想到,这一刻在力支身上,竟然再次见到了五大本源之二的火之本源。

    这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如果不是那枚晶体就在她面前,对她的冥火造成的影响是实打实的话,她怎么也不可能相信,力支会有这样的宝物。

    “神火,怪不得苍木神杖可以催生神火,只有火之本源力量,被木之本源之力催,才能燃起这世间不存的神火,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颜香影心里泛起惊涛骇浪,喃喃念道。

    力支身上传来的庞大神识,和衍阳珠不再吸取,而是臣服,让颜香影确信了力支已经脱离险境。

    现在轮到她震惊了。

    震惊力支身怀巨宝,震惊他此时展现出来的毁来一切的力量。

    她好不怀疑,那枚六棱柱状晶体,如果释放开来,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承受它蕴含的毁来之力。

    就在这时。

    那火焰神祗紧闭的眼晴,突然张开,脸朝下看着力支端坐的身体。

    两道赤红色的光芒,从眼中激射而出,瞬间笼罩住力支。

    紧接着,一道水缸粗细的火红光柱,从力支身上冲出,直接冲破整个空间的顶端,根本无视厚厚大地的阻挡,射上天空。

    檀香岭中。

    正在激战中的高级荒兽与先锋营战士们,突然被一道从地下射出的粗壮光柱给震惊,纷纷停手。

    这道光柱射上天空之后,天上的云彩就像受到了无形之力的牵引,快聚拢。

    白色的云,变成了火烧云,映射的不知道多少里之外。

    整个檀香岭,此时都变成了赤红之色。

    给人感觉像是末日降临一般,空气的温度仿佛都随之提升了几度。

    当然这是人们心中虚幻的假象。

    就连那些进攻中的高级荒兽,都被这异象所震,停止了进攻,顿时让先锋营的士兵们松了一口气。

    “本源异象!”苏小白冲出禁制之外的剑势为之一缓,抬头看着天上漩涡一样流转的火云,眼中露出极度震惊之色。

    天上那一片火焰般的云彩,苏小白从没见过。

    但是他曾经在门派的志典里面,见过一次描述。

    自上古以后,有一些人突破神明境时,会引来各种各样的异象。

    异象分为五色。

    这些人都是亿万中挑一,继承了五行本源力量的绝世之才。

    就在两百多年前,中央泽州就有一位大人物,在突破神明境界时,引来一片黑色的云彩,震惊整个大6。

    而那人,现在就是统御整个中央泽州的大帝,无人不知的霸主。

    自他以后,再无人能在突破之时引来异象。

    这件事情一直在苏小白心中记着,是因为他曾经自负到以为自己远中央泽州大帝,但却在突破境界时,没有任何异象产生,今天突然看见这一传说中描述的存在,心中的震惊难以自持。

    那个地方,难道是力支!

    颜香影早已到达神明境,不可能再次突破引来这庞大的火云。

    唯一的可能,就只有力支。

    只有他跟颜香影一起进入地下。

    如果真的是力支引动的异相,那力支此人就绝不是他看到的这么简单,隐藏的这么深,居然连他都没看出来。

    等此间事了,杀他回门派复命。

    苏小白心中产生了一丝杀意,这杀意并不是嫉妒力支能够引动异象,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而是这关系到整个门派的未来,每一次天显本源异象,都会给整个世界带来极大的动乱,打破现有的秩序。

    这是通天剑阁绝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这个火烧云给人的感觉,就像天火燎原,虽然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但光是看着,就让人感觉到巨大压力,好像天罚一样。”索必此时,不顾浑身拼杀产生的伤痕,张大着嘴眼晴死死盯着云彩。

    他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见过东方莽原产生过这样的异象。

    让他这种神明境界的人,都产生一种恐惧的感觉,不可思议。

    “难道是那两个小朋友弄出来的?莫不是衍阳法阵的阵物找到了吧?看这威势,要是能动起来这火烧云,这些畜牲何愁不逃!”蒋杭放声大笑。

    “天佑我先锋营,这下看这些牲畜还敢造次!兄弟们守好了,绝不让这些畜牲进得一步!”颜义像打了鸡血一样,朝战士们大吼着。

    战士们并不知道这火烧云代表着什么,反而感觉像是老天在助他们一臂之力,阻止荒兽们的袭击。

    距檀香岭千里之外。

    战旗营大营驻扎之处,窦昊正在营帐中修炼,突然眉毛一跳,身体纵出帐外。

    仰头看着极远处空中出现的一大片火红色的云彩,瞳孔瞬间收缩。

    “本源异象,真的存在!”

    向来波澜不惊,冷酷到极点的窦昊,此时的脸上,尽是震惊之色。

    几乎同一时间。

    还在右旗城外,等待出征的战旗营大营。

    老知的右手轻轻在指节上点动着,脸色一片愕然,然后快钻入自己的营帐。

    “想不到啊想不到,果然大衍五十,只能算得四九,想不到事隔两百多年,再一次出现了本源异象。看来这东方莽原真是来对了,能与他抗衡的人,必是同样身具本源之力之人!先祖们,先民古界的冰封,老知我终会找到方法将之打破,绝不辜负先祖厚望!”老知一个人在营帐之中,单膝跪下遥拜北方,嘴中念念有词。

    燕离城中。

    正在闭关的燕绝,脸上也同时现出微惊之色,眼前望向虚空,方向正是檀香岭。

    “父亲,不知力支传承了你的火英,是天之所定,还是命运之劫。仅仅几个月时间,就突破了神明境界,引火英之力形成异象,此时却不是什么好事。我能感应得到,中央泽州那位大帝,必也有感,以他现在的实力,怕是要面临的困境是往常的十倍百倍。古战场的大秘密,也是时候让他面对了,我将不日前往东北战线,送力支再去古战场。”燕绝的睫毛动了动,微微摇头。

    力支是老荒兽王火英所化,算起来说是她弟弟绝不为过。

    但是力支的命运实在多桀,火英给他带来的,除了强大的力量之外,还有永远都无法摆脱的危险和压迫。

    这种事情,力支感觉不到,但是她却能。

    仿佛正应她之猜测。

    中央泽州泽被城内,一个高达几百丈的通天之塔。

    这座塔,是皇室的象征,命运之塔。

    此塔自建成之日,便封闭起来,至今为止将近两百年,无人能够踏入。

    或者说,除了他之外,无人能够踏入。

    此时塔中,一团黑黄交替的光芒在交替闪烁着。

    这团光芒仿佛凝如实质一般,水流似地变幻着形状。

    突然间,光芒的流动停止下来。

    “来人!”光芒之中,传来一阵威严到极点的声音。

    光是听着这个声音,就像是在面对天地浩然之威一般,让人起不了半点抗拒之心。

    刷刷刷!

    随着声音起,塔外的空中,几道光影瞬息而至,几名气息隐晦,脸上浮动着神秘气息,让人看不清面容的明黄锦袍人出现。

    这些人并没有进入塔中,而是悬浮在空中,围在塔外。

    对着塔恭敬无比地凌空拜倒。

    “请陛下明示!”其中一人朗声说道。

    如果有人听到他的话,此时肯定会大为震惊。

    这间塔内,竟然住的是名震天下的中央泽州大帝。

    陛下这个词,环宇之内,只有这位传奇到极点的大帝,才会使用。

    除了中央泽州皇室以外,根本没有其它人,懂得这个称呼的含义,只知道代表着尊贵不可一世。

    “东方莽原现出本源异象,令人去查清。”那威严之声又起,但是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另外帮孤看看她,活的可好。”

    “是!”那些明黄锦袍的高手们,没有半点迟疑,齐声叩头。

    连原因都不问一下,全部遁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