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檀香岭之战四
    随着士兵们冲向禁制边缘,檀香岭的山侧升起一阵黑压压的荒兽大军。

    各种各样形状怪异,力支从未见过的高级荒兽。

    “老天,这阵势,比起六年前荒兽潮汛也差不到哪去吧?”颜义看着从天空扑降而来的荒兽大军,不由张大了嘴巴,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

    每一头高级荒兽,都相当于一个神明境以上的人类高手。

    除了这些空中飞过来的荒兽以外,地面发出阵阵震耳欲聋的奔腾声。

    中级荒兽也朝着这个方向奔袭而来。

    嗖嗖嗖!

    苏小白十剑护体,从中级荒兽的后方杀过来,十把剑不离身体,牢牢护着。

    他的身后,跟着至少十头高级荒兽。

    四面八方围攻,时而封住他的退路,时而用本命秘术冲击他护体剑阵。

    各种各样的本命秘术横飞,均被苏小白用剑挡了下来。

    但是他的剑,此时也不敢离开身体去攻击,一旦没有剑阵阻挡,可能瞬间就会被这众多的荒兽撕成碎片。

    只能且战且退。

    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无畏和狂妄,而是极其谨慎和认真。

    东方莽原他是第一次来,本身看不起这些畜牲。

    甚至还想驯一头当成坐骑来玩,现在看来,实在小看了这些奇形怪状的家伙。

    那些天上飞的高级荒兽,本身是想进攻禁制,但是看到十头同伴都拿不下一个苏小白,顿时齐齐狂啸着改变方向,从天而降堵住苏小白后路。

    这一堵,苏小白彻底被埋没在高级荒兽群之中。

    连力支跟三个都统都看不见他的身影。

    只能看见不是闪亮着的秘术和剑阵光华。

    “这小子死定了,就算他是神明境后期大高手,也绝对不可能在这么多高级荒兽的围攻下,回到禁制之中。”蒋杭的方脸上,露出一丝遗憾之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他自己选的,没有办法。”索必有些不忍。

    他并不知道苏小白是中央泽州的人,而不是东方莽原的天才。

    在他心里,顺=像苏小白这样年纪轻轻便已是绝世妖孽的人物,如果成长起来,可以说是人类大幸。

    甚至可以改变荒兽跟人类现在对峙的情况。

    但是很可惜,他太狂妄了,狂妄到把自己立于陷境之中。

    这是找死。

    “小白有危险,他一个人挡不住这么多荒兽的。”颜香影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手中一招,刚修炼而成的意剑出现在身边,说话的同时,就想往禁制外冲去。

    这个新认的弟弟,虽然乖僻,但是对她却是真心实意的。

    前刻在雷鳗的袭击下全力护她安全。

    此刻不能见他死。

    “你别去,我去!”力支一把拉住颜香影。

    他怎么可能让颜香影去冒这个险。

    以颜香影的修为,一旦出去,立刻就会被高级荒兽撕成碎片,根本不能幸免。

    况且颜香影还要去找增强禁制之法,绝对不容有失。

    唯一能去救苏小白的人,只有他。

    “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我的冥火对这些荒兽,应该还有点作用,我不想让你受伤!”颜香影俏脸上,露出一丝坚持。

    她不想让苏小白死,但更不想让力支受伤。

    苏小白跟她萍水相逢,结为姐弟,而力支却是在她心田里种下一颗无法磨来种子的人。

    “听话,你还要找阵物,一定要想办法把禁制维持下去,再说我没那么容易受伤。”力支被颜香影的话,说的心头一暖,轻轻拍着颜香影的手背。

    他一个人出去救苏小白,虽然没有十全把握,但至少不会影响到全军。

    如果禁制挡不住被破,那就真的所有人都要死。

    这个重担,落在颜香影身上,比他救苏小白还要重要。

    说完,他不等颜香影出声,便已纵身而出。

    那禁制,只防荒兽不防人类。

    力支冲过禁制,立刻,便有四五头高级荒兽注意到他,转身朝他扑来。

    “这人不要命啦!这个时候冲出去,根本死路一条。”

    “这么多高级荒兽,还是第一次在檀香岭见到这么大的阵仗,要不是一直以来都跟荒兽交手,光是兽威就能把我胆子吓破,这个人居然还敢冲出去,说他胆大包天都过份。”

    “唉,初生牛犊不怕虎,战旗营没跟荒兽打过仗,根本不知道荒兽的可怕。”

    “我们还是顾好自己吧,要是禁制挡不住,我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老天保佑,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妻儿,本以为这次换战旗营防守,有机会回家,我不想就这么死掉啊。”

    “这个时候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战吧!”

    那些紧靠着禁制防守的士兵,见到力支冲出去,都大惊失色。

    对他们来说,这就是纯粹的找死。

    只要不到神通境,绝没有可能在这么多高级荒兽的围攻下幸存。

    颜香影美目之中波光流转,她已来不及阻止力支。

    力支说的不错,阵物如果找不到,禁制被破,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她必须尽快找到阵物。

    力支跟苏小白,可以说是用自己的生命在为她争取时间,绝不能让他失望。

    “三位都统,你们率众防守,我去找阵物。”颜香影不敢再耽搁,压下对力支跟苏小白两人的担心,表情变的认真无比。

    “好,拜托了!”索必凝眉点头。

    接着跟颜义,蒋杭两人分居三方,屏息以待。

    此时的力支,离苏小白还有一段路,不能在天上飞,天上是高级荒兽的范围,以他半吊子的飞行技术,一旦上天立刻就会遭受致命打击。

    所以他在地下御气飞遁。

    一头满嘴獠牙,獐头鼠目般的高级荒兽,率先朝他冲来。

    “大音之剑!”力支的意剑顿时离体而出,刺耳的尖啸声响起。

    这一响,让朝他冲来的荒兽,身影微微一滞。

    一滞就够了。

    随之,苍木神杖出现在手中,真气与火英气息流转到神杖之上。

    轰隆!

    冲天的大火把他整个身体都包裹起来。

    这还没完。

    苍木神杖催发着他前进的路上,所有已经长成或是深埋在地下的种子,开始生发起来。

    以极快的速度生长成为大树,树藤蔓延弯曲,在他面前形成一道道的树网。

    这些树网不是用来阻拦高级荒兽的。

    对它们来说,树网根本不可能拦得住。

    真正的作用,是用来点燃。

    力支身上的神火,一碰到这些催生的树枝,立刻蔓延开来。

    那头獐头鼠目的高级荒兽,先是被大音之剑吓了一跳,然后冲下来时,感受到神火之威,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缩。

    连带着那几头高级荒兽也是一样。

    “这是什么火,怎么给老子的感觉,这么危险!不能让它的火烧到,要不然凭我们的身体恐怕都挡不住,用本命秘术把火扑灭!”那头獐头鼠目的高级荒兽,扯着尖锐的嗓子吼道。

    那几头高级荒兽,立刻附应。

    一时间,漫天的水浪凭空产生,是这些高级荒兽的本命秘术。

    扑向力支跟燃起神火的树枝。

    卟哧卟哧!

    水一碰到神火,并没有如它们想像般被扑灭,而是直接被汽化,毫无作用。

    神火凌驾于世间火焰之上,岂是普通的水能够扑来的。

    除非像独角狂牛那样,调动大地之力,直接把神火包裹起来,封死才能防御。

    但是力支现在筑起树林,借势生火,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包裹。

    而且火势还在急速蔓延。

    有树木的地方,就会传递过去,不断逼近苏小白所在的地方。

    陆地上,本来受到调度,冲向禁制的中级荒兽群,感受到力支身上无边的火英之威,一下刹住车。

    后面的惯性冲上,挤压着前面被吓停的荒兽,冲倒了一片。

    神火借着冒出来的树枝飞速蔓延,力支行走在火焰之中,宛如火神降临一般。

    这一幕,看的所有先锋营镇守将士们,目瞪口呆。

    “这,这我是不是眼花了,这些荒兽都是跟随龟王,大多先天精通水属性的本命秘术,是火焰的克星,为什么在力支面前,毫无作用?”颜义揉着眼晴,嘴巴犹如吞了鸭蛋。

    力支三人一出现,就不断打破他对修炼的认知。

    几十年来,神明境高高在上的修为,让他对自己有着极大的信心。

    但是先看到苏小白绝伦的手段,那还好说,苏小白是妖孽,修为比他高,只是震惊苏小白的天资。

    接着看到力支在火中从容行走,那树木好像受他控制一样,不断生长,助长火势。

    明明力支才不过气玄境后期的修为,为何能做出这么逆天的事情。

    他实在是想不通了。

    不止是他,索必跟蒋杭两人,此时心中已是滔天巨浪,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该死的人类,用的什么诡异手段,不管这是什么火焰,统统都要灭掉!”另一头高级荒兽扑飞而来,不信邪般吼叫着发出人言,根本不听那獐头鼠目的荒兽劝阻。

    直直冲向力支,要把他彻底撕碎。

    力支快速前行,看都不看身后。

    就在那荒兽扑袭过来的同时,身后燃烧着神火的树枝,再次活了过来,一下组成大网,燃烧着神火的大网。

    直接把那头高级荒兽罩在里面。

    轰隆!

    火网被撞破,树枝是拦不住高级荒兽的,但是上面附着的神火,却如附骨之蛆,直接传染到这头荒兽身上。

    “吼~~~~啊~~~~~!”

    荒兽顿时发出似兽吼又似人惨叫般的声音。

    火焰越来越大,顷刻之间将之吞没。

    连退的机会都没有,整个变成一团大火球,翻滚着坠落在地,抽动了几下后慢慢变成了一堆飞灰。

    这一幕,吓的所有想要攻击力支的高级荒兽不止由自地后退着,生怕步入同伴的后尘。

    而先锋营将士们,都已经看傻了。

    没有人再悄悄议论着什么,眼光始终盯在力支身上,再也移不开。

    同时心头升起一阵类似劫后余生的喜悦感。

    虽然力支只是用神火烧死了一头高级荒兽,但在他们看来,力支简直就上天派来拯救他们的神,只要有他身上的火,这一仗未必会像他们想像的那么危险。

    他们对力支,抱上了前所未有的希望。

    可是,其中的苦楚,只有力支一个人知道,他并不轻松。

    ----------------------------------

    大年初一,神灯给大家拜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