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檀香岭之战一
    就在那将领把神识笼罩到他跟苏小白身上的瞬间。??

    力支就知道坏了。

    他倒没有关系,知道这是正常的试探,那将领并没有什么恶意,可能也是习惯使然。

    但是苏小白可不是他。

    苏小白这家伙,追求的就是一个开心快乐,被人家不经同意,直接用神识笼罩,对他来说绝对是大忌。

    果然,力支还没来得及开口。

    苏小白的眉猛地一挑,脸色骤然变成了冷森,从牙缝里哼出两个字:“找死!”

    随着他的声音出现。

    一股浩大到极点的神识,凭空出现,这股神识中,带着浩荡如天罚般的威势。

    天上的云流,都被这股神识搅动,然后像长鲸吸水一般,倒卷而至,瞬息之间笼罩了在场所有的人。

    一些气玄境的战士,被这股神识波及,当即两腿一软,直接控制不住,差点跪倒在地。

    心头升起一阵恐慌感,就像天塌了一般。

    那用神识探查三人的将领,脸色猛然变的煞白。

    蹬蹬蹬。

    连续倒退三四步,唇间已然鲜血渗出。

    瞬息之间,就被苏小白反噬受伤。

    另外两个的脸色,也陡然变的肃穆起来,拼命抵挡。

    “神威!那孩子竟然是神明境后期的大高手!”其中一个脸色型方刚的将领震惊呼道。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右旗城神明境高手众多,但每一个神明境后期的大高手,都是有名有姓的存在,像他们这样的军方高级将领,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

    陡然之间,看到苏小白露出神威,简直惊骇欲绝。

    神明境后期对神识有了绝对控制权之后,与天地之间的力量沟通,一念动,就是天地之力诞生,压迫敌人。

    这与普通的神识,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神明境界的人还好,有神识抵挡,最多也就是被压迫着,只要不是主动进攻不至于像那位将领一样被反噬。

    但是普通的士兵,还都是气玄境的人,他们没有神识。

    如果神威肆虐,时间一长,意志都有可能涣散,精神都要受到重创。

    这就是神明境后期高手的可怕。

    修为到达神明境后期,为什么有资格统率全军也是这个原因。

    神明境以下的人或荒兽,在神威之下,除了屈服以外,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他们要是知道苏小白是神明境后期的高手,借他们两个胆,也不敢在他面前,随便用神识窥探。

    力支倒还好,他毕竟跟苏小白站在一起,这神威并没有笼罩他,否则以他的修为,想要抵挡也要竭尽全力。

    “这位小哥,我们冒犯了,快请收手,否则战士们抵挡不住,意志很可能会涣散。接下来还有一仗要打,到时候面对荒兽,无力抵抗!”三人中,一直没说话的显得极为老成,长髯及胸的将领连忙出声劝阻。

    “小白,他们不是故意的,快收了神威吧。”颜香影也跟着劝道。

    她一劝,苏小白冷酷的脸色,顿时瓦解。

    “听我姐的,放你们一马,再不知死活在我面前乱放神识,立刻让你们神魂俱灭!”苏小白露着笑脸说道。

    虽然脸上带笑,但说的话落在众将士心头,可不敢当做开玩笑。

    随着他的话说完,浩大的神威突然消失,被拽下来的云彩,失云了神识的控制,顿时化为团团雾气重新蒸腾上天。

    力支暗暗心惊。

    这家伙太可怕了。

    如果想要杀他,哪用得着出剑这么麻烦,就用神威压制,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也抵挡不住。

    苏小白当时,果然是手下留情了。

    经他这么一闹,那三个将领看三人的眼神都变了。

    轻轻抹着额上被逼出来的汗珠,三人同时走过来迎接力支等人。

    “我们三人是先锋营驻守檀香岭都统,我叫索必,这两位颜义,蒋杭!已经接到过战旗营来的信息,但战旗营先锋队此刻驻扎在千里之外,不知三位为何此时到访?”领头的是长髯及胸的将领,对力支三人把己方一一介绍,不卑不亢地问道。

    苏小白纵然是神明境后期大高手,但军队有军队的威严。

    他们三人是都统,修为是不及,但却也没有修为不及,说话低声下气。

    “我叫力支,这位是我的朋友颜香影,他叫苏小白,我是战旗营的普通士兵,负责来此打探情况。”力支拱了拱手回答道。

    他对这个叫索必的将领,心生好感。

    这种不卑不亢的态度,是一个领兵行军之人,必备的素质。

    镇守檀香岭,与龙鳗这样的高级荒兽对抗,没有过硬的心理和实力,早就一败涂地。

    “哼……”苏小白显然还是很不爽刚才的事情,冷哼了一声。

    颜香影笑着点了点头,她这个刚认识的弟弟,就像个孩子。

    虽然实力强,但在性格上,实在不如力支成熟。

    如果不是已过明心见性之坎,怕是做事情还要冲动的多,一个不舒服,立刻大张旗鼓开杀都有可能。

    好在他对自己有一种谜之亲近感,自己长的跟他母亲十分相似,也算是种缘份,她说的话苏小白还是能听进去的。

    要不然,刚才苏小白飙,直接毁了这先锋营驻地。

    力支就要面临巨大的麻烦。

    “力支……你就是那个最近在城中名声大显的力支?力天明大统领之子么?”先前对他们探出神识,叫做颜义的将领脸上挂着一抹惊色。

    他对力支说自己是战旗营普通士兵都不震惊,但却震惊的是他的身份。

    三人之中,力支修为最低,近了来看,不过气玄境后期。

    修为这种东西,看的是真气和神识波动,实打实的在他眼里瞒不过去。

    但是力支在三人之中,却好像是领头。

    他们三人,虽然带兵驻守檀香岭,但时不时也会有城中信报过来,其中就提到过这个力支。

    被巴图尔一手提拔成为战旗营都统,后来不知为何又削去官职。

    他们常年驻守在外,没有见过力支长什么样,接到信报的时候,心里不以为意,料想不过是个毛头孩子,碰巧被巴图尔看中而已。

    没想到此时一见,才知道力支跟想像中完全不同,沉着冷静,说话做事有理有度,根本不像个十六岁之人。

    虽然修为比不上刚才这个苏小白。

    但是气度和沉着,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们此时来的正好,刚才岭那边的龙鳗大肆施放兽威,怕是马上就有大动作。”脸型方刚,叫做蒋杭的将领,沉声说道。

    力支三人进营的时候,正好他们三个在调兵准备应对。

    他们在檀香岭镇守十八年,与龙鳗跟剑齿龟对抗,总共碰到过三次这样的场面。

    每一次,都是一场大战。

    “三位大人,我们对檀香岭很陌生,不知道生什么事情,方便的话我们进营说话。”力支反客为主说道。

    龙鳗那庞大的身躯跟恐怖兽威,他都感受到了,有事要生也是意料之中。

    如果涉及到调兵遣将和布局,当然不能在这营口讨论。

    “好,三位请!”索必伸手一引,点头说道。

    “我就不去了,姐……我带你去逛逛吧,打仗对我来说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去看看那头畜牲在干嘛。”苏小白两眼一翻,不理会索必的邀请,转而对颜香影说道。

    “不可!那头龙鳗的实力相当强悍,檀香岭侧还有无数的荒兽,按照往常的惯例来看,那头龙鳗施放兽威,应该是有其它的高级荒兽过来增援,两位如果冲过去,恐有不测。”索必被苏小白话一惊。

    虽然苏小白刚才露了一手神威,显示出他的修为。

    但是就算是神明境后期,孤身闯入荒兽地盘,遇到几个相当于神明境中期的高级荒兽联手围攻,也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毕竟神威对荒兽的作用,远远不如对人类。

    荒兽天生携带的兽威,能够大幅度抵消到神威的作用。

    “废话一大堆,姐……走!”苏小白根本就没听索必在说什么,身边剑光一闪,身体已经腾空而起。

    颜香影对力支看了看,力支点了点头,便随朝苏小白飞去。

    力支不是不认同索必的话。

    但是他知道苏小白的个性,拦不住。

    也没有必要拦,他见识过苏小白的手段,那十方剑阵,威力绝伦。

    连独角狂牛这样的高级荒兽,都挡不住他一击。

    荒兽想要杀死他,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价。

    至于颜香影,苏小白是真心把他当姐姐看,要不然也不会因为她一句话就收了神威。

    有苏小白在,颜香影不会有半点危险。

    索必抬头看着两人疾变小的身影,只能暗暗摇头。

    这帮孩子,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里可是檀香岭,不是其它那些与荒兽战斗的战场,一个不慎,就有生命危险。

    他已经提醒过了,真要自己找死,也没有办法。

    只能带着力支,返回大营当中。

    力支把来的路上,遭遇五头高级荒兽袭击的事情,对三人说了一遍。

    颜义的脸色立刻大变。

    “我们猜的没错,龟王居然独角狂牛跟噬云鹏云拦截战旗营先锋队,这种事情在以前根本不可能生!”颜义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战旗营的战力果然彪悍,五头高级荒兽联手,都能被斩杀,这恐怕也是龟王想不到的事情。”蒋杭盯着力支,似乎想要把他完全看透一般,眼里透露着不加掩饰地赞赏之意。

    天才他见多了,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的都是天才。

    但是天才成力支跟苏小白这个样子,那叫做妖孽。

    区区十六岁的年纪,就已经做出绝大部分人一辈子不敢想像的事情,前途不可限量。

    “虎父无犬子,不愧是力大统领的后人。”索必也跟着赞道。

    “我很好奇,如果说荒兽对这里十分看重,请三位大人勿怪……凭这些战士跟三位大人,为何能镇守这么长时间没有被攻克?”力支含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三人的震惊和赞赏,反问道。

    这件事情,在来的路上就是他心里的疑惑。

    人类的实力,在某种程度上跟荒兽是不能比的,三个神明境初期最高不过中期的人,想要与龙鳗剑齿龟这样的高级荒兽制衡,很难。

    况且那么多士兵,修为不过气玄境。

    能保存下来这么长时间,一定有特别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