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零七章 打不过就聊
    窦昊的性格,干脆利落。

    “战”字出口,便已人随剑动。

    手中之剑,轻轻一划,便突破十方剑阵的禁锢封锁,流光般射出。

    剑在十方剑阵之中,像在水中游动,曲折蜿蜒,轨迹无常。

    瞬息之间到达苏小白身边,直指他咽喉。

    度之快,宛若流光。

    “咦……祖师爷的通天剑,确实厉害,虽然威力百不存一,但是还能轻易破开我十方剑阵之束,不过这把剑在你手里,还不能完全挥,对我没有用哦。”苏小白微微诧异,念出窦昊之剑的名字,同时十把剑姿瞬间变幻。

    同时剑尖下垂。

    顿时,苏小白的身体,像是凭空下降五十公分。

    就这五十公分,便让窦昊的剑,在他头顶之上落空。

    “通天剑……现在叫无名!”窦昊听到剑之真名,喃喃念了一句。

    并没有因为苏小白的闪避而慌乱。

    手一指,通天剑骤然停止在苏小白的头顶。

    “剑域!”

    对付无风时施展的剑域禁锢,再次出现。

    这把剑,他称之无名。

    自从归降他那天起,便已不再是通天剑,至于什么通天剑阁祖师之剑,他更是一概不管,只要能杀人,就是好剑。

    剑域一出。

    顿时以剑为中心,笼罩苏小白,反撑开十方剑阵的压制,形成真空空间,禁锢苏小白一切动作。

    “得罪了。”力支在窦昊出剑的同时,身上的压力一松,脸色肃穆对着苏小白抱拳说道。

    苏小白从出现起,给他的压力,就如临深渊。

    不止是实力上,还有那绝强的自信和天资,甚至为了公平,不惜自损实力,替所有人恢复。

    苏小白是个真正的修士,就凭公平这一点,越力支到现在认识的所有人。

    甚至他自己。

    他十分钦佩。

    但是他要活下去,窦昊也要活下去。

    此时此刻,如果不能抛弃公平这两个字,他们没有任何希望。

    男子汉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

    力支身在红尘之中,何谈放下。

    想要放下自尊,与窦昊联手一战,必须要有一个比自尊还重要的执念。

    就是活命。

    为此,他不得不放下自尊。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请公羊德大人!”

    远处的于聪,在力支说话的同时,用笔在空中疾划“疾”字,一股狂风凭空而生,托着他的身体离开队伍,往右旗城方向冲去。

    他知道,这次的事情,恐怕远远出他们能够处理的范围,必须在第一时间通知公羊德大人。

    否则力支跟窦昊的性命,危在旦昔。

    他的动作,苏小白没有阻止,也懒得阻止,他要想杀力支跟窦昊,瞬息之间的事情。

    谁来也没有用。

    力支也顾不得阻止于聪,让他去吧。

    今天的事情,公羊德恐怕是帮不上忙的,想要有生机,只能靠自己。

    背云玄金剑一闪即逝,苍木神杖再次出现在手中。

    苏小白是修剑的大家,剑在他面前,毫无用处。

    想要在他面前有一线生机,只能依靠苍木神杖跟御宝鼎。

    御宝鼎被独角狂牛震飞,此时身处十方剑阵之中,想要召回都办不到,只有苍木神杖可以一用。

    “难怪荆会想要杀你夺宝,无风受门派前来杀你,原来你有空间载器呀。”苏小白敏锐地现了力支的动作,露出一丝释然。

    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陷入窦昊剑域之中,脸上依然还是那么轻松自信。

    他来时,门派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要杀力支,只知道窦昊手里有一把对于通天剑阁很重要的剑,是祖师父之剑。

    看到力支一收一拿之间,剑换成了杖,不到神通境界,只有空间载器才能做到。

    并不是所有的神宝神兵,都能像他的十方剑阵跟窦昊的通天剑一样,收纳入体。

    但是苏小白的眼里,并没有一丝贪念。

    对他来说,财富根本不算什么,他只要想,通天剑阁里的财富,都要归他支配,没什么意义。

    他是天之骄子,不能同一般人相提并论。

    “通天剑阁的弟子,对于杀人夺宝,似乎理所当然,若是荆会不起贪念,他也不会死。”力支此刻已经不在乎苏小白知道他的底细。

    生死就在眼前,多说无益。

    轰隆!

    苍木神杖上面,燃起阵阵烈焰,力支冲天而起,朝苏小白冲去。

    与此同时,窦昊的身体,光华闪现,双指并剑真武剑意直接加持在身上,以身为剑,刺向苏小白。

    “我对你的财富就没贪念,倒是你手里拿的杖,上面的火焰让我有点惊讶,火焰道术我见多了,但是跟你这火不一样……”苏小白面对两人袭来,轻松自若,一边说话,双手轻轻一合。

    啪!

    剑域就像气泡一样炸裂。

    悬浮在身边的十剑,有升有降,组成螺旋一样的阵势,四把迎战力支,五把迎战窦昊。

    还有一把宽如门板样的剑停留在身边飞旋。

    能够困住无风的剑域,在苏小白的面前,就像纸一样脆弱,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

    九剑横空,以不同的方向斩向两人。

    几乎封死了除了落地以外的一切方向,逼的力支跟窦昊只能硬接。

    力支苍木神杖横扫,护住身体,划出弧形的轨迹,带着浓浓烈焰扫中四剑。

    当当当当!

    四声脆响,火光冲天。

    四把剑的剑势顿时一阻,力支感觉自己像是扫在四堵铁铸的墙壁上。

    不同方向的巨大力量,让他还没有接近苏小白,就被震回地面。

    轰隆!

    双腿落地,陷进去将近一寸,大地以他双腿为中心龟裂,被独角狂牛摧残过一次的大地,再次被震碎。

    与此同时,窦昊的剑指爆出五道剑气护体,每道剑气之中,都携带着真武剑意。

    这不是一般真气所能比拟的存在,瞬间击在冲向自己的五剑上,挡下这五剑。

    自己不降反升,直冲苏小白。

    他与力支真正实力的对比,高下立判。

    力支挡下四剑坠地,他空手挡下五剑却还有余力再攻。

    “你不用剑,我也不用。”苏小白略微有些诧异,见窦昊空手击退自己五剑,脸上泛起一抹只有孩子才有的傲气。

    五剑回归,也并指为剑,对着窦昊不闪不避,四指相抵。

    啪!

    两人剑指对撞的瞬间,窦昊闷哼一声,脸色一白,身体比力支刚才坠落的度还要快上几倍,瞬间被弹回地面。

    苏小白的身体被撞的飞高了一丈,甩着手,鼓着腮帮对手指吹气。

    “嘶嘶嘶……好疼,你这是什么意境啊,好厉害,能不能教教我?”苏小白吹了几口气之后,居高临下看着窦昊问道。

    这一问,顿时让力支哭笑不得。

    这孩子太古怪了。

    临阵对敌之时,竟然还想学窦昊的真武剑意。

    不过想想之前苏小白就已经做过让他无法理解的事情,出现这一情况,也没什么不对。

    “打不过。”窦昊与苏小白对抗的手,在暗暗颤抖,对力支摇了摇头。

    同时召回自己的无名之剑。

    这是窦昊这么多年,第一次在对敌时,不是遇强而战,是真正实力上的巨大差距。

    苏小白虽然已经压低了自身修为,但是就凭刚才两人简单的剑指对撞,窦昊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绝不是苏小白的对手。

    这是天差地别的鸿沟。

    不是意志能够补平的差距。

    打是肯定打不过,但他不会就此罢战,死战!

    力支嘴里浮起一抹苦涩。

    连窦昊都直接说“打不过”,除了拼死一战之外,没有任何可能赢这苏小白。

    “力支,我看这苏小白,虽然想要杀你们,但是他不同无风跟荆会,他是个天真无邪之人。可以说心中的善恶观还没有形成,做事情全凭一时的喜好,毕竟年纪还小,不像那些经历过黑暗的成年人……你们之间,未必生死相向,试试看用沟通来化解怎么样?”莫皙阳此时突然出声提醒。

    在力支战斗的时候,他不一言,一直在思考苏小白是个什么样的人。

    直到此刻,才得出这样的结论。

    莫皙阳的话,让力支心中浮现一丝希望。

    确实。

    苏小白今年才十五岁,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只要没有受过重大伤害,心性都不会坏到哪去。

    并不像荆会那样,杀人夺宝,必需一战。

    看他见自己有空间载器时,清明的眼神就能想像得到,这个孩子心中,没有被**所使,有机会。

    “苏小白,停战如何?”力支干脆不再进攻,仰头对空中的苏小白说道。

    既然拼死一战的结果都一样,再像傻子一样冲上去毫无意义。

    “为什么啊?”苏小白被力支的一话问的一愣。

    连窦昊都皱起了眉头。

    难道力支胆怯?

    不应该,力支在对窦欲,对自己,对无风一战的时候,从未表现出一丝怯懦。

    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怯战。

    “我问你,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力支泰然自若,仿佛不再有半点压力,就像跟朋友聊天一样。

    “意义?”苏小白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应该是变的更强吧。”

    “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有动机,你变的更强的动机呢?比如我为了亲人朋友,窦昊为了他心爱的女人……”力支继续说道。

    此时的窦昊,也搞不懂力支在干什么。

    难道是想拖延时间?

    如果是这么想的,那就太愚蠢了。

    公羊德就算修为再强,来这里都需要时间,苏小白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只要察觉到力支有这种想法,立刻就会下杀手,根本行不通。

    但是不知道为何,窦昊对力支,有一种谜之信心。

    认为他不会说废话。

    所以并没有打断他的话,而是静静地戒备着。

    “我?我记事开始,就在通天剑阁,师尊一直说我是门派的所有未来,可是我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门派里面比我强的长老多的是啊……所以我一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反正就是修修炼,空了就去玩玩,没想过什么意义。”苏小白稚嫩的脸上,升起一抹思索之色。

    “你有朋友吗?”力支接着问道。

    苏小白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门派里的师弟师妹,都埋头苦修,没有时间跟我交朋友。我在游历的时候,遇到的人大多都想害我,所以也没有朋友,你问这个干嘛?”

    “那通天剑阁让你来杀我们,是为荆会报仇?还是另有他意?”力支心里突然定了下来,接着问道。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