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零六章 不合常理
    眼前这个只有十五岁,比力支还要小一岁的孩子,让窦昊感觉比面对噬云鹏和独角狂牛,还要麻烦。

    他全身的真气,早已耗尽。

    全凭意志撑着,完成那阻挡独角狂牛的一剑。

    如何跟苏小白战?

    力支的情况,也比他好不到哪去。

    就算是全盛时期,两人联手,都不一定是苏小白对手,何况现在。===『全职法师http://www.bxwx.tv/book/9677/』===。

    “用晶魄,恢复真气。”力支没有任何废话,往窦昊手里塞了几枚晶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既然来了,就算一死又如何。

    力支怕死,若是在别的情况下,他绝对不跟苏小白打照面,能躲则躲。

    但是现在,躲不掉。

    “你要杀我们可以,他们这些人跟你没有仇,放了他们。”力支感受着体内真气急剧恢复,指着于聪等人说道。

    苏小白的目标,是他跟窦昊。

    战死,是技不如人。

    但于聪等人无辜,不该死在这。

    “大人!属下愿于你同生共死!”于聪当即半跪在地。

    随着他的动作,其它的战士,陆续跪倒。

    这些人身上都带着不轻的伤,但是没有人皱眉。

    “誓死相随!”众人的声音合成一片。

    周围与独角狂牛一战时,变的萧瑟,光秃秃无一物,但这些人声,却汇成一道巨大的洪流,响彻天地,激起力支心中无限的战意。

    从今以后,无论生死,这些战士,都是他最信得过的人。

    人生在世一辈子,能有这么多肯为自己一起赴死之人,死而无憾。

    苏小白眼皮动了动。

    他一直生在通天剑阁,长在通天剑阁。

    游历天下,全凭性子。

    没有过朋友。

    通天剑阁那帮师兄师弟,个个都是天才,但天才有个特性,就是孤芳自赏,谁都看不上。

    苏小白唯一能信的人,就是师尊。

    可惜师尊比他大多了,根本玩不到一块来。

    眼前这个力支,也就比他大一岁,居然有这么多的人,在生死之境,跟随于他。

    这一幕,让苏小白颇为震动。

    他毕竟还是个孩子,还未成年,虽然修为惊天,心性不弱于任何大人,但是毕竟童心还未泯,否则也不会让护法长老觉得不靠谱。

    “啊呀,别立生死状啦,我苏小白从来不欺负人。这样吧,我给你们公平一战的机会!而且我不会杀他们。”苏小白眼珠一转,额头上的圆形印记猛地蓝光大放。

    把独角狂牛钉在地上的十把剑,嗖嗖嗖地飞到空中。

    独角狂牛的身体,此时才轰然砸在地面,溅起一阵土灰。

    十剑围成一圈,浮在众人头顶之上。

    形态各异的剑身上面,玄奥纹理大涨,一道道光华从剑身冲出,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柱,直通九霄。

    “十方剑阵!聚灵!”苏小白轻喝一声。

    那直冲上天的光柱,猛地回落,瞬间笼罩着方圆千米之地。

    所有被光柱笼罩的人,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势跟损耗的真气,迅速恢复。

    一股股纯净至极的力量被引动出来,加持在众人身上。

    “好纯净的天地元气,居然能从九霄之外引动元气来为我们恢复,这个苏小白到底在干什么?”于聪一下反应过来。

    大衍天书调动的也是天地元气,只不过各有特性,比不上这十方剑阵吸引的精纯。

    这些天地元气,是修炼真气最好的东西,虽然比不上晶魄的方便迅速,但含量之大,令人震惊。

    更重要的是它能够修复身上的伤势,甚至精神都得到滋养,这是晶魄不具备的能力。

    苏小白身上的气息波动,在十方剑阵一动的时候,彻底显露出来。

    如渊如岳,简直恐怖到极点。

    窦昊眼皮直跳,此子太恐怖了,远比他以前战斗的那些高手,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这孩子做事不合常理,明明是要杀你们,却又耗费手脚帮你们恢复,只为求公平……”莫皙阳都懵了,他完全搞不懂苏小白在干嘛。

    但是力支体内的真气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这是事实,虽然这对力支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不用十方剑阵只要有火英气息跟晶魄,他自己一样能恢复。

    不过对于窦昊跟那帮战士来说,却是极大的好处。

    “他的气息,在跌落。”力支敏锐注意到了苏小白身上泛起的波动。

    随着光柱笼罩,他们恢复,苏小白的气息却极速跌落。

    这是自耗。

    耗费自身修为,发动通天剑阵,为他们补充。

    “这孩子是神经病,一般人做不出这种事情来……”莫皙阳一阵无语。

    不过这样也好,恢复力支跟窦昊的实力,降低自身实力。

    形成相对的公平。

    只要力支还有一线生机,莫皙阳管他什么占不占便宜的。

    甚至莫皙阳都想过,实在不行,想办法触动燕绝的神力烙印,把燕绝给召过来。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一旦触动烙印,他自己的灵魂也会被发现,甚至可能瞬间被反噬至死。

    不到最后一步,不会这么干。

    十方剑阵的光柱,维持了很长时间。

    所有人的真气跟伤势,完全恢复。

    就连窦昊身上因为跟噬云鹏战斗时产生的腐蚀伤痕,也消失无踪,真气恢复到全盛时期。

    手一招,被独角狂牛弹飞的虚剑,凭空而现,出现在手中,吞吐不定。

    “这就是祖师爷的意剑吧,你们两个真奇怪,一个修炼[大音剑决],一个继承了祖师爷的意剑,但是却偏偏跟通天剑阁是敌人……哎,我还挺不想杀你们的。”苏小白双臂轻展,身体冉冉而上,飘浮到空中,进入到十方剑阵之中。

    光柱在他说话的同时,渐渐收敛。

    此时,他身上的气息波动,在窦昊的神识之中,大概也就相当于之前的无风。

    为所有人恢复,耗费了苏小白极大的实力。

    但是他依然信心十足,面对曾经把无风打退的窦昊跟力支,就像是一个大人,在面对两个孩子。

    这种感觉让力支跟窦昊几欲吐血。

    这个苏小白,给人的感觉,除了做事不合常理之外,太狂了。

    力支一直以为窦昊狂,狂的没边,但是苏小白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两人的狂,类似却完全不同。

    窦昊是偏执的狂,遇强则战,不论死活。

    苏小白的狂,可以叫做逗逼,目空一切,视所有人为无物。

    十五岁的少年。

    有着这种逆天的自信,让人感觉可怕。

    这是力支第一次对某个人感觉到可怕,以往遇到再强的对手,也不过是胜与败,生与死而已。

    “废话不说,要战便战!”窦昊冷冷说道。

    他此时想的,不是苏小白有多强,而是手中这把剑。

    苏小白说是他祖师爷的意剑,这让窦昊心中有些浮动。

    这把得自秘境,差点要了他命也成就了真武剑意的剑,上面承载着的不只是他的生命和荣耀,还有凤仙的。

    老知临行前说过,他此行有一大劫,生死之劫。

    难道就是指苏小白?

    不过那又如何,无论苏小白是什么人,他都要全力一战。

    生死由命,但绝不妥协。

    “不是我说,我要真出手,你们连闪的机会都没有。”苏小白并不着急,反而咧着嘴笑道。

    随着他一笑,悬浮在他周围的十方剑阵,突然剑尖一变。

    瞬间。

    一股浩大到极点的气息,由十方剑阵散发出来,空间仿佛在第一时间被冻结。

    那来自天地之间的巨大力量,平时无影无形,此刻却被十方剑阵所引,全部加持在剑阵笼罩的泛围之内。

    给人的感觉,就像天塌了一样。

    力支跟窦昊身上一重,仿佛承担了万钧重担,这种重量,并不像实体一样只压在一点,而是笼罩着全身。

    窦昊还好,毕竟修为在那。

    力支只有一缕神识,如果不是身体硬撑,再加上真气庞大,立刻就会被这股气势压的不能动弹。

    近百战士更加不堪,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差点跪倒在地。

    “守!”于聪怒喝着。

    手中的笔连连划动,守字若隐若现,一股股天地元气从剑阵中抽离出来,组成屏障,抵挡着剑阵传来的压力。

    “咦?这是什么功法,好神奇哦,可以从我的十方剑阵中抽取天地元气呢,以前没听说过啊。”苏小白被于聪使出来的大衍天书吸引了,用着无害且天真的语气问道。

    落在于聪的耳中,似乎有点不耻下问的感觉。

    仿佛就像学生在问老师,没有任何敌意,反倒是虚心请教。

    “大衍天书!”于聪咬牙答道。

    他维持“守”字屏障,并不轻松。

    苏小白根本没有用全力,只是用十方剑阵引动天地元气给他们看看而已,已经给他一种惊骇欲绝,不能抵挡的感觉。

    要不是大衍天书,调动的是天地自然之道,最根本的本源力量,他们全部都要跪下。

    这对战士们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耻辱。

    不过他不是老知,大衍天书形成的“守”字屏障,也挡不了这股气势多长时间。

    “于聪,带着兄弟们退出去,有多远退多远,不许再回来!”力支咬牙苦撑,朝于聪喝道。

    苏小白说了,不杀他们。

    但是他们的实力太弱了,在这里万一被波及,也是死伤难免。

    “是,两位大人保重!”于聪深吸一口气,无奈点头应道。

    还没开始大战,战士们已经要崩溃了,这种级别的战斗,他们根本插不了任何手。

    除了退,就是死。

    力支跟窦昊为保他们,与独角狂牛不惜死战,他绝不能让战士们在这里死掉。

    小武眼中充满着不甘。

    但又没有任何办法,不是于聪,他动都动不了,就算想跟在力支身边都不可能,只有退。

    苏小白没有阻止,任由于聪带着“守”字屏障护着战士们缓缓退出十方剑阵范围。

    对他来说,这些人跟他无仇无怨,修为又低,杀了没有任何意义。

    他不喜欢杀人。

    要不是剑尊下令让他来东方莽原,他还不知道在哪浪荡着玩呢,对杀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可能通天剑阁最古怪的弟子,也是来源于此吧。

    “战!”

    窦昊一直把目光跟神识锁定在苏小白身上,等于聪等人退出,立刻闷吼一声,剑脱手而出。

    大战在前,一触即发。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