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百零五章 妖孽苏小白
    形势危急到极点。

    独角狂牛的实力,远远不是这些战士能对抗的。

    一般来说,战士们对抗的大多都是低级荒兽,最高不过中级荒兽。

    像独角狂牛这样的高级荒兽,放在哪里都是一方将领,指挥荒兽进攻的角色,根本不会轻易自己出战。

    更不可能直接来杀这些气玄境的战士。

    它们出手,人类军队中的神明境以上强者,自然也会应势而动,与之对抗。

    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极为现实。

    独角狂牛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狙杀先锋队。

    根本没有半点留手。

    前方的几名战士,瞬间死亡,下一刻,就轮到后排战士了。

    咻!

    就在此时,独角狂牛再次展开杀戮的瞬间,一道剑光从天而降。

    一剑西来。

    其速之疾,速势之猛,不亚于闪电。

    刺啦!

    不偏不倚,这一剑正中独角狂牛背部,瞬间撕开它身上的红色气息,直接插进皮肉当中,爆发出刺耳的裂帛声。

    “窦昊!”力支没有见窦昊的人,但是却看到了剑,心中大喜。

    那把一半插进独角狂牛身体,一半还在外面闪烁的虚体之剑,正是窦昊之物。

    “昂~~”

    独角狂牛没想到,自己的地母护体之气,居然被一把剑轻易洞穿。

    背上传来的剧烈疼痛告诉它不是幻觉。

    如果不是身体够结实,又处于暴化状态,剑中蕴含的那股气息,瞬间就能把它撕成碎片。

    即便如此,剑身上散发出来的古怪气息,也进入到它的身体,蹿流不停。

    这些如附骨之蛆一样的气息,让它痛不欲生,只能停止对战士们的追杀。

    “趁它病要它命,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于聪跟小武同时吼道。

    刚刚被震飞出去,受伤未死的战士们,迅速爬起,根本不顾自己与独角狂牛之间的巨大差距,操控着低品神宝疯狂砸落。

    但是他们的攻击,对于独角狂牛来说,无疑是隔靴搔痒,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好在独角狂牛此时正在努力驱除体内属于窦昊的真武剑意,根本没空管这些对它来说就是蝼蚁般的战士们。

    此时,力支突然发现,远处被摧毁的树木边缘,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不能说走,而是蹒跚。

    是窦昊。

    全身上下全是伤痕,衣服早已毁的不成样子,身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疤,看上去像是被那四头噬云鹏的毒气所伤。

    整个人脸色苍白,虚弱的不成样子。

    “于聪小武,带着兄弟们撤!这是命令!”力支朝着正在进攻的战士们吼道。

    同时自己朝窦昊所在的位置飞身而去,一把搀住他。

    “兄弟们,撤!我们不是这头畜牲的对手,听力支大人的话,我们留在这里,就是累赘。”于聪此时也不再倔强,他知道无论用什么手段,实力差距太大,根本是无用功。

    在他呼应之下,所有的战士收手后退。

    唯独小武还站着。

    “小武,快退!”力支搀着窦昊苍炎一闪,冲过来对他喝道。

    “来之前,小武答应过大小姐,少爷在哪我在哪,小武不能背弃誓言。”小武挺直着身体,傲然答道。

    窦昊眼神飘向了他,多了一丝看重。

    “由不得你……”力支根本不听他解释,想要控制御宝鼎变大,把所有的战士跟小武一起笼罩起来,收进鼎内空间。

    只有在那里,他们才能安全。

    但是御宝鼎还没来得及变化,窦昊的剑,就被独角狂牛从背上弹飞。

    庞大的身体一下腾空,撞在御宝鼎上。

    呯!

    御宝鼎直接被撞飞,化做流光消失。

    “该死的小蝼蚁,竟然能伤到本将,古怪的手段层出不穷,本将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化为飞灰吧!”独角狂牛怒吼着从空中突降而下,足有宫殿柱子那么粗的独腿,要把力支跟窦昊踩成肉泥。

    两人现在都是强弩之末,根本没有再战之力。

    窦昊一人单挑四头噬云鹏,现在连召回剑的能力都没有。

    力支更不用说,体内真气虽然在快速补充,但是远远来不及对抗独角狂牛。

    刚刚又用过了苍炎,真气根本不够再次使用。

    想要逃开,光凭他们两人的速度,根本不够看。

    咻咻咻咻!

    就在独角牛兽的巨腿,即将踏到两人头顶的时候,突然间空中冲出十把形态各异的剑,有像门板那么宽,有的像筷子一样粗细,每一把上面都闪烁着古怪的花纹。

    这十把剑凭空出现,直接插进了独角狂牛庞大的身体当中。

    尽数入内。

    独角狂牛的身体,被直接推的横飞。

    然后像漏了气的皮球一样,快速变小。

    在落地之前,变化成最初的样子,十把剑分别从头到尾插出,剑尾没入狂牛的身体,剑尖透出。

    把独角狂牛斜斜钉在了地上。

    独角狂牛的身体,微微抽动,牛尾乱甩,嘴巴开合着想要发出声音,但是却像是窒息一样,慢慢停止了挣扎。

    这一变化。

    让所有正在后退的战士们,彻底惊呆了。

    “什么情况?刚才还大发神威的畜牲,突然就死了!”

    “那些古怪的剑,是从哪里来的?根本连看都看不清,就出现了,然后瞬间杀死狂牛。”

    “连千夫长跟力支大人的剑,都无法穿透它的身体,居然就被这么轻易穿透,并且连哀嚎都没有,直接杀死,这是什么样的实力,简直太可怕了。”

    “是友非敌,肯定是朋友,要不然不会救力支大人的命。”

    “真是万幸,有这样的高手出来帮助我们,否则的话我们今天全部都要战死在这里。”

    ……

    独角狂牛的样子,让众战士们惊愕不已,四处寻找即将可能出现的高手,但天空却空无一物。

    就在这时,窦昊跟力支的眼神,同一时间往树林另一边扫去。

    视线中,一个看似只有十四五岁的孩童,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身上没有半点气息波动,头发散披在肩上,给人一种缥缈无序的感觉。

    脸庞看起来极为稚嫩,红扑扑仿佛能捏出水来。

    五官精致到极点,一身青袍,如果他此时是女装打扮,力支毫不会怀疑,此人是个绝世大美女。

    最能惹人注意的,是他额头眉间的一抹刺青。

    是一个圆形,仔细看才发现,这是由十把形态各异的剑组成的圆,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

    那刺死独角狂牛的十把剑,难道是出自这个孩童之手?

    力支跟窦昊不由对望了一眼。

    两人眼中,同时出现着惊骇的表情。

    看起来不过就是个孩子,身上气息秘而不漏,竟然能瞬间杀死一头高级荒兽。

    还是暴化以后的高级荒兽,一招打回原形。

    简直太恐怖了。

    一直以来窦昊都觉得力支是个恐怖的天才,年仅十六,已经达到气玄境的巅峰,几乎可以说前无古人。

    但是面前出现的这个孩子,直接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没办法,十把剑都用来救你们了,我自己不会飞……只能走过来了。”就在两人惊疑的同时,孩童发出略带稚嫩的声音开口说道。

    果然。

    那十把剑,都是他的。

    而且那声音,明显处在变声期,这点作不了假,力支跟窦昊一下就能听出来。

    年纪绝对不超过十五。

    不止他两,所有的战士们都傻了。

    如果说出现的是公羊德这样的军方大佬,绝对不会这么震惊。

    这十四五岁的孩子,一招杀掉独角狂牛,这是什么情况?

    “多谢你出手相救。”力支定了定神说道。

    同时松开窦昊的手臂。

    刚才那一下,不是这个孩子的剑出现,他跟窦昊都要变成肉泥,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

    “咦?谁说我要救你们,我是来杀你们的。”孩童脸上露出笑容,天真无邪,接着说道,“那头牛要杀你们,我就杀不了了,所以先杀了那头牛,我叫苏小白,通天剑阁的人,幸会幸会。”

    苏小白的话,让力支跟窦昊瞬间泛起了一抹苦意。

    真是峰回路转,瞬息万变啊。

    前一刻才被他所救,下一刻就知道了他是通天剑阁的弟子,要来杀自己的。

    “苏小白!通天剑阁现任阁主亲传大弟子,神龙见首不见尾……按这个传说……苏小白今年应该有近一百岁了吧。”窦昊默默念道,脸上闪现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可以说整个中央泽州大陆只要修为上了气玄境的,没有人不知道苏小白这个名字。

    都知道通天剑阁有个绝世天才,叫苏小白,传闻为人极其任性,做事乖张从不合常理,但是实力却超级强悍,具体强悍到什么程度,没人知道。

    甚至真正要问起来,都没有人见过这个苏小白。

    这个传说,来源已早,一百多年前就出现了。

    窦昊一直以来,心中的印像,这个叫苏小白的人,应该是三头六臂的白发老头才对。

    但是此时一见,直接颠覆三观,惊的他话都变多了。

    “以前那传说是我师父,苏小白这名字就是他起的,我今年才十五岁好不好,你不会以为我是个怪胎吧?”苏小白听到窦昊的声音,揉了揉鼻子,脸上似乎闪着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

    神一般的手段,一招击杀独角狂牛。

    名声震天,神秘到极点的人物,脸上竟然会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都不会相信。

    眼前这个人,是通天剑阁的苏小白。

    十五岁!

    尽管力支跟窦昊,都猜到他差不多这么大,但是听他自己亲口说出来,又是另外一番心境了。

    独角狂牛的实力,暴化之后绝对超过人类普通的神明境中期高手。

    一招被灭。

    这个苏小白的修为,至少也要达到神明境巅峰才有可能。

    一个十五岁的神明境巅峰。

    “这个世界太荒诞了,我以为你已经是前无古人,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妖孽!”莫皙阳的声音,都出现了一丝颤抖,灵魂波动太剧烈了。

    力支的心中,此时除了惊骇以外,还有一重接一重地打击。

    从力神府出来之后,随着修为快速突破,力支的自信空前强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对自己只剩下四年的寿命,并没有绝望。

    因为他自信。

    从古至今东方莽原能在十六岁前到气玄境后期的人,几乎没有。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天才,不……天才不足以形容这个苏小白,而是妖孽。

    最关键的是,这个妖孽是要来杀他的。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