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窦昊的执念
    窦昊一直以来,给力支的感觉。网

    都是外表冷酷到极点,自尊是他的命。

    根本不会对任何人卑躬屈膝,哪怕是面临死境,也视如往常。

    面对无风之时,甚至舍弃自己的身体,也要将无风禁锢。

    铁骨铮铮。

    无风一战之后,哪怕故意让着他,也是用身体肉搏到最后,纯粹是为了维护那强大到极点的自尊。

    但是此刻,却突然对自己躬身,简直让力支惊讶到极点。

    从刚刚得到的喜悦中,瞬间抽离出来。

    “你这是干嘛?”力支诧异不已。

    “有事相求!”窦昊铿然答道。

    简简单单四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就是重若泰山。

    相求。

    虽然力支与他相识时间并不长,但力支相信,窦昊绝不会轻易对任何人说出这两个字。

    不是有天大的事情,窦昊绝不会如此。

    不止是力支。

    就连整个先锋队列的人,都看傻了。

    特别是于聪。

    拜老知为师后,他曾与窦昊一同出战历练,途中也从老师的嘴里知道了不少窦昊的事情,特别是那硬如钢铁的性格,没想到突然之间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你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力支深深看了窦昊一眼,认真说道。

    “此处不是说话之地,跟我来。”窦昊点着头,然后冲天而起,手一挥破开拱形苍穹般的树枝网。

    力支紧跟其后。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先锋队,窦昊在天上飞,力支则紧贴着树枝奔走。

    周围的树木,在他的控制下,树顶纷纷合拢,成为支撑他行走的路面,紧跟着窦昊。

    几个飞纵之间,已经离开大部队十几里路。

    这时窦昊才停了下来。

    等力支落到跟前,窦昊神识散出去,封锁了周身范围,让声音无法传出。

    然后盯着力支问道:“你刚才使用的手段,是不是起死回生之术?”

    那让树木凭空生长,巨大的生机爆出来,落在窦昊的眼中,就像传说中能起死回生的神术一般。

    力支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多到每次让他一见,都能深深将他震撼。

    就算是真的起死回生之术,他也觉得理所当然。

    再加上老知说过,力支是他一劫,不知道是生劫还是死劫,正好力支显露出这种神奇的能力,他顿时感觉到巨大的希望。

    “不是。”力支答道。

    “不可能,让树木生长,没有巨大的生机不可能办到!”窦昊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却仍然追问道。

    “你误会了,这是一种拔苗助长的能力,把树木之中蕴含的生机引出来,在极短的时间内消耗,有点像燃烧修为或者神识的功法,不是什么起死回生之术,不过你要起死回生之术干什么?”力支如实解释道。

    苍木神杖本就是主生,能力被挖掘出来,落在一般人眼里,确实非常神奇。

    但是跟起死回生是两码事。

    不过要说起死回生,力支想到了火英,火英气息可以快修复身体创伤,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起死回生。

    当然,如果真的死了,灵魂都消散完了,那火英也没有办法。

    窦昊既然问起这个,而且这么谨慎,不但远离大部队,到了这空旷无人之地还要用神识封锁声音,一定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

    力支想问清楚,如果能帮到,他不会推辞。

    毕竟窦昊也算是跟他不打不相识,并且不杀之恩,力支记在心里。

    “既然不是,多说无益。”窦昊听了力支的解释之后,眼中再也掩饰不住失望,整个人一下仿佛颓废了许多。

    先是希望,而后失望。

    最能让人失去平衡澄净之心。

    窦昊的修为,已经不俗,神明境初期,明心见性。

    否则的话,瞬间的落差,会让他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说完这句话后,窦昊就打算撤了神识防护离开。

    他知道力支没有骗他,这不是什么起死回生之术。

    如果用在她身上,只会适得其反。

    “慢着,你明明有杀我的机会,却三番两次放过我,这个情我不说,但是记着。如果信得过,你告诉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刚才那不是什么起死回生之术,但万事皆有一丝生机不是吗?或许我可以帮到你。”力支见他要走,立刻出言阻拦。

    窦昊的身体一顿,扬起的手僵住了,然后轻轻放下。

    神识的防护,并没有因此撤除。

    他背对着力支,沉默了。

    力支也不急,这件事情对窦昊来说,必是极重要的,深藏在内心的隐秘。

    就像他的那些秘密一样,如果要告诉别人,先得极度信任。

    这需要衡量。

    “老知说,你是我的劫。”半响之后,窦昊转过身来,脸上不再是平时冷酷的表情,虽然看起来平静,但是却让力支感觉到,底下隐藏着极大的哀伤。

    说完,他不等力支开口,接着说道:“有一人,为了我舍了自己,陷入沉睡,这四年来,我试过无数的办法,都救不回她!”

    “你爱人?”力支有些诧异。

    他没想到,窦昊这样的人,居然会为了一个人,放下自尊。

    简直不可思议。

    除非这个人,是他极爱的,爱到连生命都不顾的。

    “她叫凤仙,四年前与我一同闯中央泽州一处秘境,秘境之中,我得了这把剑。”窦昊手中现出与无风一战时短剑,在掌心吞吐不定,看起来就像是真气形成,并没有实体。

    力支没有打断他的话,而是静静听着。

    “这把剑,助我成就真武剑意,但也差点要了我的命。灵魂反噬,修为几乎尽丧,如果不是她,我现在是一堆枯骨。”窦昊轻抚着剑身,手从剑光中穿过,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轻抚一个深爱的人,充满着深深的依恋,“她比我天才,那时便已神明境界,拼死用神念压制剑中神念,让我重活,自己长眠。我战,是为变强,能接触到更高层次,期望能有神通秘法替她续命。”

    窦昊并不是声情并茂叙述这段话,一句一句之间皆有断续,给力支一种想提,却又不想说的感觉。

    仿佛每说一句,都像一把剑倒刺入他心中。

    这是力支见过窦昊情绪流露最强烈的一回。

    灵魂反噬这种事情,力支遇见不止一次,老树根也好,怨灵噬魂也罢,甚至通天剑阁护法长老的神识入侵都算是灵魂反噬。

    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当时没有到神明境的人,几乎可以说是绝杀。

    没有几个人能有他这么好的运气,脑袋里不但有莫皙阳这个灵魂,还有燕绝种下的一缕神力印记,替他抵挡灾噩。

    窦昊当时,必定遇到了极大的危机。

    她口中的凤仙,牺牲自己,成全了窦昊。

    难怪,窦昊想要起死回生之术。

    难怪,窦昊遇强则战。

    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女人。

    突然间,力支觉得窦昊变的有血有肉起来。

    尽管外表依然不改冷酷,但那颗炽热似太阳般的心,却不再有任何遮掩,暴露在力支眼下。

    “看似无情却有情,好男儿当如窦昊!”莫皙阳在力支心中,由衷地赞着。

    他在观察窦昊的表情和神识波动,没有一点虚假。

    平淡的话里,隐藏着连他都为之动容的真情实义,与东方莽原的现实和残酷,格格不入。

    “起死回生我办不到,但世间万物总有一线生机,凤仙替你压制剑中神念,应该是灵魂受到极大的创伤,才会沉睡。我也不知道魂飞魄散能不能有再生的可能,但只要没散,我就肯定这世间会有办法!”力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眼中一亮说道。

    “你说!”窦昊眼晴一亮。

    “我听说过一个故事,曾经两大高手争斗,两败俱伤,各自殒落。有一个人不甘自己消亡,便用神通秘法创造了一个身体,想要灵魂重续,但是另外一个高手用一件神宝阻止了他。可是就这么怪,他泯灭了对手的灵魂,却万万没想到,又重新诞生出一个崭新的灵魂出来,浴火重生。”力支把自己的身世,假托成故事,说了出来。

    “如此荒诞?据我所知,神通之上有天人,天人之上有虚无,虚无之上为造化,神通可长生,天人可永生,虚无可不灭,但只有传说中存在的造化境,才能凭空衍生灵识!创造生命。”窦昊脸上表情一阵变幻,不可置信地说道。

    “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造化境界,我连听都没听过。我说这个故事,是想告诉你,总有一线生机,但是要等……现在可能机会还不到吧。”力支认真地说道。

    火英诞生了他的意识,塑造出他的灵魂,这是确凿无疑的事情,被证实过了。

    既然能诞生他这个崭新的灵魂,而且因为某种原因,还吸引了莫皙阳这个不同常人的灵魂,想必对起死回生,应该也有着极大的帮助。

    只现在他的修为不够,无法调动火英的真正力量。

    可能要等他到达神明境,才有可能真正使用火英。

    到那时,说不定会有办法帮助窦昊。

    但在此之前,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我没时间等!你说的故事里,那件神宝叫什么?”窦昊问道。

    他并不知道,力支说的就是自己,死马当活马医这种事情,他已经做过无数次。

    虽然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但只要有一点点机会,他都要尝试。

    唤醒凤仙,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执念,就跟力支保护妹妹一样。

    刀山火海,也阻拦不了。

    “叫火英。”力支沉思了几秒,还是如实回答。

    “神宝榜第一的火英!在蓬泽手里?”窦昊眼中精光大盛,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管力支说的故事,是真是假,他都必须要试试。

    如果火英在蓬泽手里,窦昊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军队,返回右旗城找到蓬泽,不惜一切代价,拿到这枚火英。

    “不在,据我所知,上次我们去古战场,其实就是为了寻找火英。我知道火英在哪,但现在不到时候,你只能等……”力支看出窦昊的急切,连忙出声阻止。

    窦昊虽强,但绝不可能是蓬泽的对手。

    蓬泽巴图尔,可以说是现在右旗城第一高手,在整个东方莽原都仅次于干姐姐燕绝。

    如果不解释清楚,窦昊一个冲动跑过去找蓬泽麻烦,可能直接就被杀死。

    “你知道!”窦昊的眼中,瞳孔大放,突然之间气势爆涨,直逼力支。

    “糟了,这家伙心中执念太深,你怎么能告诉他火英的事情……”莫皙阳见状暗叫不好。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