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火英势在必得
    中央泽州。

    通天剑阁后山,护法殿。

    护法长老修炼之地。

    大山的极远处,空间荡起阵阵涟漪。

    就像水面被投下了石子一样,一道剑光凭空出现,朝护法殿呼啸而去。

    正在殿中修炼的护法长老,猛地睁开眼睛,眼中透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眉心微动,大手一挥。

    咣!

    殿门大开,剑光从空中落至,现出身形。

    正是从东方莽原被力支与窦昊联手击退的无风。

    此时的无风,已经失去当时的潇洒,脸色有些黯淡,双目之中无精打采,见到护法长老后,立刻一个叩拜。

    什么话都没说。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老夫座下,就你一个弟子,去东方莽原竟然无功而返!”护法长老腾地起身,指着无风破口大骂。

    按说神通境界的高手,无论是情绪,还是**,都能够控制的极其完美。

    时时刻刻都能达到恬淡虚无,身心合一的境界。

    在世人眼中,神通境的级大能,本应是一幅高高在上的淡然脱模样。

    但是这种脱,在护法长老身上,一点都看不见。

    “师尊,这次是弟子托大,为考虑到明年的天榜,弟子没有办法尽力一搏,只能使出大破灭,一天之内无再战之力,遁回门派。”无风脸色微动,他知道自己师尊的性格,如果没有个合理的解释,自己接下来日子怕是不好过。

    那时与力支窦昊相抗。

    如果不用大破灭之法,燃烧精血修为以剑破之,也能强行破开剑域,斩杀两人。

    但是那代价太大了,一旦这么做,明年的大比,天榜再无任何希望。

    无风不是个无脑之人,更不是一时冲动之辈。

    所以他选择了退。

    “哼!剑阁弟子,讲究的是一往无前的气势,为此老夫舍了神通志闲少欲之道,利用**凝化自我之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天下皆知!想不到我唯一的弟子,居然如此无能,在东方莽原那种地方,给两个无名之辈打的逃回来,要是传扬出去,我的老脸往哪搁?”护法长老如童子般白嫩的脸上,透出一抹红光,恨恨指责。

    一般人修炼,到达神通境,脾气就要收敛起来,不动心气,压制**。

    只有这样,才能与天相争,长生不死。

    但是通天剑阁是个特殊,剑道的修炼不比道法武功,要的就是锐气。

    所以通天剑阁的弟子,个个桀骜不训,不讲究正邪之道,只讲个人喜好。

    护法长老就更是如此。

    不但不压制**,反而把**散出来。

    见了力支体内的火英,**变的空前强大。

    对他来说,有了火英,就有了掌握天地本源之一的力量,绝对是突破天人境的级助力。

    但是却眼睁睁看着无风失手,怎能不怒。

    如果不是自己只有这一个弟子,还指望他在明年天榜大比时,为护法一系占得名头,他恨不得此时一剑将之斩了。

    火英没得到,还气的够呛。

    不记得多少年了,他都没有过这种急切到蚂蚁钻心般的占有欲。

    “师尊息怒,力支身上的财富,对师尊来说并不算什么,去杀他无非是替荆会师弟报仇而已,弟子觉得不用急在一时,只要明年大比一过,再杀他很容易。不过他身边,有一人修炼剑道的人,那人对剑的驾驭跟领悟,跟弟子几乎不相上下,明明没到神通境,却能以剑为心,模拟出类似神力空间的领域……”无风知道护法长老正在气头上,不敢顶嘴,只能解释着。

    他这一解释,护法长老脸色顿时一怔:“你说的是剑域?”

    说完,护法长老双眼中精光暴现,整个大殿之中,空间仿佛凝结一般,连风都停止了流动。

    一道弧光以他身体为中心,暴展出来,把无风笼罩在内。

    顿时,无风感觉到整个世界的力量,施加在他身上,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够动弹。

    就好像周围有千万把无形的剑指着他,只要师尊一念之间,他就会灰飞烟灭。

    背上不知不觉间,已经渗出冷汗。

    这种感觉,跟窦昊的剑域,极其相似,但是却又强横的多。

    “正是剑域!”无风竭力回答道。

    “那是什么人?”护法长老眉心一沉,挥手散去凝结的剑域问道。

    “弟子不知,但是他对我们通天剑阁似乎很熟悉,弟子对他伸过橄榄枝,但是他根本看不上通天剑阁。此人极其狂傲,目空一切,虽然修为比弟子低一个境界,但战斗起来以命相搏,根本不考虑后果。”无风没了压迫,不由喘着粗气,老老实实地回答着。

    在自己师尊面前,所有的一切手段都无用,动念之间就能让他在这个世界消失。

    无风虽放.荡不羁,但是现在却不敢造次。

    “剑域乃是我通天剑阁的秘术,只有到达神通境的高手才能使用,虽不是神力空间,但更强于神力空间,怎么会被一个无名之辈领悟,简直荒诞。”护法长老惊疑难定。

    “依弟子看,那剑域并不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应该跟他那把古怪的剑有关系。”无风回忆着当时的场景说道。

    窦昊使出来的剑域,明显不如师尊的强。

    而且用剑域来镇压自己时,那把剑也随着脱手,剑域以剑为中心。

    这一点,跟师尊刚才用出来的,明显不同。

    “剑?有意思……真有意思,看来东方莽原这个地方,真是小看它了。以前以为就是个穷乡僻壤,没有任何价值,现在看来远老夫的意料之外。”护法长老像是想起来什么事情,脸上的惊疑之色消失,瞳孔收缩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不过你丢了为师的面子,罚你接着闭关半年,等明年天榜大比再关!”

    “是,弟子领命。”无风暗暗松了口气,领命退下。

    无风退走后不久,突然间大殿的空中,现出一个虚影。

    是一个老者,白童颜,与护法长老看起来有几分相似,不过身材很矮,大约只有护法长老一半高,像个童子一样。

    “拜见剑尊!”护法长老见这个童子般的虚影出现,立刻俯拜道。

    这一幕,如果让无风看到,他必然大吃一惊。

    护法长老在门派之中,地位崇高,可以说是通天剑阁几大实权派人物之一,在整个通天剑阁之中,除了神秘莫测的阁主之外,根本不会对任何人以这种态度说道。

    “免了,刚才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你打算怎么办?”剑尊开口问道,一幅娃娃般的嗓声,听起来稚嫩到极点。

    但就是这么个稚嫩的声音,却在护法长老面前,高高在上。

    “一把剑能产生剑域,恐怕跟本门曾经的传说有关,我打算亲自去一趟东方莽原。”护法长老答道。

    “不可!此事你不能动,更不要传扬出去,以你的身份一旦踏入东方莽原,立刻就会惊动整个中央泽州的高手,那个叫燕绝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但是皇室不可不防。”剑尊断然否定。

    “那剑尊意下如何?”护法长老脸色一动问道。

    他知道,剑尊是听说了剑域的事情,才现身出来。

    而他要去东方莽原,是为了火英。

    无风失手,他如果不能亲自去,怕是想要得到火英就会很麻烦。

    但是他又不敢直接跟剑尊顶撞,只能压抑着自己的**。

    “让苏小白去吧。”

    “苏小白!那家伙整天嘻嘻闹闹,像个不成熟的孩子,根本不像我剑阁弟子,就算是阁主都拿他没办法,剑尊为何派他去?”护法长老表示不解。

    “苏小白虽然顽劣,但修为却是内阁天榜第一人,阁主亲传通天十方剑阵。再加上他游历天下,行无定踪,他如果去东方莽原,不会引起任何人怀疑,如果那人使出的剑域,与你我所想一般,此事还非他不可。别忘了,皇室对我们虎视眈眈,如果这件事情被皇室得知,怕是少不了大麻烦,三劫之数将至,就算是你我也不得不小心翼翼才行。”剑尊说起三劫之数将至时,童子般稚嫩的脸不由一动,就好像想起什么让他难以忘记的事情一般。

    护法长老的脸上,也现出一丝凝重。

    他不知道三劫之数具体代表什么,但是他知道剑尊是经历过上次三劫之数的人。

    那时候,剑尊便已是天人境的修为。

    但依然逃不过劫数,剑身殒落,只留下这神念存活于世。

    此事,据说与当今皇室那位大帝,有莫大关系。

    但是护法长老一直想不通,那位大帝,现身至今不到三百年,以他的年纪来算,当年那位大帝应该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

    这个疑问,一直在护法长老心头缠绕。

    只不过剑尊不说,他也不敢多问下去。

    “好吧,那就派苏小白去吧,如果燕绝敢出面对付苏小白,那我通天剑阁的高手正好趁此机会,进入东方莽原,这样就算是皇室,也不会怀疑我们。”护法长老点头说道。

    “元景,我看着你长大,见证你的修炼之路,你的我执之心太重,若是不能破除,想要踏入天人之境会很难。与天斗,仅靠着自我和**,远远不够,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好自为之吧。”剑尊微微叹道,虚影在空中越来越淡,变成了透明。

    “叔叔……元景自有我修炼之道,只要得到心中所想,我执之心自然不是任何问题。”护法长老对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虚空,眼中射出一缕精芒。

    火英的事情,他不会告诉任何人。

    在他的心中连窦昊那引人深思的剑域,都不如火英价值万一。

    那是门派在乎的东西,与他无关。

    他最想的,就是突破到天人之境,那个叫力支的孩子,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过。

    火英,他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