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暗地设陷
    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力支按照颜香影的办法,特地让人布消息出去,力家与颜香影所在的御宝阁之间,建立联系。

    因为颜香影的关系,御宝阁三大长老从战旗营中回来,决定对力家进行资助。

    第一批资助就是十件低品神宝,加上百万金。

    这个消息一出去,立刻轰动了整个右旗城。

    要知道泊来区的商铺,都是从东方莽原以外来的,其中中央泽州的占大多数。

    以前谁也看不起东方莽原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再加上御宝阁本身在泊来区就是数一数二的势力,又是贩卖神宝,自视甚高,城中的一些家族以前就曾打过与御宝阁建立交情的打算,但是无一成功。

    在右旗城这些家族眼里,御宝阁是个清高到极点的地方。

    当然,人家有清高的资本。

    不提中央泽州的门派,当阁中那些价值连城的神宝,就不是这些小小家族能比的。

    突然间放出消息,要资助力神府,对这些家族来说可谓是石破惊天。

    人们奔走相告,不知道是为了重兴的力神府高兴,还是又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话题。

    有了御宝阁做幌子,力支倒也不再担心力神府有大批资源,被有心人追查,妨害到力思的安全。

    他与颜香影和小武一起,重回战旗营。

    几天的整顿,战旗营又重新招募了不少新兵,不过这些新兵与之前去新月谷那批一比,顿时相形失色,毕竟没有经过战场的洗练,在气势上就不能比。

    不过这些人个个都是气玄境以上,身上的真气波动在力支眼中清晰无比,其中还有一些人,气息深晦。

    如果力支没有产生神识,大概下意识就以为是人深藏不露的高手,但是他现在很明显能看得清楚,这些人是神明境初期的人物。

    个个都是家族长老这样的地位,居然也来战旗营应征。

    什么时候战旗营对家族的诱惑变的这么大了?

    力支心中不禁起疑。

    公羊德此时正大马金刀坐在点将台上。

    下手坐的是新任都统曾强,面色冷清,似乎有谁欠了他八百万金一般。

    显然对公羊德这个空降的统副领不感冒,但是碍于官职之压,并不敢表现出来。

    “副统领大人,都统大人,力支归队。”力支带着颜香影跟小武走到校场前面,恭敬说道。

    这里是军营,军营就有军营的规矩,力支与公羊德就算亲如父子,此时也必须以礼相称。

    “哼!真把战旗营当成自己家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好大的排场。”曾强冷哼一声。

    他也知道,力支的假期是公羊德亲批。

    正是因为这样,他心里犹为不爽。

    执法监察交待的事情,还没有办妥,半路杀出个公羊德来阻事。

    等到了东北战场,有公羊德看着,想要弄倒力支,还要多费不少手段,横生变数。

    他并不怕公羊德,虽然与公羊德差了一个境界,但是曾强自认,如果以命相搏,公羊德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当年的上任虎王何其凶猛,还不是一样死在他手里。

    所以他可以当着公羊德的面,质问力支。

    “曾强都统,力支虽然是你的直系下属,但是本统领念在力神府重兴,所以准了他的假期,用不着在这里拿来说事。”公羊德浓眉一扬,振声说道。

    曾强明显就是在跟他对着干,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力支是他侄子,这时候岂能让曾强为难。

    “副统领大人还真是公正,一个小兵家里有事,就能放几天假,如果全部都这样,那战旗营的规矩成何体统。不要怪属下多嘴,战旗营初建,你我都为巴图尔尽忠,事情虽小,但却影响大局,副统领大人以前是护城营的大统领,这么简单的道理,相信不用属下多说吧。”曾强起身对公羊德拱了拱手,一脸正气凛然的样子。

    “这家伙似乎对你跟公羊德的意见很大啊,明显是拿你在将军,而且是在这些新兵面前,毫无顾忌,我猜的不错的话,他分明就是在告诉这些新兵要站队,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跟他又没有仇怨。”莫皙阳在力支心中说道。

    按说曾强跟力支并没有过节才对,为何在这时提着他不放。

    想不通。

    “不知道,静观其变,曾强此人狂妄自大,但不至于在这里跟公羊叔叔翻脸,否则的话就是打巴图尔的脸。至于新兵们怎么站队,这个不需要担心,为人将者,心胸自当宽阔,这是我父亲说的话。曾强初任都统,便在战旗营大肆示威,这些新兵嘴上不敢说,但心里却免不了排斥,你可别忘了他们个个都是家族中的精英,以前被人奉承惯了的人。”力支静静看着曾强,并没有因为他的质问跟气势而产生任何慌张。

    这个曾强,给他的感觉确实很强,但比起无风还要差一大截。

    了不起跟窦昊一个水平。

    去东北战线之后,力支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累积战功,重回都统之位。

    在这之前,任他放肆施威好了。

    “曾都统好大的官威,呵呵,果然是执法监察一脉出来的人,说话做事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公羊德并没有被曾强的话激怒,反而笑了起来。

    他可不是什么嫩头青,以前跟在力天明身边,经历无数战场。

    主持护城营三年,担任大统领一职,博得极佳的名望,性格早已随心,不可能被曾强激怒。

    “执法监察!”力支心中一咯噔。

    立刻明白了曾强为何第一次见自己时,就有那么大的敌意。

    何童之事以后,执法监察就一直没有明面上的行动,原来是做的这个打算,把曾强安插进战旗营,时刻对他进行监控。

    如果不是巴图尔为了平衡,任命公羊德做为副统领,怕是早就按捺不住对自己动手了。

    还好今天金仁跟三大长老在办对力神府的事情,并没有一起跟来战旗营,否则被曾强看到,又是一番事情。

    “这老狐狸还真是不死心,当时你抛出火英这个诱饵,没想到引来这么多麻烦。”莫皙阳叹道。

    他也知道那时候力支是不得不为之。

    否则的话,等不到现在,早就已经被执法监察暗中杀了。

    “是福不是祸,既然知道这个曾强是执法监察的人,总比他潜在暗处要强,只要小心一点,他想控制我也没这么简单。况且,他忽略了几个人。”力支在心里说话的同时,目光离开公羊德跟曾强两人,投处人群之中。

    立刻,两道目光朝他迎来。

    窦昊跟老知。

    老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力支能看到他眼中的一丝欣赏。

    至于窦昊,抱着双臂,眼神还是那么冷酷,就好像前几天生的事情,跟他完全没有关系一样,看不出一丝情绪。

    “副统领大人不必拿执法监察说事,属下只是在说战旗营的规矩而已。此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如果副统领大人不是循私之人,那我做为力支的顶头上司,让他进入冲锋队列,想必大人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曾强脸上露着冷笑,话锋一转说道。

    公羊德听到他的话,浓眉不由轻轻皱起。

    冲锋队列是什么地方他再清楚不过,就是炮灰战阵,打仗的时候冲在最前面送死的。

    每一个战营的冲锋队列,都是伤亡人数最多的地方,刀口舔血。

    原来曾强跟自己废话一大堆,是抱的这个目的。

    东北战场那个地方,由龟王亲部镇压,战力非凡,如果力支进入冲锋队列的话,以力支现在的实力,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要是战死在东北,怎么跟已经死去的老哥哥交待?

    公羊德没有说话,眉头越锁越深。

    答应,就是把力支置于虎口。

    不答应,他这个副统领以后将毫无威信,是个循私之人。

    两难。

    “都统大人,副统领大人,力支原意前往冲锋队列!”就在这时,力支往前走了几步,宏声说道。

    在公羊德明白曾强意图的同时,他也明白了。

    曾强就是借个机会整他而已。

    至于什么冲锋队列,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上战场,就算他还是都统,也会在第一时间进入最危险的队列,何况他现在只是个士兵。

    再说了越危险的地方,收益也越大,只要能活下去,不愁战功。

    曾强的话,反而正中力支下怀。

    “好!既然你自己答应,那本都统也就不再追究你离营之责,归队!”曾强不待公羊德反对,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大声说道。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公羊德对力支鞭长莫及。

    先锋队列永远都在大营的最前方,而公羊德做为大统领,坐镇大后方。

    两人之间一旦拉开距离,他才能有机会下手。

    “我要入先锋队列!”力支还没来得及转身走进阵中,就听到窦昊冷酷到不愿多说一个字的声音。

    “你?堂堂千夫长,居然自愿加入先锋队列。”曾强微微一愣,脸上浮出一抹邪笑:“准了!”

    窦昊是窦家的人,他当然知道。

    窦家跟力支有不共戴天之仇,时时刻刻都想要力支的命,这是全城皆知的事情。

    既然窦昊主动申请进入先锋队列,说不定对他控制力支也有极大帮助,自然不会阻止。

    曾强还不知道,窦昊跟力支之间的恩恩怨怨,绝非他想像的那么简单。

    如果要是知道就在几天前,窦昊跟力支两人联手杀退通天剑阁的天才无风的话,恐怕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哎,你不会还想着杀力支吧?”老知把头凑到窦昊耳边,用只有他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

    “自己算。”窦昊冷冷答道。

    “神神秘秘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算不出力支的事情,只要跟他有关的,都是一片空白。”老知脸上讪讪地笑着,然后右手在指间快点动。

    本来挂在脸上的笑容,在他手指点动之间,慢慢消失,眉头越抓越紧。

    “我算不出他的,算了你的!这一次,你的大劫来了!”老知的声音,是用真气包裹,传进窦昊耳中。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