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输了
    在力支心中,窦昊就是个疯子。

    对没错,失去了剑,窦昊的实力就算比他也高不到哪去,护体真气根本担不住无风的九天罡风,更别说**。

    再没有御宝鼎的保护,倾刻之间就有可能被撕成碎片。

    “你们两个,在某些方面像极了,特别是心中的执念,但是窦昊有一点跟你不一样,他太骄傲了。骄傲到遇强则战,明知必死也要拼尽全力战斗,说白了就是滚刀肉,也正是因为他这个性格,所以他才能这么强吧。”莫皙阳轻轻叹道:“而且他在绝境之中你出手帮忙,看得出他心里十分矛盾,你让他的自尊心受挫了。”

    “什么自尊心,能活下来才是真的!他与无风本没有任何仇恨,只因为我才出手战斗,我岂能让他白死!”力支此时,完全不想换位思考。

    他也没有办法换成窦昊的角度。

    他要的就是活着。

    至于窦昊的骄傲,去见他的鬼吧。

    “剑域十息,十息一过,都要死!”窦昊空洞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些神采,但依旧冰冷。

    力支的出现,出乎他意料之外。

    一方面骄傲受挫,另一方面,却让他看到了活的希望。

    无风确实强,强到可怕的地步。

    是他这么多掉来,遇到的仅有几个能够压制他的人,此时骄傲虽重要,但却也要往后摆。

    莫皙阳并不知道他心底的执念到底是什么,其实战斗也好,拼命也罢,都是为了她。

    他跟力支其实并没有区别,他也要活着。

    “十息……”力支念头急转。

    剑域只能封锁无风十息,十息转瞬即过。

    如果不能趁机杀死无风,一旦没有了剑域,两人联手也难逃一死。

    但是如果现在去杀他,窦昊必死。

    怎么选?

    力支心里,成千上万个念头在纵横碰撞。

    “好,我去!”终于,一个念头在他心里产生,坚定说道。

    说完,御宝鼎内出现了上百枚晶魄。

    轰隆!

    这些晶魄,一下被乾坤八卦阵笼罩,化为最纯净原始的力量,成为催动御宝鼎的动力。

    下一刻,他的身体,在御宝鼎内消失。

    苍炎发动,他从御宝鼎中瞬间移动出来,闪进了剑域当中。

    鼎,还留在窦昊的头上。

    上百枚晶魄爆开产生的巨大力量,维持着对抗罡风,而力支,则只凭身体进入到剑域当中。

    “蠢货!”窦昊脸上出现了罕见的愕然,嘴里发出谁也听不到的低骂。

    他怎么也没能想到,力支居然舍弃这可以抵挡九天罡风的神宝,只用身体进入剑域。

    但他已经无法再阻止,只能控制着剑域,不对力支的行动造成干扰。

    “战神附体,屠神枪现,大形之剑!”力支出现在剑域当中,背云玄金剑执于手中,一瞬间放大了不知多少倍。

    这一刻,他没有任何保留,所有的真气都灌注在背云玄金剑上,[战神决]跟[大音剑决]出手。

    体内的真气如天地初劈,气海中产生着雷鸣般的震荡,连通着剑上产生的闪烁电光。

    背云玄金剑外,金黄色的战神气息翻腾,屠神枪与背云玄金剑合而为一,枪尖即是剑尖。

    真气毫无保留地从气海中冲出,没有一丝残留。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力出手,天雷,地火。

    把他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此时的力支,就像是一尊从天而降的神祗。

    战意纵横,无坚不摧。

    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朝无风当头劈下。    被剑域笼罩,既不能融入虚空,也无法移动的无风,突然间感觉好像自己处于整个天地初开的裂缝之间,力支劈出的一剑中,那强大到从未遇到过的气息,让他不禁胆颤。

    通天剑阁的[大音剑决]他当然认得。

    如果是在平时,根本不可能伤到他半点,但是此刻,却是催命的剑。

    剑域的笼罩,使他的实力无法发挥出来。

    甚至连意剑引动的九天罡风,都无法突破剑域回来护佑自己。

    一时间,无风慌了。

    自从被护法长老收为弟子,傲立于内阁七星之中,他就没有慌过,已经不记得上一次面临死亡的威胁是在什么时候了。

    原来根本不被他看得起的力支,此刻竟然让他产生了慌乱感。

    难怪可以击杀荆会,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无风就是无风,通天剑阁内阁七星之一的天才人物,就算是被剑域困住,他也不可能任由力支的剑劈在自己身上。

    [大破灭虚空剑],绝不只是能融入天地虚空这么简单,真正的奥义,是在大破灭之中。

    这是他最大的倚仗和杀招。

    原本打算在明年的门派大比中,做为压箱底的手段,没想到居然在这一刻,居然被两个不要命的疯子,硬生生逼的不得不用。

    如果拼尽全力,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破开窦昊的剑域,击杀两人。

    但那代价太大了,大到他不能承受。

    明年的大比,影响他一生,必须要登上内阁天榜,如果跟力支硬拼,几乎再无希望。

    退!

    “疯子,两个疯子!我无风可是通天剑阁的天才,怎么会为了跟你们拼命而殒落,下一次再见,必杀你们两个。天地破灭,无极往返,遁!”就在力支的剑,即将劈在无风头上的瞬间,无风笑了,笑容中包含着一丝恨意。

    他手中的意剑,呯地一声破碎。

    意剑化为无数的碎片,突破了剑域的束缚,倒插进他自己的身体,他的身体开始破灭,支解。

    就像是镜子一般,身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痕,但是脸上还保持着诡异的笑容。

    与此同时,力支的剑也劈在了无风的身上。

    唰!

    整个剑身,从头到尾,把无风硬生生劈成了两半,包含力支全身真气所化的屠神枪与大形之剑的合击,再加上荒古战意的霸道威力,无物不摧。

    但是力支却感觉到不对,不像是劈在无风身上的感觉,而是劈在了虚空当中。

    剑气从无风的身体划过,形成一道两三个人高的半月形波动,插入了大地。

    轰隆!

    大地就像是地震一般,地面被硬生生劈出一个上百米长的巨大沟壑。

    那被劈成两半的无风在力支面前,化为一片片青光,冉冉升起,星光一样,渐渐在剑域中消失。

    “没有劈到,他跑了。”力支全身真气荡然无存,但是却猛地松了一口气,身体从空中坠落,摔落地面。

    同一时间,袭卷在御宝鼎外的九天罡风,也随着无风的消失,停止了肆虐,消散无踪。

    啪哒!

    窦昊的剑域也跟着消失,与力支一前一后,摔在地上。

    力支身上的气息,完全消散了,体内真气荡然无存,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了。

    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背云玄金剑跌落在手边。

    这一次,用尽了全力。

    毫无保留,他不敢有任何保留,不是他死,就是无风死。

    但是很可惜,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拼力一击,也没能杀死无风。

    “让整个身体与意剑合一,然后自然破灭,逃过你必杀的一剑,这个无风其实完全有能力击杀你们两个,但他却没这么做,肯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算是捡回一条命。”莫皙阳庆幸地说道。

    这个结果,对他来说已经很满意了。

    如果不是窦昊拼尽全力,使出剑域限制了无风,光凭力支一个人,就算是使尽浑身解数,也不可能是无风的对手,修为差太大。

    “这段时间,我太自满了,虽然时刻提醒自己实力还要进步,但是遇到的那些对手,无形中让我产生了骄傲的感觉。如果不是今天,先与窦昊一战,再见识到这个无风的强大,恐怕慢慢的斗志就会不知不觉消磨。”力支仰望着云彩散尽的天空,握紧着拳头说道。

    无论是御宝殿四个长老,还是元楼、孔八连等人,甚至连初三,甚至荆会,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力支都充满着强大的自信。

    越级挑战,震惊世人。

    但是这些人只都是比普通人强一点而已,还不算是真正的天才。

    只有在面对无风时,力支才感觉到深深的无力。

    那不是手段可以弥补的差距,而是真正的实力,一力降十会说的就是这种。

    不但是他,就连窦昊,此时心中也是这个想法。

    无风的出现,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窦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此时跟力支一样,体内空虚,真气荡然无存,就连真武剑意也因为凝成剑域,暂时无法动用。

    “你我,还有一战。”窦昊支撑起身体,对着躺在地上的力支喊道。

    这一喊,让力支回过神来。

    “还打?我们现在的样子,想打也打不了。”力支苦笑着答道。

    “战!”

    窦昊用极其简单的话做为回答,身体晃晃悠悠地朝力支走来。

    两人本来离的就不远,窦昊几步走到力支身边,握着拳头朝他砸来。

    啪!

    力支起身,手挡在窦昊的拳头前。

    “你我现在都没有真气,要打就等真气恢复了再打,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力支皱着眉,他不懂窦昊在想什么。

    明明刚刚联手把无风击退。

    此时都是空虚状态,但是光凭身体而言,他要比窦昊强的多。

    “就是此刻!”窦昊根本不理他,又是一拳打来。

    力支轻松挡下。

    但是窦昊并没有任何停止的打算,一拳又一拳,毫不停歇地朝力支打去。

    力支这次没再格挡窦昊的拳头,任由他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

    此刻窦昊的样子,落在他眼中,就像是个三岁小儿。

    没有真气和剑意的支撑,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就算给他打,也没有关系。

    呯呯呯!

    窦昊一连出了几十拳,击在力支的胸口,力支动都不动。

    “够了!”就在这时,力支猛地喝道,同时打出一拳,直接捶在窦昊的腹部。

    没有护体真气阻挡的窦昊,整个腰都弯了下去,停止了攻击,捂着腹部重重咳嗽,咳了很久,才直起了腰。

    “我输了。”窦昊看着力支,脸上罕见地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

    力支从来没见过窦昊笑,简直是破天荒。

    说完这句话,窦昊捂着肚子,一步步朝右旗城方向走去。

    -----------------------------------------------------------

    谢谢大家继续支持和理解,这几天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足以影响我近几年内的心情和安排,需要时间调整。

    但我相信,无论什么事情都会过去,不用多久,我会重新调整心态,不负大家的支持。

    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