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僵持
    随后跟来的力支,也看到窦昊这一剑之威。

    “一直都知道窦昊很强,没想到强到这种地步,一剑居然把整个山头都削塌!以往那些神明境初期的高手,跟他一比简直就是渣渣,看得出来,他虽然有杀你之心,却一直都没有杀你之意,否则你早就死了!”莫皙阳还是第一次见窦昊全力出手,难掩震惊说道。

    “没错,要是他在跟我战斗的时候用剑,这一剑就算我荒古战意全力爆发,所有的手段齐出恐怕都挡不下。”力支深表赞同。

    “看这情形,他们两个无论谁胜,要杀你你都难逃一死啊,你打算怎么办?”莫皙阳十分担心。

    窦昊的真正实力摆在眼前,而那无风居然可以轻松避过窦昊一剑,就算还没有全力出手,已经能看出他绝对比窦昊只高不低。

    力支在两人面前,实力还太弱了。

    尽管最近连连突破,但是莫皙阳还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在这个级别的战斗中,他已经渐渐帮不上什么大忙。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窦昊要杀我是因为窦家,这是个人恩怨。无风要杀我,恐怕还不只是因为我杀了他的同门师弟荆会,更多的还有我身上的财富。”力支微一思索,立刻有了选择:“如果必有一死,我情愿与窦昊一战,而不是被无风杀死。”

    “但是窦昊不一定打得过无风啊。”莫皙阳接着问道。

    “一个人打不过,就两个人上,不管怎么样,先解决了这个无风再说!”力支答道。

    “你要帮窦昊?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允许你插手。”莫皙阳只是凭着力支跟窦昊的几次接触,就大概能够了解他的个性。

    力支如果插手帮他,窦昊不但不会领情,反而会生出怒意,可能做出什么连他都想不到的事情。

    “先看情形,如果窦昊不敌,我再全力出手,车轮战虽然卑鄙,但现在这种情况,不得这么做,成大事者不应拘小节!”力支眼中精光闪动。

    他不是个墨守成规的人,否则也不可能无视大部分人对他的看法,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更没有窦昊那种强烈到令人发指的战斗**,他要的只是活下去。

    荒古战意第一阶,就是为己而战。

    先与己战,才能为己而战。

    所谓的自尊,所谓的面子,其实都是负面的东西,力支很清楚自己的目标,除此之外所有阻挡这个目标的负面情绪,都需要抛弃。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说的好!”莫皙阳大赞。

    他眼睁睁看着力支一步步成长,不但是修为,更多的还是心理。

    面对世事的压迫,从那个青涩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个能够担当非议的大人。

    两人思考之间,被窦昊一剑劈塌的山头,已经渐渐尘埃落定。

    无风闪过这一剑后,并没有趁机出手。

    而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窦昊,似乎是惺惺相惜一般。

    “抱歉,我之前小看你了。从你这几次出剑,看得出来,你对剑的领悟,已经不低于我们通天剑阁大部分的弟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像你这样的人才,如果肯加入我们通天剑阁,必会得到重视,你跟我打没有意义,我也没想过要杀你,怎么样?加入通天剑阁如何?我为你引荐师尊收你为徒,一步登天。”无风脸上挂着笑容,侃侃而谈,对窦昊抛下他自认为非常丰厚的诱惑。

    通天剑阁,在整个中央泽州,都是数一数二的势力,跺跺脚整个中央泽州都能颤三颤。

    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加入通天剑阁,挤破了头。

    能成为通天剑阁的弟子,不止是前途无量,还代表着尊崇的地位,代表着从此平步青云,整个中央泽州大陆,没有人敢轻辱之。

    这么丰厚的条件,对于一般人来说是致命的。

    如果能攀上通天剑阁这个高枝,就等于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从此以后无论是资源还是地位,都不可限量。

    但是窦昊的眼神显得很空洞,仿佛对无风的话,没有一点反应。

    “没兴趣!拿出真本事!”窦昊冷冷答道。

    手中的剑再震,身形如鬼魅一般,瞬间突破二十米的距离,人剑合一,剑随身体在空中演化出各种各样的姿态。

    随着窦昊的动作,剑光划破虚空,仿佛写成一个大大的“武”字。

    这个大字,与窦昊相合,不再如之前那般浩大,而是返璞归真,浑然如一。

    仿佛他就是剑,剑就是他。

    气息不再如之前那般隐晦,而是铺天盖地的散发出来,恍如一支参天巨剑般,傲然而立,所有的一切在窦昊面前,都是待斩的对像。

    “战!”就在这时,他动了。

    整个人突然消失在虚空当中,只留下被割破还没有弥合的虚空形成的“武”字。

    下一刻,无风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

    身体周围像是玻璃一样发出咔嚓般的脆响,窦昊出现在他身边,手中的剑平平刺出。

    动作看起来很缓慢,但是每刺进一分,剑身就会没败到虚空当中,就像被虚空吃进去一般。

    与虚空融为一体的无风,身体一下变实,被直接震了出来。

    “这一剑,竟然能贯穿虚空,破了我大破灭虚空剑!不过这还不够,九天罡风听我号令,杀!”无风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不待窦昊把剑从空间中拔出来,意剑在空中连连划动。

    一道道不存于世间的九天罡风,从虚空中被引动出来,形成漫天锋利如刀片般盘旋的风阵。

    风阵之中,传达出一种空洞、虚无、泯灭的气息,天地间的秩序仿佛都要被这股气息搅乱,让人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就好像大灾临头,神魂即将破碎一般。

    这九天罡风,本来就不是世间之力。

    只存于域外虚空,只有破灭虚空的时候,才会漏出一丝气息。

    但是被无风用大破灭虚空剑,硬生生引发出来,毁天灭地。

    还没有席卷到窦昊,罡风就已经散发出无边的威势,风刀射出,山石泯灭化为虚无。

    树木草丛连碰都碰不到,就直接化为齑粉。

    连天上成片的白云,都惧怕这股罡风,倾刻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波动的气息,影响到飘浮在空中的御宝鼎。

    立刻,鼎身就像被不断切割一般,鼎内空间发出嘎吱嘎吱刺耳的尖响,让人产生极度不安的感觉。

    力支的真气如潮水般被鼎身吸收,用来对抗罡风。

    不敢怠慢,手中出现了大量的晶魄,快速化为力量补充。

    “窦昊这下麻烦了,这风阵恐怖到极点,如果不是御宝鼎,凭我的身体只怕一下就被削成肉泥,护体真气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力支感受着御宝鼎为抵挡罡风产生的恐怖消耗,不禁为窦昊担心起来。

    他与窦昊,亦敌亦友。

    更多的还有惺惺相惜,虽然窦昊此人的性格极不好相处,而且还要杀他。

    但他却没有一点对窦家那种怒意。

    这是情绪的传递,不用说话,甚至相顾无言,就能感受到的情绪。

    这一刻,窦昊面临九天罡风阵袭体,不知如何抵挡。

    “剑域,降!”窦昊一把抽出插进虚空的剑,面对这威势滔天的九天罡风阵,不敢怠慢,脸色肃穆如金。

    随着他的低喝,整个人的气质,猛地发生极大的变化。

    狂热的眼神,变成了漠然。

    头发无风而起,扩散飘扬,手中的剑仿佛一下凝为实体,上面出现了一道道游走的青色光丝。

    原本像是由真气所化的剑,变成了实体。

    刷!

    剑身横斩。

    几乎快要把他包裹的罡风,突然一下凝固,接着溃散,就像是被完全抽走,形成一个直径三十米左右的静止真空空间。

    风阵击打在剑域的外围,但就是突破不进去。

    成千上万的风刀激射,荡平了山头,泯灭了树木。

    原本的大山岭,被一切切削成虚空。

    但就是突破不了窦昊的剑域。

    “有意思,居然能够形成绝对掌控的领域,虽然不如神力空间,但也算是神通境下的绝对防御了,连九天罡风都无法突破,我还是第一次见着。不过你这样,消耗怕是极大吧,能撑到什么时候?”无风见状,并没有露出太多震惊的表情,而是继续催动罡风,看似做无用之功。

    但是他说的话,却并不是虚的。

    就连力支都能感觉,窦昊身上的真气波动,已经到了骇人的地步。

    这种消耗速度,甚至比他的御宝鼎还要大,如果没有补充,能撑多久。

    “撑到击败你。”窦昊眼中的漠然,变的更加空洞,说话同时,手中的剑突然消失。

    不只是剑消失,连带着形成的三十米左右的剑域,也消失无踪。

    剑域一失,九天罡风立刻就突破了封锁,一下把他整个身体都笼罩起来。

    “不好!”正在对抗罡风的力支,心中一怔。

    窦昊简直就是在自杀。

    想都不想,御宝鼎化为一道流光,从天而降,直接撞开罡风,到达窦昊的头顶。

    此时的窦昊,护体真气已经支离破碎,罡风切在他身上,露出森森白骨,血流如注,但依然还是保持着上一刻的姿势一动不动。

    嗡!

    御宝鼎极速变大,鼎口朝下,罩住窦昊。

    罡风立刻如潮般撕扯着放大了无数倍的御宝鼎。

    与此同时,无风脸上的笑意,突然凝固。

    他的头顶,出现了一把剑。

    窦昊的剑。

    那把青丝游走,具化为形的剑。

    携带着三十米的剑域,降临到他的头上。

    无风愣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有人如此不要命。

    硬拼着用身体抵挡可以泯灭山河的九天罡风,把剑连同剑域一起用来镇压他。

    但是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迟了。

    那把剑形成的真空剑域,不但是罡风的克星,还是他大虚空破灭剑的克星,就在他想要隐入虚空的同时,发现自己被完全隔离出去,隔离于天地之外。

    不能动了。

    鼎口之下,窦昊血流如注,已经是个血人。

    鼎内空间,力支全力催动御宝鼎,晶魄一个接一个的爆开,根本不能停歇。

    鼎身变大护着窦昊,受到风刀的打击就变的更多,消耗也十倍增长,只要一停下来,立刻就会被风刀撕裂成碎片。

    僵持!

    一方被剑域笼罩,不能动。

    另一方被九天罡风阵席卷,全力抵挡。

    “去杀了他!不要管我!”窦昊咬牙低吼,是对力支。

    他知道,这护着他的鼎,必是力支之物。

    “疯子!我要是此刻去杀无风,你也必死无疑!”力支听到窦昊的吼声,声音从御宝鼎中直透出来,充满着斥责。

    -----------------------------------------------------------------------------------

    各位书友,元旦快乐。

    实在对不住,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原因,原本的一天两更,暂时变为一更,不会持续太久。

    最多半个月后将恢复一天两更,神灯在此对各位书友说声抱歉。

    马上就是大**了,生死宿命之战,大局变幻,请各位书友继续支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