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九十章 超级天才
    白发男子说完,力支的心里微微一怔。

    通天剑阁的人到东方莽原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他。

    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他跟窦昊的战斗,才刚刚开始,连胜负都没分出来。

    不是什么好事情。

    而且这无风,不知道是什么修为,气息如渊如岳,给他一种难以度测的感觉,绝不是庸手。

    屋内,颜香影听到房顶之上,无风的话,顿时色变。

    “糟了,这个无风,是剑阁三大长老之一护法长老唯一的亲传弟子,内阁七星之一,据说已经踏入神明境中期很久,在闭关突破,想要在一年后的门派大比中登上天榜,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到东方莽原来?”颜香影用真气传音给屋外的力支说道。

    “不要担心,这里不是中央泽州,通天剑阁也没有这么可怕。”力支传音安慰道。

    他知道为什么通天剑阁派了个神明境中期的弟子来杀他,神通境的高手,根本不敢轻易露面。

    否则的放,干姐姐燕绝必会出手。

    而弟子辈的人则不在此列,这个无风应该比荆会要厉害的多,虽然力支不知道什么是内阁七星,什么是天榜,但听着就感觉不同一般。

    “看来你对我们通天剑阁很熟悉啊,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就好办了……哎对了,你们打啊,继续继续,我看着就好。”无风脸上的笑意更浓,一幅看戏的样子,对力支跟窦昊两人招着手。

    “为何而来?”窦昊沉声问道,开始对力支不用的那把剑,在手里成形。

    通天剑阁,在中央泽州无人不知。

    他们的弟子做事,从来全凭喜好,没有善恶。

    窦昊曾跟通天剑阁的人交过手,说起来,真武剑意的领悟,也跟通天剑阁有莫大关系。

    所以见到无风在这里出现,当然不会真的认为他只是看戏的。

    “好说好说,我要那孩子的命,他杀了我一个师弟。不过不急,你们两个正在决斗,不如等你们打完我再算我的帐如何?”无风坐在屋檐的顶梁上,对力支点了点指头,语气轻松。

    仿佛口中那师弟被杀,跟他没什么关系,就连要杀力支都说的很轻巧,如入无人之境的感觉。

    “你要杀他?”窦昊原以为无风是为自己而来,没想到是为了力支而来。

    难怪力支刚才用的通天剑阁的大音剑决,原来是杀了通天剑阁的人,夺过来的功法。

    不对!

    通天剑阁的功法,里面都藏有门派高手的神识烙印,力支连神明境都没到,如何解开并且修炼的?

    窦昊心里突然浮起一个疑问。

    一时间,力支在他眼中,变的更为神秘起来。

    “当然了,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无风呵呵笑着。

    “他只能死在我手里。”窦昊的眼神,猛地变冷。

    “怎么说?”

    “没有原因!”

    “任何事情,总是有原因,就像我来东方莽原,就是为了杀他,而你不让我杀他,没有个原因怎么能让我信服呢。”

    “啰嗦!”

    力支看着两人一问一答,十分无语。

    这两个人,简直毫不顾忌他的感受,根本不问问他这个当事人是怎么想的。

    “还打么?窦兄?”力支觉得自己要制止这种毫无营养的问答模式,对窦昊问道。

    “有他在,打不了。”窦昊答道。

    话音刚落,窦昊突然动了,手中剑光爆闪,整个身体先是弯曲再凌空踏出。

    箭一般射向屋顶的无风。

    “嗯?你要对我动手?不够不够,你太弱了。”无风微微有些诧异,从窦昊身体弹射而起那一刻,笑着说道。

    手一挥,身边的剑便划破长空,袭向窦昊。

    咻!

    剑斩在窦昊的身体上,但是却透体而过。

    无风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猛地站起来,身后浮现出三支真气长剑,围绕着他的身体飞速旋绕。

    当当当!

    几乎同时,窦昊出现在他身边,整个人肃穆的仿佛一尊雕像。

    手中的剑平平刺出,刹那间,整个力神府,被一股浩大的剑意笼罩在内,四面八方统统都是剑,闪烁不断,就像要把整个虚空劈开一样。

    但这些剑影,却没有破坏任何力神府的建筑。

    指向无风。

    窦昊的身上,升起一道虚影,双手环抱,像是一尊无面神祗,凌空傲立。

    力支身边悬浮的背云玄金剑,在这尊虚影出现之后,突然间好像产生了一种害怕的情绪,传达到力支心头。

    瑟瑟颤抖。

    “这才是真正的真武剑意,居然让人有种天下万剑,无不屈服的错觉,简直比用枯树枝使出来,强大百倍!如果刚才窦昊对我用这样的威力的剑意,恐怕我连荒古战意都爆发不出来,就会瞬间灰飞烟灭!”力支感受着那尊虚影传达出来的强烈意志,心中如海啸般涌动。

    窦昊对他,用的不是剑,而是枯树枝,虽然说全力出手。

    但本身武器就限制了他的剑意,威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这一刻,力支突然感觉,窦昊并不是真正想杀他,而是单纯只想跟他战斗,否则他必死。

    “怪哉,这是什么武功,竟然连我的意剑都有种想要臣服的感觉?”无风被无边的剑影笼罩在内,但是他脸上并没有任何惊容,反而从屋顶腾飞而起,立于虚空说道。

    意剑在他身边盘旋,释放出一道道如漩涡般的气息,抵挡着万千的剑影。

    气息与剑影相撞,互相泯灭,无声无息。

    两人都是用剑的超级高手,对于剑把握可以说到达巅峰,所有的力量都约束于一剑之上,根本无迹可寻。

    “真武剑意,万剑之尊!”窦昊眼中多了一丝狂热。

    他毫无保留的真武剑意,居然被无风轻松化解,这是一个绝对的高手。

    而且还是用剑的高手。

    自从回到窦家,闭关三年,把剑意修到大成之境后,再没有遇到任何一个擅长用剑的对手。

    没想到无风这么强。

    不过无风越强,他的战斗**就更强。

    “你这人可以啊,居然比我还自信,万剑之尊这话也敢说,就算是真有万剑之尊,那也是我才对吧。看我的大虚空破灭剑,怎么破你的真武剑意!”无风伸手一招,那漩涡般的气息统统没入身体,瞬间就好像融入了整个虚空当中。

    那些继续袭来的剑影,居然从他的身体之中穿过。

    这可不是像窦昊那样瞬间爆发剑意,化为虚影,而是实打实地融入到虚空当中。

    人还在那,但却又像消失一样。

    整个人进入到一种虚无状态,根本不怕窦昊的剑意残影。

    “融入天地!虚无境?”窦昊脸色大变。

    “又有一个没听说过的新境界,虚无境是什么样的存在?”力支诧异不已,传音问颜香影。

    她这个活字典应该有所了解。

    “传说神通境之上,还有天人、虚无、造化三境,这三境之上,还有诸神之境……但是这些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现在的中央泽州大陆,还没有听说过谁踏入虚无境呢。”颜香影回答道。

    就在这时,无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虚无之境乃是传说,我这大破灭虚空剑,虽然能让身体短暂融入天地,但离虚无境还太远,不过现在的我就相当于虚空,你的剑意能劈开虚空不?”

    “试试!”窦昊瞬间明白过来。

    无风不可能是虚无境的高手,只是短暂地融进天地之间,范围极小而且还有时间限制。

    这是基于功法产生的作用,或者是一种特殊类似于他真武剑意一样的能力。

    既然不是虚无,那还有什么好怕。

    那尊无面神祗的虚影,双手挥动起来,漫天的剑影消失不见,整个虚影缩化为光,加持到窦昊手中的剑上。

    随着虚影的加持,剑身泛起氲氤的银白色光芒,剑身周围的虚空,被照映之下,像镜子般纷纷破碎,然后再重合。

    这一幕,看的无风脸上多了一丝谨慎。

    “这真武剑意还真是有意思,你要和我战,我不拒绝,但是在这里似乎不好,我毕竟是东方莽原的来客,动静太大影响到那些地头蛇可不好,要战便来吧。”无风的身体一动,在虚空中化为一道流光,往城外射去。

    他根本不担心力支跑了,以力支的修为,跑到哪他都能追得到。

    但是要是跟窦昊打,最终不可能控制气息,到时候引起注意,右旗城中的高手尽出,再想杀力支就没那么容易。

    所以要转移战场。

    窦昊自然不能让无风跑掉,他现在战斗的**空前强大,想都不想便跟着追了过去。

    “你们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力支对屋内几女传音说道,说完便召出御宝鼎进入其中,驾鼎追窦昊而去。

    无风的速度极快,在虚空之中穿行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眨眼间便飞出上百里,远离右旗城。

    因为一直控制着力息不散发出去,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行踪。

    窦昊紧跟其后,手中的银白色长剑,不断劈开虚空,在空中留下一条狭长的裂缝,然后蠕动着消失。

    力支把御宝鼎催到极致,晶魄拼命燃烧,才险险跟上两人。

    “这世间强者多不胜数,窦昊、无风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天才,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山崩地塌之势,我跟他们一比还是太弱了。”力支操纵着御宝鼎,心里思绪万千。

    “你也别把自己看低了,你才十六岁,他们都是二十多岁,年纪差不少呢,谁知道你几年后是什么样子。况且你还有很多隐藏的手段,就算是那无风想要杀死你,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话说回来,他要杀你打算怎么做?”莫皙阳说道。

    “你说的不错!我才十六岁,后面这四年,能成长到什么地步谁都不知道。但在此之前,我不能死,无风勾起窦昊的战斗兴趣,如果窦昊能赢他,就放了他,反正通天剑阁已经知道我这么个人,杀他也无济于事。如果窦昊败了,那我无论如何,都会跟他一战。”力支点头说道。

    就在他说话时,无风似乎停在一个山岭之上,等待窦昊。

    窦昊持剑飞至,二话不说,直接一剑劈出。

    刺啦!

    虚空像破布一样破碎,射出其中的无影罡风,刀片一样锋利的罡风,顿时削断了附近几人合抱的大树。

    无风面对窦昊这蓄力一剑,不敢硬接,身体在虚空中一转避开这连虚空都能破碎的一剑。

    轰隆!

    剑劈在了山岭上,火山爆发一般,整个山头就像被流星砸中一样,瞬间被削掉了三四米。

    一剑之威,尽至如斯。

    最近有点意外状况,所以每天只能一更了,请大家见谅。抱歉!抱歉!

    另外祝大家元旦快乐!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