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战意与剑意的对决
    整场宴席,出乎意料的平静。天』籁『小说Ww』W.』⒉

    窦昊自从跟力支打完招呼,坐下以后,就没再起过身。

    他谁也不理,自顾自地喝着酒,大口大口地灌。

    仿佛并不是来找力支麻烦的。

    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甚至那些家族中人,都怀疑是否窦家跟力支的恩怨,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化解。

    直到宴席结束之后,所谓的热闹都没有出现。

    这些人只有不甘心地离开。

    “报!公羊大人,巴图尔请你去守备殿一趟,商量东北战事。”就在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一个守备殿的士兵,快马来报。

    “这个时候天都黑了,找老子商量什么战事?真特娘的扫兴!”公羊德听见来报,顿时脸色一板。

    窦昊还没走呢,还在那独自喝酒。

    公羊德自然不会像那些家族中人,以为窦家跟力支的过节已经消失。

    万一自己走了,动起手来,力支要是吃亏,他鞭长莫及。

    “公羊大人,巴图尔交待过,此次事关重大,跟十年一度的荒兽潮汛有关,柴弘大人已经到达守备殿,请大人务必前往!”士兵见公羊德一脸不爽,再次说道。

    “公羊叔叔,既然跟荒兽潮汛有关,耽误不得,不用担心我。”力支见状劝道。

    他知道公羊德不愿意走,是因为窦昊。

    这份关切之情,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中。

    但是这毕竟是力神府跟窦家的事,或者说是他自己跟窦昊之间的事情,别人插不了手。

    况且荒兽潮汛确实事关重大,关系到整个东方莽原人类的生存,本应十年一度,这才过去六年,此时巴图尔紧急召见公羊德,必有大事生,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耽误。

    “好吧,老子跑一趟守备殿,你自己多加小心。”公羊德交待了一声,随来报的士兵一同离开力神府。

    此时,力神府中,除了收拾打扫的下人跟四女以外,只剩下还在独自饮酒的窦昊。

    力思跟公羊慧眼中掩饰不住的担心,没有说话。

    颜香影跟妲灵两人,倒是相对镇定,她们都见过力支的手段,力支在两女心中,早已不是气玄境可比,不夸张的说,通天彻地无所不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这一次在她们眼中,与以往也没有什么不同。

    “思思,你带她们跟小武进屋。”力支拍了拍思思肩膀,柔声说道。

    说完之后,便朝窦昊走去。

    走到他身边坐下,然后拿起酒坛,给自己倒了杯酒,再给窦昊满了杯。

    什么也没说,拿起酒杯喝干。

    一股辛辣直冲脑门,这口酒,喝下去的感觉,跟刚才浅喝完全不同。

    对着那些假惺惺的家族中人,力支喝酒都是浅尝则止,意思一下。

    而对着窦昊,他突然有种豪饮三千杯的冲动。

    那些正在收拾的下人们,见到力支这样,也都不由自主地放下手中的活,回到房中。

    整个院子,就只有力支跟窦昊。

    “我来杀你。”窦昊一口酒干尽,淡淡说道。

    “我准备好了。”力支没有意外。

    “二十天还没到,你有理由推。”窦昊说完之后脸色微微僵了一下。

    “不用,择日不如撞日,你等到现在,已经给力神府留了足够的面子,感谢。”力支抱了个拳说道。

    不知为何,他突然感觉窦昊不像平时的窦昊,平静冷淡的面孔之下,似乎掩藏着一股极大的悲哀。

    难道是因为要和自己一战?然后杀死自己?

    不可能,窦昊不会怜惜一个比他弱的人。

    “好!”

    窦昊手中的酒杯,化为齑粉,身体微动,侧向力支,一把银白色的真气长剑,从他指尖显化出来:“我身为剑,这把剑,杀过一百二十七名比我强的人,你比我弱,用之不武。我以枯枝全力一战,生死自负!”

    说完,那把银白色的剑消散,一根枯枝从院子角落里飞起,落入窦昊手中。

    这不是轻视,不用剑乃是不武,用全力却是尊重。

    公平。

    唰!

    力支手中,背云玄金剑出现。

    “这把剑,是你们窦家的,现在是我的意剑,用他与你一战,希望能逼出你的剑!”力支脸上现出微笑。

    他与窦昊,若不是窦家,绝对能成为知己。

    但世事就是如此,不可捉摸。

    再多的话也没有任何意义,不如一战。

    “接剑!”窦昊不再多说什么,冷喝一声,身体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手中枯枝斜斜刺出。

    这一刺。

    面对他的力支,顿时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上一刻感觉枯枝在缓缓移动,下一刻全身都泛起凉意,直觉告诉他,挡不住。

    如此朴实无华的一击里面,带的是一往无回的气势。

    脆弱易折的枯枝,在窦昊的手中,不压于任何一把神兵。

    想都不想,苍炎动,力支并没有移走,而是在瞬间往后退了一尺。

    就这一尺,背云玄金剑已经挡在了面前。

    当!

    枯枝与背云玄金剑相撞,爆出金石碎裂之声。

    背云玄金剑的剑身,瞬间被枯枝点的弯成了一个半圆。

    力支感觉自己仿佛被天上的陨石击中,整个人倒飞而出,同时周身上下,完全被一股极其锋利的气息所笼罩,就像针刺一样,无处不在。

    自己的护体真气,仿佛被戳出千万个窟窿,皮肤都凹陷下去。

    院里无风。

    但是却又仿佛处在龙卷风暴之中,无法摆脱。

    一出手,窦昊便全力而为,真武剑意笼罩了整个力神府的院落。

    力支本想用苍炎移到院外,但是立刻又放弃了。

    “大音!”弯曲回弹的背云玄金剑脱手而出,在力支身边如流光般环绕,剑身上传来嗡嗡的鸣响。

    一股股电流从剑身流出,声音从嗡嗡化为尖锐如鸟鸣般的声音。

    窦昊手中一直追击的枯枝,明显一怔。

    这声音,任何人初听,都有一种耳膜刺痛的感觉。

    “通天剑阁的[大音剑决]。”窦昊枯枝一收,脸色微震。

    力支居然在这短短几天之中,学会了通天剑阁的高阶功法,大音一出,连他都要暂时护住耳朵。

    “大形!”

    趁着漫天剑意稍微一滞的瞬间,力支真气如潮般狂涌而出,剑身爆涨,一层又一层的真气包裹,从天而降。

    直劈窦昊头顶。

    几乎同时,力支动苍炎,猛的来到窦昊身后,空着的双手结印,[覆地印]脱手而出。

    顿时摆脱大音困扰的窦昊,被笼罩在[覆地印]之中,身体变重十倍,动作变的迟滞。

    不过就在[覆地印]笼罩在他头顶的一瞬间,枯枝也从手中化做流光击向身后。

    “破!”

    枯枝上,爆出万千光华,就像太阳炸开一般,刺眼的光辉把力支接下来准备成形的屠神枪都逼了迟了片刻。

    这道道光华之中,携带着撕天裂地一般的力量。

    卟!

    覆地印像是遭受到了成千上万次打击,直接崩碎,笼罩在窦昊身上的力量随之消散。

    枯枝直线飙升,撞在放大数倍的背云玄金剑上。

    剑身加持的真气,在接触到枯枝的瞬间,就像冰雪遇到烈阳一样,层层瓦解。

    狂暴到足以瞬间斩杀普通神明境初期高手的剑气,在窦昊的真武剑意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但与此同时,力支手中的屠神枪也成形了。

    双眼中闪耀着一丝金光,屠神枪的枪尖破空而出,枪身洞穿空气,出现了层层附着者雾障一样的气息,这是过声音的度时,才会产生的音障。

    就在枪尖即将戳在窦昊身上的同时,窦昊消失了。

    空中,破除大形之剑的枯枝尾端,出现了窦昊的身影,枯枝回到他手中,从天而降。

    点在屠神枪的枪尖。

    “快用真气防护!”屋内目不转睛看着两人战斗的颜香影立刻招出五宝伞,把众人罩住。

    与此同时,妲灵的雪玉也飘浮出来,一圈圈晶莹剔透的气息从雪玉上面出,是万年玄冰的气息,化为一道冰墙,把除了院子以外的所有房间,都隔离出去。

    以力支跟窦昊的实力,全力出手相撞,一瞬间产生的冲击波,能把整个力神府都夷为平地。

    没有防护,房屋跟那些帮忙的下人,通通都要死。

    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枪尖与枯枝相撞,竟然没有一丝声音出。

    整个天地间就像静止一般,连一丝气息都没有泄露出去,力支手中的屠神枪便寸寸崩解。

    窦昊手中的枯枝,也随后化为齑粉。

    这是荒古战意跟真武剑意的第一次真正碰撞。

    所有的威力,都是在意境当中,真气在这两股意境面前,简直就像是空气一样,根本没有爆的余地。

    “这才是真正的真武剑意,比窦欲使用的时候,简直强大百倍!我小成的荒古战意,在他面前简直跟纸糊的一样。”力支感受到那股仿佛整个世界都化为尖锐剑尖一样气息,心中如潮汹涌不息。

    “不一定,窦昊的枯枝也碎了,说明他也克制不了你的荒古战意,而且你的修为比他低!”莫皙阳并不像力支那么想。

    窦昊说过,用剑对力支,胜之不武。

    所以他全力用枯枝。

    但是现在枯枝碎了,显然力支的实力,已经远远出窦昊的预期。

    果然,窦昊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敬佩之意。

    这是对力支最高的评价。

    以气玄境后期的修为,能击碎他的枯枝,确实是窦昊意料不到的事情。

    不过力支还是弱,枯枝并不能真正挥他真武剑意的威力,一旦他用剑,以力支现在的实力,挡不住他一剑。

    那荒古战意,还很稚嫩,不像他大成的真武剑意。

    “哟哟哟……看来来的正是时候,居然都已经打上了。”就在这时,虚空中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

    随之而来是一道剑光,刺破虚空降落到力神府的屋顶上。

    一个长飘逸,头雪白的男人,穿着黑色的长袍,长袍上还绣着一把灰色的小剑,脸带邪笑盯着力支。

    被他的眼神盯着,力支有种被高级荒兽窥兽的感觉,心里升起一阵不详的预感。

    “通天剑阁的人。”窦昊一眼认出来人的身份。

    “认识就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无风!空无的无,风流的风。”白男子嘴轻轻一歪,报出自己的名字。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