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贱人阁
    ?力支虽然不知道剑炉到底是什么玩意,但听颜香影的语气和说的话,再笨也知道是一种侮辱性的字眼。WwW.⒉

    这个通天剑阁的弟子,万里迢迢追到右旗城,不但想要杀人夺宝,居然还想占有颜香影。

    顿时一股无名怒火从力支心底升起。

    "通天剑阁,果然人如其名,真是一帮贱人呆的地方。"力支语如寒冰。

    别人想要杀他,他都很少生气。

    但是对于自己的朋友,力支绝不可能让人随意侮辱。

    什么通天剑阁,势力滔天,在他眼里都一样。

    "一个区区气玄境中期的乡巴佬,居然敢骂我通天剑阁,找死!"荆会顿时大怒。

    他从落地,就没把力支放在眼里。

    力支身上连神识波动都没有,真气波动在他眼中更是粗糙,连神明境都不到,居然敢这么放肆。

    这种事,在中央泽州都没遇到过。

    通天剑阁弟子行走在中央泽州,只要亮出身份,大部分人都避之不及,就算是同境界的人,也忌惮通天剑阁的势力,能忍就忍。

    谁知道在东方莽原这蛮荒之地,居然一个区区气玄境的小子,都敢对他无礼。

    荆会眼中杀意暴涨。

    眼晴猛地瞪向力支。

    突然间,力支感觉好像天色猛地暗了下来,面前出现一把巨大无比的剑,凌空朝他劈来。

    巨剑上带着滔滔气势,如大河倒灌,撕天裂地一般。

    "是错觉,通天剑阁的弟子,果然有点手段,对于神识的利用出神入化,竟然能让你产生幻觉。不过有我在,你不用怕他!"就在力支感觉到那把巨剑要劈到自己,准备避让的时候,莫皙阳的灵魂之力一下冲出神庭,同时说道。

    眼前的巨剑消失的无影无踪,天色恢复刚才的样子。

    荆会并没有动。

    但是他的眼中,产生了一丝惊讶之色。

    刚才他用神识拟化意剑,这是中的高阶法门,内阁弟子才能学到的手段,对一切气玄境下的人都有作用。

    意剑虽无实体,但要是被劈中,一下就能摧毁力支的意识,修为之间的巨大差距,让他以为不用动手,就能把力支斩杀。

    但是力支瞬间恢复清明,不闪不避,自己的神识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挡在力支体外,这就让他诧异了。

    第一次遇到这种怪事。

    "乡巴佬,想不到你有两下子,能挡我的意剑,看来你身上也有神宝。咦……又是一件空间载器,了了!想不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连着看到两件空间载器!"荆会这时才真正打量着力支,看到他左手无名指上的空间指环,眼中**之色大涨。

    他在泽被城拍卖会上见识过颜香影拍卖的空间载器。

    就跟颜香影手上戴的戒指一模一样,所以颜香影离开皇室拍卖行后,他才尾随追杀。

    没想到力支手上也有一枚。

    "他居然认出空间载器来,看来今天一战,绝不能让他走。"力支心中一凛,杀意顿生。

    如果被这个叫荆会的人跑了,散布他跟颜香影有空间载器的事情,后果难以设想。

    一定会引来无数高手追杀。

    "看看这通天剑阁的人,到底有多强。你现在战意小成,就算不用御宝鼎也能轻松镇压神明境初期的人,怕他个毛线。"莫皙阳兴奋吼道。

    力支虽然一直修为不高,但几种手段一旦施展起来,绝对可以弱胜强。

    "荆会,这里是右旗城,不是你们通天剑阁,力支是右旗城军方的人,你如果敢动他,一定会受到军方追杀!这里离中央泽州几万里远,如果你死在东方莽原,通天剑阁想追查都没有办法。"颜香影见荆会眼中贪念越来越盛,出声说道。

    强龙不压地头蛇,颜香影跟荆会交过手,知道他的强横,只能拿军方来压人,希望对方有所顾忌。

    但是她的话,似乎并没有任何作用。

    荆会不但不怕,反而淫笑着,有恃无恐地说道:"小美人,你也太小看我们通天剑阁的手段了,我这样内阁弟子,都有一缕意剑留在门派,由长老守护。就算我杀了他,右旗城的军方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否则我一死,意剑把我死因传回门派,等待着的就是整个门派的怒火。别说一个小小右旗城,就算是整个东方莽原,倾刻之间也给你们踏成平地!”

    右旗城,不,整个东方莽原,他都不放心里。

    因为通天剑阁的势力,实在太过庞大,就算是统治整个中央泽州的皇室,也要给通天剑阁面子。

    最关键的是,通天剑阁极为护短。

    三年前荆会曾经有个师弟,杀人夺宝时被对方反杀,结果惹出门派内的长老,直接出手把对方所在的门派,一夕之间铲除。

    这件事情,让通天剑阁大长面子,弟子在行走时更加横行无忌。

    “真能吹,一个门派居然都敢妄称把东方莽原平了,就连中央泽州的皇室,到现在都没有做到。”莫皙阳不以为然地嘲笑道。

    他话刚说完,颜香影就真气传音到力支耳中:“他说的并不是虚夸,像通天剑阁这种级大派,至少有十位以上的神通境长老,还有一些隐世不出的级高手,而且通天剑阁极为护短。像这些大门派,都有踏平东方莽原的能力,只是东方莽原在他们眼中,不值得费心劳神来争,是个蛮荒之地。我们还是想办法先逃走再说,回到城中至少他一个人不敢杀来。”

    “十位以上的神通境高手!”力支听着颜香影的话,倒吸一口凉气。

    整个东方莽原,连荒兽王都算上,至今也就两位神通境以上的高手,人家一个门派就有十位以上,这是什么概念。

    神通境高手几乎可以无视距离,想要追杀谁简单的不得了,如果一起出手,怕是燕绝都无法阻挡。

    原本还以为荆会胡吹大气,现在看来确实是自己眼界太窄,中央泽州的势力,果然不能用东方莽原的标准来衡量。

    不过力支很快平定下来。

    有神通境高手又如何,这个荆会明显就是打着杀人夺宝的目的,不镇压他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没有选择。

    “不能逃,荆会知道我们两个都有空间载器的事,他现在存着杀人夺宝之心,所以不会到处乱说。一旦他现对付不了我们,势必会告诉门派,那时才是弥天大难,必须把他留下,你保护好自己,我来对付他。”力支直接干脆地说道。

    有时候能退,有时候则不能。

    这个荆会,必须要镇压。

    “你们两个窃窃私语什么?想逃跑是不可能的,反正都要死,干脆点把财富都交出来,我心情一好,痛快点送你上路。”荆会见两人真气传音,脸上露出邪笑,一步步朝力支走去。

    “谁说我们要跑,想要东西,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力支立刻全神戒备起来,这恐怕是个极不好对付的强敌。

    “不识抬举的东西,找死!”正在走着的荆会,没想到力支竟然这么硬气,脸上泛起一抹怒色。

    手中提着的剑轻抬,一道半月形的剑光,唰地从剑身飞出。

    这道剑光,瞬息即至,带着刺耳的尖啸声撕裂空气,劈在力支的胸口。

    荆会嘴角泛起邪笑。

    气玄境的人,居然敢挑衅他,都不用使出通天剑决,就能轻易斩杀。

    但是下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被剑光斩中的力支涣散,是残影。

    就在剑光斩中的瞬间,力支动苍炎,带着身后的颜香影避开,出现在远处。

    “居然能避开我的剑气,看来还有点本事,但是还不够看,死!”荆会在力支现出身形的瞬间,腾空而起。

    手中的剑高举在头顶挥舞旋转,在虚空中画出一个圆圈。

    在他挥剑的同时,不远处的瀑布,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拽动,本来垂直而下的水幕,改变了方向,朝他所在的地方扑来。

    “通天引剑录,斩灭邪魔!”荆会脸色肃穆如剑,身上爆出极其庞大的气势。

    瀑布之水被不断吸入到圆圈当中,化为无形。

    紧接着,圆圈中一个剑尖凭空出现,紧接着是刻满着玄妙纹理的剑身,通体碧绿。

    剑身一出,力支瞬间感受到了一股来自于天的压迫,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眼晴盯住,全身的气息为之一阻,竟然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瀑布中的水,在这把剑露出半个身子之后,竟然停止了流动,缓缓开始往上倒流。

    水潭中的水面被庞大的气势直接压的再无波纹,就像静止一般。

    山间散落的巨石,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仿佛受不了巨大的力道,面临崩裂。

    一时间,荆会显化出来的剑,居然改变了这个区域的自然环境,可怕到极点。

    “快躲开!千万不要被斩中,通天剑决号称凝化天地之意成剑,无物不斩,不能硬挡!”颜香影看到这把已经从圆圈内现出大半的剑身,连忙提醒道。

    “天地之意岂是那么好化,这个荆会,最多也不过就是神明境初期,刚有神识,不可能真正展现出天地之力,应该是利用瀑布这种自然之力凝化成剑,我倒要看看战意能不能破!”力支被剑上散出来的气势所激,浑身气息不畅,但心头却泛起强烈的不服。

    他与己战斗,荒古战意已经小成。

    接下来就是与天地而战。

    但是天地之力,实在太过浩瀚庞大,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连体悟都体悟不到,何谈抗争。

    荆会显化出来的巨剑,借的是天地之名,但其实却无天地之实,只是借助瀑布的力量,就已经压迫的力支浑身血液沸腾,战意贲张。

    “死吧小子!任你有天大能耐,我这通天剑意也让你尸骨无存!用来对付你真是大材小用,你就感到荣耀吧!”荆会浮在空中,脸色张狂,面露嘲笑。

    刚才只是试探,这一次是全力出手,别说区区气玄境,就算是颜香影个跟他同境界的神明境初期,被斩中也绝对尸骨无存。

    说话间,整把巨剑都从圆圈中显露出来,剑身旁边的空气,被这股庞大到极点的气势所撕裂,出哧哧的裂帛声。

    力支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甚至都有种对抗整个瀑布的感觉。

    如果不是之前面临过瀑布的考验,现在就已经完全被压的趴倒在地,动都不能动,只能引颈待戮。

    颜香影被巨剑的气势余波所惊,已经修好的五宝伞已经撑起来,想要把力支保护起来。

    但是五宝伞上出来的金光,却在巨剑压迫之下,寸寸撕裂。

    五宝伞的伞骨,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就在这时,一股庞大的力量从力支身上爆出来,一下把她连人带伞都推了出去,巨剑上的那股庞大压迫,完全落在力支身上。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